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病人寻熊猫血屡遇尴尬 现实呼吁建新志愿者网络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30日 09: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闻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熊猫血志愿者姚勇在接受献血体检 本版图片均为晚报 何雯亚 现场图片

早在2005年,市血液中心就率先成立了RH 阴性志愿者俱乐部

  寻找“熊猫血”,请扩散!张江日月光某员工肝脏大出血,急需输血。他的血型是极稀有血型RH阴性,如果你是A型RH阴性,请伸出援手!

  昨天,新浪微博热转这条消息,在消息发布的两个小时后,就有市民直接报名。近日来,“熊猫血”、“RH阴性血”变成频频见诸媒体的常见词。昨日,记者从几家规模较大的民间“熊猫血”志愿者组织获悉,今年截至本月,他们救助的病人已经达到30多位,相当于他们去年全年所输血救的病人总数!

  如何让人数激增的 “熊猫血病人”获得及时救助?昨日,记者跟随两位“熊猫血超人”,探访了他们献血帮助一个八个月大 “小熊猫”的过程。记者发现,目前“熊猫血超人”处在助人较为尴尬的境地,他们希望助人的渠道可以更顺畅些。

  直击熊猫血超人在行动

  八个月大先心病患儿手术急需“熊猫血”

  昨天中午1点,在位于虹桥路1191号的市血液中心献血大厅内,“中国稀有血型联盟血库”管理员“胖胖鱼”正陪着一位病人家属及一位志愿者聊天。就在一刻钟前,31岁的志愿者姚勇刚刚检测过血压,被告知血压上行数值偏高,必须休息一会儿再次接受检验。姚勇是嘉定二中高二的物理教师,也是“中国稀有血型联盟血库”的志愿者,就在前一天晚上,他在QQ群上看到“胖胖鱼”发布的招募志愿者的消息,欣然报名参加。昨天上午上完课后,他立刻从嘉定乘了一小时车赶到市血液中心。“献血是件很严格的事,对供血者的身体要求很高,刚才可能是我赶来时步履匆忙了一些,血压受到了一些影响。其实我的血压下行数值是达标的,休息片刻应该没事。 ”姚勇笑着安慰一旁的病人家属,“我不吸烟不喝酒,身体应该还行”。一旁的病人家属一筹莫展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但双手仍然紧紧攥着。

  这位看起来一脸憨厚的病人家属名叫徐俊,来自河南和安徽交界处的贫困农村,需要手术用血的是他8个月大的儿子徐吉阳, “阳阳生下来身体就很虚,出生时3.3公斤,现在才5.2公斤,比同龄孩子瘦弱得多。前段时间检查之后,才知道孩子患了先天性心脏病;还没赶上手术,又知道他的血这么稀罕……”徐俊无奈地摊开双手,这时记者发现,他的左手只剩下一块肉掌,指头一根不剩, “两年前在无锡打工时出了点意外,左手手指全部废了。”徐俊说,他的老家并没有被纳入到大病医疗保险范围,这次给阳阳看病,自己也是砸锅卖铁举债咬着牙过来的。

  志愿者遗憾没过体检,病人手术用血一波三折

  “小熊猫”阳阳的血是RH-B型阴性血,他的上海手术之行并不顺利。 3月14日,他们一家来到儿童医学中心,两天后入院,因医院一直缺少手术用血, 19日出院返回老家。回去之后,徐俊的姐姐在网上查到 “中国稀有血型联盟血库”和“胖胖鱼”的联系方式,电话联系后,这群 “熊猫血超人”答应帮阳阳捐血,于是他们一家又于3月23日满怀希望地再次来到上海。 3月27日下午, “胖胖鱼”和事先联系好的5位志愿者,以及徐俊赶到市血液中心,不过,让他们纳闷又遗憾的是,这次只有一位志愿者通过体检,捐献了400ml的血,距离手术用血的800ml要求还差一半。当晚, “胖胖鱼”在QQ群上联系上了姚勇老师。

  一刻钟之后,姚勇再次走进献血检测的隔间。不幸的是,10分钟之后,他再一次得到检测没有通过的消息,他被告知转氨酶偏高,“根据献血的要求,献血者的转氨酶指数必须低于38,但我达到了41。转氨酶指数和人的身体素质很有关系,可能因为这几天稍微忙了一些,我的身体还没来得及调整到最佳状态。”他看着有些失望的徐俊,连忙说:“很抱歉,实在帮不上忙……要么双休日我再来检测一次。”

  走出献血大厅后,一旁的“胖胖鱼”也安慰徐俊,自己回去后还会联系其他志愿者,叫他宽心,不要太焦虑,办法总是有的。好在经历了多次波折后,老天爷终于在昨晚又给了他们一线希望。昨天下午5点,正在回家路上的“胖胖鱼”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徐俊刚刚告诉他,自己得到医院的通知,医院为阳阳申请到了另外400ml血,手术终于可以进行,时间就在今天下午3点。

  志愿者组织忙不停地为各地病人“找血”

  事实上,在昨天、前天两天里,“胖胖鱼”同时在做三位病人的献血协调工作,除了阳阳之外,还有一位“张江男”、一名河北的17岁少年。

  其中,“张江男熊猫”的遭遇已在昨天的微博上广为传播,本报和多家媒体的微博都转发了这一消息:“张江日月光某员工肝脏大出血,急需输血。他的血型是极稀有血型RH阴性,如果你是A型RH阴性,请伸出援手……”昨天中午,还有好心市民赶往血站为其捋袖献血。

  其实,早在前天上午,“张江男熊猫”的家属就已经向“胖胖鱼”求助,当天他就在群里召集联系人。昨天上午,已有两位“熊猫血超人”赶到位于浦东的曙光医院附近献血点,可惜他们都没有通过体检,原因是“熊猫血超人”略有感冒症状,血液质量未能达标。“这位病人是肝脏大出血,需要2000ml的手术用血,两三名志愿者献血还不够,需要更多的志愿者帮忙,我们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

  与此同时,就在“胖胖鱼”接到“张江男熊猫”求助电话的3月27日当天,网上又有一条消息广为传播:“17岁的少年孙文强因脑出血,在河北省第二医院开颅手术后,血小板降低到接近0,导致不能止血,石家庄市各医院及河北血液中心缺乏O型RH阴性血小板。 ”这条消息由《河北青年报》发布,得知这一消息后,“胖胖鱼”立刻把联盟北京站管理员小龙的手机号码告诉《河北青年报》,让他们直接联系。和其他的民间联盟不同,“中国稀有血型联盟血库”在全国各地均有分站,“超人”总人数达到2万人左右,不同城市之间的协调合作也时有发生。

  呼声

  “我们需要更系统的志愿者网络”

  和公司、单位等纪律、结构严明的组织机构不一样,“中国稀有血型联盟血库”一类的民间组织完全建立在网络世界,它们的志愿者都是普通网友,在线时间并无规律,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各人的热情程度也不尽相同,因此虽然“中国稀有血型联盟血库”上海站有160多名成员,但活跃的志愿者也只有三成,并不是每次救援活动都能在瞬间一呼百应。目前,本市除了这一“联盟血库”外,还有“熊猫家族”、“上海稀有血型联盟”和“上海稀有血型俱乐部”等民间组织,“联盟血库”的志愿者约160多人,后面几家组织的志愿者总人数约110多人。前些天对本报报道过的樊平平、此次对“张江男熊猫”的救援都得到他们的共同帮助。昨天上午,献血的两位“超人”未通过体检的消息传出后,“熊猫家族”的管理员赵勤立即听说了这一消息,他们本来还准备再联系其他“超人”试着帮忙。

  其实,需要“熊猫血”的病人并不是樊平平、阳阳、张江男等少数个人。以樊平平为例,其实在医生为她到上海市血液中心登记、申请“熊猫血”时,长征医院已经有三个病人排在她的前面了。“市血液中心应该有备用的‘熊猫血’,但因为血液从献血当天算起,保质期为35天,所以血库的备量一般不会太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 “比如市血液中心当时可能有十个单位(每个单位是200毫升)的备量,除了给紧急抢救的病人使用外,只能按照顺序满足择期手术的排队病人。 ”

  樊平平在上海长征医院接受手术,输入志愿者的“熊猫血”。没几天,另一位等待了十几天的病人终于也等来了2000毫升的“熊猫血”,成功接收胸外科手术。这位“熊猫血”病人何林(化名)因心脏病需要接受开胸手术,因为手术较大,还要进行体外循环,所以需要2000毫升的RH阴性血。但何林在医院住了好几天,就是因为缺血没法进行手术,眼看等下去不是办法,何林决定先回家,等到有血了再去医院动手术。十几天后,终于传来消息,2000毫升的RH阴性血有了,于是医院立刻为何林安排手术,手术非常成功。

  “我在医院20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病人因为缺‘熊猫血’而死亡的。 ”这位医生说。 “RH阴性血病人每个月都会遇上,一般3—5个,偶尔也会多一些,血库总会有备量,但需求量较大供血跟不上时,病人确实需要等待。 ”如果遇到需要输RH阴性血的病人,医院会直接和市血液中心供血科联系,申请血液。

  一位志愿者听到何林的遭遇表示,很多RH阴性血志愿者随时准备为有需要的病人献血,如果能够有一个系统的网络,由血液中心及时联系到他们,就能大大缩短RH阴性血病人需要等待的时间,及时输血得到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