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见习记者 衣春翔 本报记者 朱彤

  “肺心病虽是慢性病,但你娘现在病情挺重,这里虽然能治好,但建议你转诊到县里的医院,好的快一些。”医生对病人家属说。

  “2008年治这病花了5000多块钱,借了不少外债,去年年根儿刚还上,现在要种地了,手头紧,既然能治,就在这里住院吧。”病人家属对医生说。

  这是记者日前在青冈县民政乡卫生院看到的一幕。

  病人家属叫张淑兰,患者是她的母亲刘桂琴,已经72岁了。这几天,刘桂琴忽然感觉无法呼吸,张淑兰陪她来到了民政乡卫生院检查,原来是以前的肺心病又发作了,而且很严重。2009年新医改后,得了重病的患者到基层卫生院看病,和以前有哪些不同呢?记者试图从刘桂琴老人身上找到答案。

  记者见到刘桂琴老人时,她正侧身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针,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还不断咳嗽。主治医生单大夫告诉记者:“她已是肺心病中晚期,伴随有呼吸衰竭的症状,3年前在县里医院治疗过,不过这次反复了,你看她现在,呼吸很困难,有时候还会咳血。”记者想问候一下老人,可是老人不断气喘,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医生告诉张淑兰,要想好的快,还是应该转诊到县里的医院治疗,虽然乡镇卫生院现在提高了医疗技术和医疗条件,治肺心病没问题,但条件和县里的医院还是有差距,可以在县医院治疗后,再回到乡镇卫生院继续康复治疗。可是刘桂琴和张淑兰母女俩还是想留在这里。

  民政乡距离青冈县也就7.5公里,交通也方便,刘桂琴母女俩为什么不愿意去呢?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仅刘桂琴,民政乡十里八村近3万村民,有个大病小情,很少直接去县里的医院,都是先到民政乡卫生院来瞧一瞧,多数人愿意留在这里治疗。

  “这里的医生服务好,药价便宜还能报90%,这么好的政策就是为了让我们老百姓在家门口看病方便,所以在这能治好的病就不愿意往县医院跑。”张淑兰的话道出了很多村民的心声。

  单医生算了一笔账,如果刘桂琴转诊到县医院,就算顺利报销75%,自己至少也要花上四百多元,而且报销过程也很“折腾”。而在乡镇卫生院,没有了100元的起付标准,还有基本药物零差价政策,预计总花费也就900多元,刘桂琴只要直接交自己应付费用的10%,90多元就够了,还免去了报销的繁琐过程。为验证单医生的话,记者翻看了医院的账目,住院10天左右,病情相对严重的患者,花费都在8百元到1千元之间,也就是说,患者自己只花80元到100元。

  单医生还在给刘桂琴检查时,就被20多位患者“包围”了,他们都是来卫生院看病的。现在乡卫生院患者多成为常态,一位负责配药的护士说:“以前,一天也配不到20瓶吊针,今天一上午就配出去100多瓶。”该卫生院的统计数字显示,去年11月份和1月份比较,人均诊治费用下降68.7%,而就诊人数上升了57.8%。农村百姓选择乡镇卫生院,就是为新医改投了赞同票。

  记者手记

  砸掉农民

  看病贵“围墙”

  “新农合报销砸掉了农民看病贵的‘围墙’,基本药物制度撬开了农民看病贵的‘门锁’,而取消新农合住院起付线,是踢掉了农民看病贵的‘门槛’。”省卫生厅农卫处的同志这样描述目前百姓对新医改的感受。

  在青冈民政乡的深入采访中,记者看到的患者络绎不绝的景象就是看病贵的“围墙”被砸掉的最好佐证。以前很多农村患者得了小病都挺着,就是因为看次病花那么多钱舍不得。而如今,新农合政策让患者略有“微恙”就来卫生院检查,避免了小病拖成大病,从另一侧面解决了看病贵问题,对刘桂琴老人这样手头拮据的农村患者来说,乡镇卫生院是既能救命又省钱的地方,随着新医改的深入,将有更多的百姓受益。

围墙: 墙的定义:墙(墙体)在建筑学上是指一种重直向的空间隔断结构,用来围合、分割或保护某一区域。围墙,主要是围着建筑体的墙。几乎所有重要的建筑材料都可以成为建造墙的材料。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