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30岁的展颜(化名)越来越怕照镜子了,镜中那个额头畸形的姑娘令她觉得陌生,自己看着都有些害怕。作为翻译的她,已经“失业”一年半多。3年前,一次额骨垫高手术让展颜滑入整形纠纷,持续不满意让她接连做了6次手术,但现在展颜依旧无法回到“正常状态”,是否走诉讼的道路又让她顾虑太多。

  整形不满多次修复

  展颜的手术目的很明确,“我就想要个蒋雯丽那样的脑门儿”。现在,她想起当年的做法,觉得有点冲动。展颜说,男友是外籍人士,对于整容的想法,他并不反对,准婆婆甚至觉得想法不错。

  2009年3月,在男友的陪伴下,她来到东南医疗美容医院做了额骨垫高手术,医生姓丁。“当时做完还不错,但伤口消肿后,就看出来不对称。”当年8月,她进行二次修复,此时医院已更名为星源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星源”),手术者还是丁医生。再次手术,不平滑和不对称的状况仍未完全解决。3个月后,丁医生第三次为她做了修复手术。

  “这个手术就像个谎言,为了圆谎要不断地再撒谎。”展颜说,为了达到完善的效果,直到2010年5月,她一共在该医院做了6次手术,前后花掉十几万,但结果仍让她无法面对。如今,展颜的头顶出现一道沟壑,额头比正常人突出近2厘米,右侧像长出个大包,眉宇之间还有明显的皱纹。“我手上要拿个桃,活脱脱一个南极仙翁。”展颜这样调侃自己。

  想要诉讼难找律师

  2011年1月,展颜原本打算做第7次手术,但最终院方称手术风险太大,拒绝再为其治疗。去年7月,星源医院被北京华韩整形美容医院(以下简称“华韩”)收购,管理人员几乎全部更换,最后一次为她手术的黄姓医生也离开。为了能讨个说法,展颜只能找华韩。

  华韩负责人吴先生称,根据两医院内部协议,2011年7月之前的医疗纠纷,均由星源处理。原星源的主管陈女士表示,在每次手术前双方都签署协议,并注明手术并发症中会出现不平滑和不对称。最初的手术效果还算过得去,因展颜不满意,且一味要求医生加高额头,最终才导致现状。医院希望她去法院起诉,院方会按法院判决执行。

  随后,展颜求助朝阳区卫生局。工作人员表示,此类医疗纠纷,受术者可通过与医院调解、向法院起诉和做医疗事故鉴定等方式解决。但事故鉴定应在术后一年之内进行,若展颜与对方协商不成,目前只能诉讼。

  对此,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江德福表示,手术前的协议书是整形机构向受术者告知风险,但不代表出现并发症后,整形机构天然的免责。要看并发症出现的原因,这就需要做医疗事故鉴定或司法鉴定。按规定,鉴定的确应在一年内完成,若受术者在此期间曾主张过权利,法院会酌情允许做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对方在诊疗中出现问题,会依法进行判决,若没发现问题,诉讼的风险会很大。

  展颜曾咨询多家律师事务所,对方均表示官司打起来“太费劲”。“我实在不想去诉讼,但又无其他退路。”如今,展颜只好顶着“寿星头”奔波于各个律师事务所,希望找到有把握的律师受理案件。

  婚礼将至后悔当初

  展颜原本月薪近万,爱逛街、旅游,过着很“小资”的生活。现在,除了处理这件头疼事,她平时几乎不出门。“走在街上大家都看,我受不了路人和邻居的奇怪眼神。”整形失败后,展颜失去了工作,目前所有生活开支都来自于母亲。

  “第一次手术前也没告诉父母,别人一劝说就去了。”母亲一直为女儿没提前告知自己而耿耿于怀,她要知道展颜整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去。

  去年,展颜与外籍男友领取结婚证。今年10月,两人打算赴国外举办婚礼。母亲说,虽然女婿经常劝慰女儿,但她觉得女婿多少还是介意这件事。“生活、工作都耽误了,对她打击真的很大。”母亲觉得现在的展颜比以前闷多了,作为妈妈除了宽慰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真的后悔整容,当初怎么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展颜说,她现在最渴望的是恢复以前那份平凡的美丽,可是手术的创伤难以平复,她把希望寄于下一次手术。“或许下次就修复完美了。”她告诉自己。(黄海蕾)

额头: 额头是一个名词,指人脸头发以下、眉毛以上的部分,或某些动物头部大致与此相当的部位。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