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先排位后降价 新一轮医保药降价方案浮出水面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6日 09: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医药投资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新一轮医保药降价即将拉开帷幕。年初主流医药股的大幅下跌,或许表明市场已经感知医药行业将面临各项政策调整等诸多因素影响,其中之一就是发改委近日明确表示将启动新一轮医保药品调价方案。

  3月4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宋大才确认,《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和工商保险药品目录》(以下简称“医保目录”) 部分产品将于本月继续降价。新进医保目录品种,较之医保目录的老药,具备更大的降价空间,将进行更大力度的降价。

  四大类药品降价

  宋大才表示,此次降价,抗肿瘤药、免疫调节类药物、血液制品类和消化系统用药将是重点,共计有216个品种,这四类药可能不会同时降价。

  上一轮医保目录药品调价发生在2011年3月28日,当时国家发改委下调了医保目录内162个品种、近1300个剂型规格的药品最高零售价格。其中抗感染和心血管疾病的抗生素和循环类药品重点降价,平均降幅是调整前的21%;同时取消了20多个品种的单独定价。这次降价,成为发改委药物价格管理历史上的第27次降价。有数据显示,历次降价平均降幅均在15%-20%,部分药品最高降幅甚至达到了60%左右。

  对于此次降价幅度的问题,宋大才没有给出这次最终平均降幅的确切数字,只表示会在不同的原则和方法出来后才能确定。有专家认为,单就此次降价重点品种而言,由于抗肿瘤药、血液制品等均属于高定价品种,因此,此轮降幅将超出上年抗感染和心血管类药物21%的平均降幅。

  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在2月底,发改委就在天津与各省市药价主管部门讨论了新一轮医保药品价格调整的思路,随后小范围召集企业召开沟通会,基本敲定了新一轮药价调整方案。

  根据会议要求,发改委将对高价药加大降价幅度,并且还提出了对高价药在原来降幅的基础上叠加增大降幅的要求。这主要是针对高价药、高价剂型、高价品种、新进目录未定药品等四类,以及最高零售价与平均中标价价差比较大的品种,根据不同情况叠加增加降幅。以此分析的话,过去单独定价以及原研药等通常在降价范围之外的药品也逃离不出降价的圈圈。

  安信证券首席行业分析师邹敏表示,本次预计的降价实际上是对2011年医保目录调整的延续,预计降价基调与去年接近,平均降幅在20%左右,最大降幅可达40%,专利药预计为5%左右的降幅,而为了进一步缩小同种药品价格间的差异,外企专利过期药品此次降幅预计在10%。而会议讨论的总体思路表明,要对竞争较大的产品限定最低降价幅度,最低降幅为5%,竞争小的产品设定最高降价幅度,最大幅度设定为40%。

  价格调整思路有变

  据一位参加上述会议的专家表示,此次的降价方式为:以企业产品中标价和国家定价之间的差价进行对比,根据排序确认某品牌药为高价药还是低价药,综合考虑成本、出厂、批销、流通、医院销售价格五大因素,通过不同的参考比例和测算方式来确定具体企业品种的降价幅度。

  其实,早在2010年,时任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郭剑英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政府调价要综合考虑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实际交易价格等因素,并区分不同情况,突出重点。

  根据《价格法》、《药品管理法》及《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我国对药品实行三种定价形式: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和企业自主定价,其中,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报销目录的药品及少数生产经营具有垄断性的药品,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

  在2010年年初,发改委就对纳入医保目录的药品价格进行了调查,要求企业呈报三年的价格数据,同时参考地方物价部门登记备案价格、各地中标价、重点省份重点城市医院购进价格,以及大型公司交易价格。

  从以上的讨论方案来看,基本遵循了以上的调整思路,如果说2011年的价格调整还没有看到明显的市场化思路的话,此次价格调整思路市场化的脉络更加清晰。此次降价将产品中标价作为国家定价的最重要指标,同时强调缩小单独定价产品与仿制药产品的价格差,就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其实,上一次已经看到了一些不同的降价思路,除了取消单独定价,根据临床不同类别的实际使用需要进行价格调整也是一种思路。”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表示,对外资、合资与国内企业品种同品种价差过大的问题,将是下一步调整的一个重要方面。

  影响企业有限

  如果从整个行业来看,将中标价格作为政府定价的重要参考,对今后企业的市场行为将产生重要的影响。内外资企业形成比较统一的看法是:药品降价必然使产品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

  首先是企业产品的投招标政策策略和市场策略将受到最直接的影响。今后每一个产品的中标价格,都将影响到全行业相同通用名药的政府定价行为,如恶意投标也将可能给同类产品带来致命性打击。

  同时,上述会议也确定了新进医保而未定价的药品,将以市场平均中标零售价作为现行价进行测算。那么就意味着,企业必须对进入医保目录给药品可能带来的价格损失和医保扩容之间的得失作重新考量。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此次降价对制药企业的影响或许没有市场想象的那么大。安信证券首席分析师邹敏认为,目前决定企业盈利的关键指标主要还是招标价,而大多数非独家药品由于市场竞争,其招标价远低于国家规定的最高零售价,对企业盈利影响并不大;而独家品种由于最高零售价与招标价往往价差不大,因此受降价影响较大,但是如果只是业内预计的5%的下降幅度,企业可以承受。

  申银万国资深分析师罗鹃也持同意观点。她表示,真正影响药价的因素是招标,招标价由市场决定,竞争多则价降,竞争少则价稳。而在发改委下调零售价之前,招标价因为竞争激烈,实际上已经明显下调。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其实药品价格下降,对药企并不完全是坏事,由于纳入医保,销售往往会上升。以恒瑞的多西他赛为例,2004年纳入医保,当时销售规模低于1亿,如今价格下降了一半以上,但销售规模已经达到了10亿。

  已知的事实是,药品进入医院销售须经过各省的招标,而国内的企业以仿制药为主,竞争激烈,多数品种实际中标价已经远远低于发改委规定的最高零售价。有一种观点认为,药价是由市场竞争决定的,仿制药随着进入者的增加,价格一定会走低,也许这正是发改委的思路。企业如果想品种有竞争力,看来还得在研发上苦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