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揭秘鹅肥肝:饲养环境肮脏不堪 鹅常患肝性脑病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9日 09: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鹅肥肝”的秘密

  “我从南到北看过一些企业,在废弃的猪圈或塑料大棚里填饲、屠宰,用松香脱细毛,把屠体放在露天的污水池中‘预冷’,不管卫生质量,只要取出肥肝,就能卖个好价,这种肥肝在国内销售都质量堪忧,更何况出口?”陈耀王说。

  饲养环境肮脏不堪、填鹅过程惨无人道、仿冒国外品牌和标识,这样的“鹅肥肝”你会吃吗?

  近日,几家NGO(非政府组织)在北京联合曝光了山东圣罗捷畜禽产业有限公司、吉林正方农牧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的鹅肥肝生产过程。

  圣罗捷公司对外宣称拥有目前亚洲最大的鹅肥肝生产基地;吉林正方公司是第29届奥运会食品供应商,正试图“打造中国鹅肥肝第一品牌”。

  鹅肥肝被誉为西方的美味佳肴和高级营养食品,但整个生产过程少人知晓。

  鹅进入成熟期后,会被天天关在笼子中。填饲时,工作人员把一个20厘米~30厘米的铁管,直接捅进鹅的喉咙深处,几公斤的玉米和其他饲料的混合物,从这个管道填塞到鹅的胃里,每只鹅每天都会被强饲4次。

  约18天后,一副比正常鹅肝肿大6至10倍的脂肪肝便“大功告成”。之后,鹅肝被小心翼翼地取出,破损的鹅肝会被碾碎制成鹅肝酱。

  多年来,培育鹅肥肝所必须采用的强饲法在国际上一直饱受争议。

  肥肝产品质量堪忧

  “我国自1981年鹅肥肝初试成功至今,鹅肥肝生产有了较快的发展。”中国畜牧业协会家禽业分会鹅肥肝产业联盟秘书长陈耀王研究员说。

  统计显示,2006年全国的鹅肥肝产量500余吨,位居匈牙利、法国之后,居世界第三位。陈耀王2007年曾预测,预计2007的产量可达700吨以上,超过法国,居世界第二位;如进展顺利,到2010年前后,我国的鹅肥肝产量将达到1500吨,超过匈牙利,而占世界首位。

  中国畜牧业协会家禽业分会鹅肥肝产业联盟2007年发布的《中国鹅肥肝产业的现状和对策》报告称:“随着欧盟动物权益保护组织对填鹅肥肝做法的强烈谴责和压力,匈牙利的逐步减产和以色列的停产,西方鹅肥肝生产的重心必将逐渐东移,而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鹅肥肝生产大国。”

  陈耀王说:“随着我国鹅肥肝产业的快速发展,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如不及时解决,势必影响产业的健康发展。”

  他举例说,一个主要的问题是“中小企业一哄而上”。以国内鹅肥肝的主要产地山东临朐为例:2004年前仅一家大型的圣罗捷公司,2005年新增加3家中型企业,2006年发展到50多家,而全国竟达150家之多。

  最让陈耀王担心的是“肥肝产品质量堪忧”。

  “鹅肥肝不能煮得时间太久,往往都是半生不熟就吃的,因此有严格的质量要求。”他说,但一些家庭作坊式的小型企业既缺乏必要的设施,也不懂卫生要求。

  “我从南到北看过一些企业,在废弃的猪圈或塑料大棚里填饲、屠宰,用松香脱细毛,把屠体放在露天的污水池中‘预冷’,不管卫生质量,只要取出肥肝,就能卖个好价;更有甚者,为了使肥肝外观好看,用化工原料漂白,这种肥肝在国内销售都质量堪忧,更何况出口?”陈耀王说。

  四川广安朗德鹅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蒲耀澄也透露了我国鹅肥肝生产的真实状况:目前国内大部分采用的是笼填、立式填饲机、一人操作,也有个别企业采用从法国引进的自动填饲机,这种填饲机的优点是采用半流质的玉米糊,减少了伤残率,定量填喂,提高了劳动效率(每人每小时可填500只),但缺点是平均肝重低,个别肝不成熟,大肝少(500克~700克),国内市场700克以上的大肝要比普通肝价高10%以上。

  “现在行业无序竞争、自相残杀的现象已经显现,行业洗牌几年内就将出现。”蒲耀澄说。

  鹅肥肝产业链

  在上海等大城市的时尚餐厅里,销售着“源自法国”的鹅肥肝,尽管无从得知这些鹅肥肝的确切来源,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进口渠道,也有不少国内企业生产的鹅肥肝流入上海。

  “我们是中国最大的鹅肥肝生产企业,鹅肥肝远销上海、北京等国内几十个大中城市。”昨日傍晚,圣罗捷公司副总经理高世峰在电话中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据高世峰介绍,圣罗捷公司饲养的鹅是从法国引进的鹅种,在中国繁殖,生产方式也是法国的。

  根据圣罗捷公司网站介绍,圣罗捷公司是1998年2月成立的民营企业,总投资额3700万元,注册资本780万元。整个场地面积20余万平方米。目前,公司下设种鹅场、孵化厂、育雏厂、育饲厂、填饲厂、加工厂等6个分厂。

  高世峰对本报记者说:“自建厂以来,销售量每年都以20%以上的幅度增长。”他透露,圣罗捷公司去年刚完成二期扩建,年屠宰量已经达到了28万只。

  此前,圣罗捷公司曾对外宣称“鹅肥肝已经出口到日本,质量和法国的一样。”但高世峰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2003年非典发生后,就停止向日本出口了,目前全部是内销。”

  “目前鹅肥肝行业主要是设备落后和人力成本高。”高世峰说,“尽管人工填鹅生产的鹅肥肝个大,级别高,但成本也高。”

  此前,有外国媒体称,圣罗捷(Saint Rougier)仿冒法国鹅肝酱品牌Cols Saint Sozy和Rougie。高世峰只是表示“看过外媒今年1月到公司拍的电视片”,但他并未对外媒有关圣罗捷仿冒法国鹅肝酱品牌一事作出回应。

  强饲法现实与隐患

  据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中国代表周尊国介绍,每年有8200万只鸭和70万只鹅被用于肥肝生产。

  “强饲法是必需的。”周尊国告诉本报记者,在一些大型鹅肥肝生产厂,填饲一只的手工操作时间为45秒到60秒。用水泵或气泵等工业强饲法只需要2到3秒,管子长度为20厘米~30厘米,填饲从鹅或鸭生长到10周~14周开始,鸭一般填饲12天~15天,每天两次;鹅一般填饲13天~14天,每天3次。当“鹅出现目光呆滞,羽毛脱落等濒死现象时”结束填食,立刻进入屠宰环节。

  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一项调查显示,在一些鹅肥肝生产厂,强饲插管操作过程造成鹅或鸭痛苦、伤害(淤青、出血、穿孔、感染);过量强饲造成鹅的肝脂沉积症(脂肪肝),肝破裂,肝硬化等;鹅时常患有肝性脑病,因其肝的排毒功能被破坏,毒素侵入大脑使其猝死。

  资料显示,1998年7月20日欧盟颁布的有关养殖动物保护的指令就明确“强饲法是非法的”;1999年6月22日欧盟颁布有关被用来制作肥鹅肝的指令第16条称,“不应允许任何能够给鸭子造成损伤、焦虑、疾病或导致不利于它们身心健康和福利的情况的食品及食品添加剂”,“所有个体笼子应在2010年12月31日前被取缔”。

  “到2019年,欧盟将全面禁止鹅肥肝生产。”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研究院刘慧莉研究员说。

  据新华社报道,在去年10月举行的德国科隆国际食品博览会上,主办方出于“动物福利”的目的拒绝鹅肝酱参展。

  除此之外,鹅肝与脂肪肝也常常被联系到一起。据康奈尔大学坎贝尔蔬食营养学证书课程中国第一参与人余力介绍,从组成来看,鹅肝就是鹅的脂肪肝,其营养成分50%左右是脂肪。其中含不饱和脂肪酸65%~68%,而另三分之一是饱和脂肪,食用后会增加胆固醇含量。

  在余力提供的食品营养排行表中,菠菜得分739分,大豆48分,豆腐86分,而鹅肝只有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