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王健全:网友朋友大家好,我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王健全。

解说:王健全,现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运动医学研究所副所长。2002年至今,任中国体育科学学会运动医学全国委员。2003年至今,被聘为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并任北京奥运会、雅典奥运会、伦敦奥运会的专家。主要研究运动员运动伤病的诊断和治疗,尤其擅长关节镜微创方面的手术。在膝、肩、肘、踝关节镜方面较为熟练,如前后十字韧带双术重建、肩关节鱼唇缝合、半月板修复、肩袖缝合、肘关节骨关节病等。王院长每周三上午出诊,除了北京患者以外,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外地患者前来就诊。把原本不大的北医三院运动医学科的门诊挤的满满当当。所以,几乎每次门诊都是延长到下午。王院长认真对待每位就诊的患者,态度亲切和蔼,仔细询问、检查患者的病情,并且耐心解释下一步的治疗方案。王院长的医术医生德受到了患者的一致好评。

7月13日,我们《健康有约》栏目组也在北医三院采访到了王健全副院长。他就关节镜如何治疗关节疾病,如何选择正确的运动方式,不损伤关节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下面请看访谈实录。

记者:王院长您好,欢迎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想问您的是,关节损伤包括很多种,您能否大致给我们介绍一下都有哪些?

王健全:关节损伤,从关节的种类来讲,比如说有膝关节、肩关节的损伤,髋关节的损伤,还有踝关节的损伤。那么从损伤的组织上来讲,比如说有软骨的损伤,有附属结构,比如半月板的损伤,副韧带的损伤,还有周围肌腱的损伤等等。最常见的,举个例子,比如说膝关节的损伤,里边就有老百姓比较知道的,比如半月板的损伤,膝关节韧带的断裂,前交叉韧带或者后交叉韧带,或者内侧副韧带,这是比较常见的。肩关节比较常见的,比如说肩袖的损伤,肩关节的脱位,这是比较常见的。踝关节,经常会踝关节扭伤,实际也是关节囊和副韧带的损伤。

记者:您刚才提到的半月板损伤患者多集中在哪个年龄段?为什么?

王健全:半月板的损伤,可以在不同年龄段都有出现。但是他们可能损伤的原因有很大的区别。比如说特别小的时候,比如小孩儿,4、5岁左右就有半月板损伤的病例,他们主要可能是集中在先天性的发育得异常,比如盘状半月板。盘状半月板,由于上下关节的反复碾磨,半月板在很小的时候就出现损伤。在青少年时代,主要是参加体育运动比较多。体育运动比较多的话,最容易出现在扭,比如足球、篮球,在关节扭动,屈伸扭动的同时半月板损伤,这主要是外力造成的。半月板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毛病。

还有一种,就是中年,甚至老年出现的半月板损伤。中老年半月板损伤,主要是退变为基础,半月板的性质本身通过碾磨,它就不好了,再加上轻微的外力,甚至有时候有一些生活中的活动,就会造成半月板的损伤,有的也会出现症状。

记者:什么是半月板损伤?半月板损伤有哪些治疗手段?

王健全:半月板我们用一个模型来看一下,半月板是镶嵌在股骨和胫骨之间的软骨一样的组织,发蓝的组织,像一个半月型,并不是满月型的,并不是完全遮盖了股骨和胫骨的接触。如果是满月型的,在很小的时候就会磨坏,反而会造成损伤,所以是先天性的异常,并不是很多见,大概是亚洲人,10%左右的比例。半月板损伤以后,有些人会出现症状,不是说半月板损伤的病人都会有症状。出现症状的这部分人,我们是需要治疗的。治疗的方法,如果疼痛,我们可以做理疗、休息,有一部分人可能就缓解了。损伤病人的治疗,我们还是看半月板的性质,还有年龄,比如说半月板在年轻时候的损伤,它的性质比较好,半月板容易愈合,我们多采用缝合的方法,但是根据类型,有些类型是不能缝合的。因为缝合的话,它不愈合,反而会造成这个人需要二次手术,增加一次手术的危险,没有必要。年龄大的人,愈合能力很差,比如40、50岁以上的人半月板本身就变性了,它的损伤我们多采用清理、部分切除这种方法,一般我们也不缝合,缝合的话,不容易长,反而需要二次手术去做切除。这个是我们的一种治疗。

现在关节镜的治疗,很微创的一种治疗方法,对病人的损伤已经很小了。现在多主张早期治疗。

记者:如果半月板出现损伤,是都需要置换人工关节吗?

王健全:不是这样的。现在半月板损伤,在治疗上或者说在宣传上有很多误区。很多人认为,半月板如果损伤了,做手术去掉了,那么将来可能就会造成关节炎、关节退变,然后需要做手术,做置换。其实不是这样的。这是个误区。实际半月板是人身上的附属机构,在膝关节有这个结构,在腕关节也有类似软骨盘的结构。造成关节是不是会疼痛,会不会退变,主要是软骨的损伤。像半月板损伤,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它反而容易造成关节软骨的损伤,对远期效果来说,反而不好,还不如做手术,或者早期发现的话做手术,或者缝合,或者部分切除,或者全切,对人的软骨的保护是最主要的。保护好软骨,我们的关节就不容易退变。当然,半月板切除的话,会造成软骨退变,软骨的损伤,关节的退变,会比有好半月板的人会早一些。但是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留一个坏的半月板,可能退变的更快。但是退变不等于疼痛,不等于要做关节置换。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误区。实际在临床上做关节置换的这些老人,他们并不是年轻的时候半月板损伤的,或者说半月板损伤做过手术的人占多数,不是这样的。其实还是普通的,半月板并没有损伤过的人占的比例会更大,这个可能跟人的遗传有关系,因为骨关节炎,是不是肿胀,是不是疼痛,它其实也是一种免疫反应,不是说退变的人都会疼,都要做关节置换,这是两个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记者:您刚才还提到一个老年人的肩袖损伤,从您的门诊情况来看,患者多不多?

王健全:肩袖损伤在肩关节疾病里占很大比例的,尤其是老年人。大家看了肩袖损伤,从字面上理解,可能大部分人会想到这是运动员很多见的疾病,或者是年轻人很多见的一个疾病。其实不是这样的。肩袖损伤反而是老年人很多见的一个疾病,应该是65岁以上的老人,是最多见的一个类型。当然,运动员里边也很多见,比如说乒乓球运动员,还有羽毛球运动员等等,这种仅限于用拍子的。

记者:肩袖损伤所造成的原因有哪些?

王健全:肩袖损伤我觉得应该有两种原因。一种就是暴力很大,比如说突然从高处掉下来,胳膊使劲了之类的,或者摔倒,突然跌倒,这是一种。当然这种比较少见。其实在我们临床上,最多见的还是一些老年人,为什么?他的肩袖肌腱组织本身就有变性,在变性的基础上有一个外力,或者很小的外力,或者说就是生活中拿一个重的东西之类的,他就会觉得肩突然抬不起来了,或者疼了,或者肩膀虽然能抬起来,但是很疼,这就是肩袖损伤最多见的类型,其实属于后期,后者,老年人这种是最多的。

这是一个肩关节的模型,这个是肱骨,这是胳膊的头。这是肩胛骨,是连接在肩胛骨之间的,这是肩袖。但是这个模型做的不是很好,不是很科学我觉得。这是肩胛下肌腱,这是冈上肌腱,其实它是融合在一起的,袖子包的胳膊头,所以叫肩袖,是一个肌腱组织。主要是稳住胳膊头,让胳膊抬起来,所以在我们上肢是一个很重要的肌腱组织。

记者:肩袖损伤与肩周炎是不是特别容易混淆?平时如何在家进行自我判断呢?

王健全:肩袖损伤跟肩周炎确实比较容易混淆,但是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疾病,为什么容易混淆呢?有下面几点:一个,肩周炎和肩袖损伤一般多见于中老年人,从年龄上容易混淆。第二个从症状上讲,肩周炎也会出现疼痛,胳膊活动受限。肩袖损伤的话,也是会出现疼痛,胳膊的活动受限,胳膊举不起来,肩周炎会胳膊抬不起来,所以这两个病会造成大家的混淆。

再一个,由于肩关节诊断技术在国内还普及的不是很好,所以,很多医生除了肩关节,肩周炎之外,不知道还有很多其它的病,所以这也是造成损伤,他俩混淆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其实有以下几点可以告诉大家,粗略地判断一下你是不是肩周炎。第一个,肩周炎,我们老百姓称五十肩,所以有一个很明显的年龄段,大概是中年人,接近老年这个段。这个段主要是激素变化,更年期,老年人进入老年之前有个更年期,身体激素的变化是这个疾病发作的一个重要的原因,这是一个年龄上的。

另外一个,活动受限是最主要的,各个方向的活动都受限,有一个冰冻期,很快进入冰冻。冰冻期的话,外展也就抬这么多,转不了,往这边转也很有限,各个方向的活动很有限。不但你自己抬不起来,别人拿着你的胳膊,他也给你抬不起来,实际叫冰冻,冻起来了,冻上一块肉似的。之所以能冻这么一点点,不是这个肩膀关节肘,不是肘能动,而是因为肩胛骨能动。其实这个肘是动不了了。这是一个。

再一个,从疼痛的时限来讲,肩周炎一般在一年左右会自行缓解,一年、一年半,最长一年半左右,很少有前延很多年的,这是不一样的。肩袖损伤的话,它的年龄段就比较大一些,往往是在65岁左右的人会比较多一些。他的特点是疼痛,尤其是夜间疼痛很严重。他活动也受限,但不是那么僵,还能抬的高一些,并没有动起来,所以外旋之类的还是可以的。像肩周炎是外旋不了的,胳膊还能转一点,活动不是那么厉害。急性断的人是不一样的,胳膊根本抬不起来,动不了。

记者:我们也知道您比较擅长关节镜微创方面的手术,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关节镜手术?

王健全:关节镜是近代可以说特别好的一个发明,主要是微创来治疗。关节镜实际是利用了摄像的技术和显示器,它大概就是用一个比我这个还要细,4毫米左右的镜子,在关节的部位,比如说我拿膝关节做比喻,在关节的部位,在这个地方皮肤上切个口,把这个镜子放过去,这上带了摄像头,把关节里边的东西摄像录出来。关节里是黑暗的,没有光是录不出来,所以上面还会带一个光源,自己录出来,放到电视上,我们就可以在电视上看见里边的情况,特别直观。很小一个切口。这边一个切口,拿一个器械,看见哪儿坏了就可以操作了,比如切掉,还是拿转刀削掉。近年的发展,还可以把坏的肩袖缝上,断裂的韧带重建一个,都可以做到。过去可能需要一个很恐怖的切口,比如过去做十字韧带,从这儿一直到切到这儿,可能有20公分左右长的口子,现在也就3、4公分的口子足够了,其它地方做眼,3、4个眼就做完了,很简单。

记者:哪些情况适合采用关节境这种手术方式?它的安全性如何?

王健全:关节境手术的适应症越来越广了,因为随着新的器械的发明,还有医生技术的提高,现在关节镜,可以说关节的疾病大部分都可以通过关节镜做,比如软骨的损伤,甚至软骨的移植,韧带的重建,半月板的修整缝合,甚至移植,很多都可以通过关节镜来做了。但是关节镜也有它完不成的时候,比如说有时候需要一个完全暴露出来才能看见的地方,比如像这个地方,有些操作关节镜可能还是有限的,做不到。尤其像有些肿瘤,有些恶性肿瘤的治疗,所以有时候还是需要切开的。但是关节镜大部分的疾病都可以治疗。

记者:它的安全性如何呢?

王健全:关节镜是一个特别安全的治疗方法,大家都知道,除了切口变小以外,关键对人组织的损伤变小了,所以关节镜比切开手术,感染的情况会更少见。另外,它看的会更清楚,手术的治疗会更准确,所以,它比我们切开的手术优势要大,更安全一些。当然,手术部位是有一些神经、血管,这些部位的损伤不是关节镜带来的,而是因为技术的不成熟,有可能。

记者:通过具体病例讲解关节镜是如何治疗关节损伤的。

王健全:这个录像应该显示的就是怎么通过微创来做十字韧带的重建。大家看看,这些细小的器械,在关节镜上看是很大的,其实都是很精细的一些器械。可以通过很小的孔,用钻来钻取孔道。钻好孔道以后,可以看的很清楚,可以让孔道精确到毫米的级别。过去像这个地方切开了,眼睛是看不见的,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到,光根本打不到这个位置。现在我们通过镜子,可以看的很清楚,骨孔离后壁薄了,没有关节镜,是很难保证这样的水平的。关节镜专用的器械,可以让钻的孔特别满意。这是比较先进的技术,十字韧带的重建。我们可以把外面取的肌腱,通过引线拉到我们打的骨孔里面,可以把它拉进去,拉进去以后,相当于正常的韧带的结构。这个肌腱是我们重新做出来的韧带。现在的技术可以调整肌腱的表现,可以让它跟天生的韧带特别接近,这就像天生的韧带的结构,可以达到很完善的程度。这只是一个例子,关节镜可以做其它很多手术,很多种手术。

记者:经常锻炼身体,为什么还会有关节损伤?

王健全:大家有一个俗话,生命在于运动。确实,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对人有益的。有科研研究,我们在运动的时候,身体内部会产生一种叫内啡肽,内啡肽就是让人感到愉悦、高兴的,所以,可见运动不光带来身体的机能的变化,还会产生心理上的变化,让人觉得很舒服。但是锻炼大家都知道,多数是用关节的,其实它会加大关节的磨损,所以,锻炼的话对人是有益,但是运动的量,运动的方式,根据不同的年龄是要做不同的改变的。其实锻炼是会加重关节的负担,不是说越锻炼,关节的功能越好。当然,不锻炼,关节的功能也会下降,也会不好。所以,适当的锻炼对人的关节有好处。不是所有的锻炼对关节都有好处。

记者:那么在保护关节的基础上,选择适合自己的运动,这方面您对不同年龄的人群有何建议?

王健全:是这样的,因为关节都很正常,比如软骨都很正常,机能比较好,社会也需要,而且自己有这个能力,关节也有这个能力来参加一些剧烈的运动,来增强它的体质,主要是要承担很繁重的社会劳动,需要一些力气,所以这个时候,年轻人的锻炼以增加体质为主,增加肌肉的力量,增加关节的活动为主。像中老年人,我们主要从健康的方面来考虑,就不能像年轻人那样,过多的、过激烈的去参加活动了。它的活动方式就要改变了,比如老年人、中年人,我们主要还是散步、游泳、骑自行车,减少关节负重,尤其是膝关节负重的运动为主。当然,因人而异,我们也不能说所有人都采用一种方式,其实有的老人70岁左右都能长跑,人家都能跑马拉松,这个不能说都按照这个角度去运动。当然,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运动,我们就可以照着这个方式去锻炼,如果说能胜任这个就可以。其实有些老年人有时间了就爬山之类的,有的人是可以的,他可以爬的很好,身体也很好,但是大部分老年人爬山会造成关节的损伤加重,我不是很推崇大家去参加这个运动,尤其不推崇大部分人去参加这个运动。

记者:最后想请您谈谈我国运动医学的治疗水平如何?是否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平?

王健全:我们国家的运动医学发展史,是借鉴了外国的经验,尤其是苏联时期的经验。所以我们建国以后,很早,1959年左右就建立了运动医学研究所。当时主要是派曲绵域教授到苏联学习,按照苏联的模式,我们建的运动医学研究所,所以,我们的发展跟国际上基本是同步的,当时也做了很多有水平的论文,在国际上有很好的影响。随着国家体育运动的发展,我们国家运动医学的成长也是很快的,基本上我们国家的运动医学的治疗是满足了我们国家竞技体育的需求。从治疗的技术来讲,我们跟国际的同行经常也交流,我们治疗的技术可以说完全是国际先进的水平。从治疗的效果上来讲,在运动医学研究所治疗的,还有在其它单位搞运动医学治疗的,治疗运动员的水平,他们很多都能达到世界冠军的水平。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冼冬妹,大家多知道,四届奥运会冠军,柔道的,她是九几年就在我们研究所做的韧带手术,所以她是很成功的范例。当然,跟她个人的水平也有关系,她是因为受伤不能参加运动以后,在我们这儿做的手术,她的水平下降了,做了手术后,然后重新夺得冠军。再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赵宏博,当时的跟腱断裂,也是在我们这儿做的手术,很快参加花样滑冰的比赛,而且也拿到了很好的名次。后来他们俩还夺得了世界冠军,这说明我们的治疗水平应该是国际先进的水平。

当然,大家也说怎么有很多人还去国外治疗。大家都知道,运动员也是很稀缺、很珍贵的,他们在受伤以后可能会有些担心,尤其有些国际顶尖的运动员,他们相关的领导也很关心,送到国外去治疗,觉得可能把握会大一些。他们这种心理我们能理解,但是其实我们中国可以说99.9%以上的运动员都是我们自己治疗的,所以我们国家金牌的水平,大家也看到了,它同时在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运动医学医疗保障的水平,我们还是达到了国际的先进水平。

记者:谢谢王院长接受我们的采访。

责任编辑:马晓蓓

热词:

  • 北医三院
  • 王健全
  • 关节镜
  • 关节损伤
  • 北医三院: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始建于1958年,是集医疗、教学、科研和预防保健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