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目前国产乳制品、婴幼儿配方乳粉的质量安全状况是历史最好时期,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在5月27日举行的“乳制品质量安全”研讨会上,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发布《婴幼儿乳粉质量报告》指出,3年来有关机构乳制品产品抽检合格率达99%以上。不过,该报告能否提振消费者对国产乳粉的信心,还有待市场验证(5月28日《京华时报》)。

  对于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会长宋昆冈所给出的奶粉质量“历史最好”这个评价,众多网友并不买账,他们认为,“历史最好”的结论缺乏依据,这是乳业协会在“自卖自夸”,是在误导消费者……

  质疑

  谁有权下最好结论

  谁有权下奶粉质量“历史最好”的结论?是乳业协会吗?显然,这个问题需要厘清。乳业协会作为乳业行业的“当家人”和“发言人”,与整个乳业行业有着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联系,替乳业“说好话”是最基本的原则,此时自己说自己“历史最好”就恐怕并没有多少公信力。况且,乳业协会也是乳业市场的“利益”中人,从简单的道理上讲,岂有说自己“不好”的道理。说自己的产品“历史最好”,只能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之嫌。

  其实,奶粉质量是否“历史最好”,消费者才最有发言权,市场才最有评判权。作为乳业协会,现在还不是评功买好的时候,更不是号称乳品合格率99%的时候。如果真的如乳业协会所说乳品质量合格率达到了99%,那么乳业协会也要竭力去找那1%的不合格,给市场及广大消费者一个满意的答复。消费者的信心不是乳业协会一句“历史最好”的话就能够恢复的,而是需要一个长期检验、考察的过程。比如,尽管报告指出“消费者可以放心消费”,但是事实上,目前许多中国父母仍然把目光投向了洋品牌。

  据报道,中国质量协会的相关调查曾指出:消费者对于国产奶源质量信任度没有恢复,是“三聚氰胺”后危机时代后遗症的主要表现。对此,笔者以为,中国乳业市场很大,培育一个健康的市场环境需要数十年的努力,而毁掉一个市场或许就在一念之间,就在一两个品牌出现瑕疵上。因此,作为乳业协会,还是少说多做为好,什么时候乳品质量达到“历史最好”了,消费者自有公论,而市场也会自有良好的表现。反之,现在就断言“历史最好”,相信除了乳业企业信了之外,众多消费者恐怕都会说“反正我不信”。

  舒心萍

  追问

  “历史最好”有多好

  奶粉质量“历史最好”,我愿意相信。问题是它有多好?

  虽然报告从标准、原料、设备、监管等方面给出了依据,但事实上,许多国人仍然都把目光投向了洋品牌。中国质量协会的相关调查曾指出:消费者对于国产奶源质量信任度没有恢复,是三聚氰胺后危机时代后遗症的主要表现。可有些并不全是。

  首先是新国标从标准正式发布到实施,就争论不断。无论蛋白含量还是菌落总数等主要指标,都被炮轰为“全球最差”。更有舆论指出,这让“中国原奶质量降到了全世界最低”。

  其实自2004年乳业发布“禁鲜令”之后,由乳业标准引发的争议几乎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反观近十年来,中国乳业在经历“劣质奶粉”、“回炉奶”、“还原奶”等事件的冲击下,已经步履艰难,消费者对国产乳制品的信心更是千疮百孔。乳业标准的公允性遭到质疑,“历史最好”也就缺乏一定的说服力。

  其次,即使新国标不“落后”,甚至“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标准之一”,但诸多“配套”的东西到位了吗?工信部消费品司司长王黎明在会上指出,目前我国乳制品行业还存在一些问题,如原料基地建设投入不足,奶源建设滞后,使生产环节不能保证稳定,产品价格变化较大;还有一些企业用奶粉生产还原奶却未在包装上清晰标注等。国家质检总局食品司副司长马纯良也表示:质检部门将加强原辅料质量检验,整个生产过程的监管,建立完善的乳制品追溯体系。这里,不论工信部的“还存在”还是质检总局的“将”,都说明问题依然不少,不容乐观,要“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恐怕还为时过早。

  张国栋

  评判

  乳协类似于“牙防组”

  中国消费者舍近求远、费尽精力、金钱,千里迢迢地抢购“洋奶粉”本身就是用脚投票。在此情境下,突然来了个“历史时期最好”和“合格率最好”,只能招致消费者的不满。关于最新奶业安全标准,公众本身对此诟病不已。去年,曾遭到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炮轰:“这个标准是世界上最差、最低的标准,像有的大品牌的奶制品出口都退回来啦,只好出口转内销!”

  按照中国最新奶业安全标准,据相关资料,蛋白质含量由原标准中的每100克含2.95克,下降到了2.8克,远低于发达国家3.0克以上的标准;而每毫升牛奶中的菌落总数标准却由原来的50万上升到了200万,比美国、欧盟10万的标准高出20倍!

  所谓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显然是站不住脚的。近日,网爆某乳企的牛奶中含有牛尿一事,中国乳协理事长宋昆冈说,他个人认为此事不可能发生。在没调查之前就给予彻底否认了。可见,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没有起到维护消费者利益的作用,甚至相反,与生产企业形成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

  正如有评论所说,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虽然名头大,但其性质还是类似于“牙防组”,靠收取企业会费与推荐产品评奖来生存的,每个乳企每年至少要缴4000元会费,推荐产品或评奖则更多。显然,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已失去独立性,应该进行利益回避,其发布的质量报告缺乏公正性和公信力。中国的乳制品和奶粉质量如何应该由消费者说了算,或独立的第三方进行调查检测。到了质量发布话语权让渡到公众和媒体手中的时候了。

  侯金亮

  观察

  不求最好但求放心

  干啥吆喝啥,按照“屁股决定脑袋”的不变真理,“乳协”为国产乳制品卖力吆喝在情理之中。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质量“历史最好”的婴幼儿乳粉,现下几乎处于“历史最差”的市场处境中。一方面洋奶粉步步宫心,咄咄逼人,逐步蚕食着国产乳品的市场份额;一方面消费者认同度不断“阴跌”,没有最低只有更低。更加无厘头的是,这种处境几乎是国内乳企自己一手炮制出来的——质量问题频出,安全事故不断,竟然还敢大言不惭地声称“历史最好”。难道乳品企业突然得到刘维忠厅长的真传,一夜之间打通任督二脉?

  据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说,三聚氰胺事件过去3年多来,中国乳业经过清理整顿,实施许可证管理制度,加大产品监督抽查力度,乳业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笔者认为,变化与进步可能的确存在,但是否可以得出“史上最好”的质量定语,却值得商榷。

  这是因为,一则国产乳粉以前的质量状况实在“很谦虚”,令人羞于提起,更别提拿出来做什么对比。与这样的数据对比得出的“历史最好”,拿到现实的语境中,与国外产品的质量和民众的期望值相比,可能还有很大的差距。二则“历史最好”是个很玄乎的概念,这样的用词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尽管《婴幼儿乳粉质量报告》中有很翔实的数据,但在中国,消费者对奶粉的要求不是“历史最好”,而是吃得放心。

  民众理解乳协急于推介婴幼儿乳粉的心情,但是质量还需市场和消费者来评价,自卖自夸难以赢得人心。“历史最好”的断语,最好不要出现在质量报告中。

  张瑞东

  ■三言两语

  ●历史最好?那么就是说以前都不好啦?有没有脑子啊,这种话也敢说?

  ——陈婷

  ●唱得再好,有人信吗?

  ——屈宋

  ●没什么科技含量的牛奶加工都如此这般,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无良和无能的表现。

  ——马永生

  ●自欺欺人。

  ——于大鹏

  ●是历史最好时期,好到老百姓都舍不得买了,把这些乳粉好好地供在商家的货架上!

  ——王君秋

  ●自家爹娘夸自家孩子,你说了不算。

  ——赵雅雯

  ●不要瞎吹什么最好,只要求对得起良心、对得起老百姓!

  ——王华荣

  ●开什么玩笑,说反了吧?

  ——刘玲

  ●乳协的,你们不是说相声出身吧?怎么把马三立老先生的“逗你玩儿”都搬上来了!

  ——孙兰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又是这样的报告,愚人节还没有过好吗?

  ——谷文正

  ●国产奶粉质量好不好不是自己吹出来的,是靠市场份额打出来的,是靠消费者的信任堆出来的。

  ——温国鹏

  ●即便历史最好,又能否经得起横向比较,与国际品牌处在同一水平线?标准能否得到严格执行?

  ——曹伟

  ●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孩子当做“试验品”,来检验国产牛奶质量的好坏。毕竟,乳粉质量“史上最好”与质量安全是两码事。

  ——吴睿鸫

  ●这个协会的报告有令人信服的依据吗?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

  ——狼子杰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李固

责任编辑:马晓蓓

热词:

  • 奶粉质量
  • 质量安全
  • 质量协会
  • 质量合格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