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药背后藏有暴利链条:采购不选对的只买贵的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5日 09: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三湘都市报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一包中药,一家省级中医院卖40元,而在药店只要9元,药价虚高再次引爆公众眼球。

  对于其中超过3倍的差价,医院的解释是,“我们的药是从经GMP认证的中药饮片公司进的一等品,光配方中的‘灯盏花精粉’就要18元。”蹊跷的是,记者连续3天暗访调查,发现药店根本找不到这味“灯盏花精粉”中药。

  对此,一位从事医药行业的人大代表指出,正是这种只有医院有的“特供药”,背后暗藏药价虚高的利益链条。而医院只给电子处方拒给纸质处方,侵犯了患者的知情权、选择权,成为医院维护“高药价”的工具。

  【调查一】“特供药”背后的玄机

  灯盏花精粉10克一包,医院进价14元

  疑问

  熊爹爹仔细比对某中医院和连锁药房开具的处方单。“药的配方,医院的单子上有一味灯盏花精,药房没有卖,就用灯芯草代替了,难道这一味药能把药费抬高几倍吗?”

  从9元到40元,作为抬高药价的“主角”灯盏花精粉,究竟是一味怎样的药材?

  调查

  3月26日,记者对长沙市内的十多家药店进行连续3天的调查发现,长沙的养天和、芝林、万和、可瑞斯等药店都没有“灯盏花精粉”这味药。

  随后,记者根据熊爹爹从医院购买的灯盏花精粉的包装联系到一家中药饮片公司负责长沙地区销售的人员。当记者提出要采购灯盏花精粉时,对方表示“这种药目前只专供医院”,“你要的量大不大,我可以想办法从给医院的药里留一批货给你。”

  当问及价格时,这名工作人员开口就谈回扣:“灯盏花精粉10克一包,我们给医院是14元,你要就给你提20%的回扣,这味药在医院里至少都卖到十八九元了。”

  记者随后联系到一位长年从事中药饮片检验工作的专业人员。他告诉记者,“灯盏花的原料价格和灯芯草是差不多的,灯盏花精粉只是经过加工后的超微颗粒精粉更浓更纯,便于人体吸收,但10克灯芯草的价格不到1块钱。”

  29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之前熊爹爹就诊的这家中医院进行暗访。在三楼,中医外科主任医师、王教授告诉记者,灯盏花的主要作用是活血。记者拿出写有熊爹爹所服中药配方的纸条,询问灯盏花精粉在这服药中所起的作用时,这位王教授告诉记者,“缺了影响也不大,你找个别的药代替就可以了。”

  人大代表声音

  进货渠道药店和医院完全一样

  一味常见中药制剂,为何只在医院出售,药店却几乎“绝迹”?

  对此,深谙医药流通领域“潜规则”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指出:此类只有医院才有的“特供药”,存在的原因就是其中存在的巨大利润空间,“医院由于用药量大,往往会挑出几种不是普通病患者经常用到却有相当利润的品种,并与中药厂家签订一种具有‘排他性’的协议,指定这些品种的药物只能供应给医院。

  谢子龙表示,所有从事中药饮片生产的企业都必须经过GMP认证,才有资格进行生产。而所有进行药品经营的企业,不可能也不允许直接到中药材市场进货,包括医院,这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因此,从进货渠道来说,药店和医院是完全一样的。”

  【调查二】变味的电子处方

  患者购低价药的最后通道被堵死

  疑问

  “现在医院都不需要病历了,就一张IC卡,医生开了什么药、什么价格都不知道,必须要划价缴费之后才会有打印的处方笺,我即便觉得药开贵了,也没有办法,只能拿药回家。”熊爹爹认为,电子处方已经成为了医院“进行强制消费的手段”。

  调查

  在本报报道熊爹爹的遭遇后,不少市民向记者反映,原本是为了给患者建立详细诊疗档案的电子处方系统现在已经异变成“电子壁垒”,如同一把老虎钳,将人们拿着医院处方到药店购买低价药的最后通道也钳死。

  为了证实熊爹爹的说法,记者先后来到他就诊的医院和另外3家省内知名的三甲医院,问及就诊过程,所有受访者都表示,在就诊过程中,医生除了在病历上记录病情,处方已经完全实行“电子化”,医院如此做法无疑就是“逼迫”患者在医院购买高价药,以往拿着处方去药店买便宜药的最后途径也被堵死。

  对此,熊爹爹就诊的中医院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当医生在电脑上开出药方时,就已经显示了价格等信息,但由于患者太多,医生也可能没有一一告知患者这些信息。

  人大代表声音

  患者丧失选择权和知情权

  对于这样“变了味”的电子处方,谢子龙认为这是“医院利用信息技术达到垄断目的”,侵犯了患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医院的最终目的是让处方不外流,让患者无法去药店购药。此外,患者有权利在缴费之前了解医生为自己开了什么药,多少钱,而不是到交钱后才拿到消费详单。这样患者就只能在医院购药,即便知道价格会比药店高出一大截,也只能接受。”

  揭秘中药背后同样藏有暴利链条

  在以往的有关药价虚高的报道中大多指向西药,可记者通过多日来的调查暗访,发现中药流通环节中也同样存在着一条暴利链条。为此,长期从事医药经营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以及有着5年医药销售经历的谭少国为记者揭开了其中的内幕。

  【黑幕一】经一道关卡就涨一次价

  见者有份,利益均沾,雁过拔毛。对于医院与药店同药同质不同价的情况,谢子龙和谭少国总结出这样的一条“潜规则”。

  在药品业,大医院往往因用药量大被称为“庄家”。谢子龙说,“生产厂家求着医院用药,请客、送礼几乎是行规,特别是到了收货款时,更是‘求爷爷告奶奶’,连财务部的小出纳都要打红包,药品每经一个环节都要涨一次价,医院每签一个字都要塞一个红包。这些超额成本最后由患者来买单。”

  【黑幕二】采购不选对的,只买贵的

  同样质量同样疗效的药品,一个卖十元,另一种卖一百,你说医院会采购哪个?谢子龙向记者提出一个问题,顿了一下,他给出了答案,“肯定采购一百块的那种。”谢子龙介绍,目前国家对医院采购药品实行加成15%的方法,就是10元采购的药品,医院可以卖到11.5元,于是医院为了追求更大的利润空间,就选择进价更高的品种。(黄磊 周红泉)

中药饮片: 中药饮片是中药材经过按中医药理论、中药炮制方法,经过加工炮制后的,可直接用于中医临床的中药。这个概念表明,中药材、中药饮片并没有绝对的界限,中药饮片包括了部分经产地加工的中药切片(包括切段、块、瓣),原形药材饮片以及经过切制(在产地加工的基础上)、炮炙的饮片。对于前两类,管理上应…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