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胶水中毒”事件又有新增患者。记者采访获悉,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即市第十二人民医院)新增一例疑似1,2-二氯乙烷中毒。该患者此前在荔湾区桥中街的某皮鞋厂工作,病情比较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目前共有29名患者在该院治疗,还很难预测每位患者何时能康复出院。此外,另有一名孙姓的女工人也因40多天前头痛、反胃等情况入院治疗,她是否属于“胶水中毒”,还需要调查后才能确定。

  住院治疗者达29名

  昨日记者了解到,前两天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新增了一例疑似1,2-二氯乙烷中毒患者。该张姓男性患者40多岁,此前在荔湾区桥中街的某皮鞋厂工作,病情比较重,现在住在该院重症病房,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至此,除一些患者已经出院或转院外,还有29名患者在市职业病防治院住院接受治疗,其中有25例被确诊为职业病,其中24例为职业性急性重度1,2-二氯乙烷中毒,1例为职业性急性轻度1,2-二氯乙烷中毒。在院治疗的患者中,还有4例未作职业病诊断。

  昨日,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刘移民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这29例患者的病情没有新的变化,由于患者涉及中枢系统中毒,治疗周期会比较长些,目前还很难预测每位患者何时能康复出院。另外,未做职业病诊断的仍有4例,主要是他们的个人资料没有交上来,“职业病诊断要以劳动者要求为前提,职防院的医护人员已经多次向患者及其家属劝说,希望他们尽快把有关资料交给诊断办公室,以便尽快确定是否职业病。”

  花都一女工入住十二医院

  实际上,“胶水中毒”者的范围仍有扩散的可能。另有一名孙姓的女工人也因40多天前出现头痛、反胃等症状,于近日入住市职业病防治院。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该院住院部,来自四川绵阳的刘永富正陪伴着卧病在床的妻子孙才蓉,他们的大女儿也向学校请假过来照看母亲。

  刘永富向记者介绍,他和妻子此前都在花都雅瑶镇东镜村恒生超市旁的天艺皮具厂(该厂原在白云)上班,自己在工厂里只从去年7月做到春节前,后来感到身体不适就辞工了;妻子则继续在那里上班。“胶水虽然很臭,但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么毒,不然早就不干了。”刘永富后悔地说。

  正在打吊针的孙才蓉语速缓慢地说,她2008年进入这家工厂,主要负责给钱包刷胶。经过几年工作,自己成为一个组长,工资也从800多元涨到了2000多元。“一天有早中晚三班,算起来要工作10多个小时,一般要刷五六百个钱包。”然而,今年1月初,她开始感到严重不适,经常头痛、反胃,随后在白云、花都治疗过一段时间,甚至还边打吊针边吐,但情况一直没有好转。

  孙才蓉告诉记者,厂里有七八十名工人,虽有窗户,但对面也是房子,通风很差,工人一般都没戴口罩和手套,厂家也不会主动发放。“厂里使用的胶水有几种,像黄胶、粉胶都很臭,一打开桶盖,气味就往鼻子钻,感觉想呕吐。”孙才蓉说。

  女工情况尚待检查

  “实在没办法,江高镇医院医生介绍我们到这里来治疗。”刘永富无奈地说,家里有3个小孩还在上学,自己从钱包厂出来后只是打散工,已经没什么钱了。他称,由于之前妻子是用旧身份证入厂打工的,上面的信息和现在的身份证不同,最近因为生病的事找老板协调解决医药费,但老板不认。而刘永富今年刚满20岁的侄子不听劝告,还继续在这家厂里打工,现在手指指甲全是黑的,亲人都很担心。

  医院有关孙才蓉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双侧小脑齿状核及大脑白质区广泛低密度改变,结合病史,符合中毒性脑病改变;出现脑肿胀。

  那么,孙才蓉是否也属于“胶水中毒”?刘移民表示,目前还不能确认,需要到该患者工作过的工作场所进行职业卫生现场调查后才能确定。“昨天工作场所相关监管部门及职防院的技术人员已到现场调查,结果很快会出来。”(胡良光)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广州新增一疑似“胶水中毒”患者 住院者达29名 1 “胶水中毒”事件又有新增患者。记者采访获悉,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即市第十二人民医院)新增一例疑似1,2-二氯乙烷中毒。该患者此前在荔湾区桥中街的某皮鞋厂工作,病情比较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