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健康有约产业中医母婴肿瘤专题

海军总医院60年:专访儿科主任栾佐

健康有约 栏目首页 央视网 2014年08月08日 14:5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主持人: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央视网《健康有约》,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常婷。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自1954年至今已经经过了60年的风雨历程,到目前为止有专业的科室是55个,其中包括1个全军神经外科研究所,耳鼻喉、高压氧、航海航空等3个全军医学专科中心,以及1个全军计划生育优生优育技术中心,脊柱外科疾病、结节病和视光学疾病等3个全军专病中心。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我们《健康有约》也邀请了海军总医院各个科室的主任来到我们演播室当中跟大家一起介绍一下海军总医院各个科室的情况。

主持人:给您介绍一下来到我们演播室的嘉宾,坐在我身边的是来自海军总医院儿科的主任栾佐,你好栾主任。

栾佐: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首先请栾主任给大家介绍一下海军总医院儿科的一个具体情况。

栾佐:我们海军总医院儿科和海军总医院一样建科也60年了,在这60年里面经过老一辈的医生和护士的努力,儿科现在已经拥有大概120多张床位,我们一共有6个亚专业,3个专业体系,再包括独立的门急诊、实验室,形成了一个目前来说在北京市综合医院儿内科规模最大的一个专业科室。当然儿科在这些年也进行了从专业上的转变,因为小儿科人们意识中往往都是感冒发烧、肠炎,我们现在的儿科经过这些年大家的努力,尤其在医院领导机关的支持,兄弟科支持下,经过我们科的努力之下,现在已经从常见病转为一个以儿童难治性疾病和罕见病为治疗对象的这么一个以细胞治疗学为手段的特色的专业儿科。

我们现在比如血液,我们有除了常见的老百姓都知道白血病,再生障碍贫血等等血液病以外,在这个基础上,内科药物治疗基础上我们还建立了目前我们国家也是北京最大的,北方最大的,也是我们国家儿科界平齐的最大的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形成血液和造血干细胞移植两个专业一个系列。主要治疗什么呢,小儿难治性的血液病、肿瘤、免疫缺陷病、难治性的自身免疫病和一系列的遗传代谢病。

第二,我们建立了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神经和康复,我们主要治疗小儿新生儿一切由于围产期比如缺氧、缺血、早产等等原因造成的脑病,这些脑病也是脑瘫、智障的主要原因。在神经系统还有一系列其他的,比如说一些难治性肌肉病、难治性的脑病,比如说免疫性脑炎,各种脑炎,多发性硬化,各种各类复杂的神经系统病。还是有一个独立的康复,我们这儿的康复中心可能在这儿也是目前来说声誉很好。形成这样一个系列,脑病为主的NICU,这是我们国家唯一的也是第一个,主要以新生儿脑损伤为主的NICU和小儿难治性神经系统疾病,以及这些神经系统疾病的后遗症的康复,这样一个系列,相当于五个专业两个系列。还有一个系列是从新生儿NICU开始,就是新生儿的重症监护和儿童保健,主要是新生儿儿童保健,主要治疗生长发育性疾病,比如说性早熟、矮小,一些心理行为障碍,比如多动、抽动、孤独等等,这一系列形成了三个系列。现在的海军总医院儿科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人们常说的综合医院儿科了,它是一个在海军总医院这样一个三甲医院内的治疗儿童难治性疾病及罕见病的这么一个专业特色的儿科。

主持人:这个跟可能其他大家所认为的儿科的这些常见病可能还不太一样,主要治疗一些罕见病。

栾佐:难治性疾病和罕见病。

主持人:难治性的疾病,您给大家讲讲儿科的一些特色优势在哪里?

栾佐:我们海军总医院儿科,走上这条路也是在我们前任的几届院长的支持下,杨院长、段院长、钱院长还有现在的殷院长,一路指导和支持下成长起来。首先在1999年做了第一例的脐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一个儿童白血病。因为我们知道北京是我们国家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发源地和摇篮,但这个发源地和摇篮总缺了一个儿科,儿科造血干细胞移植整体来说起步比较晚,我们在九几年就做了第一例的,包括成人科在内的脐血造血干细胞移植,当时确实也是很轰动,也成功了,在此基础上,我们做了很多一系列疾病,刚才我们说的,比如说我们现在再生障碍贫血,前两天我去讲课,再生障碍贫血,通过父母来源的造血干细胞,治疗再生障碍贫血,有效率达到93%,这个在国际上是没有的,现在全国儿科有一个造血干细胞移植专业组,就是我现在为大家做一些工作,负责一下,我们实行多重登记统计,从这儿可以看出来这个确实是我们国家的特点。目前已经提出来在中国的孩子,再生障碍贫血还要首选免疫抑制剂吗?因为免疫抑制剂治疗以后,用ATG治疗以后确实有一部分孩子可以好,但有一部分孩子好不了,等他再寻求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时候,一方面他经济条件可能没有了,一方面他错过最好的移植机会,我们这个治疗证实造血干细胞在中国这个情况下,造血干细胞移植可能是儿童再生障碍贫血的首选治疗方案。

我们做了国内第一例的中性粒细胞缺少症、慢性肉芽肿,这都是免疫缺陷,这种孩子生下来,人是要靠免疫力的,你我能在这儿好好说话,一般不和人接触传染就得病了,是为什么,因为体内有免疫力,这些孩子体内是没有免疫力的,往往免疫力分好多种,一个共有免疫力,比如粒细胞缺陷,这是最常见的,没有白细胞怎么活。慢性肉芽肿也是粒细胞功能缺陷,我们现在做了各种类型的免疫缺陷,最近我们做了世界第一例的无丙种球蛋白血症,免疫缺陷病有五大适应征,无丙种球蛋白血症是在五大适应症之外的认为移植效果不好。我们现在通过各种方法,改进它,这也成功了,他的B细胞已经长起来了,这一类的免疫血液我们做了很多国内第一例。

遗传代谢病,刚才我们提到溶酶体贮积症是罕见病,比如粘多糖病最常见的,有几十种。现在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是用酶来替代它,我们国家没有这种药,全世界只有一家公司有,我不提哪国了,这家公司药很贵的,一个一两岁的孩子一年治疗费用大概要一百来万,这种药是按照公斤体重来算,随着公斤体重增加,他的药量也增加,随着用药年限增长,会形成抗体,使疗效减低,怎么办呢?只有加量,最终结果是非常花钱,它是不符合我们国情的。

第二,它有它的缺陷,它不能治疗脑,这种免疫代谢病,溶酶体贮积症、粘多糖病等等大部分90%以上影响脑,可是酶恰恰不能治疗脑病,这就成了问题。现在我们已经治疗了国内第一例的葛谢思病、粘多糖病、尼曼匹克病,营养不良,是过氧化酶缺陷的一个遗传病,这个病更厉害,在我们科连个护士都知道,一旦这个病来了赶紧找主任,排在最前面进舱治疗,因为这种病三五年孩子就瘫在床上了,不行了,非常可怜,这是非常重要的,在我们国家现实情况下造血干细胞移植,这是我们已经治疗的很多例了,这也是填补了我们国家的空白。

第三类,难治性自身免疫病造血干细胞移植,我们也治了很多国内第一例,国内第一例儿童基本都是我们做了,比如说多发性硬化,这是脑子的病,这种病反复发作,最后眼睛也瞎了,就瘫在那儿。比如红斑狼疮,系统性红斑狼疮、幼年性类风湿、难治性皮肌炎,都得到很好的效果,上星期还在一个国家会议上讲座这个事情。

我们以难治性红斑狼疮为例,难治性红斑狼疮目前来说第一个没有,目前的药物是根本不能根治的,第二个它的寿命都是缩短的,大概在30年左右的时候,28年,二十七八年20%的病人将近去世了。在我们孩子得红斑狼疮这个问题大了,终身用药,寿命缩短,用药还有一系列的副作用,而且用药的时候据统计大概70%到60%的病人在去世前始终是有症状的,即便是活动状态,一停药就活动。孩子要生长发育,要上学,要玩,要谈情说爱,要婚嫁论娶,要养儿育女,要有竞争职业,在这种高竞争的情况下,因此他的生活质量是很重要的,怎么为这些孩子寻找一种能够根治的摆脱药物的疗法,我们大夫的观念往往是一个惯性的观念,是从我们大夫角度来说,这个病控制就好了,就可以了,能控制就不错了,它不能根治的,总要有些大夫去做这样的事情,去寻求这些难治性疾病和罕见疾病治疗方法的突破,我想这是我们医学的,不能说最高期望,是医学一个最终目标之一,防病治病,不光是诊断,治病中间如果能寻求到根治是最好的。现在我们这儿也做了很多例,这些基本是我们填补了国内的空白。这是造血干细胞,当然我们还做了很多白血病,好多好多血液病,就不一一谈了。

第二,我们还做了一些难治性神经系统病,比如新生儿脑病,脑瘫和智障在我们国家,在全世界都一样,主要的原因就是新生儿围产期,在妈妈肚子里面或者出生的时候造成了脑损伤。脑瘫和智障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疾病,终身残疾,上面的病有寿命缩短,很痛苦,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痛苦。这个病是寿命不缩短的,没有生存能力的,需要人们呵护终身的疾病,因此他不但是身心的损伤,对孩子本身和家庭也是社会和政府的负担。从这个观点上来说,怎么去防它,现在我们国家花了很大力气,儿科医生们也在努力,一方面从我们新生儿出生窒息复苏来救治,确实降低了很大程度。但是全世界来说,新生儿脑损伤不但没降低反而升高,新生儿脑瘫和智障人数在增长,不是在降低。为什么?因为现在新生儿的救治技术提高了,从前一公斤多的孩子怎么能活,现在都能存活,很简单,我们NIU,连600克我们都救过,由此造成很多的新生儿脑损伤。可是他存活中间的最大的影响他生存质量的障碍,发生最高的就是脑损伤,因为脑是一个最脆弱的器官。

现在这是一个国家科技部的课题,之前我们从2005年就开始做了,现在通过细胞治疗,重度缺陷性脑病的孩子我们通过细胞和我们自己的一些援引技术的细胞因子治疗,他们都得到了非常好的不错的效果,大概70%左右的孩子,重度缺陷性脑病,一部分早产儿脑病,能够经过一年多两年的治疗,能够接近正常孩子,通过一些神经行为、智力各方面评估,形态学这样来看,当然这个还要再进一步扩大研究,现在科技部课题还在进行之中。

再有就是我们对一些已经形成脑瘫和智障怎么办,我们将来就是这方面再有进步,也不可能完全消除,没有一种疗法是万能的,也没有一种疗法是全和无的概念,总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还有一批孩子怎么办,我们做了一系列这方面的研究治疗,当然这个方面也是在医院领导的支持下,医院兄弟科支持下,我们做了很多,也达到一定效果,国际上发表了一些文章。

我们现在总之来讲,现在儿科我们治疗,2013年我们收治的病种,第一诊断,我们儿科第一诊断,我们为什么强调第一诊断,因为病人来了有很多诊断,我们第一诊断大概230多个病种,中间70%都是难治性疾病和罕见病。

今天在我们医院60年大庆的时候,我想我们海军总医院儿科人就有这么一个心愿,我们从前老说,他们老开玩笑,老说我们小儿科,以后不要带小了,儿科,从新生儿到儿童14岁、18岁孩子成人都很大了,我们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老同志和新同志的努力,前赴后继,不断努力。还有与我们医院的领导和兄弟科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希望在儿科海军总医院60年大庆之际,我们始终感觉到院强我强,院荣我荣,医院平台才是我们儿科真正的平台基础,希望医院能够不断在医疗技术上面、科学研究上面、创新突破上面有更大的发展。儿科全体也希望这方面做出更多努力,儿科大夫一辈子和孩子打交道,单纯,我们单纯,我想单纯另一个含义是单一,单一是目标单一,我们目标就是把儿科对难治性疾病的孩子,也许大家由于某种原因,目前来说还没有好方法,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当然海军总医院儿科还有一点,我们这些年,因为我们是军人,我们是海军,所以我们也尽了我们所能,这些年我们统计了一下,近五年我们通过各种途径,我本人也是很多慈善机构的顾问,我们已经累计救助了一百多位,大概累计了500多万,救助他们,我们也很荣幸,中华少儿慈善基金会在2012年给我们评了全国10个仁者医生,我们儿科就是我,也是仁者医生之一,我们也希望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总之,儿科事业,海军总医院海军的儿科事业,军队的儿科事业,海军总医院的儿科事业做好。

主持人:好的,也非常感谢栾主任给大家介绍了这么多关于海军总医院儿科的一些故事,我们也了解了一下海军总医院儿科这么一个科室,也希望儿科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感谢栾主任来到我们的《健康有约》,下期节目再见。

实时热点
  • 健康有约
  • 肿瘤
  • 产业
  • 中医
  • 名医专栏
中华医药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