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主持人: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健康有约》,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常婷,今天我们走进了宣武医院,有请宣武医院心脏科副主任医师许骥来为大家讲一讲“急性心肌梗死的绿色通道”。

     许骥:各位患者朋友大家好,我是宣武医院心脏科的许骥大夫,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么个机会跟大家一块交流一下,交流一下什么题目呢?主要是关于急性心肌梗死绿色通道是什么?我们怎么能够顺顺当当地走过这个绿色通道,能够挽救心肌梗死病人的生命。这个题目我用了一句老话,叫时间就是生命,这个话很久很久了,但是就是一个比喻,就是抓紧时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在这儿就不是比喻,这儿是切切实实的“时间就是生命”,为什么呢?往后我讲的时候大家就可以体会出来。

    什么叫做绿色通道?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叫做绿色通道,绿色通道指的就是我们特别快速的,特别便捷的一个通道,通过这个通道能够争分夺秒地挽救这些重症的心肌梗死的心脏病人的生命,急性心肌梗死这个通道引入国内大概有十多年了,宣武医院开通这个绿色通道也有十多年了,从我们开通这个绿色通道,我就担负这个工作。

    说实话,就是这个绿色通道,一年365天,包括过春节也好,节假日也好,我们从来都是坚持下来,很不容易。我们的医生们付出了很大的辛苦,为什么要讲这个话题呢?我就希望我们付出辛苦的同时,能够达到很好的效果能够,挽救更多病人的生命,可是实际情况上,有很多很多的病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把时间给耽误了,就是我们医生付出了辛苦,没有得到相应的这个效果,所以我觉得非常可惜。在这儿呢就给大家探讨一下,为什么这个绿色通道我们开放了很好很通畅,为什么中间有这样那样的延误,为什么耽误了时间,耽误了生命,大家往后看。

    什么叫急性心肌梗死?

    首先跟大家回顾一下,什么叫急性心肌梗死,急性心肌梗死可以说是心脏科里面最重的心脏病,这个病的特点就是特别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少数病人会有一些先兆,但是往往这些病人不重的时候他不当回事,好多病人都是没有先兆,第一次发作,心绞痛,第一次发作胸闷可能就是心肌梗死了,可能就是很大一部分病人来不及到达医院,在家里可能发病的时候就猝死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凶险的疾病,它是怎么得来的呢?

    大家可以看到心脏,因为我在给你讲之前我在手术室做支架,每天我们都在做这个手术,做支架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每个人的心脏大概就像我的拳头这么大,大概长的位置在这里,心脏的血管,每个人的心脏有三条主要的血管供给心脏,心脏在不停地收缩,供给心脏血液。

    这是一条前面的这个,就像我手上这根血管,你们这个血管可能非常明显,突出往下,往前降支,是从心脏的上面一直走到心加柱,这是最重要的一根血管,它的供血范围是最大的,左边呢这儿有一根回旋支,回旋支就是转着圈的,回旋支的血管。

    右边跟它对着的叫右冠状动脉,在这边,这个是最大面积的,这个血管这个心脏的前壁,这么大位置全归它管,左侧壁是归这边回旋支管,右壁和下壁呢,大部分是归右边这个血管,叫右冠状脉管。这些血管都是通畅的,不停地把血流供给心肌,心肌一分钟跳动,不管是多少下,它不停地消耗养料,还有这个养分。

    什么时候血管狭窄了,血供不上,心脏还得不停地跳动,这个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些症状,我们所谓的心绞痛。但是有一些病人他可能不是慢慢狭窄,可能从通畅的状态突然之间堵死了,这个时候就不止是心绞痛的问题,这个心脏没有血流了,时间短,它可能有些疼,有些症状,时间长了以后这个心肌就坏死了,心肌细胞就坏死了,就像这儿画的一样。

    坏死的心肌细胞什么概念呢?就像大家吃的豆腐,就像豆腐一样,心肌本来是一种肌肉,是非常非常皮实,非常结实的成分,坏死了以后就像豆腐渣一样糟,所以说心脏还得不停地跳动,坏死的部位一个是没有那个功能,它不能够参加跳动,这样大家的心功能就下降。

    更可怕的是什么?坏死这个地方非常薄弱,其他的地方拼命地收缩,本来这么多心肌细胞供给大家日常活动,这一块坏死了得靠剩余的心肌细胞完成同样的工作,它就得加快更用力地收缩,这一块又非常薄弱,很容易从这儿就破了。

    心脏这儿一破的话,整个就是心包里面全是血,这个人就没有救了,如果心脏破裂的话,在目前的这种技术手段是没有办法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凶险的疾病。

    第二个凶险是在什么地方呢?有些人坏死的面积并不大,不像这张图一样,可能就梗死了一小块,但是有一个问题,正常的细胞和坏死细胞之间它有一个边缘地带,坏死的细胞是没功能的,心肌细胞有电信号,一分钟跳多少下是有电信号的,是个有序的电信号,一分钟能跳70下也好,80下也好,但是坏死的细胞呢它是无序的,它没有电活动,在细胞坏死区域边缘地带,看这颜色比较淡这个地带,正好是电活动非常紊乱的一个区域,紊乱的结果,就有可能原来一分钟跳80下的心脏,到这儿以后,电流传到这儿以后它就乱了,失颤了,失颤大家都听说过,就是一分钟跳得非常非常快,它就不是跳了,它在那儿哆嗦。

    这种失颤是没有作用,没有供血的,所以这个时候病人在家里可能就猝死了。所以心肌梗死最大的死亡原因,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心率失常、猝死,还有一个是到了医院,也就是说我们经过救治,挺好的,可能坏死得很彻底,心脑血管破裂。所以这个心肌梗死是非常危险的疾病。

    看右边这个图就是心脏造影这个图,看这个表面这个是示意图,是个血管,血管我们看造影的情况下是什么样子呢,这是回旋质,往下下边粗的是回旋质,这是回旋质,上面这个图是做了支架之前的,是病人刚发病的情况,它这儿有一个血管,大家可能看不太清楚,这儿还有一个血管,但是下面这个图,这儿有一个非常大的血管,这是这个前降支,但是当病人刚到医院的时候,这儿是堵死的,这个血管没有了,不是没有了,而是被堵了,被血栓堵住了,血不过去了,所以这块心肌就坏了,做完支架呢,血流就恢复通畅了,剩下的心肌就得到挽救了。

    所以心肌梗死最关键最关键的就是开通血流,它是因为血流堵塞住了,所以这么重,我们把血流开通以后就能够缓解它的症状,缓解它的危险性。

    心肌梗死凶险 时间就是生命

    心肌梗死有多危险呢?咱们用几个例子来看,这都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知名人士,知名人士是什么?我觉得在中国,这知名人士的条件一定是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无论是医疗条件,还是受到教育程度,还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他绝对不会因为说没有钱治病,没有钱看病,那为什么这么大的知名人士也没有办法逃脱掉心脏病,这种猝死的命运呢?

    这是2005年的8月18日,著名的小品演员高秀敏在家里永远睡去了,她来不及到医院,这就是我说的那种情况,可能是心肌梗死之后突然间心率失常了,直接在家里就猝死了,根本来不及去救治,才46岁,岁数真的不是很大。这个也是,这是我们非常都喜欢,06年12月20日,著名的相声大师马季,也是在家中猝死,也是没有来得及到医院,享年72岁。这是07年著名相声艺术家,也是在家里,这个更可惜在哪儿呢?他在家当时,这一天他是在哪儿?他是在北边,听说他家在北边,我们全国的做支架的大夫,做支架的大夫很多,全国的做支架的大夫里边,做得年头比较多的,经验比较丰富的大夫呢,在北边离他们家不远的地方开了一个会,我们每年有一次要开,叫介入论坛,介入沙龙,就是我们几个大夫坐在一起,交流交流,大家做过什么复杂的病变,有什么问题大家讨论讨论。那么多顶尖的高手都集中在他们家旁边了,很近,但是即使那么近,我们也无能为力,为什么?太快了,那么多专家在他身边一样是救不过来。所以这个病,从这三个例子可以看出来,这个病最好是不要等到这一步,等到这一步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毕竟还是有一部分病人,大部分病人呢,在发病的时候不是说突然之间在家里猝死的,虽然病很重,但是总在家留了一段时间,赶快去医院,赶快找医生救治。

    那么怎么理解时间就是生命呢?这个地方的时间是有限的,这可不是说这个病我不管,这个病我得了,得了我扛过去,少数人很幸运能扛过去,这时候就需要抓紧时间了,你能越快地赶达医院,越快地进行救治,可能就多挽救生命。所以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在这儿表现得是非常正确。

    怎么理解?这是我的一个观点,这么多年的一个工作,第一呢,时间决定生死,这是真正时间是生命的根本,有几个例子跟大家说,这都是我好多年的病人,第一个是一个警察,这个警察是我的好朋友,在宣武区,大概是六七年以前了,那天我是在下午,大概比这个时间晚一点,我出去会诊,去别的医院会诊,打了一个车,从咱们门口打了一个车,正好到牛街那儿,还没有左转等红灯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电话,还不是他打,他手底下的一个警察给我打电话,说那个怎么怎么着,胸疼,出汗,大家伙吓坏了,我说那赶快来医院吧,这时候我已经到医院了,他开着警车,一路上也不远,就到医院,我就没敢走,就直接叫司机就掉头回来,然后呢正好我也到急诊门口了,他这警车也到了。

    到了以后一下车我看这人,整个脸色就像白纸一样,满头的冷汗,捂着这个胸口,特别典型的,如果拍图象的话作为教育片非常非常合适,大家一看,他自己也知道,为什么大家伙吓坏了,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在开会的时候,跟人有点争执,有点激动,突然间我这胸口有点疼了,就像一个石头一样压在这儿喘不过气来,周围人一看这样子,肯定知道,大家伙现在都有这个概念,经常参加这个健康教育,说不好,这个肯定是有点重了,我一看这个情况,我说得了,按道理说,急诊首先得弄心电图吧,写病历吧,需要经过这个过程,正好对他也比较熟悉,对他的情况也比较熟悉,一看这个情况我说你也不要走这个过程,肯定是心肌梗死,没有做心电图,从症状上,从表面上怀疑是心肌梗死,我说咱们赶快上造影室做造影。

    所以他特别特别地快,直接呢,我也认识,做一个担保,也没有多少手续,直接拉到手术室,大概用了,从来咱们医院,到造影,从刚才那个血管影出来很快就出来了,一看堵了一个大血管,当时就把支架放进去了,放进去了整个手术下来,大概不到半个小时,做完以后呢,大概做完不到10分钟,这疼痛就明显明显地好了,等到回到病房就不疼了,这个汗也就下去了,就是这么快。

    我就是说这个例子特别说明,如果这个病人假如说来得晚一点,那么重,很有可能在路上,或者在单位就猝死了,所以说他的时间可能提前了10分钟,对他来说就节约了10分钟就救了他一条命,到现在为止还非常好,还经常面,还上班,一点问题也没有。所以这个病的特点非常重,非常急,但如果救治得当的话,恢复还是很好。

    第二个例子呢,这是我们医院的一个职工,这个也很快,也很巧,有正面的例子,有反面的例子,上班了,8点钟以后,那时候我正在查房,一大堆人推着车过来了,我说怎么着了?都认识,一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躺不住,挺年轻的,这个病人大概50岁上下,进来一看是特别大面积心肌梗死,条件很好嘛,正好从一楼运到三楼,中间用不了多长时间,赶快造了影,也是堵了个大血管,放了个支架,很快回来就没事了,这个病人后来,现在已经出院了,这是春节前的事,这也是时间省下来了,所以恢复得非常非常快了。

    我们还有一个职工,这就是点比较背了,是个主任,按说呢,但不是我们心脏科的,别的科的,隔行如隔山,不是说别的行和我们行之间,就是我们同样的医院里面,不同的科室之间,对一些病不太了解,他住在北边,很远,北三环那边,然后是个礼拜六,早晨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这儿开始疼,他的疼还不是这个位置,整个靠胃上腹部,就觉得像胃一样,原来有胃病,经常的,因为我们做手术的大夫,经常有一顿没一顿的,有胃病,胃疼过,吃两片胃药就好了,所以这次再疼呢,疼得不是很重,但是出汗了,自己就觉得还是胃病,自己就鼓捣鼓捣吃了点药。

    从礼拜六的上午,一直扛到礼拜六的下午,这么长时间,他是个医生,就觉得不对劲,然后到医院做心图,您别走了,您是心肌梗死,您得赶快住院,得急诊,做手术,他当时是肯定是觉得信任宣武医院比较大,也比较有名,还是比较信任自己工作的地方,他就不愿意在那家医院做手术,他愿意来到我们医院来做,因为人也熟,也了解,非要坐车,说不行,我不在你这儿看,我要穿越北京城,大家想想礼拜六本身就堵车,白天要穿越,从北三环来到宣武医院做手术,后来呢那个医院的大夫说你不要这样,这个是非常危险的,你很有可能路上就猝死了。

    好说歹说劝他,而且得急诊做,后来说怎么办呢?就给我打电话,那就说咱们派一个人过去看一看,就算照看一下,我们挺好的关系,后来我就开着车过去了,我去的时候这么长时间,我从宣武医院出发,然后接到电话,过去到他那儿进了医院停好车,人家手术已经做完了,假如说他真的不在当地做,不在那家医院做,穿越北京城,到咱们宣武医院来做的话,中间这段时间白浪费了。

    所以我过去的时候呢已经看到造影结果,他是回旋质堵死了,做了支架,血流很通畅,而且去的时候症状已经缓解了。所以在那儿大概养了一周左右,用急救车把他运过来,在咱们这儿做后期的治疗。所以这是一个反面的例子,这如果说不是人家劝他特别地坚定的话,如果过来很有可能就牺牲了,不是说医生他就懂医生有时候也需要健康教育,时间是生命,时间差点被浪费过去。

    还有一个例子是个反面的例子,这是广东那边的病人,这大概是三四年以前的事了,我出门诊,病人就来看病来了,挂了个号,来看病,我一看他心电图,我说你这得过心肌梗死,他说对,我说得过心肌梗死,,我说你什么时候得心肌梗死的?他说就是大概两个礼拜以前,我一看这个图,都是英文的东西,我说你在哪儿看的?说我这个,说当时你在哪儿得的病?他去台湾了,他是一个做生意的,在台湾可能有这个业务,说我在台湾做生意的时候就开始疼了,正吃着饭,满头大汗,开始吐,到当地医院告诉他是心肌梗死,说你得住院得做支架,因为大家知道国外的医疗还是很贵的,咱们说实话,国外的医疗比国内的医疗还是很贵的,他又没有保险,一想做支架我不知道多少钱,我忘了是什么东西,他觉得挺贵的,他做生意都觉得有点太贵的,说那我不在你这儿支,说大夫那你给我用点药、输点液吧,我回到大陆再治。

    结果他命比较硬,咱只能说做法不对,但是运气比较好,在那儿呢输了点液,还没住院,输了大概一天的液,完了呢还敢坐飞机,从那儿回到广东,回到广东还把手头的业务处理完了,知道北京的医疗好呢,专门还坐飞机到北京来看病,我说你这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如果运气稍微差一点的话肯定就牺牲了。

    所以这个时间大家想,这肯定不是浪费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了,就是说10分钟可能就救一条命,耽误10分钟这一条命可能就没了,他就耽误了两周时间。等到住进院以后呢,手术做得很顺利,血管也给他做通畅了,但是做心脏超声的时候,他的心脏个儿已经比正常人大很多了。

    为什么大很多呢?刚才我讲了,坏死的面积很大,坏死的地方是没有劲的,其他地方的心肌拼命地收缩,就像气球一样,这个地方没劲,它就被撑得越来越大。所以整个心脏比这儿大一圈,大一圈的后果是什么?心功能非常差,他的心功能,我觉得他挺年轻的,大概是四十多岁,他甚至还不如80岁老人的心脏。所以我说你有什么感觉,就是一走路就喘,就像40多岁的人,正当壮年,原来四处奔波都没有问题,所以他耽误这两周,虽然把命保住了,但是心功能非常差,所以这个时间浪费得非常非常值得。

    这就是咱们下面说的,时间除了决定生死以外,还决定生存质量,最后一个例子呢,他是活过来了,没有问题,我也能保证他以后好好地活着,但是他的生存质量绝不如以前四十多岁,经常能打个球,还能够旅个游,爬个山,那是不可能了,只能日常自己没问题,咱就说下楼转两圈没问题,那哪儿是四十多人的生存质量。

    时间决定心肌坏死多少,为什么我说争分夺秒呢?来了以后我们医生职责,不是说把病人的命救回来就完了,我们希望能够越快的就能使这个血管早点开通,坏死的面积明明,能这么大,别让它这么大,等得时间越长面积越大,面积越大呢心功能就越差,所以说后期的事情就非常非常地麻烦,时间除了决定生死之外,还决定生存质量。

    我就想跟大家探讨一下,时间耽误在什么地方?我们知道心肌梗死关键关键的要点就是要抓紧时间,国际上的惯例,这么多年的惯例,就是从你来看病,见到医生看病,把我的血管给开通了,最好在一个半小时以内,超过一个半小时以后呢,心肌坏死就非常多了。如果说你来了以后,都一天了,我再给你做这个手术,冒很大的风险,可能你得到的这个获益就没有那么大,就白冒这个风险。所以世界上大家公认的,最好在一个半小时,你来到宣武医院,你到手术台,我告诉你这个血管我给你通开了,在一个半小时。

    但是实际情况怎么样?不光是咱们国内,因为我去欧洲开会的时候跟他们交流,当地的医生交流,欧洲医生,他们好大一部分病人做不到这一点,90分钟,一个半小时以内,为什么做不到呢?我们家住离医院都很近,我们一般的概念给我打电话,我从家到医院不会超过半小时,真正的做这个,像我们做这么多年的大夫,说闭着眼睛都能把它通开呢,可能太夸张了,但是一般大部分顺利的十几分钟,连造影到血管通开都没问题,所以整个下来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但为什么那么多的病人,最后从你看病,到血管通开总要花费两个小时,甚至还要更长?为什么会这样?这几年我的感觉可能有这么几个原因,希望大家探讨完了之后呢,我们如果有这种情况的,咱们就别再这样,我们能够把消失的时间能够挽救。

    一个是我刚才举的例子,就是我们那个主任,从看病,周六的上午,假如说当时有这个概念的话,直接到医院,马上做个心电图,心肌梗死的话,马上在当地医院做了手术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家就住在医院旁边,他自己首先有一个误区,不认为自己是心肌梗死,觉得自己身体平时很棒,平时老是给别人做手术,就没有想到有一天也能躺在这个病床上,讲别人的时候很清楚,分析病历很清楚,但是分析自己就变了。

    第一,认识上有误区,就不认为自己是个病人,自己耽误了一大半天,到了医院呢,他还要来这边看,这中间我想人家劝说他都要时间,这一分一秒都需要时间,所以呢前面这个时间浪费得非常不值得,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情况。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健康有约:宣武医院许骥谈急性心肌梗死绿色通道 1 宣武医院心脏科副主任医师许骥为大家讲一讲“急性心肌梗死的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