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健康有约产业中医母婴肿瘤专题

医科院肿瘤医院吴健雄:“凶险”的中央型肝癌

健康台 央视网 2015年02月10日 15:0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上期节目:医科院肿瘤医院吴健雄:预防肝癌从“防肝炎”做起

主持人: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央视网《健康有约》,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常婷。那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依然跟大家一起来聊一聊关于肝癌的话题,今天我们的节目当中跟大家一起来聊一下肝癌的治疗。那么首先先给大家来说这样一组数据,这是日前中国最大规模的癌症生存率数据总分析,数据显示说中国的癌症五年的生存率仅仅是30.9%,不及美国的一半。另外说肝癌的生存率,就肝癌这种癌种的生存率仅仅为10.1%,非常低,很多人听到这个数字都觉得很紧张,确实是在农村地区死亡率排名第一的,还有一些患者在面对肝癌的时候,很多人都是采取盲目的,五花八门的找一些偏方来治疗,还有一些人所幸放弃治疗。那么究竟面对肝癌,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的积极的来进行治疗呢?今天的节目当中要跟大家一起来探讨,给您介绍一下来到演播室的嘉宾,坐在我身边的是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腹部外科肝胆外科的主任吴健雄。您好,吴主任。

吴健雄:您好,主持人常老师您好,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刚才我们提到肝癌,它的生存率仅仅只有10.1%,这个数字真的是太低了,很多人都觉得说谈癌色变,谈肝癌更是色变,生存率太低了。那您给大家讲一讲,为什么肝癌的生存率这么低呢?

吴健雄:像光从数字上一看一听太悲观了。我觉得这个要很客观去分析具体看待这个问题了,那刚才提到跟我们发达的国家美国去比,还不如人家一半呢。

主持人:对。

吴健雄:实际上不完全是这样,要比要有可比性是吧,一个就是首先我要承认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我们俗话说穷有穷癌,富贵有富贵癌,它的癌的发生的结构,构成是会变化的。

另一种打个比方就美国的好多癌症,他不光是他人少,美国总体人数,国民的人数跟中国比人少是一方面,可是他发病率这是相差是很多的,可是他主要发病谱不太一样,像美国前列腺癌挺多,乳腺癌特别多,像这两种癌那治愈率是非常高的,治疗效果很好。

主持人:生存率是挺高的。

吴健雄:治愈率非常高,生存率都很高,治疗效果好。可是打比方说中国人不一样,中国癌症肝癌,它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当然肺癌,全世界来讲都是呈上升的发病趋势是吧,这还是不太一样。所以要分析,就是说有时你光从一个大概的数字,当然你怎么说,总体来说你像美国的一个诊断治疗水平,再一个它的治疗效果,总的说你要发达国家还有很多它的优势,可是不能完全这样去笼统的去对比。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讲到其实在治疗肝癌的时候,现在我们知道治疗癌症的手段真的是非常非常多,真的是五花八门的,有放疗、化疗,然后还有什么伽玛刀,射频消融等等各种各样的治疗方式,那么治疗肝癌目前应该是采取哪些治疗的手段?

吴健雄:好,谈到肝癌的治疗,现在肝癌的治疗跟别的肿瘤治疗一样,总的原则是这样,就应该是以综合治疗为最终,就提高生存率的人最根本的途径,这也是大家的一种共识,可是尤其是肝癌,它是显得特别有代表性,牵扯到肝癌的治疗的,那恐怕几十个专业,有一些专家统计过,二三十个专业恐怕跟它都有关系,至今为止全世界大家一致的意见还是手术治疗是最有效的治疗,可是最重要的治疗真正起到决定性的,让病人的生存率跟治愈率提高的治疗是什么呢?那就是大家大联合,叫做协作性治疗,多协和的一个综合治疗,这是最主要的。

可是你说对一个病人来讲你说最有效,大家来开刀就完了,它不是那么回事,第一我们说到肝癌发现的时候,就初次来就诊的病人里面恐怕大概也只有20%左右有机会接受手术治疗,所以大部分病人还是一来的时候,就一个丧失手术机会,另一种就因为各种原因,打个比方肝功能不好,他要护肝,肝功能不好,或者有合并身体别的方面的疾病,重要脏器的疾病,他耐受不了麻醉或者耐受不了手术,他又一部分比较严重。

另一个就是说还有一部分病人,就是说像过去之所以肿瘤的切除率低,就是它治疗效果不好,另一个因素就是说它长的位置不一样,就是肿瘤在肝脏里面,它长的位置不一样,我们把肝脏分成,从解剖学上分成周边区跟中央区两大块,所以就是长在周边区的跟中央区的那治疗效果跟治疗手段的适应是大不一样的,可以是这样说,就是我们粗略一点说吧,至今为止各种的对肝癌的治疗,对周边型肝癌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有效性,可是对中央型肝癌就不一样了,首先的中央型肝癌在既往的年代里面很多肝癌治疗中心,就对中央型肝癌的切除率还是比较低的,所以当然切除率低以后,它就会影响整个治疗效果,特别是中央型肝癌它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一个肿瘤,就是说西医对肝癌的治疗,这么多年来,也就一百年的时间,它主要的进程在哪,就是在围绕着中央型肝癌的诊断治疗以及它的一个探索,这是代表整个肝癌的一个西医的发展历程。

如果我们把中央型肝癌解决比较好,那你整个肝癌的治疗水平就提高,它的治愈率跟生存率自然就提高了。所以难就难在这一点,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说做一个临床医生他治疗肿瘤,他不是说你瘤子长在哪我切掉哪儿,只见瘤子忘记命了,我们通俗一点说,所以我们现在我们治疗癌症是治疗得了癌症的这个集体,我们要有一个整体观念。

像过去就是说你长癌,哪个位置癌我去切,位置特别危险的不光是切癌,还切一大半肝脏,甚至是三分之二肝脏都切掉,切掉以后瘤子完了命没了,那我们还是达不到一个效果。

所以对我们肿瘤外科医生来讲,我经常提倡,也跟我们的团队经常说到这个,就是我们外科医生的两大目标,一个宗旨,两大目标是什么目标呢?作为一个外科医生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提高我们的切肿率,肿瘤切肿率,如果你要打开一个肚子,打开十个病人关上一半,那你是一个失败的工作,不尽人意的工作,或者你瘤子切掉了牺牲了好多病人也不好。那第二个目标叫做什么?提高手术的安全性。那我们不管你提高安全性,那就是叫做医疗安全也是手术安全的问题,那安全也有一个是对病人的关系,一个是对医生的安全,如果你切的,有些因为肝脏的血管的分布的特殊性,打比方来说这个肿瘤长在右边,我要相对提高手术的安全性,某种意义上说切半肝,有些比做局部的中央型肝癌的局部切除,或者肝脏的比较小范围的切除,难度会小一些,就是半肝切除听起来是大半肝清楚,好像挺震撼的手术,实际上它难度会小一点。

为什么呢?我右半肝切除或者左半肝切除,我就把相应的右半肝或者左半肝的血流,血管把它先处理完,先把它切断,那你在切肝的过程中你要大出血机会就没了,在某种程度上某种意义上是这样,可能你切的影响,如果你切多了以后,那就病人也就肝功能损失太大,有效的肝组织,相对没有得肿瘤的,相对健康的肝组织切得太多了,那术后恢复它就是一个难题了,而且人的免疫力,抵抗力都会降低很多。

好,所以我们的最终的一个宗旨是什么呢?不管你这个手术,我们作为外科医生来讲你怎么做,提高安全性,提高了它的切除率,这种工作质量是什么?最终一个目标有没有把治愈率提高,有没有把五年生存率提高,这是精标准。

主持人:对。

吴健雄:应该是相对来讲就是个精标准。

主持人:对。

吴健雄:如果你手术做得非常漂亮,特别震撼,甚至肝移植,左半肝右半肝,行外人一听这个手术太震撼了,可是没想到瘤子切掉了命没了,五年生存率还在降低,那是一个失败的工作。

有些是不适合手术,我们要创造条件要他从不适合手术,能不能转化成能适合手术,为最后的目标而努力。所以现在我们一个临床医生来讲,我认为一个比较好的临床医生应该有个整体观念,就是我是治癌症,他不光是治癌,根本要让这个病人,就整个集体让他五年生存率提高,那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呢?那就是从局部,区域以及系统的全身治疗要如何有机去结合,这就靠大家来联手,多协和合作。

所以就是说尤其是像刚才提到的这些中央型肝癌,那更需要大家来合作了,因为长在血管上,或者年纪比较大的人,你就是说我要做个肝移植他条件都没有,他机会没有靠什么来?大家来联手,就是一来了以后,特别是有些疑难病,我们要进行一个多协和的会诊。

制定一个相对合理的一个治疗方案,根据这个治疗方案再有计划的,有步骤的进行治疗,多科的有机的协作,这才是一个比较相对合理的一个治疗方案。

主持人:吴主任,其实我们知道在这个肝癌当中还有一种肝癌,它不是说这个肝癌它是原发灶,它可能是转移的癌,那像这种肝癌的话我们可以采取手术切除的这种方式来进行综合治疗吗?

吴健雄:对,说到转移,肝脏当然它是一个很重要的实质性器官,也是我们各种癌症都有可能往肝脏转移的,它是一个肿瘤很容易发生转移的一个器官。

主持人:对。

吴健雄:所以跟我们今天的主题来讲,就是我们说到肝癌一般你要常常指原发性肝癌,但可是转移性肝癌真正数量上它一点都不比原发性肝癌少,在欧美国家那就更多了,因为欧美国家你像大肠癌,介质肠癌,它肝脏的转移率非常高,甚至有人调查就不是很准确的调查,甚至比原发性肝癌多出两三倍,那当然也是很大。可是转移性肝癌它有一个什么好处?多数转移性肝癌的病人他是肝脏不硬化,他没有肝炎病背景,很多是没有肝炎病背景,而且发生明显肝硬化的转移性病人很少,所以他这种情况就是肝脏的转移性肝癌,他治疗起来根本的原则要围绕着他的原发癌,打个比方你这个原发癌是胃肠道的,他包括治疗是不是一定是马上切除呢?或者一定马上把它毁损掉,射频或者什么,它不一定。

像我们做肝癌的治疗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我不能切除掉肝癌,现在目前大家认为比较有效,而且比较肯定疗效的那就叫做肝的介入治疗,主要是血管,门静脉要跟肝动脉的介入,它主要是肝动脉的介入治疗,它既是一种诊断方法,也是很有效的治疗方法,可是它这恰恰反过来,从别处转移来的肝脏的转移癌的治疗,介入它常常起不到我们想象的,或者像我们原发性肝癌那么好的效果,它是不一样的。

所以它治疗肝脏的转移癌来讲,主要针对它原发,在哪来的,妇科的肿瘤转移,你要按妇科的治疗规则来,如果是消化系统的按消化系统,肺癌的咱还有根本的治肺癌的那一套化疗方案,转移到肝脏,首先全身的系统治疗是非常重要的。再一个就是说我们在治疗过程中,现在对癌症的治疗的各种手段,包括手术,为什么我,反正我这一团队里面我是特别强调,一定在手术的过程中,一个外科医生,任何时候都要想到对病人的机体,以及他的重要器官要注意保护,创伤要最小,对肌体的最小的创伤,那就是对肌体的最大的保护,如果你这肌体打击太大了以后,你把这个手术做的再大,它越大损害就越大。

主持人:对对对。

吴健雄:所以有时候肿瘤到一定程度,发展到挺晚期的时候,如果营养都进不去,你一味去说我用对身体复发性很大的,化疗或者别的毒性很大的治疗,这是不太现实,有时候我们通俗一点说就有一点得不偿失。

主持人:对。

吴健雄:所以我们一定要两条腿走路,一边在支持,还有在保护免疫功能的前提下,你再进行酌情的根据病人的个体差异,他的病情的不一样,身体状况不一样,耐受性不一样,心理状况不一样,一种相应合理的方案。当然像比较常见的肿瘤,你像大肠癌这些,肺癌它有相对就是常用的,大家公认的一种基本的治疗方案,像有些人胃癌,同样是胃肠道,消化道肿瘤,至今为止恐怕还没有真正大家公认,很标准的方案。

主持人:没错,应该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每一个患者应该根据他的个体的不同,来制定一个个体的个性化的这种治疗的方案。

吴健雄:对对对。

主持人:好的,您其实刚才也提到在我们肝癌治疗当中最难治疗的可能就是中央型肝癌,您给大家先介绍一下什么是中央型肝癌?

吴健雄:对,肝脏因为它的解剖结构不一样,给治疗带来的风险不一样,尤其是对外科的治疗不一样,因为大家到至今为止也认为,一直全世界都没有否定这一样,就是肝癌的治疗最有效就是外科手术治疗,可是真正能够接受手术治疗的也很少,问题这么难就难在中央型肝癌,所谓中央型肝癌首先你下一个定义,像过去的年代里面很不统一,就是我们放一个图片,图片在外科里面比较适用的,常把它分成四个段,左边你看有二段三段四段,四段分四A四B段,右边有五六七八四个段,一段躲在后头,躲在后头那个位置是什么位置?就是说它有一部分靠在左边,有一部分靠在右边,跟一段特别危险在哪?就是周围都是造血血管。所以我们所谓的中央型肝癌是针对肝脏的重要血管,几套脉管,就是三套血管一套胆管,它的在肝脏的进出口的位置,所以肝脏有三个概念,一个就是直接入肝血流,它是有两套血管,一个是门静脉系统,一个就是肝动脉系统,还有一个是胆道引流系统,它是胆道系统,它三个是捆在一个窍门上,分布到各个段里面去。再一个肝脏的血液流出系统,那就是肝静脉系统,我们叫做第二肝门,刚才说的入肝血流它是第一肝门,第二肝门就是我们的静脉回流系统,血液回流,回流到哪系统?回流到体循环很快就各级上各级下的问题,就直通心脏了,就回到心脏。

后边还有一个第三肝门非常隐蔽,就在1段门的后边,躲在后边,看不见摸不着,可是这个位置特别凶险,也是特别凶险,就是它周边很多肝短血管,主要是肝静脉也是回流血管为主的,它周边的,所以就是说针对这三个危险性很高的,我们就说这个肿瘤,这个癌肿,癌块贴近这三个肝门的重要管道结构这儿,小一厘米的肿瘤我们叫做中央型肝癌。

主持人:中央型肝癌。

吴健雄:对,因为它这个位置有几个危险性,之所以中央就是说它危害性大,治疗难度大,手术风险高大,所以为什么危害性大呢?就是因为周边都是血管胆管,胆管如果一压迫或者一侵犯,胆管堵了导致肝脏每天分泌大量的胆汁。

主持人:对。

吴健雄:下不到消化道来,它就憋在里头,憋在里头它就进入血液里面它就黄疸了。人一黄疸,你身体状况不行,你什么介入治疗放疗根本就无从谈起了,就是你这整个治疗就全部中断了,就无法进行有效的杀癌的抗癌的治疗手段,就无法实施,这是一个。

跟你静脉血管,或者动脉血管一样,它就很容易转移、扩散,我们肝脏是三套血管,一套胆管系统纵横交错,实际上每一刀下去都有无数个血管,无数个小血管大血管都受到损伤出血,这也意味着你长在哪个位置都特别容易侵犯到肝脏的血管里面去。所以中央区的肿瘤就更不用说了,侵犯到大血管,如果我这个大血管供应右半肝的主要部分,占到百分之一半以上,百分之六七十的肝脏在右半肝,那你想右半肝的血管被受侵,那它这供应的这一部分肝脏实际上一受侵了以后它都受到影响,如果我把这右半边一切掉恐怕他一个病人的损失,就是肝脏损失很大,身体的承受力就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所以一旦中央型肝癌一发生了以后,所以如何把它肿瘤及时处理掉,把它剔除掉常常是一个治疗的先决条件,不光是只有危险,因为你要在上面血管上很危害,就是很凶险的,很积极重要的大血管上,动脉静脉,尤其是静脉,静脉壁很薄,一破了以后很容易大出血,手术台上,有时我们外科医生就说,就大出血的如果你处理不及时,很容易下不来台,病人一下牺牲在手术台上,所以就是说他这是从治疗角度上,他是一种风险很高的,所以把它定义为贴近大家共识,贴近肝门的重要血管的管道结构的小于一公分的肿瘤叫做肝肿瘤。

可是在我们这几年的实践过程中,因为我们从2006年开始,我们这个团队就设定中央型肝癌的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的攻关,在这几年的实践中,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觉得就是在肝内不光是三个肝门,甚至在第一级管道分级里头,在肝内瘤子又跟非常重要的血管贴近甚至侵犯,可是你又摸不着,这一类的病人更应该归到中央型肝癌里面去,不光是靠近它多少或者看得见,那相对来讲还好处理,更可怕的是看不见摸不着,所以在我们的图片里面有很多不同的表现,有些在肝脏里面重要的体循环的血管,肝脏的重要血管裹在一块,有些是这样的,都有。所以他刚才说他中央型肝癌基本概念在在这儿。再一个就我刚才提到,在整个西医的肝癌的治疗的历程中,实际上主要的问题就是对肝癌,中央型肝癌的治疗的一个整个探索过程的一个过程。它是这样的一个。

实时热点
  • 健康有约
  • 肿瘤
  • 产业
  • 中医
  • 名医专栏
中华医药更多
860010-112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