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2月14日,4岁的小金德咳嗽,被父亲庄振宗送到漳浦县中医院治疗。岂料15分钟后,他抽完血,打好针,突然没了动静。这让庄家人陷入极度的悲痛:3天前,庄振宗的弟弟投溪自尽,一家人都还没恢复过来,就再遭噩耗打击。

  家人觉得,好端端的一个孩子这么快过世,院方存在失误。而院方认为,孩子患重症肺炎并中毒性脑病、心力衰竭,病情危重。

  昨天(16日)下午,经漳浦县医患纠纷调解中心、绥安镇镇政府等部门调解,漳浦县中医院向庄家赔偿10万元。

  家属:小孩打针后翻白并很快过世

  昨天是小金德去世的第三天。他的父亲庄振宗依然泪流满面。

  他说,2月14日早上7点多,他发现小金德咳嗽,就将其送到漳浦中医院儿科。医生给小金德抽血时,他离开,帮孩子办入院手续。办完手续过来,他看到护士给小金德打完针。“当时医生说孩子可能发烧抽筋,问医生给孩子打了什么针,她都不说。”庄振宗说,打完针四五分钟后,他看到孩子开始翻白眼,他再问医生和护士,他们才说刚才给孩子打针是为了镇定。

  随后,护士拿了一个雾化器给庄振宗,对小金德进行了一分钟的雾化后,他们感觉孩子突然间没了动静,马上叫来医生、护士进行急救。“医生护士们就人工按我孩子的心脏,按了十来分钟后,就跟我们说小孩已经没救了,他们没办法了,叫我们把孩子抱回去。”

  庄振宗说,孩子打针前,意识还很清醒,还说看完病回家要喝牛奶。“出事后,医生、护士就马上把小孩的用药全部收起来,我们不知道那些是什么。当时病历卡也没有填写,是后来才补填上去的。”

  漳浦县中医院:患儿重度感染抢救无效死亡

  漳浦县中医院医务科洪科长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介绍材料,里面写着小金德是软骨病患儿,长期瘫痪在床,营养状况极差,接诊时家属说他有咳嗽、流涕、发热等症状,但当时他已神志不清,四肢瘫软,口角频繁抽调,口吐白沫,眼球上翻,面色苍灰,口唇发绀,呼吸急促困难,全身皮肤湿冷。当时,医生考虑小金德是“重症肺炎并中毒性脑病、心力衰竭”,值班医生考虑患儿病情极危重,而且科室附带氧气装置的床位已满,建议转院,并立即下达了口头病危通知。但家属坚持要留院治疗。于是,医生设法调整床位让其住院,并立即给予鼻导管给氧、镇静止痉、利尿减轻心脏负荷、雾化化痰、监测生命体征等措施。因病情危重,入院15分钟后,小金德出现口吐大量白色泡沫样痰,随之呼吸停止,继而心跳骤停。医务人员立即给予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复苏囊辅助通气等抢救治疗,持续55分钟,小金德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材料中还提供了小金德入院时抽血检查的数据,认为小金德为重度感染,按医学临床统计,此种病情死亡率极高。

  但对于庄振宗提到的护士给小金德打了一针,具体用的是什么药,洪科长并未回应。对于出事后,医院马上把小孩的用药全部收起来,他也表示并没有此事。而事后才填写病历,他认为,患儿入院后病情骤然恶化,本身抢救后6个小时内都可填写。

  协调:漳浦多部门介入院方赔偿10万元

  事件发生后,漳浦县医患调解中心、绥安镇政府等多个部门介入调解。昨日下午,双方达成协议。

  协议书中称,小金德因“重症肺炎并中毒性脑病、心力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但患方家属认为院方存在误诊、无病危告知、无转院告知、存在治疗过错等,要求院方赔偿65万元。经协商,漳浦县中医院愿一次赔偿医疗费、误工费、陪护费、死亡赔偿金损失费用合计人民币10万元。漳浦县中医院一次性以现金方式支付给庄振宗。协议履行后,医患双方不再提起诉讼,也不要求第三方追究医疗机构任何责任。

  悲情:就在孩子出事前另一亲人投溪自尽

  这周对庄家来说,是极为晦暗的一周。说起家里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今年63岁的庄连福老泪纵横。

  庄连福有2个儿子,小儿子因患肝癌,不想拖累家人,在小金德发生不幸前3天投溪自尽。“先是失去儿子,现在又失去孙子,实在受不了啊!”

  庄振宗说,这几天,家人料理完弟弟的后事,都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又没了。

  庄振宗还有一个10岁的女儿,1岁时就被发现患肌肉萎缩症,常年靠轮椅生活。“这几年为了给女儿治病,家里花了很多钱。”出事后,家人都不敢将噩耗告诉女儿,怕她受不了。“这几天,她一直在问弟弟哪里去了。”

  昨天,为了让姐弟俩见最后一面,家人把小女孩带到漳浦县中医院。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顿时失声痛哭,一直喊着“我要弟弟!我要弟弟!”(苏禹成 周杨宁 杨清竹)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4龄童咳嗽入院15分钟死亡 院方失误赔家属10万 1 2月14日,4岁的小金德咳嗽,被父亲庄振宗送到漳浦县中医院治疗。岂料15分钟后,他抽完血,打好针,突然没了动静。这让庄家人陷入极度的悲痛:3天前,庄振宗的弟弟投溪自尽,一家人都还没恢复过来,就再遭噩耗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