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近日,“1,2-二氯乙烷”高频率跃上各大媒体头条,因为它导致数十名年轻工人突然晕倒,出现丧失记忆、目光呆滞、手脚发抖等症状。这些年轻工人被确诊为职业性急性重度1,2-二氯乙烷(一种用于胶水中的有机溶剂)中毒。

  今年2月底,广州陆续发现39名皮具企业的工人胶水中毒。为此,广州市采取专项行动对以箱包皮具制鞋企业为主的职业中毒隐患进行排查。记者从广州市安监局获悉,截至3月26日,已有15人被刑事拘留,3000多家企业受到行政处罚。广州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共排查企业21008家,其中3000余家企业受到行政处罚。工商管理部门发现储存或使用有毒胶水的无证照经营户206户,取缔无证照经营325户,查封无证照经营场所100个。广州市流动人员出租屋管理办查封226套非法办厂的出租屋。

  是否会有后遗症

  “1+2等于几?”23岁的四川小伙子陈锡隆目光呆滞,思考了几分钟,吃力地从牙缝挤出:“等于4。”在一旁的姐姐陈锡茹说,这是他状态最好的时候了。住院两个多月,陈锡隆完全记不起自己曾经重度昏迷,被推进ICU抢救数日后,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亲人的模样都不认识了。

  出事前,陈锡隆在广州市白云区永泰镇“玛露伊”皮包厂打工,给皮包“上胶”,一个月挣1500多元。春节放假前几天,他突然晕倒。辗转了两家医院,命是救回来了,但生活已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指着陈锡隆身下的“尿不湿”,陈锡茹说,只能躺着,怕把床铺弄脏了。而且每天都要给他擦身,他自己也没办法翻身。

  “头晕,想吐。”“胶水,很臭。”未满16周岁的广西女孩檀秋燕,只能勉强说出简短的句子。去年11月14日凌晨,她突发全身抽搐被送到医院,后来经过7天7夜的治疗才恢复知觉。这个时间,距离她到白云区琪怡皮具厂打工,刚好半年。

  她的哥哥檀业动告诉记者,妹妹在厂里做钱包,用的是万能胶和粉胶,工作过程中从来没有采取任何的安全措施,厂里连口罩都没发过,到了冬天,窗户都是关着的。妹妹曾告诉他,上班后常常想呕吐,老是吐口水,有一次还晕倒在厕所里,后来醒过来了,觉得没事,也没去医院检查。

  事发当晚,檀秋燕的老板曾垫付了四五千元医药费,第二天变卖了一些机器离开了。附近的工人说,原来厂里面有20多名工人,老板走的时候还欠这些工人一个半月的工资没有结。

  在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8楼,30多名年轻工人在这里接受职业病治疗。他们来自四川、重庆、湖南、江苏、黑龙江……90%都在白云区辖下各镇小作坊打工,从事给皮包、皮鞋、手袋“上胶”的工作。他们有相同症状:身体极度虚弱、不能开口说话、思维迟钝且严重失忆。最严重的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去年9月底以来,广州市白云区、荔湾区先后发生多例职业中毒事故,这些外来工以疑似“胶水中毒”的名义住进医院。截至目前,事故造成39人中毒,其中4人死亡。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广州调查发现,一些年轻的外来工从事与胶水直接接触的工作,这类作坊式的工厂几乎都在老居民楼、城中村里。由于在不通风的环境中不规范作业,以致劣质胶水散发刺鼻的味道无法挥发,最终酿成中毒事件。目前,在涉及事故的39家制鞋、箱包制造及皮革加工企业中,有34家为无牌无证小作坊。

  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副院长刘移民解释,这些年轻外来工的中枢神经系统受了损伤。“已经确诊为职业性急性二氯乙烷中毒,而且是重度中毒。”现在不好断定是否会有后遗症,按照《职业性急性化学物中毒后遗症诊断标准》的规定,病人痊愈出院一年后可到具备诊断资格的医院复查。

  目前,该医院对中毒工人开通了绿色通道,垫付了100多万元的医疗费用,同时陆续启动了职业病鉴定程序。“由人社部门按照职工伤残等级认定工伤,再按照相关法律进行索赔。”刘移民说。

  一些企业没有道德底线

  日前,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通报了发生在广东和甘肃的两起职业中毒事件。除了公布造成7人死亡的事实外,通报还指出:“一些地区非法违法生产经营行为还比较突出,职业卫生监管工作还存在漏洞和薄弱环节。”

  “企业道德底线都没有了,对此,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教授认为,出现这种事情与现在的发展模式有很大的关系,企业以低成本优势参与国际竞争,人道主义关怀很少。

  其实,2008年国家已出台行业标准,规定了胶黏剂中有毒物质的含量值,但是标准的整体执行情况令人失望。深圳市顾康力化工有限公司总裁黄楚填觉得,“劣质胶水亟待整治。目前在安全生产环节上,监管缺失。”近几年,极少见安监部门到企业抽查胶水是否合格,尤其在生产环节上。

  据广东省卫生厅统计,自2003年以来,广东省报告职业病发病人数已经连续6年增加,其中需使用到胶黏剂的制鞋业和家具业占较大比重。

  业内人士透露,2010年化工原料价格一路飙升,部分中小企业为节约成本,使用低价原料生产胶水。黄楚填说,这些胶黏剂的毒性从颜色、气味上,非专业人士难以辨别。他算了一笔账:二氯乙烷胶水2011年价格每吨5000元,环保、无毒的6号抽提溶剂油胶水每吨9900元。两者制作成胶水后,售价相差50%。

  黄楚填曾做过市场调查,他发现,目前使用环保胶水做胶黏剂的箱包企业数量不到10%。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广州花都区狮岭镇采访时,不少小企业老板坦言,使用有毒胶水,已经是小作坊行业公开的秘密。

  据不完全统计,在广州大的皮具皮革批发市场附近,有数千家皮具、皮包、皮鞋厂,大部分都是小厂甚至是“三无”小作坊,有的厂房只有十几平方米。

  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副院长胡世杰提醒,监管部门和打工者不要指望事后补救,胶水中毒者的“后遗症”,要完全康复几乎没有希望。

  “不仅是不作为,而且是政府失职的问题。”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接连提出几个疑问:允许这些三无工厂存在,工商管理部门是干什么的?允许这些不遵照职业病防治法的要求提供劳动保护的企业存在,劳动保护部门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下一个是谁

  这两天,本报记者在广州花都区狮岭皮革城采访时看到,周边城中村的墙壁上到处张贴着“招工”字样,尽管“胶水中毒”事件炒得沸沸扬扬,但仍不乏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应聘的行列中。

  来自四川吉安的小伙子杨小帆告诉记者,春节后他一直“寄居”在老乡宿舍,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尽管大家都说这“危险”,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养家糊口的了,父母年龄大不能打工了,妻子怀孕在家待产。杨小帆急需一份工作,而一家“缺工”皮具厂老板开出的工资是1800元。“这家规模大些,估计环境不那么恶劣。”他探头往厂里瞄了一眼,安慰自己说。

  记者看到,在城中村一条狭长的小巷子里,箱包皮具厂一家挨着一家,多数都是小工厂。在一家厂房仅30多平方米的工厂里,未进门就能闻到刺鼻的溶剂味,工人麻木地在各种皮料中捣腾,制作的机床随意摆放,门口堆着一些废弃的材料和装溶剂的桶。

  在广州市白云区一家刚刚发生过中毒事件的皮具厂的门口,记者看到,如果不是门上贴着白色封条,这家厂看起来和旁边的民居无异。该皮具厂所在社区的东平经济联社的工作人员坦言,老板并未办理工商税务手续,他们也不知道有人在非法生产,也是这次发生中毒事件后,才将其查封的。

  “我和学生接触到的这种个案太多了。”中山大学法学院劳动法学者黄巧燕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尽管近年来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珠三角大中型企业的职业病防治环境也得到了改善,但在大量的代工型中小企业,特别是“三无”企业中,农民工劳动卫生防护环境仍然相当恶劣。

  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市有生产性工厂企业近5万家,产业工人近300万人,其中接触各类职业危害因素的劳动者超过100万人。“这还未完全包括各类‘三无’企业中的农民工。”广州市安全监管局职业安全健康监督管理处处长王英德说。

  有网友说:难怪广东缺工达100万人以上,就这种工作生活环境,不缺工才怪呢!

  在丁力看来,30年过去了,人口红利消耗得差不多了。投入就意味着增加成本。一些企业宁愿接受恶劣的工作环境,也不愿承担增加的成本。如果在国外,企业生产中有不道德的成分,会直接上黑名单。

  在珠三角,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失衡问题,对企业、政府和外来工都是一个考验。不少年轻的外来工坦言,危险性行业绝对不是他们的首选,除非是生活所迫。

  丁力觉得,这些年经济发展,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这是现有的机制体制造成的。不能“压下葫芦浮起瓢”,一些地方政府麻木不仁,工人用“命换钱”,而老板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在“胶水中毒”的热议中,一位网友写道:我们不知道下一个是谁,但我知道还有下一个。

  广州市安监局通报称,在有关专项行动中,各级公安部门共抓获违法嫌疑人37人,其中刑事拘留15人,包括工厂负责人3名、胶水供应商工作人员8名、胶水制造商4人。广州市质监部门对129批次无标签、无使用说明、无生产厂家的“三无”胶黏剂和不合格胶黏剂的使用企业发出书面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企业依法依规对相关产品进行无害化销毁处理。

  由于发生胶水中毒的工人多来自无证照经营的企业、非法办厂的出租屋,有关部门从3月1日起展开以箱包皮具制鞋企业为主的职业中毒隐患专项排查整治行动,进一步加大对无证无照小作坊的取缔和打击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