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2012年6月12日,在杭州烧伤专科医院,16岁的少年王冲冲噙着泪水告诉父母,如果自己不能医治了,就把身体器官捐献出来,帮助其他人。王冲冲两年前患了淋巴肿瘤,由于没钱医治现在已经到了晚期。

  在医院的输液室里,17岁的王冲冲躺在病床上,单薄得像一片惨白的纸片。由于化疗,他头发几乎掉光了,更让人不忍心看到的是,因为没钱停止治疗的他,在两个月内体重骤减。病床上的他,体重只有四十多斤,手上的经脉都已清晰可见。

  骨瘦如柴的他,如今病情已经影响到脊椎神经,导致下半身瘫痪,不能动弹。由于太瘦,王冲冲的臀部因为摩擦,已经受伤溃烂。

  “我从手机上看到了我的病,我知道我的病也许治不好了。如果我活不了,我希望跟我一样生病的人可以得到帮助。人死了就是遗体了,如果这样,至少我的器官还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王冲冲说完这几句话,就难受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这次来杭州,可以说是夫妻俩这辈子做出的最悲痛的决定。生病两年多来一直坚强勇敢的儿子,不久前,提出想再去西湖看看,因为这也许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看到西湖了。所以,6月6日,妻子怀揣着卖掉家里所有小麦换来的两千多元钱,带着病重的儿子来到了杭州。

图为王冲冲的身份证。

  钱江晚报 见习记者 裘晟佳 记者 陈伟利/文 记者 林云龙/摄

  昨天,我们接到了一位王女士的求助电话。

  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她来帮同事求助,她说:“我的一个同事太可怜了,两年前,他17岁的儿子患上淋巴癌,耗费了全家所有的积蓄。现在夫妻俩已走投无路,只能在笕桥医院给孩子输液维持生命。他为了多赚点钱给儿子治病,白天在我这里送报纸,晚上到另外一个地方打工赚钱,我们看着实在不忍心……”说到这儿,王女士哽咽难言。

  根据王女士的指点,我们决定去笕桥医院看看这一家人。

  花季少年 突患淋巴癌

  在笕桥医院一楼的输液室里,17岁的王冲冲躺在病床上,单薄得像一片惨白的纸片。由于化疗,他头发几乎掉光了,更让人不忍心看到的是,因为没钱停止治疗的他,在两个月内体重骤减。病床上的他,体重只有四十多斤,手上的经脉都已清晰可见。

  病床前,是王冲冲的爸爸王进炎和妈妈贺小月。我和王进炎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因为哪怕一丝声响,似乎都会影响到病床上这个气若游丝的少年。

  王进炎是河南驻马店人,在杭州打工10年了,儿子王冲冲在老家读书。日子虽说过得不太宽裕,一家人倒也和乐安逸。2010年5月的一天,读初二的王冲冲在做课间操时,突然感到胸闷,喘不过气来,立即被送到附近的医院就诊。5月底,王冲冲在郑州的医院被确诊为淋巴瘤。

  一家人幸福的日子,从此划上了句号。

  耗尽积蓄 已停止治疗两月

  之后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夫妻俩陪着儿子先后辗转武汉、郑州、驻马店等地的医院,至今已经接受了十几个疗程的化疗。今年2月,王进炎带着儿子来浙一医院治疗。当时医生说根据王冲冲的病情,只要化疗几个疗程,然后寻找合适的骨髓配对,他完全有希望康复。谁知,只在医院住了两天一夜,王冲冲就自己逃走了两次。“他一化疗就吐,掉头发,喘不上气,他受不了。”王进炎万万没有想到,那一次孩子离开杭州,竟从此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一开始我还有点积蓄,总想着自己把儿子的病治好。没想到,这种病真是无底洞,后来能借的钱都借完了,实在没有钱了。从今年4月份起,只能让他在家里吃中药。”王进炎说,为了看病,已经花掉了十六七万。除了两三万的积蓄,其它的钱都是借遍亲朋好友才凑起来的。

  这一次来杭州,可以说是夫妻俩这辈子做出的最悲痛的决定。生病两年多来一直坚强勇敢的儿子,不久前,提出想再去西湖看看,因为这也许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看到西湖了。所以,6月6日,妻子怀揣着卖掉家里所有小麦换来的两千多元钱,带着病重的儿子来到了杭州。

  西湖边,两人推着儿子的轮椅才走了没多少路,王冲冲的身体就已经扛不住了,最后竟难过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就这样,草草结束西湖之行的王冲冲立即被送到市三医院的急诊室,但五千元的押金,让夫妻俩忍痛放弃了让孩子住院的想法。

  如果生命不能延续 我愿捐献器官

  三个人回到王进炎的出租房里,那是位于江干区黎明村的一间只有七八个平方米的出租房。四百元一月的房租,房间里的陈设简单到只有桌子和床。

  6月10日,一家三口来到附近的笕桥医院。如果住院,一天的治疗费就需要一千多元。无奈,他们只能选择每天输液来维持王冲冲的生命。一天输液两袋,需要八十多元。支付了输液费之后,夫妻俩连每天17元的床位费,都已无力承担。懂事的王冲冲没有丝毫的抱怨,硬挺着身体坐在走廊边的椅子上输液。

  医生看着这17岁的孩子心痛不已,主动提出承担每天的床位费,让王冲冲在病床上输液。三天来,不断有来看病的好心人在病床前问候王冲冲,然后留下几百元钱后就匆匆离去。

  记者试着跟病床上的王冲冲交流。骨瘦如柴的他,如今病情已经影响到脊椎神经,导致下半身瘫痪,不能动弹。由于太瘦,王冲冲的臀部因为摩擦,已经受伤溃烂。

  看着孩子无助的眼神,病房里一时竟无人说话,感觉连空气都跟着凝固了。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孩子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微微张开双唇,告诉记者:“如果还有希望,我希望好心人可以帮帮我,帮我多活一点时间。如果实在不行了,请把我的器官都捐出去。”随着话音滑落的,是孩子眼角的泪水。

  “我从手机上看到了我的病,我知道我的病也许治不好了。如果我活不了,我希望跟我一样生病的人可以得到帮助。人死了就是遗体了,如果这样,至少我的器官还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孩子说完这几句话,就难受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王进炎每天晚上10点到凌晨4点在火车站做清洁高铁车厢的工作;凌晨4点下班后,他立即赶往机场路钱江晚报发行站,开始送报纸工作。他说,能给儿子的生命多延续一天是一天。算上好心人送的1000多元钱,王进炎决定今天再带儿子到大医院看病。

责任编辑:马晓蓓

热词:

  • 王冲冲
  • 捐器官
  • 治疗时间
  • 少年
  • 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