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肺癌的个体化治疗”访谈现场

“肺癌的个体化治疗”访谈现场

    主持人: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央视网健康台的《健康有约》,欢迎您的收看,我是主持人黄鹤。随着近年来人们对肺癌的不断重视和关注,有越来越多的肺癌病人是能力比较早期发现自己得了这种病。而且随着我国医疗科技技术的不断进步,也出现了很多越来越多的治疗方法和治疗药物,也使得肺癌患者他们的生存时间有了明显的延长。在今天节目当中,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三位全国知名的肺癌方面的专家、教授,来和大家一起聊一聊,如何合理的治疗肺癌患者,能够让我们的肺癌患者能活得更长,活得更好。下面还是让我隆重为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来到节目现场的嘉宾,他们分别是: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肿瘤科周彩存教授。周教授您好,欢迎您!

    周彩存:网友朋友们下午好!

    主持人: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肺部肿瘤临床中心陆舜教授,陆教授您好!

    陆舜:网友朋友们下午好!

    主持人: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科白春学教授,白教授,您好,欢迎您!

    白春学: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三位能够从上海来到我们的北京现场,为大家做这样一期有关于肺癌的节目,其实对于肺癌大家并不陌生,对于这样一个名词,它是严重威胁人们身体健康的恶性肿瘤,而且根据我们的调查,肺癌在就近几年也有逐年上升的趋势。就在今年年初,我国首次发布了肿瘤发布情况的登记年报,上面指出肺癌、胃癌和肝癌。这三种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是最高的癌症,我们这里有相关的新闻,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

    (短片)

    主持人:这是节选自1月9号《新闻联播》关于肿瘤发病率登记统计年报的新闻片段,从年报当中我们了解到了,无论从全国恶性肿瘤发病率还是死亡率,肺癌都排名第一。周教授,这个第一并不是从积极意义上我们理解的第一,这个第一让人触目惊心,首先请周教授为我们介绍一下,肺癌在我们国家的发病情况。

    周彩存:就像新闻当中讲的那样,肺癌是相当常见的,实际上一百多年以前,肺癌是相当少见,全球总共包括肺癌病例数不到几十例,就是很多教科书都不愿意讲肺癌,因为觉得讲肺癌实际上是一种浪费。到一百年以后,肺癌已经变成第一大常见肿瘤,发病率高,死亡率高,可能数字有很多。但是会告诉大家一个最简单的数据,就是在大城市,像上海、北京、广州,每三到四个肿瘤病人当中,其中有一个人是肺癌,同样告诉大家,假如现在生活状态不加以控制,到2050的时候,我国每年肺癌的病例数可以达到一百万,真正成为百万肺癌大国,就是肺癌的发病率还是在上升。

    肺癌不但发病率高,同样死亡率也是第一,不管男同志这样,女同胞也是这样,就是肿瘤当中死亡率首要原因。肺癌引起病人的死亡相当于什么,相当于乳腺癌、大肠癌,还有前列腺癌三个肿瘤加在一起,所以肺癌是严重威胁全世界包括我们国家,人类健康最主要的一个癌种。但是更坏的在什么地方,在我们国家,肺癌的发病率还在上升,我们有一个数据,从2000年到2005年,我们国家总体发病率增加多少?增加了28%。我们把男女分开来看,男同志增加26%,女同志增加了38%,也就告诉大家,肺癌的发病率死亡率排在上升,我们要有充分的理由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对它加以高度的重视。

    主持人:说到肺癌,一开始说大家比较熟悉,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病。

    周彩存:现在不但大人熟悉,小孩也熟悉,很多小孩熟悉,是很可怕的一种疾病。

    主持人:可能很多朋友和我有同样的疑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肺癌,一开始我们想到肺癌,直接想到和吸烟有直接的关系,但是经历过这个冬天之后,雾霾以及PM2.5,这些次人气直线上升,让人不得不把它与肺癌连接在一起,我们这里也有一个短片,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小片)

    主持人:我们现在非常想要知道,这个雾霾对我们肺部影响有多大,北京这两天的天气质量持续的下降,前天是雾霾的天气,昨天又是大风扬尘的天气,空气质量持续走低。陆教授,这种雾霾到底对于我们的肺部健康有多大,会不会真的代替吸烟成为引发肺癌的第一大诱因,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到底哪些因素诱发的肺癌?

    陆舜:关于肿瘤的起因包括关于肺癌有很多非常复杂的现象,但是简单概括来说,可能是抽烟加上所谓的六化。第一个人体的老龄化,第二个城市工业化,第三城市现代化,这些现代化表现在生活方式、环境的变化、农村城市化,我们看到农田变成了居民区,另外还有环境的污染化,以及生活方式的不良化。我们跟三十多年前比,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有些生活习惯并不是符合我们所谓健康的生活方式,就像主持人讲,抽烟大家相对比较明确的,毋庸置疑导致肺癌最主要的原因。

    要想预防肺癌,或者控制肺癌,第一个仍然我们要强调戒烟,中国现在仍然是烟草生产大国以及一个烟草消费大国。我们看到在中国过去三十年当中,我们抽烟年龄已经越来越年轻化。以及大量中国妇女在家里承受所谓二手烟的困扰,这些使我国成为肺癌高发的国家,这几年来我们看到中国肺癌的发病率在直线上升,而且这种上升还需要一段时间达到顶点。烟草肺癌的危害,有些人觉得我不抽烟也不得肺癌,它并不像急性传染病那么迅速那么直接,但它有个积累的过程,我们大家知道抽烟抽到一定的年限,一定的量就慢慢慢慢会导致各种疾病,包括一些呼吸道疾病,包括心血管的疾病以及肺癌。

    我们从专业角度喜欢用的一个词,所谓抽烟高危人群,定义年支,400年支,就是抽烟年乘以每天抽烟的指数,如果大于400支,属于肺癌高危人群,这部分人群比较容易得肺癌。另外像周教授所提到,肺癌某种意义上是人类自身造成的,在十六世纪前,无论是西方的早期的书籍以及中国古典的,都很少谈及肺癌,因为那个时候肺癌不成为一个病,很少很少会有。到了十六世纪以后,为什么会有,首先是英国的工业化,伦敦曾经就是,现在就是PM2.5比较高的城市,烟草从北美进入了欧洲,从欧洲首先开始肺癌开始来了,就像周教授提的近一百年,西方国家直线上升,这点是非常明确,当然中国已经加入戒烟的专家,环境里控烟,控烟到底有没有作用,西方国家早年实行的,比如美国,美国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就致力于推动所谓戒烟,他通过一些法律的手段使大家在公共环境里面有个制约的过程,我们看到是通过美国政府的努力,大概在三十年以后,在95年左右,九十年代中叶,美国男性发病率在下来,但我们同样看到,由于在西方社会一段时间,所谓美国妇女抽烟实际上抽烟的人数没有下来,看到女性肺癌发病在上去。这一点已经可以证明,从流行病学角度控烟或者我们进一步改善这种空气的环境,会使我们肺癌的发病率下来,所以预防是可能比治疗更重要。

    主持人:刚刚陆教授也提到了,其实经常吸烟还是属于得肺癌的高危人群,还是提倡大家控制吸烟的数量,其实说肺癌的防治,渗透在我们生活点点滴滴当中,除了预防之外,经常提到的就是要早诊早治,早发现,可能早发现也是我们控制这种肺癌对人体健康威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想请白教授为我们介绍一下,肺癌在早期会有哪些症状体现出来,比如老百姓平时在家,如何才能够做到自我早发现呢?

    白春学:肺癌早期的症状也蛮多的,比如说是它在局部生长的时候可以引起一些症状,也可以引起一些症状,在局部生长的症状主要表现为咳嗽、咳痰,有的时候痰中带血,远处倾斜转移的时候可以引起胸痛,转移到头部去了,还可以转到骨头和其他内脏器官。但遗憾的说,这些症状表现很明显的时候,肺癌大多不是早期了,所以在我们国家,肺癌诊断普遍偏晚,像美国和日本,诊断肺癌以后,五年存活率可以达到20%和21%,我们中国只有8%,原因和诊断的偏晚有关。

    所以我们希望把肺癌的诊断往前提,如果能够往前提,大大延长五年的存活率,对愈后事半功倍的效果,病人也很少痛苦,活得更长,更好。怎么样才能达到这个目的,我们第一个要有警觉,稍微有一点症状的时候,就要及时请医生,帮助诊断治疗。不要有一声咳嗽,以为吸烟了,也可以引起咳嗽,不治疗,不去看医生,结果症状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才想到找医生,寿命大大缩短了,怎么样才能做到早期诊断,我们还要筛查,对一些有吸烟史的人或者是空气污染比较严重的地区的人,应该进行一个年度的筛查比较好。年度筛查我们以前曾经有过,X胸片还有痰的细胞学检查,现在证明这些检查能筛查出阳性结果比较少,能够发现的病人比较少。后来美国北美还有加拿大,他们用CT来筛查,结果发现CT筛查能够更好的,更早的发现一些肺癌。像我们中国,我们也推行了五年,我们不但推行了CT,还推行低剂量CT,比普遍筛查有更多的优点,第一同样能达到早期筛查诊断肺癌的效果,此外对病人的损伤比较少,如果能够把肺癌的病人早期筛查出来,能在一期、二期,特别是一期,以后别说生存五年,生存十年的机会都有很大的可能,对病人是非常有利的,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多做一些筛查,对什么病人需要做筛查?有危险因素的,因为刚才陆教授讲吸烟,还有空气污染比较严重地区的,还和年龄有关。像美国提倡45岁以上的,吸烟超过30包龄做筛查,所以中国可以提前一些,原因我们空气污染程度比美国严重,由20包年吸烟史的人早期筛查,这样把我们肺癌诊断大大提前,治疗以后效果会很好。

    主持人:有没有年轻化的趋势?

    白春学:有,我本人的经验来讲,我曾经诊断过14岁的肺癌,二十几岁就更常见了,我们是看到这个现象觉得很痛心,十几岁二十岁就得,三十岁,按理讲,这个年龄享受学习的时候,还是很年轻,应该享受生活的时候,早早的结束生命,这是很遗憾的事情。

    主持人:的确,非常遗憾,其实就像白教授说的,我们如果有吸烟史,生活在空气质量不太好城市的大家,应该定期做一些筛查。一般我们是定期都会去检查,检查出来有一定的问题,再去做专业进一步的肺癌检查,并且治疗前有明确的诊断。进行完诊断之后,假如我们真的非常不幸得了肺癌怎么办,现在提到了一种个体化综合治疗,我们编导也进行了一段现场的街访,看看大家对于个体化综合治疗的认知程度有多高,一起来看一下?

    (短片)

    主持人:周教授,刚刚小片里面大家对于个体化的治疗提出了自己一些想法,您觉得他们谁说的比较对?

    周彩存:有一点点,都不是很充分,我反过来强调一点,因为肺癌绝大多数不能早期发现,就像白教授讲的,病人有症状到医院看的时候,百分之六七十已经到晚期了,就放射治疗的情况,所以晚期病人的治疗、药物治疗就显得非常重要。以前我们治疗都都是根据分期指导下来进行,强调了自动治疗、规范化治疗,一级病人中医中药,二级病人做化疗,我们是按分期来治疗下来,分期治疗下来好不好?显然不好。我们充分理由认为,癌跟癌是不一样,我们回到小学的时候,我们老师教我们所有人都穿什么校服,到初中高中的时候,小孩最不愿意穿了,现在老师妥协了,一天穿一次,因为这样穿不好看。

    就告诉大家相同的道理,分期来指导我们病人综合治疗,不一定是最好的,因为人跟人不一样,癌跟癌之间也是不一样的,以前我们强调综合治疗为什么,是规范治疗,但是我们忽略了个体化,个体化治疗肯定是最佳的治疗,以前为什么不强调,因为强调了以后,我们没有标志物,你强调了结果是随意化。现在条件具备了,怎么条件具备?我们现在知道肺癌有不同驱动基因所引起的一组疾病,讲到驱动基因的时候,绝大多数老百姓病人都不理解,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比喻。

    我们讲到驱动基因的时候,大家不是很熟悉,什么是驱动基因,汽车的驾驶员,汽车往哪个方向走,谁说了算,驾驶员说了算,肯定不是汽车说了算,细胞免疫有一种,细不胞好的时候,好的驾驶员说了算,在驾驶员不好的情况下,细胞带到癌细胞方面看,所以我们现在知道了肺癌有很多很多的,像驾驶员一样的,我们知道了腺癌里EGFR基因发生突变、K-RAS基因发生突变、c-met容易发生扩增,还有很多驾驶员一样的驱动基因。

    但是现在我们国家70%左右的肺腺癌病人存在驱动基因,同样鳞癌的病人,我们也找到了驱动基因,大约多少?大约50%左右的肺鳞癌病人存在驱动基因的改变,比如说DDR2的突变、FGFR1的扩增和FGFR2的扩增或者突变等等诸如此类的。那我们回到前面的例子,汽车在开的时候,要是让汽车停下来怎么办,驾驶员停下来,假如驾驶员不听话怎么办?那么把驾驶员打死了,车肯定停下来了,癌细胞一样的,癌细胞叫它停不停,这个驱动基因干掉,因为我们知道癌细胞一点有驱动基因改变以后,癌细胞所有主要依赖于驱动基因,假如把驱动基因打断的情况下,癌细胞发生所谓的翻车,癌细胞就会被治疗了,这就是我们靶向治疗的基础。做好个体化治疗,所以我们一定要检测这些驱动基因的改变,根据这些驱动基因的改变,来选择合适的靶向,从而达到很好的治疗效果。这就是我们个体化治疗真正意义的过程。

    主持人:其实把个体化治疗运用到临床上,是不是在治疗肺癌方面,还是比以前取得了一定的突破?

    周彩存:非常大的进步,我们知道驱动基因肺癌,现在有,十年前有,二十年以前有,但是病人的治疗结果怎么样,我们不知道,那个时候采用标准的治疗措施给病人做化疗的情况下,病人不适。那我们把驱动基因找出来以后,用靶向治疗,很多病人可以活到两年以上,有很多病人可以活到八年,十年以上,就是治疗效果,疗效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

    主持人:其实今天我们聊了这么多有关于肺癌的话题,我们都知道,肺癌一旦进入晚期之后,其实没有办法进行手术治疗的,陆教授,想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肺癌患者一旦到了晚期之后,目前治疗策略是怎么样的?

    陆舜:由于目前我们对肺癌诊断仍然不是太敏感,所以很不幸是来就诊的时候,有70%左右患者是晚期的肺癌,晚期肺癌实际上是治疗面对最大的一部分群体,就像主持人刚才提到的,目前这部分病人缺少局部治疗就没有太大的意义,手术已经没有适应症,因此对他来说,系统全身治疗显得非常重要,当然刚才也讲了,首先讲了两个概念,一个是综合治疗,第二个个体化治疗,这两个之间是个有机的结合,在综合治疗基础上,个体化治疗。

    首先诊断搞清楚,肺癌是哪个病理类型,第二个有哪些所谓驱动基因的变化。第三个再看它的一些症状,第四个看有关转移的部位结合我们现有的手段,传统意义上我们首先说,这部分转移肺癌病人来说,化疗占了一大块,大家知道驱动基因的时候,70%左右找到驱动基因,有些驱动基因,特别是说表皮生长因子在这条通路上,已经是丧失了,已经成为了药。这些运用以后,由EGF突变这部分患者生存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就像刚才周教授提出说,在过去中国只能活十个月,现在可以达到三十个月以上,什么概念?就是说我们现在这部分患者用药物治疗效果,等同于我们大概在十年前三期晚期的患者治疗的效果。因此大概在过去十年当中,这块是得到了显著的改善。

    因为我们知道驱动基因,然后针对某些驱动基因找到一些药物,这些使生存的改善。另外我们已经知道,这个图画的很多,这方面促进药物的研发,不同驱动基因不同的药物,整个使治疗格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重要的是,跟传统化学治疗来比,这些驱动基因因为它针对的目标比较明确,正常细胞的杀伤比较少,跟化疗不一样,化疗大家知道,好坏不分,我一直在做比喻,化疗有相当于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当中用的集束炸弹,所以人打化疗以后,打的人脱发,然后没力气等等。

    靶向治疗是美国们在战场当中,用的所谓精确制导的导弹,打伊拉克的电视台,临床肯定部首伤害。当然我们需要把这个结合在一起,既要进行猛烈的轰炸,也要定点清楚。因此我们看到的是说,靶向治疗运用以后,生存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大家知道好死不如赖活,可能中国人以前比较有这种概念,大家希望活的好,活的有生活质量,虽然带病,但是我们可以带病生存,可以正常生活,因为越来越知道肿瘤已经慢性化,我们可能现有的阶段,没有办法对转移性的肺癌达到根治,可以通过这些药物,使它生存得到改善,同时生活质量得到极大的提高,这个可能我们综合治疗当中,进展比较快,也比较迅速,当然我们还有一些局部的治疗,比如特定部位的转移,转移肯定要放疗,骨转移肯定要放疗,还有针对骨转移一些药物,总体来说,我们看到的是靶向治疗在这块当中发展是非常迅速,而且可能因为刚才周教授讲,这个是导致肿瘤所谓驱动,由于它导致的。这些药物将来越来越多,这些药物的组合可能会为未来的患者更好的提供生活治疗,更大改善生活质量。

    主持人:在近几年整个肿瘤治疗当中,靶向治疗是大家非常关注的方向。白教授,想请您结合一下个体化治疗方面,为我们讲讲如何利用靶向治疗能够提高咱们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

    白春学:正如刚才两位教授所讲,个体化治疗不是一般的医生都知道了,几乎所有的医生,甚至老百姓都知道了,个体化治疗能够从很早阶段,没有被大家所认识,现在被全民所认识,应该归功于靶向治疗。实际上个体化治疗提出来很早,我在2002年1月28日就成立了中山肺部肿瘤中心,当时提出来过一个叫辩证三综合治疗方针,其中,常规结合个体包括个体化治疗,但当时概念很模糊,当时靶向治疗还没有被大家所认识,那些驱动基因还没有被正式所鉴定出来,当时只是想到把化疗药根据人的年龄大小,相对的裁减,对有些人可能得到一个事半功倍的效果。但随着靶向治疗的出现,我就认识到个体化治疗会更加得到很好的治疗效果了。

    方才陆教授也讲,有点针对性,靶向顾名思义就像打靶子,专门打一个肿瘤细胞,对正常的细胞不去伤害它。和化疗不一样,化疗敌友不分,无论你是正常不正常,全打,这样副作用蛮多,包括脱发,还有骨髓,甚至正常细胞的杀伤都出现了,这样很多人甚至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被化疗给杀死掉的人都有,人耐受不了,被杀死掉了。

    但靶向治疗不一样,针对引起肿瘤细胞生长的或转移的基因,突变的基因,专门打对病人不利的靶点,这些靶点给它阻断住了。就像刚才周教授讲,把驾驶员给杀死了,引起肿瘤扩散的车不会动了,就解决了它的生长转移等等的问题。我们很高兴现在靶向治疗的药物已经出来很多了,一个是大家所熟知的针对EGFR或者叫表皮生长因子受体,这个抑制剂,现在国际上也有两种在,我们国内也有生产的。

    还有其他一些靶向治疗的药物也有包括LK,也有这个抑制剂,这些靶向治疗药物的出现,确实使病人愈后大大改观。在没有这些药物出现之前,平均寿命用化疗药也就是不到一年,十个月到一年左右,很少超过一年。但现在不一样了,活到两年以上大有人在,作为个体来讲,甚至活过五年、八年、十你也都有。所以将来这些驱动基因的发现,靶向药物日新月异的发展,我相信肿瘤尤其是肺癌治疗,那会得到更好的效果。也就是让它变成一个慢性病有可能了,像现在我们活两年多,还不能叫慢性病。我的理解,要想叫慢性病,起码活五年以上。随着靶向的出现,我们个体化治疗更好的试行,让肺癌的病人不但能活过两年,活过五年、七年,对病人会大大的受益的。

    主持人:今天三位讲了这么多,刚才几位分别讲到以前没有出现个体化综合治疗的时候,病人只能活十个月,现在能活三年。虽然在三位教授看来,这个时间应该说大大提升了,但是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讲,真的觉得这个时间还是太短了,我们也希望有更多更好的治疗方面、治疗药物能够让大家存活的时间更长。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您想生存的时间更长,存活的质量更高,一定要提高您的警惕,一定要把这种病做到早诊、早治、早发现,其实刚才白教授也提到了,目前这种靶向治疗全球出来药物很多很多,我想请陆教授为我们介绍一下,从药物经济学的角度,为我们介绍一下靶向与传统药物治疗有什么区别?

    陆舜:首先讲现在目前已经上市靶向治疗的药物,有不同分类的方法,一种是看它所谓分子结构的大小,我们知道有两大类,一大类是所谓小分子的药物,所有的小分的的药物都是口服的,因为分子量比较小,可以透过所谓细胞膜,进入肿瘤细胞内。另外一种是分子量比较大的,我们称之为单克隆的课题,大分子小分子。另外分类的方法是根据药物作用的机制或者作用的部位,我们已经比较明确大概现在有三个靶点,比较明确,就是说我们商业性的药物,一个刚才提的比较多的,关于表皮生长因子,包括它的膜外膜内,另外一个大家知即所谓血管生长因子,第三个今年刚刚中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的,白教授方才提到关于(奥克龙)等级,这个也是小分子药物,有些在中国已经上市了,有些已经上市在核价的过程当中,很快就会出来。大家也知道,药物研发需要投入的费用还是很大的。这些药物绝大部分,目前我们仍然是国外进口,带来的费用确实非常的厉害。

    而且因为治疗效果好,这些药物慢性化,就要长期吃,每天要吃靶向治疗的药物,价格确实非常非常昂贵。所以很高兴,中国制药研发者,他们自己做这些研究,因为我们必须要有合理的费用,能够使患者长期的生存,还有这样一个问题,不能说所谓经济独行。我们有时候医生喜欢讲,由于经济不行,这个病人能够接受很好的治疗吗?不能,尽管这个治疗手段有效,所以我们经济独行限制贫穷人去接受合理的治疗,所以需要的是研发,这个已经开始在国家十一五重大创新药的支持下面。

    另外包括一些国家科技部的创新计划支持下面,中国一些制药工业当中,也已经有药物上市了,这个药物是浙江贝达爱科技,我们陈竺部长也在药物上市过程,提出了很高的高度,说它是个民生领域的所谓两弹一星。怎么来理解吧?因为这个药物实际上跟两个跨国公司生产的药物,差不多是同类的。三个药物作用的结构,基本上是非常相似,化学结构也相似,疗效也相似,毒性也基本相似。带来的问题,如果费用很高,在中国这样一个仍然处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肺癌患者是付不起的,如果我们有了自己独立知识产权的药物,费用又比较低,更高兴中国企业也怀有所谓社会责任感。

    我们通过努力以后,药厂也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们有所谓慈善计划,据我所知他们已经承诺,如果用这个药,有到6个月以后,仍然能够从药当中获益,他们将会终生免费提供药物。当然我个人认为这种手段不是最终的阶段,我们最终希望,这个药能够继续讲价以后,国家医疗保险能够涵盖这样的药物,医保能够报销,跟我们抗生素以后,这样患者真正意义上用得起。因为我们现在买药还要自己付一段时间,然后才赠药,但是这是个过程。因为我们首先有了自己的药,才有可能做,如果完全依赖于国外,这是不行的,所以药物经济学在实际当中显现出来,如果我们不重视药物经济学,尽管我们有很好治疗手段,但是获益的人是很少的。我们希望大家广泛肺癌患者能够获益,一定要是一个合理费用。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听到陆教授的介绍,我相信所有肺癌病人应该非常振奋,因为我们有独自知识产权的药物,我们自己国家也能出来治疗肺癌的药物,是非常振奋人心的。我们知道肺癌患者一旦得了这种病,不仅仅是给自己的身体,同样给整个家庭带来很大的负担。我相信,防控肺癌、防治癌症,这场硬仗是需要我们整个社会我们的药剂,我们医院以及媒体携起手来共同吹响这场集结号,在现场我们今天也来了许多观众朋友,观众朋友也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三位教授。

    患者:主持好好,三位专家好,我就是一个晚期患者。我放化疗做完以后,用的凯美纳,用了一段时间,有明显的缩小,然后现在目前控制住了,我们在定期做检查什么的,我就想问问您,我们吃这药是不是完全能把这肿瘤化掉?再有我们需要吃多长时间这个药才能停,谢谢专家。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这位大姐,刚刚提到病情的时候,自己也有一些哽咽,其实我们都能够理解您,现在请周教授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周彩存:看你的状态是非常好,走到外面去看,看不出来你像个病人,在这告诉你,靶向疗效比化疗要好很多,这样你基因有突变,用靶向了以后,缓解力高两倍还多,整个缩小两倍。(PFS)可以达到一年以上,尽管对晚期病人来讲,化疗很重要,但是靶向治疗贡献是最大的,病人能活得长,主要贡献来源是靶向治疗。在你这种情况下,你是肿瘤基本控制的很好,人也很好了,靶向一直吃下去,我不知道讲明白没有。但是吃到什么时间可以停下来,现在专家来讲,吃到药明显没有效为止,才能停下来,这是第一个指标。

    第二点你完全受不了,停下来,即使在用药过程中,肿瘤慢慢慢慢长起来,要不要停?专家认为不要停,你可以接着用下去,再加上另外的治疗措施,那病状仍然可以控制很好,仍然可以获得很长。所以告诉你,你现在不要放弃,治疗效果很好,要坚持下去,希望就在前面,这是我告诉你的。

    主持人:谢谢您,周教授,这位大姐我们也衷心的希望您,能够健康起来,其实真的从您的气色上看,我们一开始没有看出您有生病的迹象,相信通过几位教授的解答,您一定能够……

    白春学:肺炎实际并不是一坏事情,一般也是有效的标志。此外,要活得长、活得高,除了肿瘤本身治疗之外,得预防复发,因为肿瘤的病人生存很短,我们不大注意一些继发疾病的影响。过去,一年、十个月,也来不及肺部的炎症、来不及纤维化、也来不及呼吸衰竭。但现在时间长的话,可能肺炎在别人身上,和在你身上还是不一样的,所以这方面一定要预防,包括其他一些呼吸道的疾病,提高自己的免疫功能,不跟有呼吸疾病的人接触,免得他传染你,你抵抗力偏低,这些方面都注意以后,你的寿命会更长,活得会更好。

    陆舜:我们整个治疗,我们现在是希望用毒性很低的药物,把它尽可能控制在一定时间里,任何控制是相对的,总有一天可能发展,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实际上已经有些药物上市的时候,类似于凯美纳等等,进展以后,它的机制已经开始逐渐搞清楚,为什么耐药没效,针对没效研究的手段跟新的药物,已经走的非常非常近。我们总的逻辑,如果像您一个药控制了三年,如果我们有十个药,就是三十年,这是目前我们对晚期肿瘤的认识,就是说我们可能现在还不能达到吃一个药把它根治,吃了以后两个星期,像抗生素两个星期停药,所以我们需要持续用药,这些毒性是低的,这样使晚期肺癌生存时间会加大,而且时间已经非常快了,因为我们现在对起动基因的研究,包括对耐药后驱动基因的研究,图已经画的越来越清晰了,所以活着好好的,活着就是未来的希望。

    周彩存:我看到有很多男同志来了,无论你是一手烟还是二手烟,有患者告诉我们,你边吃药边抽烟的情况下,不抽烟的病人60%左右,就意味着你边抽烟边吃药的情况下,人家吃一颗,你要吃两颗,所以告诉大家,千万不要接触香烟,这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我们还有一位网友有问题。

    患者:主持人好,三位专家好,我也是肺癌患者,我已经五年了,现在也是凯美纳的受益者,想问一下专家,有没有更好的靶向治疗药,如果靶向治疗药对治疗失败以后,怎么办?

    主持人:有没有比这个更有效的药,陆教授您来解答一下这个问题。

    陆舜:从肿瘤治疗来讲,我们可能没有说谁比谁好,只有谁更适合的药。现在肯定是凯美纳控制,哪天可能凯美纳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后,可能会慢慢没效,我们现在需要了解的是,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对凯美纳没效了,比如可能出现耐药,就针对有治疗的手段,肺里面病控制的很好,突然说偶尔有个部位,五年、六年一直没有进展,这种时候局部骨骼可以做点放疗,仍然可以改为化疗,我们现在看到说,化疗回过来再用这类药,又可能有效。所以就是说,这类药物靶向治疗已经知道有效的病人,就像刚才周教授讲,一个不能轻易停药,第二个没效以后,再回过来用这些药,仍然可以获益。

    主持人:所以这就是提到我们一开始的理念,就是要综合治疗。

    周彩存:实际上药没有好坏之分,就像锁一样,你可以用金钥匙,也可以用银钥匙,还可以铜钥匙,但是开开锁不一定是金钥匙,哪个钥匙能开开锁就是好钥匙,现在凯美纳是最好的,活了五年,这个疗效已经非常不错了。那下一步我们需要关注什么,关注什么时候这个药没有效了,没有效,什么原因导致没有效,我们找到原因,就是陆教授所讲,一旦发生没有以后,不要随便停药,要到医院找正规的医生看,没有效力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再给它针对性治疗,仍然可以活得非常好,很长,告诉你句话,千万不要放弃,坚持就会成功。

    白春学:现在药是越来越多了,马上有后续的药还可以治疗,先搞清楚,像周教授讲的,下面再适合哪个药治疗。

    主持人:好的,这位大叔,其实特别想问问您,您在得病啊之前有吸烟史吗?

    患者:有,上次也参加一次活动,说过,我已经吸烟有二十多年。

    主持人:您在治疗过程当中还有继续吸烟吗?

    患者:也抽,但是很少很少。

    主持人:这位大叔,现场的教授和我真是不免发生了一些这样的,其实我衷心的想要告诉您,在治疗过程当中,您一定要把烟戒掉,为了您自己的身体间,为了您整个家更加和谐起来,您一定要把烟戒掉,我们也衷心的希望您能尽快好起来。   

    其实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临床医学的发展,特别是医学分子生物学基因检测诊断技术的快速发展,肺癌的发病机理取得了一定的突破。在本期的节目当中,我们通过三位教授详细讲解了,让我们全新认识了肺癌的个体化治疗。我们希望通过今天这样一期节目,能够对肺癌的患者以及家庭都有所帮助,我们也希望对于肺癌的关注不仅仅局限于我们这期节目,而是渗透在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当中。好的,我们也艰辛,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肺癌这种疾病在将来一定会被攻克,这期节目到这也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张恪忞

热词:

  • 全新视角谈肺癌的个体化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