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药品研制已进仿创结合时代 仅结构新颖难得回报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9日 08: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医药经济报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简单的me-too,仅强调结构的新颖性,这种创新药很难获得市场回报。如果能够瞄准现有药物耐药性、突变、安全性等科学问题,研发新一代药物,就可能获得丰厚的回报。

  在“创新型国家”基本战略引导下,通过“重大新药创制”等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和国家科技计划的积极鼓励支持,加上研究机构、企业实体的不断努力,近年来,我国药品创新能力和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然而,在快速发展中,一些问题也逐步暴露出来。

  仿创结合时代

  据悉,2011年,我国批准上市的化学药有569个,其中,新药所占的比例达到24%,这一数据在2010年为19%,新药所占份额继续提高。

  而包括化学药、中药、生物制品等在内的所有药品2011年获批上市的数量是641个,涉及药品品种数为380个。从数据上来看,同品种药物不同企业重复申报的情况也大有减轻。

  “目前,我国已经进入仿创结合时代。”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司长张伟在日前召开的一个中日制药业交流会议上表示。

  张伟分析,国内企业化学药1.1类新药申请受理情况显示,非新靶向新机制的抗生素类品种申报仍占较大比重,替尼类抗肿瘤药物是新的投入研发重点,福韦类抗病毒药物是研发投入关注的另一个方向。“国内企业申报1.1类化学药情况反映了企业对未来市场的预期和研判,主要仍然以跟踪创新为主。”张伟说。

  此前,国内许多专家将中国药品创新要走的路径总结为:me too——me better ——me new”。显然,目前我们已经在me better ——me new之间。

  “目前,国内的靶向新药主要是根据已上市药品的靶点创新为主,比如埃克替尼。新靶点新机制的新药研发仍然是需要企业努力的方向。”一位刘姓业内专家表示。

  据悉,目前国内企业及研究机构仍存在重知识产权而轻临床价值的状况,一些机构为了获得政府专项支持,盲目申报,取得的专利数量虽多,但专利转化不足,真正的创新能力仍然不强。

  另外,研发主体仍处在国家投入为主向企业投入为主转型的阶段。受企业规模所限,投入不足、研发人员薪酬水平较低,亦是自主创新的掣肘。

  聚焦“替尼”、“福韦”

  “目前,国内新药研发申报出现‘替尼’、‘福韦’类药物扎堆现象。”张伟提示,要避免新药研发出现“高水平”重复。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药品审评注册中心网站开设“已有批准文号与在审品种信息”栏目,按主要适应症和通用名将目前化学药品已有批准文号与在审评品种数的动态情况进行汇集。已批品种按批准文号(进口注册证号)进行统计,在审品种按受理号进行统计。

  记者在上述“已有批准文号与在审品种信息”栏目中查询到:替尼类抗肿瘤药物41个批准文号(进口注册号),在审品种63个。

  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原副所长沈竞康研究员则认为,替尼类药物目前在世界上也是研究热点,这种现象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必然的。

  据介绍,替尼类即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受体酪氨酸激酶是目前发现的最大的一类酶联受体,包含很多类型,如吉非替尼、埃克替尼即其中一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另外还有血小板生长因子、神经生长因子等,目前已发现受体类型50多个。

  另据悉,近日江苏恒瑞医药宣布其创新药阿帕替尼完成了肺癌Ⅲ期临床研究,今年或将上市。据悉,这是一个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不必一看替尼就觉得是重复。”沈竞康说。

  但同时沈竞康也认为,在药物创新的道路上,中国企业刚刚起步,需要交学费的地方还很多,既要对药物创新的选题有科学的准确把握,也需要对临床需求和风险管理有准确的把握。并非凡替尼类药物都是重复,问题在于新的课题有无准确的科学定位、市场定位。

  简单的me-too,仅强调结构的新颖性,没有疗效和安全性的特点,当自行研发的新药上市时,第一代创新药即将专利到期,这种没有特色的创新药很难获得市场回报。如果能够瞄准现有药物耐药性、突变、安全性等科学问题,研发新一代药物,就可能获得丰厚的回报,为人类健康作出重要的贡献。此外,创新药物研发产品线的策划,是风险管理的重要环节,是一种高超的艺术,可以借鉴,也要有创新。

  据悉,中心网站发布上述数据的目的是:希望研发者了解国内拟研发立项品种的批准与申报信息,全面考虑拟研发品种的临床可及性需求,减少由于信息缺失导致研发的盲目性,避免社会资源浪费。

  老病缺新药

  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抗肿瘤药物的研发热情相比,另一些疾病领域的研究者却门可罗雀。

  1882年3月24日,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发现了结核病的病因——结核杆菌。然而,直到今天,我们也没能消灭结核。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仅在2010年,全球就有880万人罹患结核,140万人死于结核。2011年,我国共发现并治疗活动性肺结核患者90万例,始终位居全国甲乙类传染病报告发病数的前列。耐多药结核菌的蔓延,让这一状况更加棘手。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认为,资金短缺将对结核病防治进程构成威胁。另一个困难来自于新药出现缓慢。

  事实上,目前所用的一线抗结核药物均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所研发上市的产品,最新的抗结核药物利福布丁、利福喷丁距今也有十几年的历史,且均为利福霉素衍生物。

  2011年,FDA批准了35个新分子实体上市,其中仅有一个是抗感染药,用于治疗艰难梭菌感染相关腹泻的抗菌素。记者查阅到的资料显示:目前欧美等发达国家从事抗感染类新药研发的非常少,一些老牌研究者近年来相继离开抗感染领域的开发,而抗肿瘤、慢性病、罕见病以及一些细分疾病专业领域则都有不少在研及新开项目。

  IMS数据显示,在全球近5年药品分类销售排行榜上,抗肿瘤药物市场销售额持续位居第一,且每年以两位数增长。

  “作为企业,以市场和利润为导向无可非议,抗肿瘤药物往往能够得到较高的定价,产品利润率远高于其他药品品种。而由于政策等原因,抗感染类药物虽然市场容量比较大,但利润率要低很多,尤其是抗耐药抗菌素,市场开发受法规管理的影响比较大。”沈竞康表示,“这种情况肯定无法简单依赖市场自身来调节,为了满足人类健康的特殊需求,体现国家目标,只能通过政府政策来引导。”

  3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发布公报,呼吁有关机构和各国卫生部门在抗击结核病的战斗中,加强对耐药性结核病的攻关力度,避免结核病成为“不治之症”。与会专家希望研究机构能尽快研发出对多重耐药性、广泛耐药性结核病更为有效的诊断方法和治疗药物,并呼吁世卫组织出台有关治疗广泛耐药性结核病的指导性文件。

利福喷丁: 利福喷丁抗菌谱性质与利福平相同,对结核杆菌、麻风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某些病毒、衣原本品的外文名为Rifandin。国外,类似名称Rifadin系利福平的一种商品名(美国Merrell Dow药厂),注意区别。体等微生物有抗菌作用,其抗结核杆菌的作用比利福平强2~10倍。 空腹一次服本品(细晶)400mg,血药峰浓度约为16.8μg/ml;在4~12小时间可保持15.35~16.89μg/ml;48小时尚有5.4μg/ml。尿药浓度,在12~24小时间为16.52~37.98μg/ml。体内分布,以肺、肝、肾脏中较多,在骨组织和脑组织中也有相当浓度。本品主要以原形及代谢物形式自粪便排泄。t1/2平均为18小时。 主要用于治疗结核病(常与其他抗结核药联合应用)。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