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厂子不大,堆满了油桶,看样子产量不小

厂区到处都是盛油脂的铁桶,空气里一股恶臭

  跨浙江、安徽、上海等六省市的“10·21”地沟油大案,揭出什么交易黑幕?

  劣质的动物内脏、皮、肉,怎么变成清亮的食用油?

  本报记者奔赴安徽,亲历新型地沟油大案现场

  新型地沟油是怎样炼成的?

  4月2日,新华社发文报道了公安部督办的“10·21”案件:浙江、安徽、上海、江苏、重庆、山东6省市警方集中行动,摧毁一个特大跨省地沟油犯罪网络,捣毁炼制地沟油“黑工厂”、“黑窝点”13处,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00余人,现场查扣地沟油3200余吨。

  此案中,金华人李卫坚是主要案犯之一。而那些肮脏的废弃油,是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餐桌上的“食用油”?在前期的抓捕过程中,记者跟着民警来到了安徽省宿州市的一家油脂厂……

  麦田里藏着黑心窝点

  只有20多名工人 一年流动资金上亿元

  位于安徽省宿州市的这家油脂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有证的加工工业用动物油产品的企业。

  前期,民警已经偷偷开着私家车,进行了“暗访”,工厂的基本情况已经掌握:这家工厂占地10多亩,工人有20多名,位置比较偏僻,在田埂中间,四周没有农房,只有成片的小麦田。就是这家偏僻的油脂公司,一年账面流动资金却高达上亿元。

  工厂的法人代表是66岁的张某,而他的儿子负责工厂的生产,儿媳妇周某则是工厂的出纳兼会计。

  3月21日早上7点,行动组统一从宿州市公安局出发,主要的抓捕对象,就是这几个人。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行动组特地找了3辆民用中巴车,进入集镇时,车子的窗帘都被紧紧地拉上。

  刚进入这个厂区,不少专案组的民警都忍不住犯恶心。

  小小的厂区里,堆放着上千只生着锈的废油桶。有的盖着盖子,上面浮着一层油污;有的敞开着,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装着泛黄的泔水或者废弃的油脂;有的油桶,甚至还有剧毒物品的标志。

  废弃的牛油、鸡鸭油……不少就是通过铁桶或者编织袋运到厂里来,在这个工厂四处流淌,连水泥地踩着都黏糊糊的。

  而在厂区左手边的仓库,还堆放着大量白色的劣质牛油,都用塑料袋装着,堆得有两米多高。

  整个工厂,都弥漫着一股酸臭味。在工厂仓库边上,两只油锅正冒着黑烟。凑上前一看,忍不住犯呕:一只油锅里,大锅的黑油正冒着热气,两只黑乎乎的大勺滴着褐色的油污;另一只油锅里,大量的猪油渣、牛油渣混杂在一起,咕咕地翻滚着,一股发涩的腥臭味。

  不少“食用油”,就是经过这个工厂的“精加工”,被销售出去的。

铁锹就是拿来“翻炒”地沟油的工具,上面沾满油脂

一口大锅里,正在用废弃油脂熬油

  劣质动物油如何变身清亮食用油?

  案件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交易黑幕,这些废弃的油脂,又是怎么一步步变成清亮的“食用油”?

  收购:金华李卫坚充当专业经纪人 从各地收购废弃动物油

  警方查获安徽宿州的这家油脂公司时,一车牛油刚巧从安徽黄山运过来。

  张某说,他经常到江苏泰州、安徽黄山、山东等地拉牛油。“一般是从屠宰场直接拉过来的,有的是其他工厂经过第一次提炼过,去掉了里面的杂质的。”这些废弃动物油里,混杂着用淋巴、膈膜等废弃物提炼的油脂,最便宜时每吨只要4000多元。

  据知情者透露,那些被悄悄加工的“原料”,一般都是动物身上不能食用的部分,比如猪鞭、淋巴、内脏膈膜,用作工业原料的猪皮等。

  在这个新型地沟油网络中,金华的李卫坚扮演着“经纪人”的角色,由他向个体收购初步炼好的动物废弃油,之后,这些油脂被转卖给一些油脂公司。比如安徽这家油脂厂,就是李卫坚的大客户,双方一年的账务来往就高达四五百万元。

  而李卫坚不仅充当“经纪人”,自己也有着地沟油小作坊。虽然做这种黑心生意只有短短五六年,但从2011年1月到11月,李卫坚通过地沟油获利就有1000多万元。

  提炼:加白土等降低酸价 加工好的油有食用油的清香

  从2004年开始,安徽的这家工厂就开始从事牛油的提炼加工,虽然名义上是加工工业用油,但实际上却黑幕重重。

  这个厂里,最懂“技术”的,就是张某本人,可他忙着拉生意,已经无暇顾及这些“技术活”。

  两年前,他招了一个化检员,手把手教他检测。

  所谓的检测,其实就是测试酸价(脂肪中游离脂肪酸含量)。这是检测油品质的一个指标。酸价越低,说明油的品质越高。食用油的标准,一般是4个酸价以下。

  “一般拉过来的油,如果酸价很高,达到了40~50个,我们会直接拉走,卖给一些肥皂厂。拉进来酸价本身就比较低的,比如20几个的,我们会进一步加工。”张某说。

  加工的过程,首先要把油脂加温熔化,用水洗掉皮、毛等大块的杂物。去水去杂后,这些油脂中还游离着一些细小杂质和异味,就需要加入白土进行沉淀。而“白土”是食用油加工过程用于吸附异味的必用原料。

  即使经过白土沉淀,这类油脂,还是会散发着一股恶臭,颜色也不够清澈,这就需要高温真空处理。

  经过层层加工,这些回收进来的废弃油,酸价可以降到三四个,甚至一个以下。张某的儿子告诉记者,经过“加工”的废弃油,看起来清澈透明,放到锅里加热,也能散发出一股食用油的清香。

  销售:小厂一年卖油近亿元 销往食品加工厂

  酸价降下来了,价格就提高了。张某介绍,一般的废弃油,每吨只能赚个百来块钱,而经过“加工”的废弃油,因为酸价低,价格可以高达一万多元。

  在工厂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了一份合同,销售单价虽然只有8000多元,但销售额高达177万元。

  这个看着不起眼的油脂厂,只有20多个工人,但一年却要卖掉七八千吨的油脂,账面流动资金达上亿元。

  为了“保密”,张某特地雇佣了山东的油罐车帮他运输,请的是外地司机,而卖到哪里去,是干什么的,他也从来不告诉工人。

  这种新型地沟油,被工厂以食用油的名义,主要卖给食品加工企业,用以制作饼干和火锅底料等。

地沟油: 地沟油实际上是一个泛指的概念,是人们在生活中对于各类劣质油的通称。对人体的危害极大,长期食用可能会引发癌症。由于销售地沟油存在不小的经济诱惑,中国每年要被迫吃掉200~300万吨。中国人每吃10顿饭中,可能会有1顿碰上地沟油。2011年9月13日,中国警方全环节破获特大利用“地沟油”制售案。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