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近年来,血荒的字眼频频见诸于媒体。起初缺血只是季节性和区域性的。渐渐地,开始不分时候,不分地点了。在医疗资源丰富的大城市尤其如此。

  2007年,在全国无偿献血表彰电视电话会议上,时任卫生部党组书记的高强说,“一些血站的工作人员服务态度冷漠,挫伤了献血者的热情,造成无偿献血者流失;有的血站不注重发展无偿献血者队伍,单纯依靠军人和高校学生,有的地方出现临床供应短缺,甚至引发‘血荒’。”

  这是较早承认“血荒”存在的官方记录。2010年,在最严重的时候,昆明血液中心血液库存不足2万毫升,是应达库存的1/20。医院每天储备血量,连一台手术都满足不了。无奈之下,有的医生亲自带着危重病人的申请,来到血液中心取血。

  2011年12月以来,南京一些医院陆续接到“限血令”。这些医院发现,原来向血站申请多少,就会给送多少,但现在最多只给1/3的量。该市鼓楼医院有关人士称,去年医院只有春季和秋季大约两三个月不缺血,其他时候血站只给少量的急诊用血,只能满足车祸、大出血病人使用。

  北京的情况也不乐观。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称,近一段时间用血限制越来越严了。一般来讲,当患者每100毫升血液中血色素的含量低于6克时,就属于贫血,需要输血。但现在一些慢性贫血、血液病、癌症晚期患者只有当血色素低至两三克,甚至危及生命的时候,才可能输上血。在处理急诊大出血病人时,以前有可能给患者一次输800—1000毫升的血,现在一般只有两三百毫升。

  在武汉,一位患动脉血管瘤的老人不得不转院,因为原来的医院没有手术所需的1200毫升血。然而,下一个医院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老人得到的回答是:现在每天的血液只能保证危重病人使用,您还得等一等。有人指出,血荒非中国所独有。去年9月,美国血液中心便急报,洛杉矶、费城、亚特兰大等多个城市出现供血极度紧张。日本、澳大利亚也有类似情况发生。

  然而,中国血荒的背后不仅有世界共有的原因,也有其特别之处。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献血法》实施后,我国血液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这种发展不仅表现在管理和服务上,血液供应也有了极大提高。仅“十一五”期间,自愿无偿献血人次就由675万增加到1180万,增幅达到74.8%;年采血量由2295吨增加到3935吨,增幅达到71.5%。临床用血中自愿无偿献血比例达到99%。

  然而,需求增长更多。随着医疗体制改革的推进,医疗保障体系不断完善。13亿中国人的就医需求得到了释放。各级医院的服务量都有了飞速发展。另外,由于医学的进步,原来不能治的病现在也能治了,比如用血大户肝移植变得越来越普遍。在这双重的催化下,临床手术量激增。统计显示,2010年与2009年相比,手术人次增长18.6%,而采血量增长只有7.7%。

  “如果按照现在医疗服务量的增长匡算,到2015年,我们的采血量要达到六千吨以上才能够满足临床服务量的增长。那就意味着每天我们得有12万人伸出自己的胳膊才行。”卫生部医政司副司长郭燕红说。

  但卫生部的数据是,目前,我国人口献血率只有8.7‰,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的45.4‰(丹麦最高为67‰)和中等收入国家的10.1‰,也低于香港地区的30‰和澳门地区的23‰,离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10‰也有一定差距。而世界卫生组织认为,献血率低于10‰的地区必然产生“血荒”。目前,全球仅70多个国家献血率低于此数。

  而上海市血液管理办公室主任朱跃国称,中国人献血以200毫升为主,西方人以400毫升为主,“人家献一次相当于我们献两次,因此,我们这个8.7‰还有水分在里面。”他认为,如果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平均标准,我们国家的献血人口大概只有0.5%,应该是全世界最低的30个国家和地区之一。

  “在中国,献血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必须达到20‰以上。否则肯定会发生区域缺血。”朱跃国说。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中国青年报:血荒常态化探源 1 近年来,血荒的字眼频频见诸于媒体。起初缺血只是季节性和区域性的。渐渐地,开始不分时候,不分地点了。在医疗资源丰富的大城市尤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