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4月9日,秦伯益、钟南山等30位院士联名致信《中国科学报》,对“中式卷烟”入选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候选项目表示严重关切。院士们指出,作为企业,追逐利润无可厚非,但上述入选项目的本质,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提高卷烟吸引力,从而达到促进烟草消费的目的,这将导致更多人的健康问题,损害更多人的生命质量,有违基本的社会正义。

  “烟草院士”争议余音未了,“中式卷烟”项目再起波澜。严格地说,此番争执的焦点并非在专业或专业水平方面,而是科技与伦理之争。诚如网友所言,如果这也能评科技奖,那么有朝一日,提取的毒品达到缉毒警察无法辨识的程度,那么也一定能评为科技进步奖。这很容易使人想起“苏丹红”、“吊白块”、“瘦肉精”之类,它们都是“科学进步”的产物,然而祸害人类很深、很广。

  中国的科学家并不缺乏追求科学的精神,但相当部分人缺乏科学伦理、商业伦理精神。研究科技哲学的中国科学院胡新和教授认为,烟草类评选爆出的口水战只是科技与伦理之争的冰山一角,面对科技给人类带来的种种便利与好处,其隐含的道德、伦理问题很容易被忽视。因此,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作为科技类大奖,更需要综合考量国计民生、人民健康等因素,否则只能使奖项本身声誉受损,公信力下降。

  据悉,中国烟民超过3亿。由于历史的原因,烟草不可能马上消失,这也是世界性的难题。可在我国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第六个年头,“中国式控烟”话题愈发隐晦,“中式卷烟”却乘风而上。控烟人士吴宜群说,烟草业如此热衷于国家级科技奖的评选,其目的是想通过申报奖项来获得国家层面的肯定,以使整个行业的利益合法化、合理化,进而谋取更巨大的利益。

  归根到底,这一切缘于利益关系。说得直白些,就是企业依靠香烟增加收入,政府依靠香烟增加税收、缓解就业压力。据说烟草业是唯一需要向地方政府纳税的农业产品,地方政府当然更有积极性鼓励烟草的种植。但吸烟带来的危害,暂时被忽略了。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世界权威医学杂志英国《柳叶刀》上撰文的标题是《中国控烟:积跬步至千里》,这正是目前中国控烟的真实现状。陈竺直言不讳,“控烟”工作在多方利益的交织与博弈中探索前行。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烟草危害负担最重的国家。30位院士披露,“中式卷烟”项目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一栏显示,项目研究成果已在多家烟草公司直接推广应用,三年来累计实现新增销售收入1735.74亿元,新增利税1421.8亿元。天文数字般的利益数据表明,该项目通过技术手段提高卷烟吸引力,从而达到促进烟草消费的目的非常明确。而利益链的背后,则是3亿烟民与众多“二手烟民”付出惨重的健康代价。

控烟: 控烟是国家权衡烟草税收与国民健康、烟厂生产销售等烟草所带来的利弊问题而被迫采取的政策、措施的简称,是为了国家强盛、国民身体素质的提高而采取强制禁烟的第一步。2011年1月9日,中国加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已经5周年。按照当时的承诺,中国应该开始全面兑现公约要求的内容。包括:广泛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采取措施防止在公共场所接触烟草烟雾。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