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万人签名抵制、多地停售 归真堂邀百人观活熊取胆

  活熊取胆争议愈演愈烈:亚洲动物基金宣布明日回应“无痛取胆” 专家称人工熊胆可替代且早已通过临床试验却迟迟无法获批

  归真堂演示活熊取胆

  2月16日下午,归真堂向湖南《潇湘晨报》记者刘洁演示了活熊取胆的过程。刘洁拍下了全程,但强调这都是归真堂的现场“演示”,至于其他黑熊在“固定时间”是如何抽取胆汁的,尚无从知晓。左图一:进入归真堂生产车间,工作人员打开一个铁笼,一头嚎叫的黑熊自己钻进笼中,安静贪婪地吞食起食物。左图二、左图三:在黑熊进食时,工作人员用棉花在熊肚子上消毒后,将长约10厘米的钢管“装”到熊肚子上,黄色的胆汁流了出来。右图:归真堂用于活熊取胆的工具。

  更多的人站到了归真堂的对面,且拿出更多证据反对活熊取胆。

  昨日,就在归真堂邀请100余人参观活熊取胆后的第二天,沈阳医科大学原副校长姜琦表示,人工熊胆完全可以等量、等效替代天然熊胆。亚洲动物基金也表示将于明日召开发布会,回应活熊取胆无痛说。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归真堂”)是一家家族式企业,以从活熊体内提取胆汁闻名,今年2月1日,它出现在证监会公告的排队上市企业名单中。

  争议由此爆发,网友质疑归真堂活熊取胆不人性。中药协会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房书亭16日力挺归真堂说,“活熊取胆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舒服”。

  但“活熊取胆的胆汁质量不高、有抗生素残留”的质疑又接踵而来。危机中的归真堂宣布取胆、制药都是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

  争议仍在继续,截至昨日22时许,已有超过10000人在凤凰网签名抵制归真堂上市,而成都、沈阳等地的几十家药店也已经停售熊胆制品。

  归真堂和它的两大对手

  18日20时30分,归真堂在公司网站上挂出公开邀请函,将2月22日和24日两天定为开放日,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参观养熊基地,“特别欢迎亚洲动物基金、它基金及其他动物保护组织派员参与。”

  就在邀请函发布两小时后,归真堂的网站被黑客攻击,直到2月19日上午才恢复正常。

  巧合的是,就在19日,曾于14日联合近70位知名人士向中国证监会递交吁请函阻截归真堂上市的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简称它基金),在北京举行了名为“人工熊胆,路在何方”的研讨会。

  沈阳药科大学原副校长、人工熊胆研究课题负责人姜琦在研讨会上介绍了始于1983年的人工熊胆研发,重申人工熊胆的配制处方和工艺于2006年5月17日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007年上报至国家药品审评中心,但至今未通过审批。

  此番反对“活熊取胆”的另一带头者亚洲动物基金(AAF)中国区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昨晚告诉早报记者,该基金决定于21日下午在北京召开一个发布会,专门对归真堂的一系列事件做一个正式的回应,尤其要回应“无管引流”的无痛说。

  对归真堂方面发出的邀请,张小海说,非常愿意去参观,但邀请之事尚未落实。

  看活熊取胆有三大限制

  根据归真堂的邀请函,此次“预计可接待100人左右,22日面向媒体记者,24日面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意见领袖、专家学者及动物保护组织,其他人士将酌情安排”。

  上述邀请函特别列出了“意见领袖及动保组织特邀名单”,受邀者共计72人, 其中既有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香港女明星莫文蔚等知名人士,也有张小海、最早在微博发布归真堂上市消息的云南卫视《自然密码》制片人余继春等人。

  归真堂方面负责邀请的王女士昨日在电话中告诉早报记者,第一批媒体名单即将公布,其确认方式将是“按报名先后顺序”,“没经过删选”。

  被问及环保组织及意见领袖的报名情况时,她说,“这也要他们(环保组织)自己报名,我们已经公开邀请了,媒体都是自己报名的”。

  对此,央视著名主持人、“它基金”发起人张越昨日称,“对归真堂开放熊场的做法表示肯定”,但她同时对归真堂限定时间、限定地点、限定人群、故意将记者与专业人士分开的做法表示异议,“一个被精心安排的‘被参观’究竟能看到什么?”

  归真堂被指上市不合法

  公开资料显示,归真堂成立于2000年12月18日,系福建钱山集团下属企业,2006年进行股份制改制。

  根据归真堂2009年11月19日在《福建日报》发布的接受上市辅导公告,其主要股东为邱荣辉(法定代表人)、邱海东、邱丽琼、蔡资团、陈琼芳、胡连荣、江苏澄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江苏鑫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其中,邱荣辉和邱海东父子是董事长、总经理,而他们又是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的丈夫和儿子。这意味着,归真堂是一家家族式的企业。

  根据中药协16日的声明,归真堂系其一般会员单位,每年会费5000元。

  从福建省环保厅对归真堂的核查公示资料可知,其拟上市的主要募投项目包括“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

  就归真堂上市是否符合法律,律师安翔昨日在“它基金”组织的研讨会上分析说,归真堂的行为按照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卫生部《关于不再审批以熊胆粉和肌酸为原料生产的保健食品的通告》、国家五部委《关于进一步加强麝、熊资源保护及其产品入药管理的通知》以及国家林业局2008年第15号公告有关“各级林业主管部门不得批准向非定点医院销售相应的野生动物原材料”等规定来看,都是不符合的。

  为化解反对浪潮,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日前表示,该公司已派人至北京寻求有关部委的帮助。

  邱淑花还说,养熊是林业部颁发批文,生产熊胆粉是1995年卫生部颁发药准字号,都合法,“可以说,如果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

  2月15日,张小海说,他们也正在北京寻求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支持,希望推动取缔活熊取胆。

  活熊取胆产业不长久?

  世界保护动物协会项目协调员孙全辉昨日介绍说,利用熊胆的传统主要在亚洲,尤其是韩国和中国。但韩国去年宣布,要在10年内退出这一行业,而且和中国不同的是,他们是把熊养到10岁时杀死,取一次胆,活熊取胆是禁止的。

  孙全辉称,活熊取胆并没有一个国际的市场,熊胆品贸易在其他国家是被禁止的。将来这一行业的趋势应该会有替代品出现,虽然时间需要多久谁都不知道,但趋势是一定的。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在支持归真堂的一方看来,亚洲动物基金会背后有西方制药财团的资金支持,他们攻击黑熊养殖,胁迫中国政府取缔黑熊养殖与熊胆粉入药,目的是将名贵中药熊胆粉置于死地,然后轻而易举地占领我国肝胆药物市场。

  对此,张小海回应称,以去年的数据为例,亚洲动物基金94%的资金来自个人捐款,其中绝大多数为小额的捐款,剩下的6%主要来自和渣打银行等企业举办活动时的资助。

  活熊取胆四大争议

  1

  活熊取胆

  无痛还是虐待?

  在中国中药协会16日召开的媒体沟通会后,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关于“熊在无管引流过程中很舒服”的表述,已在网上广为流传。

  房书亭当时一再表明,目前的无管引流活熊取胆对黑熊健康并无影响,“如今活熊取胆是自体造管,无痛引流,并未对黑熊产生影响。”

  但世界保护动物协会项目协调员孙全辉博士昨日向早报记者表示,实际上从熊第一次做手术准备取胆起,风险就存在,对熊的疼痛的“虐待”就存在,因为这个手术对专业的要求是相当高的,而目前并不知道手术的成功率、引发的疾病及并发症等数据。

  它基金一名工作人员昨日表示,归真堂此次的公开参观将媒体和环保人士分开,如果不具备专业知识,是根本无法观察到本质问题的。

  2

  活熊取胆

  真的没法替代?

  在它基金昨日下午举办的研讨会上,沈阳医科大学原副校长姜琦介绍了人工熊胆的坎坷历程。

  此前,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曾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替代品出现,更不能简单地根据功能主治用草药代替。”北京同仁堂也有专家表示,熊胆没有替代品。

  但姜琦介绍说,人工熊胆于1983年经卫生部批准立项,相继由沈阳药科大学、辽宁省医药工业研究院等单位共同承担。科研人员经过几十次配方选择,最终使人工熊胆的化学组成、理化性质、稳定性等均与优质天然熊胆一致,主要有效成分相同、含量接近,而且质量稳定。

  经过艰辛研究,人工熊胆由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上海曙光医院等完成了二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在治疗急性扁桃体炎、肝火亢盛型高血压上,人工熊胆与天然熊胆的疗效无显著性差异,可以1:1等量替代。

  姜琦说,到2007年,人工熊胆完成了研制、试验、批产权等全部工作,一直在等待国家批准,“如果我们有问题,你可以下正式文件,我们可以修改,可以补充。但无论如何,不能长期这么压着。”

  此外,公开资料表明,香港大学中医药学院近年的研究表明,黄柏、黄连和黄芩三种中药抑制肝癌细胞增生和扩散的功效,都比熊胆理想。

  3

  活熊取胆

  质量真的好吗?

  昨日下午,姜琦还介绍说,“我们研制的人工熊胆中,主要成分牛磺熊去氧胆酸钠的含量和优质天然熊胆一致,且质量稳定”,而活熊取出的胆汁和优质天然熊胆相差甚远,因为引流熊的生活方式和饮食结构与真正的天然熊截然不同,引流熊的胆汁在肝肠循环不足,加之长期引流使引流口发生了生理变化,所以质量很不稳定。

  广州一家三甲医院的主任中医师丁教授日前表示,活熊取胆肯定有创伤,创口长期不愈合就容易发炎,而为避免发炎,多半会给熊使用抗生素,那么取胆制药的药效就因此会打折扣。亚洲动物基金会公关教育部负责人则表示,曾多次在养熊场的黑熊胆汁中发现抗生素残留。

  此前,亚洲动物基金中国区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曾说,熊的取胆伤口常年不愈,且插入导管取胆时很难彻底消毒,所以熊的取胆口常常发炎溃疡,肝胆病变也十分常见,导致胆囊感染、肝脏感染甚至癌症,“可能会给消费者带来健康威胁。”

  4

  归真堂滥用

  活熊取胆了吗?

  有关归真堂“活熊取胆是保护中医”的借口,目前看来难以自圆其说。

  2月15日,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记者报道说,国家食药监局资料显示,在归真堂目前生产的熊胆产品中,除了“熊胆粉”和“熊胆胶囊”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号外,其他30多种产品均未获得熊胆药品或含熊胆药品批号,主要为熊胆茶、清甘茶等保健产品。不过,归真堂还没有一种产品获得任何保健品批准字号。

  中国保健协会秘书长贾亚光表示,尽管国内目前尚未取消活熊取胆,但其根本原则是“熊胆入药”,如果厂家并非把熊胆“入药”而是挪作他用,毫无疑问应予以严格限制。

  亚洲动物基金中国区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也曾表示,以归真堂的一款产品为例,仅仅3g熊胆粉被包装在50厘米见方的盒子里,包装得很豪华,售价也高达400多元,“大部分的熊胆消费都是礼品消费,而不是药品消费。而这些礼品消费都是建立在黑熊的痛苦之上的。”(曹虹)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归真堂邀百人观活熊取胆 万人签名抵制多地停售 1 就在归真堂邀请100余人参观活熊取胆后的第二天,沈阳医科大学原副校长姜琦表示,人工熊胆完全可以等量、等效替代天然熊胆。亚洲动物基金也表示将于明日召开发布会,回应活熊取胆无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