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针解干眼症
 
                       编导 张颖哲 摄像 姜可千


    【解说】在北京同仁医院针灸科里,杨威医生正在给患者杜佳进行治疗。和我们常见的治疗部位不同:他竟用毫针在离杜佳的内眼角很近的位置刺了下去。接着又刺了几针,针针都离眼睛很近,看着真让人捏把汗。
    【杜佳】扎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胀胀的感觉。现在你可能看不到了,就是刚扎完以后眼睛有时候就会有眼泪涌出来。
    【解说】在眼睛周围扎针就够让人紧张的了,可这才治到一半,杨威医生又拿起一根刺指血的小针,在杜佳的耳朵上刺了下去,还不断地挤出血来。
    【杜佳】扎的时候疼,你想是在肉上面割一个小口,但是挤的时候不疼,挤的时候挺舒服的。
    【解说】现在杜佳几乎每个月都要到同仁医院做一次这样的治疗。这和她身上一个持续多年的问题有关。
    【杜佳】整个人都觉得干燥,眼睛疼,然后整个就是这样挤一挤,然后闭一会儿眼睛,不管用。
    【解说】杜佳今年30岁,她所说的眼睛疲劳干涩的问题,从2003年开始加重,渐渐发展到了让她难以忍受的程度。
    【杜佳】眼睛不舒服,干什么都很难受,都很别扭。左眼更严重,我经常比如说工作一会儿累了,我左眼实在挺不住了,然后我就这样,捂住我的左眼,或者说拿凉水去洗手间洗一下,让眼睛轻快一会儿,然后闭上左眼,睁着右眼,用右眼工作,那个能好受吗?
    【解说】杜佳是一位白领,眼睛干,不舒服让她难以承受大强度的工作,而伴随着干涩,新问题又出现了。
    【杜佳】霰粒肿,没法根治,一长我就抹眼药膏,抹眼药膏,很疼嘛,因为有细菌那种,消炎,然后可能第二天早上右眼的没有了,然后第二天左眼又长了,就是这样两只眼睛,上下眼皮反复地长。就像你平时眼睛里进那沙子也会很磨嘛,那我那就相当于眼睛里一直都有沙子,就是那种感觉。
    【解说】就这样,从2003年到2004年,眼睛的问题已经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杜佳。
    【杜佳】早上一睁眼我什么都没有看,不管是睡了十几个小时都没有用,睁眼眼睛就觉得累,尤其是左眼,就特别干,疲劳。
    【解说】不断地干涩,没完没了地霰粒肿,从2004年开始持续了4年,那段时间杜佳几乎离不开眼药水。
    【杜佳】这些都是我的眼药膏,眼药水,有的都是原来买的,还有大夫开的,像这眼药水都是当时滴着是觉得管用,短期的管用,然后时间一长了,就反而觉得有依赖性了,滴的时间越来越长,滴的频率越来越高,一天得滴好几次,晚上睡觉前是最难受的,那会儿肯定是要滴的,因为晚上不滴水不着觉。
    【解说】2008年,杜佳为了自己的眼睛,甚至换了工作,可是这样做似乎于事无补,她的生活因为眼睛不再轻松自如了。
    【杜佳】不适宜开车了,开车就很费眼睛,因为眼睛要直视前方,老睁着眼睛,这个我中途不能闭眼休息吧,这个就很别扭,而且像比如跟朋友一块儿出去玩,或者公司开会,我眼睛非常怕烟,很敏感。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