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北京月嫂最高月薪超过1.5万元,比医学博士赚得还多。”近日,“天价月嫂”引发热议,有媒体质疑“天价月嫂”收费存在泡沫,“月嫂连单独职业都算不上,为何收入能高于医学博士?”

  北京某母婴护理公司的网站上显示:“初级月嫂”的服务收费为3800元,“中级月嫂”为4800元,“特级月嫂”可达8800元,“金牌月嫂”过万元,“皇冠月嫂”则达到15800元。

  据《新京报》调查,近百名月嫂中,60%的月嫂服务收费在5000元~8000元,20%的月嫂服务收费在8000元以上,没有一个月嫂的服务收费低于3000元,而大多数产妇认为月嫂的服务收费在4000元~6000元这个区间比较合理。

  “月嫂的服务收费是由市场决定,政府也不能干预。‘天价月嫂’也会有市场,也有人愿意掏钱,所谓‘天价’也是相对于工薪阶层收入而言,普通老百姓接受起来有困难。”北京家政服务协会副会长、北京三八家政服务中心主任张先民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有业内人士认为,一些产妇缺乏婴儿护理常识,盲目迷信月嫂的专业性,是造成月嫂受市场追捧、“天价月嫂”不断出现的原因之一。“很多公司宣传月嫂会做催乳、会做月子餐等,其实,月嫂的专业性被夸大了。比如,产妇的饮食也没一些宣传说的那么特殊,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月子餐不排除有炒作的成分。其实,很多家庭只要学会产妇和婴儿护理的基本常识就能解决问题,不必过分依赖月嫂,也不应该逃避年轻父母应该承担的职责。如果是迫于舆论请月嫂,就太盲目了。”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专栏作家章蓉娅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除了一些家庭可能因为追求月嫂公司宣传的专业性而盲目“热捧”月嫂,也有年轻夫妇出于现实原因而花钱请月嫂。去年,在一家传媒公司上班的郭勇以5500元的价格请了一位月嫂,“双方父母不在北京,而且身体都不好,没办法照顾媳妇和孩子,老家的亲戚也帮不上忙,我白天还要上班。你说怎么办?我只能花钱雇人照看。找普通保姆的话,担心没有照顾产妇和婴儿的经验,只能找有经验的月嫂”。

  “月嫂的收入高于一般的家政服务人员,这确实是受市场供需关系所影响。月嫂的工作比较特殊,26天连轴转,也很辛苦,能受到顾客认可的优秀月嫂会被疯抢,收费也自然会被抬高。”张先民说。

  在和月嫂的将近一个月的“磨合”中,郭勇也看到月嫂工作的辛苦之处。“她们要忍受分居、不出门、不见太阳、睡眠少等困难,没日没夜地照顾孩子和产妇”。

  张先民认为,在讨论月嫂的价格是否合理的时候,还是要看“月嫂所具有的技能和提供的服务与价格是否相符”,但是“眼下月嫂行业恰恰缺少评价的标准”。同时,很多媒体质疑,月嫂公司对月嫂技能是否存在过度“包装”的情况。

  北京某母婴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该公司月嫂的等级都是由公司来认定的。“给月嫂定等级都是公司行为,国家和行业并没有标准。”张先民说。

  查看上述公司所列示的“月嫂服务内容”,其中对产妇的服务包括卫生、乳房护理,还有产后恢复、营养配餐和心理辅导,对新生儿除了有基本护理之外还有智力启蒙教育和潜能开发。对此,张先民说:“月嫂是否真的掌握如此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难以判断,现在大家找月嫂都是看口碑。”

  一些月嫂公司在宣传时会提及,月嫂具有月嫂证、育婴师证以及公司的培训证等各类证件,以显示月嫂的专业性。张先民介绍,月嫂不是国家认可的职业,只是家政服务的一个类别,不存在相关劳动部门颁发的职业资格证,发放月嫂证、培训证多是企业行为,目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认可的只有育婴师证,而育婴师也不等同于社会上通常所称的月嫂。

  月嫂不是职业,没有职业标准,但是月嫂为市场所需,其收费和服务又受到质疑,矛盾显而易见。张先民认为,在没有国家职业标准的情况下,月嫂行业应该具有行业标准,让企业、月嫂和消费者都有可以参考的标准,但是“由于人力、物力和经费等原因,行业标准也没有建立起来”。

  相比“天价月嫂”所引起的社会争议,张先民更关注近些年来月嫂服务收费的涨幅。“就说最高价,去年还说是1万元左右,今年初就涨到15800元,这个涨幅令人不解。虽然今年是龙年,有大约20万的分娩量,但是2008年也有19万的分娩量,那时候月嫂的收费跟现在比起来就低了不少。虽然物价在上涨,月嫂服务收费的涨幅仍显得比较高,我估计实际供求关系并没有如此紧张。”

  “如果收费太高,超过大多数人的承受能力,很多人就只有选择不雇月嫂了,这样伤害的是月嫂和企业的利益。”张先民说。

职业资格证: 应聘工作时单位时通常要具备一些“职业资格证”、“职称职级证”等,以此证明求职者的工作技能等。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