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政协委员对能否真正解决看病贵仍表忧虑取消以药补医后补偿须到位

  “一支两毫升0.3克的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出厂价0.6元,在北京医院的终端价是12.65元,中间利润竟然高达2000%!”

  一面是药价虚高,一面是“廉价药”退市,甚至一些救命药出现短缺,连手术都被迫“停滞”。在昨天的全国政协医卫组联组讨论会上,委员们在痛斥药价虚高、管理混乱的同时,也对“以药补医”取消后,是否真正能解决看病贵表达了忧虑。

  问诊药品定价虚高 中间环节管理混乱

  “尽管政府先后27次降低药品价格,但一些药从出厂到零售中间环节的层层加码依然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第一五零医院院长高春芳认为,药价虚高只是最终表现,其根源是我国药品定价、招标、新药审批等环节的管理混乱所致。他细数了药价乱象“十宗罪”,包括药品规格混乱、药品价格不公开、药品加价无限制制度等。

  “举个例子,目前生产的亚叶酸钙,生产企业有29家,共有3种剂型12个规格,17个名称,按理说,同类的药品价格应相近,但这种药市场价最低3.95元,最高要199元。”高春芳透露,药品价格包括成本价、出厂价、批发价、招标价、政府指导价、医院采购价、零售价,现在这些环节大多数定价都不公开,出现要么投标价高出市场几倍甚至几十倍,要么低于成本价格参与竞争。“比如同样抗生素类的头孢曲松钠,投标价最高120元,最低才6元,这是一种恶性压价扰乱市场。”

  高春芳说,目前药厂的出厂价、经销商拿到的真正价格,政府根本不掌握。“所谓的阳光采购、政府招标,实际上成了政府和药厂经销商之间的"隔着口袋买猫"的生意,这是最可悲的现象。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是治标不治本。”

  把脉药品管理制度缺乏顶层设计

  记者了解到,九三学社中央一份提案也关注了类似问题,由于定价混乱,一些廉价药反而从市面上“蒸发”。一项对国内12座城市42家医院临床用药情况的调查显示:医院廉价药缺口竟达342种,其中130种在10元以下,5元以下的占69%。

  九三中央指出,廉价药大量退市,令一些患者只能望病兴叹。比如去年9月,全国多个地方爆发鱼精蛋白短缺,许多心脏病体外循环手术被迫“停滞”;去年12月,乙型血友病患者的救命药凝血酶原复合物也出现严重紧缺,一药难求。

  药品市场为何问题频仍?九三中央认为,这是药品管理制度缺乏顶层设计导致。据介绍,在现有体制下,发改委、卫生部、药监局、工信部分别负责药品定价,国家基本药物采购、配送、使用,药品研制、生产、流通、使用方面的质量管理监督,国家医药储备管理等。没有一个部委能统筹全局,药品生产缺乏产业政策引导,药品价格形成机制不完善。

  对此情况,高春芳委员建议,成立由国务院直接领导的药品生产、定价、核价监督、新药审批等一体化的综合评审委员会,改变目前发改委定价、药品监督局审批等众多行政环节。“中央垂直管理更有利于医药机构生产、定价的监督作用。”

  此外,他还建议公开药品出厂价,制定加价最高限价制度,加强药品生产成本的核算,定期向社会公布,并采取公开听证的制度,接受社会监督。

  开方“以药补医”取消需警惕过度医疗

  药价虚高,与“以药补医”的存在有很大关系。卫生部部长陈竺在此前的小组讨论会上就曾表示,“以药补医”,包括加成部分、流通过程虚高部分,都必须革除,“否则再多的钱也堵不了黑洞,尤其是招标采购环节的改革,不仅是对药物,还要包括耗材。”

  对此,也有委员表示忧虑。全国政协委员吴明江说:“大家现在的忧虑在哪里?忧虑是三个补偿渠道去掉了一个,那么剩下的两个能不能把这个"窟窿"补上?如果不补上,那就是硬着陆,那我们绝大多数的公立医疗机构就面临非常困难的局面,甚至很多医疗机构就此破产。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很多医疗机构"以药补医"占的比重,大家心里都有一本账。”

  吴明江说,现在在破除“以药补医”过程中,许多医院院长提出的疑虑,并不是反对破除,而是对能否真正补上这个“窟窿”感到忧虑。此前也有委员提出,取消“以药补医”,通过提升诊疗费、项目费来实现医护人员的价值,这样做会不会导致反复检查,过度医疗?对此,吴明江建议,要切实加大政府作为公立医院出资人的经济投入,落实已经明确的六大补偿政策。“现在政策写得很好,但在具体实施中还有相当的距离。” (潘高峰 江跃中)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委员痛斥药价虚高 吁取消以药补医后补偿须到位 1 一面是药价虚高,一面是“廉价药”退市,甚至一些救命药出现短缺,连手术都被迫“停滞”。在昨天的全国政协医卫组联组讨论会上,委员们在痛斥药价虚高、管理混乱的同时,也对“以药补医”取消后,是否真正能解决看病贵表达了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