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聚焦孕妇烦恼:生育迎高峰“建档”如“赶春运”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6日 09: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

  孕妇增,床位少

  遭遇“建档难”的准妈妈们,或转到区县二级医院,或选择价格昂贵的私立医院

  2月23日,农历二月二。清晨7时,北京妇产医院门诊大厅内,人潮汹涌。挂号窗口前、产科门诊前、特需门诊前,孕妇及其家属们组成一条条“长龙”。挂号窗口一开,30多张产科号,很快被席卷一空。

  “老婆,现在建档提前到怀孕第7周,咱们12周来不收了!”一位早上5点前就来排队挂号的准爸爸打手机向家里汇报。

  “不论普通号还是特需门诊号,我统统没挂上。”家住方庄的杨先生说,“昨天尝试电话预约,只能约到一个月后,那时就错过建档时间了。”

  “要明天的号吗?”见记者在东张西望,两个小伙子走过来。“普通号一个200元。”其中一名带东北口音的说,“有医保卡吗?先去收费处激活,再留给我明早挂号用。”

  眼下,孕产妇去大医院建档、产检和分娩犹如“赶春运”,一号难求,一床难求。在该院6病房区,一位来自张家口的大姐告诉记者,她是产妇丈夫的嫂子,两天前进京照顾弟媳。“从怀孕检查到住进病房,托熟人找关系,花了不下3000元。”大姐悄声说,“离预产期还有几天。他们两口儿选择今天‘龙抬头’的日子,下午剖腹产。”

  “春节过后,孕产妇人数明显上升。”北京妇产医院产科副主任于松说,“以往我们医院产科月门诊量1000人次出头,现在这个数字涨到1200人次左右。100元的专家号被号贩子炒到500元。有些人挂不上门诊号,就看急诊,导致急诊工作量激增。”

  据了解,除北京妇产医院外,协和医院、朝阳医院、宣武医院、安贞医院、天坛医院等北京多数三甲医院,产床8月前基本排满。二级医院朝阳区妇幼保健院,4月份之前的预产期床位也已满员。各大医院产科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转。

  在市内公立大医院建档无望的准妈妈们,或者转到区县二级医院,或者选择价格昂贵的私立医院。

  专家号800元,产检费用1万元,顺产2万—5万元,剖腹产3万—10万元。北京玛丽妇婴、和睦家、美中宜和等高档医院,如今也成为普通消费者的选择。“不再奔波求人,就在私立医院建档了。”“80后”小张在公司里虽然薪水不高,但背后有爸妈支持,“就生一个孩子,高消费一次也承受得起。”

  据悉,今年在北京玛丽妇婴医院建档的孕妇已达1500人,同比增长30%。

  2

  挣钱少,风险高

  一些公立医院取消产科,不少二级医院只设妇科,不开产科

  “孕妇‘建档难’,与龙年扎堆生子不无关系。”北京医师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许硕认为,中国人有深厚的“属相”情结,继2007年“金猪宝宝”热之后,在被视为吉祥好运的龙年“天时”, 2012年“龙宝宝”热正在升温。而每波婴儿潮都加剧医疗资源的紧张。

  据介绍,北京市66家三甲医院中,除了北京妇产医院和海淀区妇幼保健院有200张左右产床外,多数医院产床数只有二三十张,远低于孕产妇的需求量。医疗资源配置不足的主要原因在于产科利润少、风险高。

  目前,北京市公立医院顺产住院1—2天,各项费用累计4000元;剖腹产住院5—6天,药费、床位费、治疗费等加在一起,约需6000多元。医保为前者支付1900元,为后者支付3900元,并对手术用药、器械使用等有较多限制,导致产科利润薄、挣钱少。

  然而,这个“挣钱少”的科室却是医患纠纷的重灾区。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成立半年来受理的申请中,妇产科医疗纠纷居首。“产科医疗纠纷多,是一个世界性现象。”于松分析,一方面因为孕产妇是健康人,一旦在孕育、生产过程中出现偏差,心理上不易接受;另一方面因为分娩本身是一个复杂过程,具有诸多不确定性。

  一位孕妇曾在北京同仁医院诊断出脑垂体瘤。遇到这类患者,北京妇产医院会建议她们去有治疗疾病条件的医院建档生育,因为孕期脑垂体瘤会体积增大,分娩时可能有危险发生。这位孕妇想在北京妇产医院生产,于是对该院隐瞒病史。接生那一天,她被排在第三个。因等候手术空腹时间过长,出现低血糖等症状,脑垂体瘤病发,最后成了植物人。孩子在医院养到2岁多,官司才了结。

  由于收入低、风险大、工作累,越来越多的医学毕业生不愿意干产科。近年来,日本出现妇产科人力荒,多家医学中心甚至招不到该科住院医师。当下,我国产科医生匮乏问题尚不突出,但是产科缩减现象却是不争事实。一些公立医院如北京市大兴区中医院等陆续取消产科,许多二级医院只设妇科,不开产科。

  与此同时,我国正迎来新中国成立后的第四次人口出生高峰,处于20—29岁生育旺盛期的女性每年增加约200万人。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认为,这种生育小高峰与龙年婴儿潮“双峰叠加”,也助推了孕妇“建档难”。

  3

  饥的饥,饱的饱

  专家建议,大医院只接收疑难重症孕产妇,无高危因素者在一二级医院建档分娩

  为缓解孕妇挂号难问题,北京许多三级医院已将孕妇的建档时间从原来的12—16周,提前到7—8周,只要B超能见到胎心、胎压,就立刻给孕妇建档,避免其为了建档重复挂号。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还开辟“绿色通道”,对持有“高危转诊单”的孕妇,当日加号,当日就诊。

  “其实,如同大学生就业难主要是找好工作难一样,孕妇挂号难一定程度上也是去大医院挂号难。”许硕指出,面对数量庞大的孕产妇队伍,大医院“吃不了”,小医院“吃不饱”。

  据北京市卫生局统计,该市三级医院产科的床位超负荷运转,使用率平均达110%,而二级医院的产床使用率为60%至80%,如丰台区妇幼保健院、大兴区妇幼保健院床位目前仍有空余。

  “作为北京市危重症孕产妇抢救中心和产前诊断中心,北京妇产医院的专家们应该接诊的是高危、疑难重症孕产妇,而现实状况是高危者只占六成左右。”于松说,专家们被大量不需要看专家号者包围,三五分钟看一个,既浪费了专家的优质资源,也易发生高危情况漏诊。事实上,无高危因素的孕产妇完全可以在一二级医院建档分娩。

  据介绍,孕妇在怀孕过程中的定期产检比较简单,通常是测血压、血糖,测量子宫的高度、腹围,看孩子生长速度,检查是否贫血,检测肝肾功能问题,做超声等。不管是从硬件还是技术水平上,目前北京市130多家有资格做产检和助产的机构,都能满足健康孕产妇的需求。一旦孕妇发生严重并发症,可以及时转到大医院。

  “实行分级转诊才是治本之策。”于松认为,当务之急是探索引导孕产妇合理分流的有效途径。

  于松和她的团队设计了一个《高危妊娠项目管理》。按照该制度,北京妇产医院将旗下16家业务归其指导的北京二级妇幼保健院纳入一个服务网,信息共享。孕妇去其中任何一家医疗机构建档,首先会得到高危状况评估。根据评分,北京妇产医院只收疑难重症孕产妇,无高危因素的孕妇就近去二级医院产检,发生高危重症随时转院。既保障了医疗安全,解除孕产妇后顾之忧,又优化了资源配置,促进分级转诊制的推行。

  此外,还应发挥医保的杠杆作用。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指出,目前不同级别医院的分娩手术费医保支付“无差别”,孕产妇当然愿意选择大医院了。(李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