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去年10月6日,朝阳医院抢救室,医生正在查看病人。16张标准配置的抢救床位,多数滞留着合并多种慢性病的老人,每天新到的危急重症患者只能加床抢救。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上周一,微博名人“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发帖称:“120拉着意识不清的病人连跑5家医院,都因为急诊没床位住不进去。找床位靠运气,北京急救资源该联网了。”几日后,这名在急救车上辗转颠簸了5个小时、最后被协和医院加床留观的老人去世。

  该事件凸显院前急救与院内急诊床位信息无法实时传递的“积怨”,也“拉爆”了公众对大医院急诊床位爆满的问号。是急诊床位太少?还是被无效占用?在床、患比严重供求失衡的状况下,急诊抢救床究竟应该收治什么样的病人?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急救中心和三甲综合医院,调查北京急救资源的信息互通和使用现状。

  无奈的急救转运和“押床”

  并非所有医院的急诊科床位都紧张,“急诊科床位爆满,病人又趋之若鹜”的现状集中于知名度高的三甲大医院。一名急救医生说,我们经常会收到一些医院发来的短信或电话,如“安贞医院无床”、“中日友好医院无床”,但这些信息都不能动摇患者或家属要去大医院求治的决心。

  “您家老人是骨折,普通医院都能治,咱们就近去旁边的××医院?”

  “不行,还是去积水潭(医院)吧,其他的医院我们不信任。”

  “我们刚接到积水潭医院急诊科的电话,那儿急诊爆满,咱们现在过去,路上堵车不说,到那儿还得排队等着,老人受罪啊!”

  “还是去积水潭吧,说不定到那儿就有床了呢。我们宁愿等,不然到别的医院治坏了,还不是让老人受两茬罪!”

  在120和999的急救车上,这是最常见的一段医患对话。一方面是大医院的急诊科不断告知床位已爆满,另一方面是患者及家属不信任有床位的普通医院,非三甲医院急诊科不去。

  一名120急救医生说,急救转运的原则是“就近、就急、就(医院)能力、就(患者)意愿”,但目前前三项均难以落实,家属执意要去碰运气,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去。

  患者躺在急救担架上,在大医院急诊走廊上无预期地等待、调度中心又不断向急救车发出新的急救转运指令——无奈,只能“押床”。向患者家属收取500元押金,将急救车上的担架床借给病人,急救车换上备用担架,奔向新的呼救病人。

  一名急救医生表示,在大医院门口,急救车经常一等就是20多分钟甚至两三个小时,有些病人听从急诊医生的建议转投其他医院,但大多数情况下是担架床被整宿“押”。

  “押床”带来的问题,不仅是急救资源被浪费。“急救车上的担架床与普通病床构造不同,使用不当翻床很可能给病人带来二次损伤。”该急救医生称,“押床”前他们不得不跟家属签一份协议书,注明在担架车自行使用中出现问题由家属承担,“但这也不能影响患者家属执意等待大医院一张床的决心。”

病人: 病人,sick person;patient 生病的人。尤指等候接受内外科医生的治疗与照料的人。其为多义项,古语里又有使人民困顿、扰乱为害人们等义。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