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我要活下去

编导:唐莹 摄像:田新华

【导视】20岁,她遭遇癌症。太晚了,怎么这么晚才来啊?这个病就意味着孩子要没。几回住院,几经放疗,还是出现了骨转移。她说妈,为什么我就跟我的同龄人那么不一样呢?我又一次问我自己蕾蕾你怎么选择,是生还是死。承受沉重,勇敢面对,顽强求生。特别节目《我要活下去》,《中华医药》马上播出!

【主持人1】珍爱生命,关注健康,欢迎收看这一期的《中华医药》。观众朋友,今天我要给您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位漂亮的女孩,对于她来说,20岁以前的人生就已经有过许多值得骄傲的纪录:4岁的时候学习器乐,一直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后来她更是以全校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大学期间仍然成绩优异。而您再看看我桌上堆放的这一大堆东西,这是她20岁以后,创造的另一项非同寻常的纪录,这堆东西大约有8斤多重,但对这个女孩来说,却几乎融进了她人生的重量,因为这里面记录着她人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那么这个女孩是谁?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她又经历了什么呢?

【解说】这是北京的一户普通人家,对于他们来说,这样其乐融融的场景,在经历过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痛苦后,每次出现都像是无法省略的人生仪式。故事还要从2000年说起,当时正在读大学二年级的李蕾,突然经历了一种奇怪的头疼。

【李蕾】这个疼它是逐渐加剧的,是一点点积累的疼痛,不会像我们一般人,今天疼可能我睡一觉,太疲劳了,我睡一觉明天就好了,它不是,它是今天的疼可能是一分,然后明天就可能是两分,后天是三分。

【解说】李蕾从小就是学校的体育尖子,身体一直很好,所以开始头疼的时候,她是能忍就忍,直到实在忍不住了,才开始吃止痛片,然而,1片,2片,4片,没想到止疼片增加到了8片,仍然无济于事。

【李蕾】我从我们宿舍5层楼走下来,我觉得像小乌龟一样,非常非常慢的动作,像80岁的老人,手都要扶着下楼梯的栏杆,挪一步歇一口气。

【解说】一直吃了8个月的止痛片,头疼的毛病不但没有减轻,甚至疼得连嘴也张不开了。

【李蕾】大概2000年的1月份,当时嘴就已经只能张开0.9厘米,就是这么多,然后当时吃饭,勺子都已经进不去了,就只能拿筷子往嘴里塞东西吃。

【解说】直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李蕾才把头疼的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马上带着她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

【李蕾】最后人家说,是因为那时候我19岁,说是长智齿。就在这个位置,所以嘴张不开也是因为长这颗牙的关系,医生就说,你长出来要拨掉了,你嘴也能打开了,然后也就不会头疼了。

【李蕾妈妈】他说长牙咱就长去吧,瞧过啊,头疼说长牙,长去吧。

【解说】于是,李蕾和父母一直等着那颗牙长出来,但3个月过去了,那颗智齿好像总也长不出来,而头疼却越来越严重。他们不得不再次去了医院,但这一回,医生把李蕾单独留在了诊断室里。

【李蕾】他们在看片子,然后当时说了很多很婉转的,安慰我的话,比如说现在医学进步了,每一天都会有新的科技成果,你的病一定能治好,我当时就觉得问题很严重。

【解说】过了不久,正在诊室外焦急地等待的父母,看到了走出来的李蕾。

【李蕾爸爸】所以打进去以后,瞅她乐嘻嘻出来了,我说怎么样啊,她说您进去就知道了。

【李蕾】我极力地去躲避他们的眼神,我也没有掉眼泪。

【解说】当时,李蕾的父母从她的神情中,读出了某种不祥的预兆。

【李蕾妈妈】是你孩子吗,我说是啊,后头话人家就没说,这么晚才来。

【李蕾】然后当爸爸妈妈从诊断室走出来的时候,我们之间大概有3米左右的距离,爸爸妈妈脸上没有眼泪,脸上没有,我相信他们是在极力地保持着一种坚强,但是眼圈已经红了,我知道他们已经哭过了。

【解说】看着父母哭红的眼圈,李蕾知道,刚才医生跟自己说过的话,对父母来说是多么难以承受的结果,

【李蕾】当时医生说了一句话,他说太晚了,怎么这么晚才来啊。我就讲医生您跟我说吧,到底是什么病,他们说小姑娘,我们怀疑你是鼻咽癌。

【李蕾爸爸】一出生就是我带,那么现在上完大学了,眼看着大学一毕业,应该说家里的经济状况会有很大的改善,冷不丁孩子得这么一个病,这个病就意味着孩子要没。

【解说】李蕾四岁就开始学习乐器,多才多艺的她一直就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从小就是父母的骄傲, 18岁的时候,她更以全校高考文科状元的成绩考上了首都经贸大学,对于当时的她来说,美好的未来正在一步步接近。

【李蕾】然后读研、入党,我想入党,读研究生,然后考托福、雅思、出国留学,就这样,圆自己很多很多的梦。

【解说】但是,2000年4月的那次检查,意味着一切都可能不复存在。当时,他们一家三口面对面站在医院的大厅里,感到了空气中的不祥味道。

【李蕾妈妈】我们三口子搂着就哭了,真是那一刹那,我们就不知道我们是在什么地方待着呢,你知道吗,因为我想得了这癌症可能就失去这女儿了。

【解说】2000年春天的那次检查,刚刚年满20岁的李蕾,最终被确诊患上了晚期鼻咽癌。

【李蕾】到现在我都不记得我们怎么回的家,我只记得回到家以后非常阴暗,非常的暗,父母一句话都没有说。

【主持人2】鼻咽癌,就是长在鼻和咽交界处的恶性肿瘤,所以李蕾会那么长时间感觉头疼和张不开嘴,这种癌在中国被列为10大恶性肿瘤之一,而更为不幸的是,李蕾被确诊的时候,医生说已经是晚期了,这意味着死亡率比较高。李蕾从小身体就非常好,几乎没有去过医院,她和父母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个幸福的家庭,会突然间遭遇这么一个晴天霹雳。李蕾从小就出类拔萃,在大学里她还是班上的宣传委员,在全学校举办的个人风采大赛中,她几乎是所有项目的一等奖,但就是这样一个让父母、老师和同学都交口称赞的优秀的女孩,却在大学二年级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不得不中断了学业,而对于李蕾,对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的父母来说,抗癌的漫漫长路才刚刚开始,他们该如何面对呢?

【解说】直到现在,李蕾还常常会翻出来看这张照片,那是2000年4月26日他们一家的合影,看得出,这是哭过之后的笑容。第二天,李蕾就有生以来第一次住进了医院,当时她头疼的症状继续在加重。

【李蕾妈妈】嘴张不开,嘴张开0.9,0.9厘米,使勺吃东西,那勺多厚,进不去,拿吸管吸,然后一点点喝都到那种地步了。

【解说】由于鼻咽的位置比较特殊,对李蕾的治疗首选不是手术,而是放疗。

【李蕾】什么是放疗,什么是化疗,我根本就区分不开,一点点这方面的知识都没有。

【解说】并不了解放疗的李蕾,哪里知道她即将承受的将是什么。

【李蕾妈妈】大夫跟我说,像她这个吧如果放疗当中如果出现意外,我们没法抢救,我说为什么啊,咱不懂啊,他说嘴张不开,你呼吸机都进不去,你呼吸机再小也没有这么点的,0.9厘米,那么小的,跟吸管似的,喝饮料那吸管那么细,哪有呼吸机那么细的管啊,所以人家说这个,当时给我吓的,真的,好紧张,好紧张。

【解说】放疗开始了,很快地,李蕾就领教到了这种疗法的厉害。

【李蕾】放疗两个多小时以后,才开始发烧,然后烧了两个多小时以后,才开始吐,所以当时就是浑身已经像一摊泥一样,瘫在床上,惟一的一点力气,是手抓住床的栏杆,别让自己吐的时候掉下去,然后没有骨头,没有筋,一点力量都没有。

【解说】当时,已经将近凌晨1点钟,同病房的病友担心李蕾会有危险,赶紧给她的妈妈打了电话。

【李蕾】妈妈穿着睡衣冲进病房,坐在床上之后抱住我的腰,跟我说了一句话,孩子别怕,蕾蕾有妈在,吐吧,妈抱着你,这个时候我才把我的手从床上,栏杆上挪开,抓住了妈妈的衣服,一直吐到凌晨三点多,才浑浑(昏昏)噩噩地睡着了。

【主持人3】放疗,就是放射治疗,是用射线来杀死癌细胞,这是治疗恶性肿瘤的一个重要手段,但就像其他很多的治疗方法一样,放疗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在抑制和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影响到好的细胞,给人体带来很多的副反应,比如说食欲下降、恶心、呕吐、嗓子疼、说不了话、还有脱发、皮肤变色、肿胀、溃烂等等,都是常见的放疗副反应,对于这些,李蕾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后来也就慢慢的(地)接受了,但是,您能想象到长时间放疗到底会带来多严重的结果吗?我们采访的时候,李蕾的妈妈给我们看过这样一样东西,就是这个,多年来,她妈妈一直细心地保存着这个东西,您能看出这是什么吗?告诉您,这是一小块骨头,是李蕾有一次擤鼻子的时候掉下来的,而这就是她接受最大剂量放疗,破坏了骨质造成的,由此可想而知,为了对抗癌症,当时的李蕾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但即便如此,未来会怎样,仍然是个未知数。

【解说】从2000年4月27日开始,李蕾每天都要忍受强烈的放疗反应。高烧、呕吐已经是家常便饭,尽管非常痛苦,但是放疗依然必须每天进行,10天之后,李蕾的放疗反应进一步加剧。

【李蕾】嗓子开始吃不了东西了,特别特别地疼,有一次妈妈给我做了很薄很薄的那种片儿汤,都能透出光来那种很薄的片儿,可是到嗓子眼的时候, 就感觉像一个刀片在拉我的嗓子,满嘴都是血。

【李蕾妈妈】甭说说话了,连水,连什么,你这块根本就吃不进去了,你要说话它也疼,因为嗓子里都烤烂了,包括舌头里头全是大泡。

【解说】笑容背后,其实是李蕾妈妈的眼泪,当时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她急得茶饭不思,4天的时间里就瘦了7斤,放疗中的李蕾十分焦急。

【李蕾】我说妈妈您要是瘦1斤,我就不吃药了,瘦两斤我就不打针了,您要是瘦3斤,我就不住院接受治疗了。

【李蕾妈妈】孩子一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特难受,心里头,我一下就把她给搂住了,我说蕾蕾,妈向你保证,我从现在开始,我也给你下一个军令状。我说我站在你你妈妈(?),我站在你面前永远是一个微笑的妈妈,永远是一个160斤的妈妈。

【李蕾】拉钩盖章,拉了钩了不能变了,但还必须盖章,说话要算话。

【解说】“拉钩盖章”,这个特别的手势,从那时起就成了李蕾和妈妈之间的一个秘密。

【解说】而李蕾从进医院第一天起,就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这是她在肿瘤医院住院时的照片,很难看出医生对面站着的,是一位正在住院的晚期癌症患者。

【李蕾】我当时在医院的时候,我从来不穿病号服。

【解说】李蕾是医院里唯一不穿病号服的病人,她甚至很少躺在病床上,可就是这个面带微笑的女孩,当时正在承受着痛苦的放疗副反应。

【李蕾】不想哭,不委屈那是假的,但是如果我要当着爸妈面去哭,他们会更伤心,所以我没有当着他们哭,没有掉一滴眼泪。

【解说】但是病痛不会因为李蕾的坚强而退让,为了杀死李蕾鼻咽部位的癌细胞,放疗的目标始终围绕李蕾的头颈部,她的嗓子开始了剧烈的疼痛,而且连味觉也发生了变化。

【李蕾】当时喝水是苦的,白开水是苦的,喝牛奶是腥的,喝豆浆是涩的,更不用说吃饭了,可是我每顿饭都坚持吃,我的病友问我蕾蕾,你疼吗,我说阿姨不疼,我就是为了鼓励阿姨也能够吃饭,因为我们都要接受放疗,嗓子都会很痛,我吃下饭,转过头来掉两滴眼泪,我不愿意让妈妈看见我伤心。

【李蕾妈妈】她要是醒了以后,一看到我掉眼泪或什么的,有一次说妈,您别难受,我让癌症去死,我要活,您难受什么?

【解说】李蕾每周都要进行五天放疗,即使每次放疗的时间只有几十秒,但是她每一天都要为那几十秒付出艰苦的忍耐。

【李蕾】你可能一夜无眠,一夜高烧,第二天睁不开眼睛,吃不了饭,嗓子撕裂的疼,然后锁骨,整个胸口以上会溃烂。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中华医药:我要活下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