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导视】年过八旬,能练朝天蹬,特别棒,你瞅多稳啊,在那一站,站一分多钟。六十岁开始练习,靠的就是坚持。岁数大点我慢慢吃苦,我也能给它做出来。曾经举步维艰,今昔判若两人。现在我们院都叫我“小伙子”健康故事“赵玉芳抻筋”《中华医药》马上播出!

【健康故事】赵玉芳抻筋


编导:张丛奕  摄影:姜可千

【解说】北京红居街一处社区花园,一位老人正在锻炼,她叫赵玉芳,要说她锻炼的方式可是有点特殊,你瞧,这招儿朝天蹬,一只脚笔直地扳过头顶,还要单腿支撑保持身体平衡,她能稳稳站立1分钟,换条腿依然如此。
【街坊】特别棒!你瞅多稳啊,在那一站,站一分多钟,两条腿两边全是这样站,这功夫是了不得
【街坊】她的腿能翘那么高,真的,我觉得惊叹。
【解说】赵玉芳会的多着呢!您瞧,这招儿叫老树盘根!而这些下腰的动作,她的脸几乎能挨到地面!一番下盘功夫展示之后,她又双手撑地,悬空而起,来了个“蛤蟆功”!这样好的状态别说是老年人,换成年轻人也未必能行。那么,眼前这位满头白发的赵玉芳,到底有多大年纪了?
【街坊】我刚才问了她,她说八十三,真了不起
【街坊】就像四十多岁的人,她那个腿好像是活似的,叫放哪儿就放哪儿,
【解说】每次一听到赵玉芳的年龄,街坊四邻便会瞠目结舌,八十多岁的人还能有这样好的状态,难道您是专业人士?
【赵玉芳 八十三岁】好些人问我啊,说你杂技团退休吧?舞蹈退休吧?什么你是跳舞的吧你是?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搞卫生的。根本我就从小没练过
【主持人1】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中华医药》!八十三岁的赵玉芳,她练的这功夫,真算得上是高难度了,即便是有人从小就练,到这个岁数也难说还做得出来,而赵玉芳却说自己只是半路出家,开始练的时候,都已经六十岁了。让我们一起来看今天的健康故事。
【解说】赵玉芳现在身体硬朗,令人羡慕,做起这样双侧贴耳的下腰动作,轻而易举,可见腰腿之好,可刚退休那年,状态可远不如现在。
【赵玉芳 八十三岁】瘸啊,这腿不吃劲了,打软啊,腿抬不起来,走道啊,走这步怵那步的。
【老伴儿】这腿啊蹭着走,有一阶段还真困难了,走不动了都
【赵玉芳八十三岁】这个腰啊,怎么着也直不起来也哈不下。摁着膝盖呢,冷不丁就起来,就咬着牙,冷不丁往上一纵
【解说】退休前,赵玉芳做过清洁工、建筑工,都是些重体力活儿,由于过度劳累,早早落下一身疾病,不仅腰和腿都不安生,连手上也开始出现问题
【赵玉芳 八十三岁】这个手筋往回缩,它就这样着,这手指头都这么弯着
【赵玉芳的丈夫】跟鸡爪子似的了,这萎缩了没有肉了,就是骨头了
【赵玉芳 八十三岁】一掰,这个这么张开了,拿东西去了,你松开手它就这样了。就跟有皮筋往回拽似的了。
【解说】赵玉芳跑了很多医院检查,都说是肌肉萎缩,再严重了还会有半身不遂的可能 
【赵玉芳 八十三岁】我就哭了。我们老头儿都说,我说我这要是动不了我可受罪。他说不要紧我伺候你,我说,谁伺候我,不如我自个儿
【解说】可自己又有什么好办法呢?在公园里锻炼时曾经听到的一个说法,让她受到启发。
【赵玉芳 八十三岁】说你这个不如抻筋,筋抻出来了,病都能好。我不是半身不遂吗,我这身上叫这筋全都舒展开,这血就流通了,我就自个儿想,流通呢它没有妨碍的地方,不就好了吗?
【解说】舒筋活血,话是在理,可人家只是这么说,但如何练,她可并不知道,最初的方法,都是自己想出来的。
【赵玉芳 八十三岁】你一开始先这么着,它够不着怎么办呢?你就这么一点点的奔下走,这是最简单的。(我这就真下不去)真下不去你就慢慢地耗着它,耗耗的腿酸了起来。
【解说】赵玉芳练习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双腿并拢挺直,弯腰向下够脚尖,您别瞧看着简单,可真要做起来,并不容易!我们年轻的记者,稍微体验了一下,就知道了厉害。
【记者】我两手伸着摸脚尖都费劲,是真疼!后面整个大腿这一溜儿,就像那过电似那样的。
【赵玉芳 八十三岁】疼不疼啊?怎不疼啊,也得疼啊,我跟你说你没抻厉害,抻厉害了真疼的也是够呛
【解说】年轻人练练这个动作,都会觉得酸疼,可想而知,当年已是六十多岁的赵玉芳练习起来得有多难。
【赵玉芳 八十三岁】下不去怎么办啊?下不去?下不去我也得咬着牙往下下,一天下一分,十天就下1寸,这一个月我就下多少啊,是不是啊!
【赵玉芳的丈夫】问她,一般她也不说,说你疼不疼啊?没事儿,她不说
【解说】咬牙忍着抻筋时的那种疼,赵玉芳还琢磨出能提高效率的方法——踩砖头。
【赵玉芳 八十三岁】蹬这砖呢,看我够得着够不着,慢慢又够着地了,我再加一块砖,我就这么蹬的,这垫砖有什么不一样?为抻筋啊!你要够着砖再往下走,就够着地,这筋就出来了,胳膊筋也出来了,腰的筋也出来了。我垫过三块砖。
【解说】凭着股执着劲儿,不到半年工夫,赵玉芳踩在三块砖上,手都能摸到地面,尽管没少吃苦头,但度过了最难忍的疼痛期,腿上原来的不适,有所改善。
【赵玉芳 八十三岁】我觉得抻完了,身上是松快的,走道轻省,轻飘飘的
【赵玉芳的丈夫】上公园玩去干什么,回来好几次,上那大桥,噌噌噌上去,我要找她找不着了
【解说】这种感觉,让赵玉芳备受鼓舞,于是,走哪儿都留心观察,看看是不是还有别的抻筋方法。
【赵玉芳 八十三岁】这后来上天坛,瞅人家说压这腿,这脚尖搁在树那,贴身子,我这儿又跟人家学这个
【解说】有了一定基础的赵玉芳,又开始把腿扳在树上,练习武术的压腿动作,绷足了劲,要用头去够自己的脚,这个难度,丝毫不亚于踩着砖头摸地面。
【赵玉芳八十三岁】人家都睡觉我不睡觉,人家都在那儿坐着,我就抻去。
【赵玉芳的丈夫】有时候躺在床上,脚起来了,不但起来,脚还得来回乱动
【解说】没过多久,这个动作也让她给学会了,腿一抬,就能过头顶。
【同期】脚呢搁到脑袋上来。这不就得了嘛,这是一套。那会儿就一心没别的,一心就连病去掉
【解说】练习了上面两项,像什么朝天蹬、双贴耳的动作,做起来就不困难了,信心越来越足的赵玉芳,更加投入。
【赵玉芳 八十三岁】我呢就到处搜寻,我自个儿还琢磨,我跟你说这样儿吧,我躺着在那儿都琢磨
【赵玉芳的丈夫】上天坛,看人家学这个不错,学一学,有时看电视也学一招儿, 这人她一想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有时做梦还琢磨这事儿。
【解说】为了保证效果,在做每个动作时,她都要在心里默数计数。不仅规定了时间,而且执行起来十分严格!
【赵玉芳的丈夫】就她这控腿吧,朝天蹬这个吧,必须得达到36下,我问她为什么必须达到?她说,我这有一个目标
【赵玉芳八十三岁】我这人有点认真,做活做不好,拆了重做,哪怕拆了要不得,我不要都行,你叫我凑合,我不能凑合
【解说】后来,她只要看见别人练相关动作,就反复学习,不断改良,加到自己的动作里面。几年下来,积累得越来越多,还编排了前后顺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拉筋操,什么蹬腿的、晃腿的、盘腿的等等,每天都要演练一遍
【老伴儿】起码得一个多小时练下来。这一节一节的等于自己把它串在一块了。
【赵玉芳八十三岁】有人说你教我们,我说我摆不出理论来,我教不了,我就找没人的地方,哪儿没人我上哪儿。
【解说】说是这么说,其实,对其中的道理,赵玉芳自有看法。
【赵玉芳八十三岁】这不这个也扳了这个脚了吗,您瞅,这一来了,这个往这么扳了,抻这边了,这边不用这么扳抻这边了,再换一个,还是平衡了,你要这么着呢,就是交叉这个胯了,这儿开了,这儿要开了,就能劈叉
【解说】筋骨舒展了,赵玉芳的身体也已经今非昔比。当年的腰腿问题和肌肉萎缩的影响没有了,家务全是自己操持,很少让儿女担心。
【赵玉方法的女儿】有时我跟街坊四邻聊天什么的,人家就说,好家伙你妈这条腿,一蹬就上去了,完了以后就说走道儿走得特快,就跟那年轻人走似的,别人都跟不上
【赵玉芳的儿子】以前的时候啊我们住平房,一到下雪天,我妈还上房扫雪去
【赵玉芳八十三岁】现在我们院都管我叫小伙子
【解说】赵玉芳的这个锻炼方法,真对她的健康有好处吗?记者也专门采访了中医骨科医生,一起来听听人家怎么说
【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骨科 主任医师王庆甫 】老奶奶这种动作呢,大家都俗称拉筋,实际上呢,应该说它是对肌肉,关节,骨骼共同作用的一个结果,就像老奶奶这种锻炼方法啊,它实际上对于这个关节的这种拉伸,不仅使筋的这种喜柔恶刚的这种特性充分地得到了发挥,同时也对经络运行气血的功能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因此呢我们看到老奶奶不仅运动功能良好,同时呢健康状况也是良好的。
【主持人2】赵玉芳说自己是在抻筋,其实,这个筋是中医对韧带、肌肉等软组织的称呼,中医认为,筋不仅 “束骨而利关节”,还能够输送气血,给骨骼以濡养,骨正筋柔,经络气血运行通畅,肢体行动就灵活自如,健康状况就会良好,有句老话说“筋长一寸,寿延十年”,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过度劳损或者是年迈气血衰弱等等情况,会使筋失去弹性,不再柔软,甚至出现挛缩,那么不仅会让人肢体活动不便,而且不能够正常输送气血,自然还会加速衰老。赵玉芳当年就是因此出现了腰腿不便和肌肉萎缩的问题。而她自学的所谓抻筋动作,如果仔细看的话,其实在诸如武术、健美操等等很多锻炼项目当中都能够见得到。实际是肌肉,骨骼,关节,三合一的综合运动,经常练习,能够使关节得到最大限度的活动,肌肉得到被动的牵拉,骨骼得到力的刺激,从而保持肌肉韧带,也就是筋的弹性和活力,使肢体活动的灵活性得到良好维持。赵玉芳当年琢磨的这种抻拉的锻炼方式,尽管想法朴素简单,但是如此看来,其实却暗合着科学道理。现在的她,对这种锻炼更加痴迷。
【解说】现在,赵玉芳每天都要坐首班车来到公园锻炼,很有点风雨无阻的架势。
【赵玉芳八十三岁】只要不打雷我就练,我这儿连着树杈,这儿一个树杈,跟这儿一个树杈,把这个伞放在这儿一架,支起来了嘛,架起来了,就在不下雨,不淋着我的那点地儿,练。
【老伴】睡觉之前,先不睡呢,先扳上。她扳的方法好几种,有的直接立的,有的劈叉似的,单劈叉,这边劈完这边劈,松快完了,才躺下睡觉呢。
【解说】白天抻完,晚上抻,而就算是周末的家庭聚会,忙活完家务,她也不闲着。
【赵玉芳八十三岁】这筋啊,跟皮筋似的,你老得抻它,你要三天不抻,到四天你再抻,就觉得发僵,发硬。不闲着啊,哎!别闲着。
【解说】赵玉芳还经常动心思琢磨自己的动作,不断丰富自己的抻法。
【赵玉芳八十三岁】你像我躺那儿那个,我在天坛看见的。人家这么一跪,啪躺下了,这个膝盖还要着地,哦,他这是抻前筋,我自个儿就琢磨了,他抻前筋呢,我也抻前筋试试
【解说】双腿跪地,身体坐到脚跟上,使劲向后仰,再贴向大腿,越低越好,这个动作叫“三道弯”。
【赵玉芳 八十三岁】这迎面骨跪在这儿是一折了,这个大腿弯儿,这是一折,这不就打上两折了嘛,这身子再趴下来,这不三折了嘛。这不就三折嘛。全抻到了?对,全抻了。这后脊梁也抻了,这也抻了
【解说】每天进步一点,久而久之,这些看来不可思议的动作,赵玉芳做起来都十分轻松。在她家里,我们还看到很多长短不一,已经磨得发光的木棍,她说这些也都和抻筋有关。
【赵玉芳八十三岁】为什么这筋不好出来着呢,因为你得先给她推推,来回地擀,就跟那擀面似的,你要擀面不也这样儿吗?一软和了,抻筋也好抻。
【解说】除了那些方便携带的小木棍,墙角的这些大棍子,其实也是她的锻炼工具。
【赵玉芳】你瞧这一晃,这晃呢,把大椎穴和颈椎这穴全都擀了。你瞅,这胳膊筋也抻出来了。这一把,这个颈椎呢筋也擀了,这都是筋的事
【解说】就连空闲时,和邻居们聊天,她也总要随便做几个动作,每次一玩起来,活脱脱就是个“老小孩”
【同期】宝贝来和太奶奶学!够这耳朵,给它搁着脑袋顶上,不是全行吗嘛!
【解说】六十多岁开始锻炼,坚持二十多年,八十三岁的赵玉芳,肢体柔韧和灵活程度在别人眼里简直就是个奇迹。
【赵玉芳 八十三岁】您说盲人能摸那字,人家也能认那字,人家没胳膊的那个,人家能写字,人家也能做饭,干什么都行,我这就是岁数大点,岁数大点我慢慢吃苦,我也能给它做出来
【主持人3】真的是一个有个性的老人家,身体的问题,就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得到了改观。这也正应了我们节目中常说的那句话,“我的健康我做主”。不过,我们在这儿还是要特别提醒您一下,那就是赵玉芳的这种抻拉方式,练习起来还是具有一定的危险和难度的,您切勿自行模仿,如果您也想学习,请务必要咨询有关的专家,先决定是否适合,即便是适合,也要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循序渐进,科学练习。好了,稍后是本期的《洪涛信箱》,欢迎您继续收看。

【导视】怀孕期间,便脓便血,天天都拉,也止不住。吃了药可能影响胎儿,不吃药可能有生命危险,我看了也蛮害怕的。治腹泻与保胎儿,他们该怎么办?《洪涛信箱》马上播出——《抉择》,敬请关注!
【洪涛信箱】抉  择
                                   编导:赵玮  摄像:田新华
【解说】2009年7月,南京市民刘保红的女儿已经一岁多,一家三口在公园里其乐融融的场景,对于刘保红和丈夫来说实在是来之不易。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天天看见她长大也不容易,也经常讲,刘保红也经常跟小孩讲,虽然她听不懂,不容易啊,说这个小孩来得真不容易,可以讲刘保红是用一条命换来的,有的人讲半条命,我们看是一条命换来的。
【解说】赵阳为什么这么说呢?事情还得从2007年刘保红怀孕的时候说起。那一年刘保红31岁,本来一切都挺好,但是就在怀孕4个月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刘保红】咳嗽,我就去医院,医生给我开了点消炎水,挂水,挂水第一天还好,第二天大便就开始不成形了,第三天大便次数增多。到最后就有脓有血了。
【解说】大便里又是脓又是血的,这肠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南京市中医院的张苏闽医生,在看完刘保红之前所做的检查结果之后,发现了原因。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她整个结肠布满了溃疡,而且充血非常严重,还有糜烂。说老实话我也蒙了,我一看,应该是急性期的中重度的溃疡性结肠炎。
【解说】这就是当时的肠镜图像,这些红色的小点就是溃疡,而这些颜色发白的地方意味着这里正在发炎和水肿,而且更为严重的是,这些溃疡和水肿遍布整个肠道。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有的还会引起肠扩张,肠扩张会扩张成一个很大的球,那么这时还会出现肠穿孔,那么这样大家想想,肠穿孔相当于大便从大肠里面出来,整个腹腔里面全是大便,人如果治疗不及时,这个时候病人就有生命危险。
【刘保红】他给我看的,他说,你看,充血、糜烂,就那个上面,我看了也蛮害怕的。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按照我们的常规治疗应该给你上激素,还要给你用一些磺胺类的药物,这样子可以把你的症状很快控制住。但是她提出了这个问题,就是她想要孩子。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这个岁数也大了,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第二次再留不住的话,以后可能没有机会了。
【主持人4】怀有身孕的刘保红,长时间拉脓拉血,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所以医生就建议用最常用的有效方法进行治疗,但是这个建议却在刘保红和她丈夫那遇到了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刚才我们听刘保红的丈夫说那话的意思,什么第一次、第二次的,好像这背后还有什么隐情,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解说】从2002年开始,刘保红的肚子会时不时的难受。当时她就被医生诊断为溃疡性结肠炎,在反复求医的过程中,也逐渐找到了能够控制病情的药物。
【刘保红】不吃这个药你就止不住,止不住你的病情就越来越严重。吃了十来天,拉肚就止住了,大便成形了,食欲也很好,人精神慢慢能跟得上。
【解说】在药物的作用下,刘保红的病情逐渐在好转,到了2005年,刘保红和丈夫打算要孩子。但是没想到,在她刚刚怀孕一个多月的时候,她又开始拉肚子了。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天天都拉,也止不住,这面有时候才出来几分钟,那面又要进去。
【解说】没过多久,刘保红又出现了便脓便血的情况,情急之下,刘保红又想起了那个曾经屡试不爽的药,但是药盒上面写的一行字,却让她望而却步。
【刘保红】上面禁忌孕妇禁用,这个对我来说比较害怕的,我看着蛮害怕的。
【解说】这就是让刘保红犹豫再三的药——“柳氮磺吡啶肠溶片”,刘保红知道,吃了这个药,拉肚子也许能止住,但是肚子里的胎儿可就危险了。
【刘保红】那时候我记得扛了有两个多礼拜了,心想能好就让它好吧,自然过去,然后不行,它还是在拉,再拉也没有办法。
【解说】可是病情的发展,让刘保红和赵阳没有想到。
【刘保红】快三个月的时候,一直在熬,什么药都没有吃,当时实在熬不住了,拉得也太狠了。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到了这一步,我肯定要保大人,小孩嘛,以后可能还有机会,大人嘛就这一个。
【刘保红】我想想自己身体这样也没有办法,就吃了柳氮磺胺吡啶片,吃了大概没多少天止住了,然后就去医院把他流掉,没要了。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事后也想过,过了几个月之后,半年以后,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小孩还在现在什么样,也想,包括看到门口的小孩也想。
【解说】尽管有些悲伤,但好在刘保红的身体在药物的作用下,一天天康复起来,到了2007年,刘保红又怀孕了。这一次她格外谨慎。
【刘保红】不敢在外面吃东西,油腻的也不敢吃,然后就我妈妈在家里面弄点土豆这些易消化的东西吃,土豆片、土豆丝。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肉最多就是为了小孩能增加点营养,弄点瘦肉丝吃两口,其他菜碰都不敢碰。
【解说】尽管如此,在刘保红怀孕4个月的时候,依然出现了问题,这就是节目开始时的那一幕。为了保住孩子,这次夫妇俩决定无论怎样都不再吃那种药了,他们希望中医能有办法,但是没想到,这个决定却给张苏闽医生出了一个难题。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我作为一个医生我可以跟她讲,如果你要治疗,那我就劝你终止妊娠,应该说从道理上是这样讲,但是从情理的角度,我觉得应该要考虑到病人的心态。 
【主持人5】溃疡性结肠炎,是结肠粘膜反复出现溃疡而形成的炎症,目前仍然是医学界公认的难题。刘保红当时的溃疡遍布整个结肠,已经比较危险了。用激素或者是磺胺类的药物消炎、杀菌,可以说是目前治疗这种病最常见、最有效的方法,而刘保红之前吃过的药就属于这一类。虽然见效快,但是有副作用。比如说会对孕妇和胎儿的肝肾功能造成很大的影响,严重的还可能会导致胎儿畸形或者是流产。因为有第一次的经历,刘保红和赵阳决定不再用这类药了,要保住这个孩子。他们希望中医能有办法,对于溃疡性结肠炎,中医认为是热毒、湿毒侵入了人体的肠道,久而久之,化腐成脓,只是,不知道张苏闽医生会怎么去治疗呢?
【解说】在把刘保红收治住院之后,张苏闽医生一边给她使用营养剂,保证身体正常的营养供应。另一方面,他也在思考着中医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张仲景,他《伤寒论》里面有一个方子,叫白头翁汤。这个药用了几千年下来,经过了无数的病人治疗,应该说是非常有效的。它的主药是白头翁,白头翁这个药就是苦寒的,但是它的清热解毒作用非常明显,尤其对肠道的清热解毒这是非常有效。
【解说】张苏闽当即决定使用白头翁汤给刘保红进行治疗,同时,又用了一味特殊的药物。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黄芩,这个药是清热安胎,所以这个作用是非常强的。所以古人有这么一个说法,黄芩为清热安胎之圣药。神圣的圣,圣药,所以我在这个当中重用了黄芩这个药。
【解说】但是这个方法,对于刘保红和她肚子里的胎儿来讲,就是安全的吗?
【主持人6】医生给孕妇用药都是十分谨慎的。对于中药来说,像川乌、草乌、天花粉等等这样一些有毒的、可能影响胎儿的药物,以及一些芳香行气、活血,可能会造成流产、早产的药物,是绝对禁止对孕妇用的,而张苏闽开的药里面,黄芩自古以来就是清热安胎的圣药,是没有问题的,白头翁、黄柏、黄连、还有秦皮,虽然没有禁药的毒性,但是它们都属于苦寒药,会刺激肠胃,而当时刘保红的肠胃功能本来就不太好,,胃口不开,这个时候如果苦寒药物用多了,万一控制不好,那势必会加重对她脾胃的刺激,会影响到她肠胃的吸收功能,时间长了,也有可能会阻碍胎儿对营养物质的摄取。那为什么张医生还要这么用药呢?让我们一起接着往下看。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自始至终,每天张主任,包括妇科也在做这个检查,张主任每天也过来看看病情,每天换这个药方子,他们都跟我讲,孩子没有事,但是这个东西作为我个人来讲,你讲没有事,我自己还是有点担心。
【解说】虽然也有担心,但是药已经开始服用了。同一种中药,张苏闽医生除了让刘保红口服之外,还给她安排了一种特殊的用药方法。
【刘保红】当时他说灌肠我比较紧张,我突然就跑到厕所去小便了,小便出来了就慢腾腾地去,去灌肠他帮我灌,反正感觉不太舒服,怪怪的感觉。灌了40秒模样的吧,他刚走我后脚就往厕所跑,存不住这个。
【解说】灌肠,是通过肛门把药液或者是水灌入肠道的一种方式,可刘保红不是已经在口服中药了吗?为什么还要灌肠呢?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肠子是下腹部的,应该说从我们口腔吃进去以后到肠道里面有很长,一般我们小肠有几米长,大肠有1.5米,这个药到了肠道以后,经过一些循环,经过一些吸收就比较弱。
【主持人7】张苏闽医生说的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这一张人体肠道的图片,您看这个像问号一样的就是结肠,刘保红的发病部位就在结肠,如果要是单纯口服中药的话,这个药液必须要经过口腔、食道、胃、小肠,这个距离大概是7.5米左右,然后才能够到达结肠,您想想看,这么长的距离,当药液长途跋涉到达结肠之后,药力自然就会弱了很多。而灌肠呢,它是一种倒给药的方式,也就是说要从肛门把药直接注入到结肠里面去,直接作用于发病部位,这样可以加强治疗的效果。但是常规的灌肠方法,是通过注射或者是滴灌的方式,让药液缓慢地进入患者的肠道,由于压力不够,所以药液往往只能到达结肠的三分之一处,差不多就是在这个位置,而刘保红的溃疡是遍布整个结肠的,如果要是用传统的灌肠方法的话,有一些部位还是接触不到药液。那么这个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我研制开发了一种气药灌肠方法。所谓气药灌肠方法,就是我利用一定的气压,把药液打到整个结肠里面去,这个药液到了整个结肠,通俗的话就是可以把药液直接打到最远端的结肠,把这个药物放进去以后,它能够产生的效果肯定比传统的要好。
【解说】有了气压的作用,药液就可以作用于刘保红的整个结肠了。住院之后刘保红一边服药,一边灌药,一边也在观察着用药后的效果。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第1天大概是拉了23次左右,第2天是个高峰期,大概有27-28次,我记得,信纸,这么大的信纸一排都不够记,记次数。
【南京市中医院炎性肠病诊疗平台主任医师 张苏闽】因为她肠子已经时间很长,有一些积血,或者污粪这些东西在里面,我说这不是坏事,而且她全身症状是好的,胃口也开了,也能吃,所以我让她再坚持一下。   
【解说】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到了第6天,情况终于有了变化。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第6天不成形,但是不像前面是水,它有点像软的,开始有这个趋势了。
【刘保红】大概过了一个礼拜以后吧,脓血减少,大便的次数也逐渐跟着减少,然后呢,再往后面大便就成形了。   
【解说】在南京市中医院又治疗了10天之后,刘保红出院了。
【刘保红】因为当时正赶上过年,病情也控制住了,心情也好了,食欲也好了。然后就开始大量的吃鸡鸭鱼肉,那个月小孩长得迅速得很,因为我要去检查,医生说小孩长得还蛮好的,我当时听了很高兴。
【解说】如今,刘保红虽然还没有彻底治愈,但是已经两年多没有再拉过肚子了,而她的女儿也在健康成长,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小生命确实来之不易。
【刘保红】2008年5月19号,我就记得是9点45分,当时医生告诉我,当时生下来医生说很平安,很健康,我看到小孩了,睁着两只小眼睛望着我,当时我都哭了。
   【刘保红的丈夫 赵阳】经过这种事情,这么长时间含辛茹苦的,讲不出来,这个词我形容不出来,我找不出这个词来,这个形容不出来。
【主持人8】刘保红的女儿现在非常健康,看来当初中药会影响脾胃的担心是多余了。那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应该说是张医生严格控制了药物的用量,再有就是《黄帝内经》这部书里面有一句话,叫做“有故无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呀?就是说像白头翁、黄柏、黄连、秦皮这些苦寒药,如果是健康人服用的话,那肯定会刺激脾胃,引起消化不良,但是刘保红是肠道里面有湿热,苦寒药进入体内之后,苦寒之性会与湿热之邪相抵消,也就是中医常说的那句话叫“有病病受之,无病人受之”。这样既发挥了药效,又减少了对孕妇、胎儿的影响,达到了祛病不伤身的效果。好了,观众朋友,这期节目到这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别忘了,《中华医药》牵挂您的健康,下周见。

责任编辑:王璐琳

热词:

  • 健康故事
  • 赵玉芳
  • 抻筋
  • 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