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单纯的药品简包装对药企影响仍然是有限的,但配合采购规模、集中定点生产等措施,对药企影响就大了,如果不能入选,就彻底失去市场。

  当下,国家正发力对基本药物生产购销的多个环节进行规范。其中,基本药物的包装问题,正逐步引起国家的重视。

  今年年初,中国医药包装协会受卫生部药政司委托,开始对基药包装进行调研,以求加快解决基药包装庞杂所带来的乱象。

  在国家重视之下,地方政府亦开始探索。日前,上海市卫生工作会议传出消息,上海市将通过大包装、简包装等措施,力争使基本药物价格在现有的基础上再降20%~30%。

  其后,上海市卫生局也通过微博透露,今年将推行药品简包装等措施,让纸包药回归,同时努力将三级医院使用基本药物的比例提高到40%,以降低市民的用药支出。

  然而,记者通过采访发现,虽然简化包装是未来的趋势,但要以此降低人们的用药支出,效果可能并不明显;与此同时,如果配套政策没有跟上,过分压低基本药物价格,则可能诱发基本药物生产企业停产的危机。

  化“繁”为“简”

  记者从全国范围内的多家医院了解到,不少只需要短期内服用的产品,医院已经在拆零销售。尤其在儿科用药方面,如心血管用药地戈辛、激素类药强的松以及其他一些利尿药、抗过敏药等,都已有医院正在“拆售”。

  在天津大学药学院副教授吴晶看来,药品“拆售”的意义在于促进医院医生合理用药。

  吴晶告诉记者:“药品安全是合理用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对于药品安全来说,分包装是最合适的。因为很多处方药的处方可能会比一次用量或者一个疗程的用量要大,在疗程结束之后,可能会有一些剩余的药品在自家存放过程中过了保质期,造成浪费;此外,剩余药物还可能被使用到不适当的地方,带来其他的安全隐患。”

  “这种拆分包装销售,对临床药师的要求会比较高,对用法、用量等内容的口头或者书面的说明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吴晶补充道。

  而正在进行的基本药物“拆售”过程中,小包装、繁包装,已让不少医院感到头痛。

  据了解,为了缓解小包装的人力配置问题,近年来,北京、上海、江浙的一些医院及广东省内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中山市人民医院、江门市中心医院、惠州市中心医院等纷纷使用药品自动分包机。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医院药学部主任深有感慨:“如果基药未来能实行大包装,就不需要使用自动分包机,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医院的负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周生来则向《医药经济报》记者表示:“由小包装变大包装,由繁包装变简包装,方向是对的,但这还不是真正解决看病贵的主要办法。”

  “不过,这样做的确是降低成本很有效的措施。尤其对于住院病人来说,这绝对是好事。”周生来补充道。

  与招标挂钩

  事实上,为了规范基本药物的剂型、规格和包装等问题,国务院办公厅已经在2010年56号文《建立和规范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指导意见》中定下了明确要求:卫生部要逐步规范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使用的基药剂型和规格,根据基层用药的实际需求,确定基药的标准剂型、标准规格和标准包装。

  而上海市此次计划将今年的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与药物大包装、简包装挂钩,正反映了上述56号文的重要精神。上海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还向媒体透露:“吸引厂商进一步降低价格,大包装、简包装只是一个方法,承诺更大的市场份额更为关键。”

  医药营销专家杨昌顺也表示:“药品简包装的确可以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是一个降低药价的举措。这种方式在基本药物中可以推行,但推行必须和采购量挂钩。因为单纯的药品简包装对药企影响仍然是有限的,但配合采购规模、集中定点生产等措施,对药企影响就大了,如果不能入选,就彻底失去市场。”

  “推行的难点也正在于和采购量挂钩。这在药品招标方案中喊了多年,但从未实现过。”杨昌顺如是补充。

  据了解,上海市有关部门正考虑扩大量价挂钩的规模,如承诺全市所有240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采购某个品牌的某种基本药物,以吸引厂商主动降价,参与投标。

  “大规模采购,加上简包装,综合起来将大大降低厂商成本,有望使基本药物招标价再明显下降。”上述卫生局负责人补充说。

  鉴于此,杨昌顺建议:“如果产品合适,并且政府承诺产品简包装与采购量挂钩,可以积极与相关部门沟通,或者参与相关采购招标,使相关产品进入采购目录供广大医疗机构使用。因为政府已经承诺了量,药企就不需要再去做过多的推广,省下的钱可以作为降价空间与政府谈判。”

  困局待解

  不过,记者在采访时发现,简包装的相关措施究竟怎样具体推行、何时真正落实,有关方面还没有明确给出时间表。

  上海的一家基本药物生产企业就向记者表示,由于该项目将如何推行并没有公布、落实,所以企业方面也很难对其将受到的影响作出预判。

  神威药业医药事务部总监张特利认为:“其实,在改包装的技术和流程方面,像神威这样的规范企业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受影响比较大的可能会是之前包装不规范、做繁包装、小包装的企业。”

  不过,国内另一家基本药物生产企业指出:“目前,能源、人工等不可控的成本都在涨,能降的、能简化包装的工作我们都已经做了,再减就有可能触及产品质量,但我们又不可能这样做。”

  对此,上述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自己的无奈:“这样的话,企业要么停产,要么就亏本经营。”

  实际上,因为低价而陷入“两难”的基药生产企业并不止一家。

  记者甚至在调查中发现,某家药品生产企业虽然进入基本药物目录的品种近100个,但目前该企业正在生产的基本药物品规总数却不到10个。

  不过,必须承认,此次上海所推行的基药简包装,将是国家未来规范基本药物包装的重要发展方向。来自全国各地的后来者如何继续完善,值得行业关注。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基本药物“简装”或与采购量挂钩 实施困局待解 1 单纯的药品简包装对药企影响仍然是有限的,但配合采购规模、集中定点生产等措施,对药企影响就大了,如果不能入选,就彻底失去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