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主持人: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网络电视台健康台的《健康有约》,我是主持人黄鹤,那么在大家所了解到的在医院需要做的各项身体检查当中呢,可能一提到做胃镜检查,我想多数的网友,一是会犯怵,二呢觉得自己没有病,没有必要做这项胃镜的检查。

    但其实呢这是普遍存在的一种诊疗误区,目前我国消化道疾病的发病,形势还是很严峻的,那么在今天的节目当中呢,我们也是有请到了一位消化道诊疗方面的专家,那么他究竟是谁呢?一起通过一段小片来认识一下他。

    【小片】

    张澍田:特别是有肝硬化病史的病人,看胃底是非常重要的。

    解说:把一个小小器械经口送到病人的肚子里,就能神奇地为患者解除病痛,甚至起死回生,这就是张澍田每天在做的事情。

    在我国,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患有消化系统疾病,改变中国作为消化道大国的现状,正是张澍田一生的志愿。

    1994年,张澍田作为访问学者赴香港,一年后他为北京率先引进多项世界先进的胃镜介入微创技术,经口止住胃内的大出血,不用开刀去除恶性肿瘤,崭新的技术彻底颠覆了传统的开腹手术的治疗模式。

    1999年,张澍田再次深造,赴美师从胃镜介入微创技术的创始人,使自己的技术水平跻身世界一流。

    然而,每当张澍田确诊癌症患者已到晚期,他都会感到深深的忧虑,为此,张澍田把目光瞄准了我国居世界发病率第一的食管瘤癌。

    1999年,他领先承担国家九五攻关课题,在世界首次提出了吸烟致食管瘤癌的机理,发现了烟草中导致食管瘤癌的四种物质。

    临床和科研的双丰收,使张澍田成为北京消化学科的带头人,2003年,北京市消化疾病中心成立,张澍田出任中心主任。上任第一站,他要让消化急诊症病人的救治,在与死神争夺生命的赛跑中提速。

    在他的倡议和指挥下,友谊医院在全国首创消化急危重症直通车,一改过去急诊、胃镜、导管、手术几个科室,接诊流程互不连贯的状态,彻底消除过去可能出现的一切时间停顿和人为障碍,融汇各科,开出一条一路畅通的抢救专线,使过去对危险一重症病人需要20多个小时的救治过程,缩短到两个小时,这无疑让那些垂危的患者走上了通向新生的快速路。

    张澍田:在取出胆总管结石的过程中,抖动网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巧。

    解说:今年10月,亚太地区消化学术会在京举行,来自十几个国家经我国的消化疾病专家,共同观摩了张澍田胃镜介入技术的现场操作演示。

    作为北京友谊医院自己培养的第一个博士生,他要让中国的消化医学登上世界的舞台。

健康有约专访北京友谊医院副院长 张澍田

健康有约专访北京友谊医院副院长 张澍田

    主持人:好的,那刚刚在小片当中提到的就是我们张澍田,他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的副院长,同时也是消化内科主任。

    那今天我们《健康有约》的节目呢,也是来到了北京友谊医院的消化内镜中心,请来了张院长,来和我们讲一讲该如何积极筛查防治早期消化道癌,张院长您好。

    张澍田:你好。

    主持人:首先呢我想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消化道癌都包括了哪些癌症呢?

    张澍田:消化道呢,整个消化道包括了食管、胃、小肠、大肠、肝、胆、胰,消化道空腔脏器就是食管癌、胃癌、结肠癌,这三个应该是发病率非常高的。

    主持人:那目前整个消化道癌在我国的发病情况怎么样?形势严重吗?

    张澍田:食管癌呢是咱们国家,特别是食管瘤癌,咱们国家,应该说是咱们国家的特色病,欧美食管瘤癌很少,都是食管腺癌,,胃癌,咱们国家是比较多的,和日本这些亚太地区,美国相对胃癌少,但是美国结直肠癌比较多。

    这几年咱们国家结直肠癌也是呈现一个明显上升的趋势,很饮食习惯改变等等生活方式都有很大的关系。

    主持人:那也就是说在我们国家常见的这种癌,和美国存在一些不同,那造成这些不同的原因是因为地方性的饮食习惯吗?

    张澍田:一个是环境因素,另一个是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改变。

    主持人:那说到饮食习惯,我们大家都知道消化道,提起消化道可能大家都想到吃,那消化道癌真的可能是吃出来的吗?或者说具体的某一个癌就对应的是有那么一两个不良的饮食习惯吗?

    张澍田:应该是这样说,癌的发病是多因素致病,也有环境因素、遗传因素、生活方式、饮食等等等等。那么饮食在这里占了很大很大的比例,比如说食管癌,它的发病,就是你吃了特别烫的东西,反复长时间多次刺激,就有很大的关系,胃癌跟一些很咸的东西,对胃是影响非常大的。

    再一个,比如说腌的东西,亚硝胺比较多的,那么对胃就有影响。结直肠癌和你吃的蔬菜少,肉类比较多,特别是红肉多有很大的关系。再一个你不运动。

    主持人:就会导致这方面的原因,那在以前的访谈当中有一些专家提到过,在我们生活质量不高的时候,可能患胃癌的人会比较多,然后但是生活水平提高了之后呢,患肠癌的患者就多了,是这样吗?

    张澍田:现在结直肠癌发病率明显增加,和这个有很大的关系,就是现在生活水平高了,特别吃的脂肪类的多了,吃的蔬菜,我们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现在吃草少了,吃肉多了,再加上不运动,现在发病率很高,和这方面有很大的关系。

    主持人:可能大家都知道,一些癌症它是早期的时候没有明显的症状,但是一经到检查发现了之后就已经是中晚期了,那食道癌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情况呢?

    张澍田:应该说所有的癌早期都是没有症状的,一旦有症状了,大部分都比较晚了,不光是消化道,其它的脏器也是这种情况。那要想发现,你只有发现早期的,你以后生活质量才能高,整个的生存时间才能延长,那么怎么才能发现早期呢?又没症状,只能靠无症状查体,定期无症状查体来检出早癌。

    主持人:定期无症状查体,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您能为我们解释一下。

    张澍田:比如说45岁以后就开始健康查体,大家都比较接受这个理念了,但是查体的项目那是各个地方都不一样的。比如说现在很多查体,都没有包括胃镜和肠镜,大家都很担心这个事情,就是很难受,或者自己没做过很难受,或者说听别人做过讲很难受,都不愿意做,你不做,对那些无症状的早期的食管癌、胃癌、结肠癌都发现不了。

    主持人:那可能这个早期消化道癌不容易被大家发现,那么高危人群在这方面筛查、预防显得非常重要,那哪些人群是属于高危人群呢?

    张澍田:你比方说家里面有家族史的。

    主持人:这个是有遗传性的吗?

    张澍田:有遗传倾向,但是不是绝对遗传,有家族史的这个算是高危人群。再一个,你比如说45岁以后,那就按道理讲,第一次查体就包括了胃镜、肠镜,这样比较好,这样可以把早期的癌,无症状的,很小的早期癌给筛查出来。

    主持人:就像您刚刚提到,说到检查,大家可能一提到做胃镜检查,都觉得非常的痛苦,一想到有一根管子从食道到这个地方检查,大家可能都逃避了,不愿意做检查,那请您来为我们介绍一下,做这种消化道的的检查真的是有那么可怕吗?

    张澍田:这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医生手艺的问题,医生手艺还确实不太一样,有的人有的医生手更重一点,有的医生可能手更轻一点,这个做法上有区别。

    再有一个呢,跟病人有关系,有的病人就跟这个恶心反射非常非常敏感,有的人相对不太敏感,就是两方面的问题。要是没做过,或者听别人说过很难受,又想查,现在可以做无痛的,无痛胃镜,无痛肠镜。

    主持人:现在有这种无痛胃镜,好的,那之前我们也了解到咱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呢,消化内科是以食管、胃肠以及肝胆胰腺疾病的内镜介入微创诊断与治疗是为特色的,那到底什么是消化内镜介入微创治疗呢?

    张澍田:刚才讲,你要想早发现就要做胃镜和肠镜,如果说确实发现了早癌,比如说早期的胃癌,早期的结肠癌,可以在内镜下切下,就不必要开胸,或者说开腹,创伤就大大地下降,取得的效果和开腹、开胸是一样的,但是对别人创伤小很多很多。

    主持人:这样就减少了患者的痛苦。

    张澍田:对,他以后生活质量就大大地提高。

    主持人:那您提到消化内镜,它和我们普通所理解的做胃镜是同样一种意思吗?

    张澍田:消化内镜里包括了胃镜和肠镜,还有十二肠镜,小肠镜,统统都叫消化内镜。

    主持人:那这个消化内镜还拥有了治疗的特点是吗?

    张澍田:就是现在消化内科和消化外科,逐渐逐渐融合,联系非常密切,原来需要开刀做的手术,现在都可以在内镜下做,特别是对早癌,这是对病人一个很大的福音。

    主持人:就是我们发现的新的技术吗?

    张澍田:这个技术这几年不断地在发展,就是内镜下切除早癌有一种办法叫EMR,一种办法叫ESD,特别是ESD,它可以整块地把这个很大一块,包括食管,我们就切过十公分、环周的,EMR是分片切,我们最多切过14公分,切了38段,把整个全部都切干净。

    主持人:那这种技术是国内目前比较先进的一个技术了。

    张澍田:国内外现在大的医院现在都在做。

    主持人:那这种检查应该多久做一次呢?做多了会不会对我们身体有影响呢?

    张澍田:应该说胃镜、肠镜是比较安全的,并发症发生率非常低,但是你要说治疗相对并发症发生率比诊断要高一点,但是也是很多都是可以避免的,多长时间做一次根据人不一样,比如说你有家族史,或者你这次做发现有那种癌前病变,比如说结肠里有息肉,你就算把这个息肉切掉,以后最好每年都查一次,如果你查了没事,你又没有家族史,那么你五年就可以不再查。

    主持人:那像这种有家族史的,应该从多大年龄开始进行这种检查呢?

    张澍田:国内外报道都不太一样,有提倡40岁开始的,有提倡45岁开始的,这看里边有一个就是负担的问题,看病负担的问题,因为还是要根据家族史的情况,根据生活习惯的情况,根据家庭经济情况,来决定40岁该查,45岁该查,间隔一年、间隔五年,间隔两年都不太一样,要根据个人情况,跟医生去沟通。

    主持人:那消化内镜具体是如何早期治疗消化道癌的呢?

    张澍田:他是通过胃镜下去以后,通过胃镜里边又有一个孔道,那个刀是通过孔道下去的,就是通过电凝,一边切一边就凝了,也不会引起太大的出血。

    主持人:那它治疗的效果怎么样?

    张澍田:效果和做手术完全是一样的。

    主持人:只不过这种属于微创。

    张澍田:一定要早,早的话就不一样,如果比较晚了,不能在胃镜下做了,那跟手术就没法比了。

    主持人:好的,那早期消化道癌的患者进行早期治疗之后,需要注意哪些方面呢?

    张澍田:它分短期和长期,短期你切下来东西,你要愈合,特别是食管和胃,那要用一些保护黏膜的,抑制胃酸分泌的,然后再一个抗感染,看有没有出血,有没有穿孔等等,长期还有一个做法,就是一开始做安乐死,看你这个有没有残留,如果有残留要支架手术,如果没有残留,三个月、半年、一年来复查,以后每年来复查就可以了。

    主持人:那刚刚做完这种治疗之后,这是消化道,那怎么进食,在这方面需要注意什么?

    张澍田:24小时进食就可以了。

    主持人:正常进食吗?

    张澍田:不是,是24小时禁止食用。

    主持人:禁止吃东西。

    张澍田:24小时以后就可以。

    主持人:那这样就属于非常小的创伤了。

    张澍田:创伤到目前为止内镜治疗最小的,比腹腔镜,比胸腔镜创伤还要小,但有时候呢需要内镜和胸腔镜,内镜和腹腔镜联合治疗,这也是一个目前来,最新的一个进展,是单纯内镜不能切的,内镜和腔镜联合起来,也算是相对早,但不如单纯的切的早。

    主持人:那如果就是消化道癌症发展到了中晚期,呢我们要进行怎么样的治疗呢?

    张澍田:中晚期呢,能做手术的还要争取做手术,包括淋巴结清扫,切干净,淋巴结清扫,如果实在不能做手术了,那就以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就是少受罪,在这个前提下尽可能多延长时间,你比如说不能吃东西了,食管癌,可以放一个支架,放一个支架能够解决吃东西的问题。

    比如结肠癌,它堵了,排不下来,也可以放支架,让他排便能通常。

    主持人:像你刚才说的食管癌就是因为长期吃特别烫的东西,那这样预防就只能说改变饮食习惯。

    张澍田:改变饮食习惯是很关键很关键,特别是在一些高发区,水质的问题,吃烫的问题,吃霉变的问题,吃腌的菜,等等很多很多问题。

    主持人:那可能大家得了病之后,治疗仍然是一个,即使是微创,也仍然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那么在这方面我们要及早地预防,预防的关键是什么呢?

    张澍田:预防的关键是,你人种不能改,这个家庭不能改,能改的就是你生活方式,健康的生活方式,平时饮食,比如说烟、酒,刚才说那些东西,就尽可能少用。

    主持人:那这方面和现在我们生活压力大有没有直接的关系?

    张澍田:有很大的关系,精神因素是癌的发病里很重要很重要的因素,或者说有时候就是一个主要因素,起到一个抠扳机的作用,比如说最近有一个很不顺心的事,那可能一下过半年,有人说他怎么得癌了。

    主持人:那好的,今天非常感谢张院长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通过您的介绍呢我们对这个消化道癌,早期消化道癌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和了解。可能就像我们刚刚说到的治病的过程是相对比较痛苦的,如果我们能够尽早地做到预防、筛查,这样呢,我想大家都有一个良好的身体,同时也希望大家在压力比较大的生活环境下也要培养自己良好的生活习惯,好,那今天非常感谢张院长,也谢谢大家的收看,本期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再见。

北京友谊医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原名为北京苏联红十字医院,始建于1952年。是新中国成立后,斯大林元帅和毛泽东主席亲自商定,由前苏联政府和苏联红十字会援助,党和政府在首都建立的第一所大医院。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