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导视:王昆,天津市肿瘤医院疼痛治疗科主任、副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的全国委员、疼痛学组副组长,中国疼痛医学杂志编委。专业主攻方向为:癌性疼痛的研究。擅长治疗各类难治型癌类,如癌性神经痛、骨转移性疼痛、癌性颈肩部及上肢疼痛、胰腺癌痛、癌性会阴痛,枕部癌痛、肋肩神经痛、术后切口痛及颌面癌痛等。

    本期节目中,王昆主任将全面解析癌痛的产生以及患者对癌痛的常见误区。您将看到:

    王昆:像癌痛这种事情,是大部分肿瘤患者都可能在患病过程当中都会够遇到的。很多病人和家属觉得,这些药就是毒品,吃完就会成瘾。还有一些家属认为,吃这药病人还能活吗?生命期会缩短,所以这些都是我们在临床治疗当中,常见的一些误区。如果经过药物治疗一段时间之后,随着病情的进展或者说肿瘤进展,或者侵犯你更重要的器官、神经。这个时候药物治疗就显得力不从心了,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专科治疗。

    主持人: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央视网健康台的《健康有约》,我是主持人黄鹤。今天和大家聊的话题是有关于癌痛,说到癌痛这个名词,我想有一些朋友都会比较陌生一点,因为不经常能够听到癌痛这样一个词。但是事实上在患得肿瘤的这些患者当中呢,有七成以上的病人都有中等以上疼痛的症状,但是有六成以上的患者不愿意向医生告知他们有疼痛的症状,甚至不愿意服用一些治疗疼痛的药物,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那么到底什么又是癌痛呢,得了癌痛之后,我们又应该怎么样进行控制呢,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走进了天津市肿瘤医院,采访到了疼痛治疗科的王昆主任,为您聊一聊癌痛的相关知识,王主任你好!

    王昆:你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听到癌痛这个词,就像我刚才说的大家都非常陌生,那首先请您为我们大家介绍一下,什么是癌痛,癌痛是怎么样产生的呢?

    王昆:实际上癌痛这件事情呢,大部分肿瘤患者都可能在患病过程当中都会遇到的,刚才就像你所说的,在所有患得肿瘤的病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大概初始的病人,就刚一得病的病人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患者都会疼的问题。那么在治疗过程当中,经过一个有效的治疗之后,就和我所说的有些治疗,抗肿瘤治疗之后,那么还有30%的患者,还残留有疼痛。当然这个疼痛里头,到终末期比例就会更高一些,通过国内外大众的资料统计发现。所有的患者终末期的病人,大概75%到90%的病人都有疼痛问题。但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就是,临终的病人,就死去的病人,有一半的患者是在痛苦中死去的。这个我们在治疗过程当中,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悲惨一个状态,所以从国际上来讲,包括国际卫生组织,包括我们国家专业的医疗机构,对这个问题都非常重视。

    我们知道人的一生得病是这样一个问题。而得肿瘤之后,实际上整个的治疗,我们从抗肿瘤之外,应该更要关注病人的痛苦的问题。要尽量改善它的生活质量,另外我们的观点就是说,你怎么样病人有质量的生活。我觉得对病人来讲和家属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所以癌痛治疗对于病人来讲,不是可有可无的一个治疗手段而是必须要克服的手段。

    主持人:这样就是我们面临癌痛的一个误区是不是这样,忍着痛不说。

    王昆:对对,实际上癌痛的误区包括忍以外还有很多,比如说我们说病人有很多理念,认为疼就是一个症状,如果我们把病治好,疼不自然而然就没有了嘛,包括很多医生也是这么想。我们把肿瘤控制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实际上这种理想是非常好的,目标也非常重要的。但是肿瘤这种疾病对我们是一种挑战。可能有很多治疗方法或者说有些手段,对有些肿瘤可能效果不会那么好,有些病人可能接受不了这些治疗,因为我们知道任何一个抗肿瘤治疗手段,大部分都是对人体有伤害的,包括我们手术。

    不管放疗也好,化疗也好,实际上它是以毒攻毒的方式。在控制肿瘤的同时,一定要保证病人基本的生存的要求,让他有一个好的生存的条件。比如说既能吃饭又能睡觉,但是疼在里头起到一个非常不好的作用,它既影响你吃饭,又影响你睡觉。甚至有些疼痛可能影响你活动。那在这个时候,我们在抗肿瘤的时候,能不能同时加上疼痛治疗呢?这个十分重要一个观念了。就是你把疼痛全控制好,同时又进行肿瘤治疗,达到一个双赢的目的。又有一个好的生活质量,又能很好地接受这些抗肿瘤治疗,这样的话,我们的治疗目的能够达到,可能肿瘤控制也会更好,质量也高了,那生存时间自然而然就会比较长。所以这些我觉得是应该跟观众应该说清楚,一种常见的一个误区。

    还有一种误区就是说不敢用药,很多病人和家属觉得这些症状药就是毒品,吃完就会成瘾。还有一些家属认为,吃这药病人还能活吗?生命期会缩短,所以这些都是我们在临床治疗当中常见的一些误区。其实我们实际有很好的手段,但就是使不上的感觉,病人不用,病人就忍者疼又不敢吃药。所以我们常见几个现象,有些病人说我不吃,疼得受不了我再吃。还有一些家属跟我说,我把这病人控制得很好,我说你怎么控制药?说病人疼得死去活来时我给他一片,所以我对用药控制非常好,他也不会成瘾,他也不会因为药物给他带来伤害。其实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错误,实际上镇痛药在这个时候,一个正常人使用的话它是毒品,那么一个疼痛病人使用,也许癌痛病人使用这药就为缓解疼痛。那么我们知道如果它达到那种HIGH的感觉,必须具备两个先期条件。第一这个药呢,应该讲就是说,是一个止痛性很高的,很容易通过血脑屏障达到中枢的一种药物,比如说海洛因。

    那么我们现在用药一般来讲是以吗啡为主,那么它是一个中度止痛性的药物,它要达到那种HIGH的感觉,他需要一个给药途径。他必须得静脉注射或者肌肉注射,这个血液溶度就快了,对吧?第二来讲,我们现在药物制剂都是缓式制剂,它作用时间非常漫长,但是血液浓度比较低,达不到他需要那种精神享受,它可以达到镇痛作用。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讲,我们应该大胆的足量用药。把这疼痛控制得很好,你是生活质量好,你才有能力去接受其他的抗肿瘤治疗。这我们一再强调一个观点,所以我们特别希望病人和家属,应该尊重医生的这种处方,尊重医嘱去使用药物,在使用当中出现问题,跟医生及时沟通,给他达到一个既能止住痛。但是副作用又很小的一种给药剂量,就是我们所谓合理化的一个治疗方案。那么病人就会获得一个很好的治疗结果。

    还有一种常见的误区,就是很多病人和家属,一旦出现疼痛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盲目。就是说到处去找其他的医生,比如说他有肺癌的患者或乳腺癌的患者,这类患者特别容易出现骨转移。那么他在抗肿瘤当中,突然有一天觉得腰疼了,腿又疼了。他首先不想是肿瘤造成的,他首先想是不是椎间盘突出或者说劳损,他就找一些按摩的、针灸的,或者说找一些偏方来治疗这病,治疗一段之后,效果越来越差。这时才想到找正规的医院去看,或者说找他的专科医生去看,看一看发现骨转移了,这时治疗往往就晚了。我们有时在门诊经常遇到这种情况。病人就出现骨折了,甚至截瘫了。这时再来求医,那么他下一步治疗非常困难。你要及早治,我们可能避免这些问题,他生活不会受干扰。所以我们特别强调,一个肿瘤的病人,出现异常性的疼痛的时候,千万别往好处想。首先想是不是有新的病情变化了,到专科医院或者说到肿瘤专科医院去看,如果这个疼痛用一般的药物治疗效果不好,或者副作用很大的时候,我们建议像我们这种疼痛专科去看。因为它的治疗思维和理念还有它的方法,跟一般的内科、外科、化疗科和放疗科的治疗理念是不一样的,他可能更能帮助病人恢复疼痛,同时也恢复病人的功能。应该对病人帮助可能更大一些。

    主持人:您刚刚上面提到的,都是我们面对于癌痛的几个误区,其实作为我们医护人员,作为我们的患者,怎么样才算是正确的面对了癌痛呢?

    王昆:其实正确面对癌痛,我们刚才说很多,说里头已经包含了这方面内容。首先如果出现一个疼痛,我们应该正确地对待它。那么我们知道一个肿瘤病人出现疼痛,大部分还是跟肿瘤有关系的。他一般占70%到80%,有一部分实际上跟你治疗过程当中伴发的,有些可能随着治疗的节奏,自己可能或经过治疗就消失了,有个化疗,化疗可能引起的末梢神经炎,四肢有麻木和疼痛。这种经过我们对症治疗或者停止化疗之后,就可以恢复。还有一些放疗,还有手术,尤其手术治疗,尤其像我们开胸,手术比较大一点,那么它的神经损伤机会就多,残留的疼痛往往会产生一种顽固性疼痛。所以一般我们知道,一个开胸之后,有一半病人就会疼。其中有3%到5%疼得非常剧烈。

    就说这种神经性疼痛对病人的杀伤作用不次于肿瘤对病人的疼痛影响,实际上它是一个手术当中,引起一个副作用和并发症。但是它对病人的影响还是蛮大的,所以这种疼痛一定要去专科去看,因为外科他也帮不了你,内科更帮不了你,所以应该到疼痛科去看。他实际上就是说神经损伤之后,日常生成一个神经流引起一种疼痛的异常的感受,我们有一种射频这个技术,我们把神经留给它烧掉,它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了。所以我们也做很多这方面的工作,应该说对病人的帮助还是比较大的。还有一点,我觉得如果你出现一个疼痛之后。以前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因为我们知道疼某种意义上,在早期它有个信号。这地有问题,所以为什么我们说,刚初始得病有三分之一人会因为疼来看病,就是因为疼知道你有问题了。所以在这个时候,疼痛实际上是对人体有帮助的,他让人体能及早地发现身体出现问题了,出现病患了,然后及早去处理。

    如果疼痛持续存在的时候,那么他就转化成是一种疾病状态了,因为这疼的持续存在,疼痛本身会杀伤病人自己的身心躯体也会产生伤害,对于身体也会产生打击。产生身心双向的一种痛苦过程,这种伤害,实际上是肿瘤恐惧的一个主要来源。但是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我们整个治疗非常合理,或者说我们现在那么多地医疗技术,使肿瘤得到一定的控制之后。可能疼痛很好,肿瘤也不会怎么长,他的生存期也比较长,生活质量也很好,这是一个良性的过程。所以有疼痛要早治,同时要有目的地去治,要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来改善他这种疼痛状态,使他生活质量进一步改善。这是我们在疼痛治疗当中,应该必须有的一个正确观念。

    主持人:也就是说治疗癌痛与癌痛肿瘤,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关系。那这个癌痛是不是也分一个等级,比如说轻度疼痛、中度疼痛、重度疼痛,达到什么样的疼痛,我们就需要靠这个治疗的方法来缓解疼痛呢?

    王昆:对,实际上疼痛就像刚才您说的,实际上国际卫生组织把疼痛,他按三阶梯的原则把疼痛分成三个档次。轻中重,当然有一些评估的方法。那这些方法,把这个疼痛划为等级之后,他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基本了解疼痛对病人伤害状态。你比如说轻度疼痛,就是说日常活动不会受影响,睡眠也不会太受影响。这个大部分病人都可以耐受,往往这种疼痛病人会自己去买一点止痛药。药房就可以买到的止痛片,就可以缓解得必须好。那么到了中度疼痛,实际上我们就应该有医学的介入,应该有医生帮助你去解决。因为中度疼痛已经基本可以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你睡眠可能睡得不太好,睡得时间比较短,或早醒或难以入睡。

    还有一点有可能会影响你吃饭,这些都会影响你正常生活,或者你活动的能力下降。这些都会中度疼痛以上就会出现。所以我们认为中度疼痛以上就应该有专科医生来帮你,同时我们经过这种分级,也可以把疼痛药物也给它分成三类。这样的话,对应给他进行合理的治疗,就达到一种又能有效治疗疼痛,同时副作用又可以耐受。那么你这个治疗的方案就显得对病人帮助比较大。所以一个好的治疗必须具备两个要素,第一你这个药物一定能把疼痛治好,能让他的睡眠、吃饭、活动能力都要有限的改善,让他有生活的乐趣。那么第二点呢,这个药物他的副作用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所以这两点是我们在治疗当中是追求的目标。当然有些难治性疼痛,比如说像骨转移,一动就疼的,那么这种疼痛往往药物治疗就比较困难。

    因为你要平时不动他不疼的时候,这个药剂跟你动的药的剂量差距很大。如果不动的时候,你把药的剂量给得很多的话,他副作用就耐受不了。那么你要给他静止的药剂量,虽然副作用减轻了,但是一动就疼的问题又解决不了。所以这种我们建议采取一些微创的手段。我们有很多技术,比如说射频技术,像畸形椎体成型技术,这些技术都可以有效改善这些骨转移病人的生活质量。

    有很多病人坐救护车到我们这来了,因为他不能活动了,骨头疏松了,没有承受能力。一坐下来就疼,或者说不敢坐,或者不敢走。我们经过这些手段的治疗之后,病人就改善了他的这种骨的结构的稳定性,同时疼痛也缓解很理想。别人又可以从事日常的生活。这个实际上我觉得对病人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那您刚刚是简单提到了一些治疗癌痛的一些方法,我想请您详细地位大家介绍一下,治疗癌痛究竟有哪些方法呢?

    王昆:实际上目前治疗癌痛,我们过去比方老百姓比较熟知的,说吃药、打针,这是比较熟知的,这是几十年已经传统的一种治疗方法。那么药物治疗在癌痛还是一个基础,所以你刚得病的时候,你可能就以药物治疗为主。经过药物治疗一段时间之后,随着病情的进展,或者说肿瘤进展了,或者侵犯您更重要的器官、神经,这个时候药物治疗可能就显得力不从心了,就像我们刚才讲骨转移还有胰腺癌引起的内脏痛,不能上床躺着,只能跪着或坐在床下。这种情况,单靠药物治疗,可能就是没有这种能力。因为他表现出来,你给药剂量大,副作用很大。你给药小,止痛效果不好。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专科治疗,像我们医院疼痛科已经从事专业的癌痛治疗有十多年了,我们从1994年就开始建科,那么也开展了很多新的技术。

    除药物治疗以外,我们还有一些微创技术,比如说像胰腺癌,我们可以做一些神经阻断的技术。把影响疼的神经给它阻断,因为胰腺癌就是因为胰腺后头有一个神经,这个神经我们管它叫腹腔神经丛,它是支配肠道功能的。如果胰腺癌比较疼痛的时候,他的疼痛胰腺往神经里,疼痛非常剧烈。表现出吃饭不好,恶心呕吐、便秘,说不清的难受。你要说用语言描述,还描述不出来而且疼痛位置也不定,不知道怎么待着合适。这个时候我们有时早期病人还有效,到一定程度上来讲,病人体位受限制的时候,药物治疗就比较弱了,就是效果比较差。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用神经阻断的方法,把这个腹腔神经丛给它阻断掉,使肿瘤对他损伤这种感觉,不往中枢里传达。这样他的疼的感受就会降低。

    所以在癌痛治疗里头,还有很多技术是改善病人的功能的,你像骨转移的病人,他骨转移病人的表现就是正常的骨头硬度,因为肿瘤的侵犯变得很松软,他就塌陷了。那么你要在四肢就折了,所以这种就像你一个人外伤之后骨折了,那种疼痛你一动就会疼。但人的正常的骨折是可以痊愈的,比如经过一百天可以长好,而肿瘤就不可以,这种病性骨折就不可能痊愈,要么手术给它切掉,换一个人工的,要么就打一个拖板。当然现在还有些新的技术,微创技术,比如说扎根针,往里边打点骨髓泥,给它固定住。像椎体这个我们就做得相对多一些。像椎体骨折之后,像骨质疏松我们知道,会有压缩骨折,或者我们外伤也有压缩骨折。那肿瘤侵犯到骨头破坏之后,也会有压缩骨折。但是肿瘤这个压缩骨折,跟他不一样在哪儿,他是骨结构的破坏。所以折了之后,压缩了之后,这些破坏的组织会往支管里,就会推到支管里去。

    那我们知道支管是脊髓里头,就是支配气体的一些神经,非常脆弱。一旦挤压之后,病人就会表现,早期就是俩腿没劲,到了一定严重程度就是截瘫了。这种截瘫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说,虽然神经已经阻断了,没有感觉了,大小便也失禁了,但疼他依然存在。因为这个骨头卡压在神经端,因为脊髓里除了有脊髓以外,还有神经错乱之后,它要下降几个阶段,有椎管。这几个过程当中,你折了就把上边的神经给卡压了,我们很多这样的患者。虽然截瘫了也不能动了,但是疼痛更加剧烈。你想,一个神经被一个硬的骨头卡在那,这种疼痛是任何药物治疗是解决不了。那么我们就需要用一些微创的手段,把这个神经完全给它阻断掉,他的疼痛就会获得很好的缓解。但是如果我们早期发现这些骨头问题,我们早进行畸形椎体成型,就是所谓打到骨髓里,我们把骨头给他稳定住,让他不出现骨折的结果。那么不会出现我们后面说的像截瘫、疼痛加重的问题。所以在骨转移治疗,我们更强调一个早治,越早越好。

    主持人:那这种微创治疗会有一些副作用吗?

    王昆:微创治疗应该讲,任何一个治疗都是双向的,只不过我们现在在癌痛选择这些治疗里头,我们首先来讲,大部分的治疗都是在影像学引导下。换句话说,我们过去做一个神经组织,我们是靠经验,靠一个技术来盲目地传承。现在所有的治疗都是在影像,比如说CT项,我们都知道针到哪儿,然后我们通过机器给我们引导一个路径,那么这个针到哪儿,然后起到什么作用。通过我们比如说打点…剂或者做一些诊断性的治疗,就知道我们这个针到的位置是不是真的我们需要的位置。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讲,我们目前的治疗应该讲,第一治疗的可靠性增强。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想达到哪个靶点,我们肯定确切到那儿。

    第二点我们通过这种确切到靶点技术和方法,包括影像的引导之后,他出现严重并发症的机会也会减少。实际上任何一个治疗,你必须得避免人体严重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做神经性阻断,你不能把脊髓毁掉,那你靠什么来决定这件事情,就是说我们靠影像学,我们就要针灸到神经根那,而这个神经根就是我们要治疗的。那么就会达到一个有效的治疗,同时副作用控制很小。所以我们基本的治疗没有特别严重的副作用。因为我们今天进行有创治疗已经接近十年了。我们从2000年就开始做这些工作,那么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影像学做这之后,没有严重的并发症出现。比如说出现严重的神经损伤,或者说应该去哪个地方没达到,支错了地方,这种情况都没有出现。因为我们所有的技术,目前都是在确切地一个影像学的技术的引导下或确定下来进行的,所以不会给病人带来很大的痛苦。再加上我们科的治疗理念就是,在治疗疼痛时候,尽量地减轻病人的痛苦,前提下不给病人添麻烦。

    主持人:这个微创治疗癌痛的副作用和药物治疗癌痛的副作用,他们两个哪个的副作用更小一点?

    王昆:他们两个特点是不一样的,因为药物的副作用是药物本身,他治疗一个过程当中必须存在的,肯定大部分都会存在。因为你比如说阿片类药物,我们说吗啡,吗啡在治疗当中,它有十几种的治疗效能。那我们只是取它镇痛的效能是我们喜欢要的。那其他可能就是副作用。你比如说便秘、恶心、呕吐、食欲下降、头晕,这个都可能存在。因为比如说肠道也有很多阿片受体,我们知道他镇痛就是因为中枢、脊髓、神经外周末梢都有阿片受体,那肠道也有。外周神经中枢这些阿片受体是起镇痛作用。那到外周这个肠道他就起到副作用,这些受体就会便秘,还有前列腺小便费劲,前列腺增生,这个都是它药物效能可能存在一个问题。所以为什么我们在药物治疗当中,更强调了应该合理的治疗,应该合理的剂量,给他进行滴定,就是说给他最合适的剂量,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前提。

    微创治疗的副作用,跟他是完全相反的。就说你微创治疗的副作用,往往都是你在治疗当中。第一你穿刺的目标、拔点确定得不好。所以我们过去讲盲目穿刺有可能会产生很严重的副作用,因为最终你想穿到那位置可能穿错地方。第二来讲就是说他的副作用,你在穿刺过程当中,医生对这东西掌握得不充分,他不知道利害关系和解剖的关系。他可能定这个位置就存在风险。所以我们评估一个能不能治疗,我们必须得评估他的风险,所以我们作治疗疼得同时,我们得知道疼得结构周围有没有对身体有损伤的一个结构。你做完之后,会不会给病人的身体带来障碍,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讲,只要我们在术前充分地掌握病人的情况,充分了解病人疼痛的原因,然后我们制定的方案比较合理确切,治疗过程当中有很好的这种技术保证,严重地问题并发症有问题,介入治疗还是很少见。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药物治疗的副作用,就提到了一定要合理,对吧,到底要怎么样才算是合理的用药,而不会让药物产生有瘾等等这样的情况呢?

    王昆:这个实际上对病人是非常重要的,在我们治疗当中,我们首先要对病人进行病人教育,教育什么呢?实际上就教育第一你要正确地理解和了解疼痛。第二,你一定要会报告疼痛,就是你疼到什么程度,应该让医生和护士知道。

    主持人:那我们要怎么描述呢?

    王昆:比如说我们把疼痛,用数字法分成十份,零就是不疼,10是疼得受不了,死去活来疼或不想活那种疼,就是用最恶劣语言去描述它。然后你让自己感觉到,你疼到哪个程度,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所有疼痛的病人必须得掌握这个技巧。因为你不管用什么治疗,你都得需要用它来评估。

    主持人:可是王主任,每个人忍受疼痛的忍受力不一样的呀。

    王昆:对啊,那没有关系,比如这个伤害性刺激,对这个,比如说我们说一个工人吧,他经常受一些外伤刺激,那么他对他的忍受有会高一些,可能他觉得我才到5分,一个老师,一个白领或者一个医生他就觉得我可能到8分了,这有可能,但是没有关系。病人说到了几分,我们就按几分就处理就可以。一定要根据他自己的感受来确定他的疼痛程度,然后再给他一定的治疗,通过治疗的结果,然后我们在调整他的剂量药。比如说我现在到5分,我就给你一个阿片类药物,小剂量。这些吃完之后变成三分了,OK,就按这剂量吃下去。

    主持人:就是说一定要降到零,不痛。

    王昆:降到零很困难,因为你如果降到零的话,你可能负重会随之而升压,这两个是一个平衡的。如果给你的剂量超出你真正的最低的需要量的话,负重随之而上升。我们最希望的是什么?就是让他达到一个最低的有效浓度,就是这个有效浓度既能把疼控制,能耐受。不太影响我日常生活,这也是因人而异。有些人觉得我有一点疼我也能忍着,对我日常生活没有任何影响,OK,就可以了。这时的负重我们要关注,这个剂量,如果他出现恶心、呕吐,也不代表你就要停药,因为恶心、呕吐是一个自现性,就是你不用治疗它,它随着用药的时间延长,一周到两周它自己都会好。同时我们有很好的治疗恶心、呕吐的药物,其实我们可以配套治疗恶心、呕吐的药物,那么我们疼也解决了,副作用也去掉了。

    便秘问题是需要我们关注的,所以在我们处理便秘的时候,一个我们可以用药物,我有很多通便的药物。实际上真正的西药不好,我们更愿意用中药,所以国外也是用中药,国外用番泻叶的片,我们中国的中药会更多一些,应该说对病人的帮助更大。

    主持人:好的,今天非常感谢王主任接受我们的专访,通过您的介绍,让我们了解什么是癌痛,以及我们要怎么样正确地面对这个癌痛。在肿瘤患者治疗过程当中,可能心理上要忍受很大的痛苦。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现有的医疗水平,能够减少您身体上的一些病痛,然后让您能够更好地接受治疗,好的,今天的这一期《健康有约》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一次节目再见!

    王昆:再见!

责任编辑:马晓蓓

热词:

  • 天津市肿瘤医院
  • 王昆
  • 不可小视的癌痛
  • 天津市肿瘤医院: 天津市肿瘤医院是我国肿瘤学科的发祥地,我国最大的肿瘤防治研究基地之一。集医药、教学、科研、预防为一体的大型肿瘤专科三级甲等医院,为天津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