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北京养老调查:一公办养老院排到7千号 需等10年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6日 09: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北京养老 之 【一床难求】

  不久前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一份提案称,中国正经历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老龄化进程。

  2011年底,全国各类养老机构的养老床位315万张,床位数占老人总数比例仅为1.77%。

  何处安放我那张养老床?

  在北京,城区养老院“一床难求”现象凸显。北京市老龄委负责人坦言“解决养老问题迫在眉睫”。

  《北京市“十二五”时期老龄事业发展规划》提出,不断完善“9064”养老服务模式(到2020年,90%的老年人通过社会化服务在家庭养老,6%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在社区托老,4%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形成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服务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养老服务格局。

  本报记者历时一个月,调查百余家公办养老院、民办养老院,和社区养老场所。

  今起本报推出北京养老调查系列报道,力图从公众角度展现北京养老的真实现状和问题所在,为未来养老体系建设提供参考。

  丰台区马家堡,90岁的张寅生和老伴李玉珍,感觉回家的楼梯越来越长。

  他们常常相扶着,看一眼挂在墙上的结婚照片。70年前,黑白照片上的李玉珍漂亮得像个电影明星,“年轻的感觉,压迫得让人窒息。”

  劲松老式居民楼里,和80岁的兆芬(化名)一起回望过去岁月的,只有两只做伴的猫。满是皱纹的手里,公办养老院的排号已经等了近四年。

  深夜里,90岁的卢月爱吵着“要下楼上班”,看到58岁的女儿拽自己,扯着嗓子大喊“救命、救命”。“你们怎么着老人了?还让不让别人睡觉?”街坊开门骂道。面对神志不清的母亲,侯群英和兄妹们坦言“快被折磨疯了”。

  养老,于他们而言,成为了自己或家人无法解决的问题。

  衰老像“刀子慢慢割肉”

  张寅生说,衰老是慢慢感觉到的恐惧,“像刀子落到肉上,慢慢拉。”

  20年前,退休在家老两口过着养花、画画的悠闲日子。4个子女,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外地,在北京的两个每周都会来看望。

  早市晚市,张寅生提着布兜去买菜,回到家做饭,老伴儿李玉珍给他打下手,“如果就这样过完余生,很幸福。” 张寅生坦言,那时根本没想过去养老院。

  一场小火灾改变了他的想法。

  前年的一天,张寅生像往常一样做完饭,招呼老伴吃饭,但他忘了关火。

  火苗烧着了抽油烟机,黑烟充斥厨房,涌到窗外,街坊踹开门大喊“着火了”。

  “真吓坏了,突然感觉这么安静活着都力不从心了。” 张寅生说。

  去遛弯的路上,李玉珍躲避不及被车撞了。

  接连出事,子女探望频率增加,每周一次改为两三天一次,再改为一天一次,“他们怕我们突然死在了家里。” 李玉珍说,自己半年才慢慢恢复,“我和老伴想,这回得多注意点儿,别再给孩子们添麻烦。”

  衰老的窘境没给老两口喘息机会,刚好的李玉珍又摔了一跤。88岁的她装上了金属股骨头,只能慢慢挪动。

  老两口看着70来岁的子女,头发已白,面容憔悴,每天来照顾他们上楼梯都困难,“我俩心里难受”。

  “几家人都被折磨着”

  劲松37平方米的居室里,老伴去世后,80岁的兆芬和两只猫相依为伴。

  女儿住亦庄,兆芬不愿去,“住不到一起,习惯不一样,他们受不了我和我的猫。”

  儿子一家经济状况不好,“去年他要做心脏搭桥手术,都躺在手术床上了,医院要8万元押金……我儿媳妇说,去哪儿弄这8万啊,实在没办法,人又从手术室里给推出来。”

  说起这些,兆芬把头偏向窗外,“未来的路,不能靠孩子。”

  爱唱歌、爱打扮的兆芬,不愿别人踏入家门,“太乱,我会颜面扫地的。”手脚已不太利落的她无力收拾,家里弥漫着难闻的味道。

  只有两只猫相伴,她说有时希望来个收水费的,能说说话,但又怕来陌生人不安全。

  相比兆芬,90岁的卢月爱很少有烦恼,除了偶尔清醒的时候。

  老伴去世早,她一直跟两个女儿生活。四五年前患上老年痴呆症,五个子女轮流照顾。

  58岁的女儿侯群英说,去年10月,母亲幻觉越来越严重,“一到深夜就不睡觉,不停敲门敲窗,说有人要害她儿子,甚至站到阳台大喊大叫。”

  一晚三四次的闹腾,侯群英患有高血压的哥哥,照顾母亲时都得增加药量,“几家人都被折磨着”。

  受不了的还有街坊邻居,经常到居委会投诉,甚至都报过警。

  指望不上的社区养老

  “孩子们也老了,不能再拖累他们。”张寅生夫妇决定去外边养老。

  他们不愿远离自己的家,想起社区里的“日间照料室”。张寅生设想,白天跟老伴去日间照料室,有其他老人做伴,万一犯病还能及时送医院。晚上,两人就回家住,也能和孩子们在一起。这样既解脱了孩子,还能守着安全守着家。

  张寅生碰了一鼻子灰,居委会说,有日间照料室没人去。“我去看了,只有两张床两套被褥。再加上没医生,我们害怕。”张寅生说。

  也是抱着“解脱子女”寻找日间看护室的丁怀礼同样失望。他独居在芍药居一个近两千户的社区里,3个子女都在本地,“人老了毛病多,不愿跟他们住。”他去社区日间看护室,20来平方米房子内没有老人,已变成居委会的办公场所。

  “从设立初就没有老人敢去,后来日间看护室就变成了社区举办活动的公用场地。”丁怀礼所在社区的居委会负责人并不讳言他的现状与担忧,“居委会分不出人手照料,也分不出多余的钱雇人看护,老人在这是有风险的,万一出现急病,死到这了,责任算谁的?”

  北京“十二五”规划数据,2010年百名老年人拥有日间托老床位数1(张)。

  正如张寅生和丁怀礼的遭遇,近日记者探访多个小区,日间照料室现状多为“只是有这么一说”。现实中,很多社区缺乏人手和资金,日间照料室早已废弃,甚至一些社区的照料室已变成杂物间。

张寅生: 简介   张寅生,生于1927年农历正月,山西省陵川县附城村人,1944年2月在陵高县参加革命工作,1946年7月在高平县政府工作时参加中国共产党。 编辑本段生平   1933年4月至1938年12月在附城凤山上初小、高小,1939年3月至1939年12月在凤山民高上学,1940…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