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归真堂不透底,“熊事”难了

  缺乏诚意的危机公关招来更多质疑

  开放熊舍,展示活熊取胆全过程,公司高管和医药专家出面答疑解惑……一个展示了在质量上没有作假的“真诚”归真堂,为何媒体和公众没有买账,质疑和反对之声反倒不绝于耳?

  在人的利益、需求和动物的福利之间,该如何寻找一个平衡点?一个怎样的归真堂和熊胆产业,才能换来社会和道德伦理的认同?

  保护动物VS盈利上市 拒绝专业团队惹人疑

  谈及归真堂的开放日,来自北京的一位记者认为,活熊取胆整个过程只有3分钟,工作人员没有进行讲解,而记者自身又无法做出判断,只能期待第三方机构提供判断。而归真堂方面则表示,无人讲解正是为了让大家更自由地参观。

  媒体与归真堂双方的争执不下,再次凸显了权威第三方意见的缺位。但是,长期致力于黑熊拯救项目,自归真堂申请IPO时就明确表示抵制的亚洲动物基金会(AAF)在首个开放日却没能顺利进入熊场。

  亚洲动物基金会创始人Jill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对归真堂之前在公开邀请函中邀请AAF参加此次开放日,而在他们到达后又拒绝的做法表示惊讶,“如果他们说熊场都是透明的,为什么不邀请一个做了19年黑熊保护工作的团队进入?”

  “既然是公开透明,为什么又要限定区域、限定人群?既然不怕监督,为何又拒绝抵制方AAF入内?”一些热心网友表示,归真堂这种掺杂利益的公开难以让人信服。

  公众质疑VS危机公关 权威机构应在前台说话

  在公众和动物保护人士看来,归真堂这次的公开参观,不仅没有展示真相、消解质疑,反倒更像是一场“秀”。

  在研究危机公关的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刘悦坦看来,“当危机发生时,公众最关心的无非是两方面问题:首先是利益的问题,即公众的利益有没有在事件中遭到伤害;还有就是感情的问题,企业有没有在意公众的诉求。”

  长期关注动物保护的山东大学哲学与发展学院副教授郭鹏认为:“黑熊取胆汁时有没有痛苦,黑熊在归真堂有没有遭到虐待,一次短暂的开放,根本无法澄清这些问题。这种表达诚意的方法,动物保护者无法认同。”

  “在危机发生后,公众和媒体往往在心中已有了一杆秤,对企业有了心理上的预期,公众能够原谅错误,但不会原谅谎言。所以,危机公关只是一种应对危机的传播措施,它不是万能的,不能把黑的抹成白的。”刘悦坦认为,“像活熊取胆事件中,归真堂无法摆脱以伤害动物健康盈利上市的利益链条,所以现在应该有权威的第三方在前台说话,让公众在权威的信息中获得真相和观点,解除对事件的负面心理。”

  传统中医VS现代伦理 动物医药产业 博弈中前行

  郭鹏告诉记者:“像"活熊取胆"这样以伤害动物权益来谋求人类自身利益的行为,是与现代文明和伦理道德相背离的,这个产业应该走向逐步淘汰的过程。而不是允许其上市发展壮大。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出台动物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明确人类和动物权益的界限,应该提上日程了。”

  对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及其所关联的中医药产业发展,原卫生部药政局副局长张世臣表示,引流取胆比起早先的杀熊取胆和“铁背心”、“小铁笼”取胆技术不能说尽善尽美,但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当然下一步如果能做到“微创”或有替代品就更好。这也反映了在人们动物保护意识加速觉醒的形势下,涉及动物原料的中医药产业发展将不可避免地面临来自伦理道德的冲击,加上资本市场的诱惑以及潜在的市场需求,中医药产业将在多方利益博弈下前行。

  山东中医药大学药学院教授周凤琴认为,传统中医除了要发展,更要走向国际。“但是像熊胆、牛黄、麝香这样的动物药,容易引起动物保护和涉嫌虐待的争议,这一点除了企业自身要规范化发展,林业部门、卫生部门应该在替代药、人工合成以及行业发展方向上,有所动作。”(马绍栋 崔滨 王明慧)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归真堂危机公关被斥缺乏诚意 专业意见缺位遭疑 1 开放熊舍,展示活熊取胆全过程,公司高管和医药专家出面答疑解惑……一个展示了在质量上没有作假的“真诚”归真堂,为何媒体和公众没有买账,质疑和反对之声反倒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