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喝蝎子汤、吃癞蛤蟆、煲龟肉……不少肿瘤患者会寻求各种稀奇古怪的食疗方法对抗肿瘤。广州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中西医结合科副主任医师苏旭春说,道听途说,盲目使用“土方法”,尤其是食用未经炮制的“中药材”,如全蝎、蟾蜍、蛇莓等,很有可能对肝肾、造血功能造成损害,治肿瘤没见效,反而加重病情。

  吃蟾蜍——肝功能衰竭

  对于恶性肿瘤(古时多称“无名肿痛”),在古代没有先进的治疗手段,因此,中医从古到今一直重视“以毒攻毒”,凭经验以全蝎、斑蝥、蟾蜍、蛇莓、砒霜、喜树、鸦胆子等有毒之品来抗肿瘤。

  苏旭春说,以蟾蜍(即癞蛤蟆)为例,当时人们的使用方法是,把它的外皮捣烂,外敷以消除疔疮痈节和无名肿痛,内服则能化淤解毒,治疗肝炎、癌症等疾病。当时民间有各种各样奇异小偏方,在某些人看来很有效,于是在坊间广为流传。

  “使用蟾蜍,的确能取得一定疗效。从现代医学来看,因为这些毒物本身就是原始的未经提炼的细胞毒药物,”苏旭春说,“蟾蜍背面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这是皮脂腺。其中最大的一对是位于头侧鼓膜上方的耳后腺。这些腺体分泌的白色毒液,是制作蟾酥的原料。而蟾酥就是我国的传统名贵药材之一。”

  但是,临床中,遇到不少肝癌患者,以为吃蟾蜍能治癌,不料,煲了几顿蟾蜍来吃(连皮带肉),发现黄疸加重,出现急性肝功能衰竭的现象。苏旭春说,蟾蜍需要经过炮制,才能成为中药材蟾酥,临床上,一副中药里,蟾酥仅限用3克。

  服含砒霜中草药——严重贫血

  现代医学还证实,从砒霜中提取的三氧化二砷,喜树中提取的喜树碱,鸦胆子中提取的鸦胆子油乳已广泛应用于抗肿瘤的治疗中。

  砒霜是众所周知的毒物,但是很多人以为可用砒霜治疗癌症。在广州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中西医科就遇到一位血小板超低的患者,根本没法治疗,医生一问病情才知道又是一名“以毒攻毒”的受害者,原来这位刘先生患了肺癌,听远房亲戚说,某个江湖郎中的中草药方能治癌,医好了不少人,于是他也找上门买了几个月的中草药,其中一味就含有砒霜。吃了几个月下来,肿瘤不缩小,反而越长越大,人也越发的消瘦,面色苍白。一到医院做检查,医生发现其血小板低得吓人,只有10000单位左右,是正常人的十分之一。苏旭春说,这么低的血小板,根本没有办法做化疗,只有等他的造血功能恢复正常以后才能再做系统的抗癌治疗。

  与上述这位刘先生一样,有相当部分肿瘤患者会搞些“偏方”用于治疗。专家提醒,很多时候外面的游医,对某些中药材的剂量用得很大,往往比正规医院的用量大10倍,很多时候,一大批人中毒了,只有小部分能耐受如此大的剂量。

  长期服“毒物”,犯了大禁忌

  苏旭春说,在门诊看病时,不少患者就会问医生,毒蛇、蝎子可不可以抗癌,他们大多数到处打听吃哪些“毒物”能“解毒、排毒”。

  专家认为,以毒攻毒是以祛邪攻癌为目的。可以应用于“积坚气充”者,即体质较好的恶性肿瘤患者,因为,在杀伤肿瘤的同时,这些“毒物”对正常细胞亦有一定伤害。如果患者正气已损,则不宜一味“攻伐”,尤其是手术、放化疗后,患者免疫功能、肝肾功能均已受一定损伤,更宜以“扶正培本”为主。

  令医生们无奈的是,恶性肿瘤患者在治疗过程中,由于患者及家属治病心切,往往以为毒性越大的药物对治疗越有益。私下里长期应用大剂量“毒物”,尤其是一些未经炮制处理的原始药材,如全蝎、蟾蜍、蛇莓等,常常引起体内毒性积蓄,在化疗后,再应用此毒药引起严重肝、肾功能损害的例子比比皆是。

  所以,专家强调,恶性肿瘤患者在与肿瘤抗争的过程中,应严格遵医嘱选择中药品,不能道听途说,避免走火入魔,步入误区,使病情加重。

毒物: 毒物(poison,toxicat)与非毒物之间并无截然分明的界限,从广义上讲,世界上没有绝对有毒和绝对无毒的物质。就是人们奈以生存的氧和水,如果超过正常需要进入体内,如纯氧输入过多或输液过量过快时,即会发生氧中毒或水中毒。食盐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物质,如果一次摄入60g左右也会导致体内电解质紊乱而发病。如一次摄入200g以上,即可因电解质严重紊乱而死亡。反之,一般认为毒性很强的毒物,如砒酸、汞化物、蛇毒、乌头、雷公藤等也是临床上常用的药物。所以有人曾说“世界上没有无毒的物质,只有无毒的使用方法”,可见给毒物下一个绝对准确的概念是困难的。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