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日前广东省人民医院出动直升机,把五个月大的先天性心脏病女婴从汕头市接到广州救治,这趟花费近两万元的空中飞行历时108分钟,而汽车正常情况下要跑6个小时。

  原本是公立医院参与应急救援体系、寄望将“空中120”常态化的一次演练,却引起了一场关于社会公平的质疑:直升机救助对象应该由谁、根据什么标准选择?为什么出动直升机去救助先天性心脏病这样的慢性病患者?其他有需要的患者怎么办?一趟几万元的飞行费用,是否非富即贵的患者才能享有这种昂贵的医疗服务,获得优先生命救助权利?

  (记者调查)医院:救急是第一选择 但无法做到直升机救急免费

  广东省人民医院院长庄建介绍,这本来是“空中120”的一次演练。“直升机归属公安部门,我们是和广东省公安厅合作,是作为医疗救护纳入到广东省应急体系的一次试运行。广东省政府的初步意向是希望把航空救护纳入到广东省应急救助体系中,希望未来能够常态化运作。”

  对于质疑声较大的“为什么是这个女婴如此幸运?”庄建说:“这次演练,公安厅、医院、孩子病情条件都具备。女婴小芬只是一个家庭背景很普通的小孩。”

  小芬的主治医生郭予雄介绍,小芬一出生就被查出患有复杂心脏病,更严重的是小芬因多次肺部感染,心衰症状已经出现,需立即手术治疗。小芬所在医院向广东省人民医院新生儿科发出了紧急会诊邀请。但如果用救护车运送,一路颠簸,患儿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在此情况下,广东省人民医院3月28日下午向广东省公安厅申请,开了一趟“特殊航班”,动用直升飞机将小芬接到广州。

  庄建介绍,广东省人民医院开通医疗救护航线已经8年。“1996年,我们结合发达国家经验,在主体楼顶设置了可以接受航空救护的停机坪。2004年8月,两个烧伤病人在当地不能救助,我们启用了航空救助。截至今年,共有20多例患者通过这种方式转运。航空救助主要针对三类病人:一类是需要应急救援的,比如烧伤病人;第二类是地处比较偏远的病人,比如在山区发生车祸,骨折病人需要转运到广州治疗;第三类是病情急需的,比如说发生紧急心肌梗塞。”

  据测算,直升机飞行一公里油耗30元,这次来回汕头,花费了近两万元。对于社会关心的“是否只有富二代、官二代才用得起这么昂贵的服务”,庄建说:“我们肯定要考虑运作费用,不可能免费提供给所有患者使用,这一点即使是发达国家也做不到,所以会做一个甄别。但是,就算是经济能力比较好的患者,如果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动用到这样的资源,我们也不会建议使用。”

  记者在广东省人民医院见到了患儿父亲陈映玲。陈映玲说,自己在汕头经营一个路边摊小铺子,平常做点小生意,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生活一直不宽裕。“孩子治病的钱都是七拼八凑借来的。孩子被转院后我才知道,这次医院没有收直升机的费用。”

  (延伸阅读)昂贵的“空中120”会不会成为富人专享?

  成本昂贵的直升机救助服务,会否最终成为有钱人专享的待遇?

  庄建认为,无论什么救援方式都遵循生命第一。从长远来说,我们希望能够建立适用于一部分紧急救援和特殊病人需求的体系。希望“空中120”能够简化流程,在需要的时候能很快运作起来。此外,在运行费用方面,希望作为政府的应急救援体系得到支持,与紧急救援体系相关的费用能够投入到相关管理机构或是运作“空中120”的机构,从而共同去甄别哪些情况是需要医疗紧急救援。”

  也有专家有不同意见。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说:“事件本身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一来,飞行救援是应急救援的一种进步;二来,类似汶川大地震的灾难救援需要强化。但这个手段能否运用到我们的日常医疗工作中,还有待商榷。”

  “在医疗改革当前,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这时候去发展这样一种高端的奢侈服务,主要考验医疗体制公平性的问题,尤其是公立医院该不该去做一些特殊的服务。先进技术能否被社会成员公平运用?我认为不太可能,首先医保体系不能报销的时候该怎么办?”廖新波说:“我建议,这样的手段如果运用到日常工作中,在民营医院倒是大有发展前途,公立医院改革要回归公益性,有些已把VIP医疗服务让社会去做了,这也是一种社会分工。目前,公立医院应该是做好基本设施、基本医疗技术,让大家都能够享受到公平医疗服务的提供。”(肖思思)

直升机: 直升机,主要由机体和升力(含旋翼和尾桨)、动力、传动三大系统以及机载飞行设备等组成。旋翼一般由涡轮轴发动机或活塞式发动机通过由传动轴及减速器等组成的机械传动系统来驱动,也可由桨尖喷气产生的反作用力来驱动。目前实际应用的是机械驱动式的单旋翼直升机及双旋翼直升机,其中又以单旋翼直升机数量最多。1936年6月26日,世界第一架可正常操纵的直升机在德国首次试飞成功。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