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哈尔滨杀医案 制度之病不该由医护来承担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9日 08: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山西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3月23日,哈尔滨医科大学一名未成年患者持刀砍死一名28岁实习医生。随后,在某网站一个6161人参与的调查里,4018人对此表示高兴。

  假如“杀医案”算个案的话,那么,超六成的被调查者居然对这样一起惨案毫无怜悯之心,对逝去的生命毫无惋惜之意,而且还流露出“高兴”的情绪,其背后所透露出的普遍情绪,甚至要比那把疯狂的尖刀更尖利。

  调查样本是否具有代表性,调查是否客观公正,固然有值得商榷之处。不过,即便存在调查统计方法上的偏差,可是从网友对央视反思“杀医案”的反应来看,认为“高兴”有理的仍然大有人在。例如,有人称“谁种下仇恨只能收获仇恨!”,甚至不乏有人抬出“八毛钱治病”“缝肛门事件”说事儿,并称“个别医生根本是抢劫犯,砍抢劫犯属于自卫”。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高兴”于“杀医案”背后的那粒仇恨的种子,显然不只是无心插柳,而是先有了土壤,才会生根发芽。具体而言,无论是当下的看病难、看病贵,抑或是医疗体制中的“以药养医”规则,甚至是医疗产业化,以及医疗机构的商业化运作模式,其实都在割裂医患关系,加深着医患矛盾。而当医生的收入和奖金,必须从患者身上赚取时,这样的绩效评判与激励机制,也必然使得医患关系偏离其本位,甚至直接制造了医患双方的“零和关系”,继而诱发利益上的直接冲撞。被异化了医患关系,最终以“杀医案”的极端方式上演,应该说的确有其背后的制度因素。

  然而,这一切显然不应全由一线的医护人员来承担,当评论者纷纷戏谑于“医生戴钢盔”,甚至指责《医院防暴力指南》很不靠谱时,不知可曾为医护人员的境遇设身处地的着想过?“患者和家属仿佛每个人都身藏凶器,可以随时置我于死地”——尽管这样的谨小慎微其实未必能让医护人员免于危险,但是,身处这样的险境之中,恐怕无论谁都不可能真正保持淡定。笔者身边的一些医生朋友,也都或多或少有类似的心理阴影,尤其是当医患纠纷与暴力事件往往就发生在身边时,医护人员对自身人身安全的担忧显然并非杞人忧天,而当这样的威胁居然就来自自己要救治的患者,医护人员的感受其实可想而知,而处处感受压力与危险的医护人员,恐怕也绝不可能成为患者之福。

  暴力或许可解一时之气,但却终究只能加深仇恨与裂隙,当医疗体制性问题被简单地转嫁到一线的医疗人员,显然是找错了宣泄的出口,那些对“杀医案”表示高兴的人,假如自己身处一线人员的位置,究竟会怎样对待患者?是否能比他们所仇恨的一线医护人员做得更好?答案恐怕很难说是肯定的。

  有一位常年工作在手术台上的名医曾说,“治病就是医生背着病人过河,双方合作无间方能成功抵岸”。只是不知道,千疮百孔的医患关系何时能够真正重回合作无间的“战友”,而不再是充满怀疑与仇恨,甚至剑拔弩张的敌人。(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