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近日,广西拟立法明确艾滋病检测采用实名制,并明确艾滋病感染者有义务将病情告知伴侣,或者委托疾控机构代为告知。与此同时,在湖南,艾滋病检测实名制也写进了有望在年底出台的湖南省艾滋病防治办法。

  一时间,艾滋病毒感染者的隐私安全成为热议话题。艾滋病实名检测,是否会侵害检测者的个人隐私?接受艾滋病检测人数是否会因此减少?这项规定的出台是善意的强制还是对隐私的侵犯?

  艾滋病实名检测会否“吓跑”感染者?

  张平(化名)走进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艾滋病科门诊的咨询室,当关上咨询室门,看到咨询室紧闭的窗帘,张平紧张的表情有了稍许放松。因为不久前的一次高危行为,张平觉得身体陆续出现不适的症状,为了让自己安心,他选择了接受艾滋病检测。

  咨询室里的护士为张平提供了一对一咨询服务。护士在了解张平接受检测的原因后,告知张平艾滋病相关传播和预防的常识,并对知晓检测结果后应保持的心态给出了建议。咨询结束后,张平出示了身份证,并留下身份证复印件、详细住址和联系电话,顺利接受了艾滋病检测。

  这是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艾滋病科主任护师梁海玲向记者口述还原的艾滋病检测咨询现场。梁海玲说,如今到医院进行艾滋病检测,需要提供身份证件,并留下复印件存档,住址、电话等信息都会有详细记录,所有信息都会被严格保密,无关人士是无法接触到的。

  记者看到,为了保护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的隐私,医院艾滋病科门诊的咨询室、血液检测室、收费取药室等都集中在一处,并用围墙进行阻隔。特别是在艾滋病咨询处,为保护病人隐私,咨询处的门窗一直是关闭的。

  “来接受艾滋病检测的人,有着不同的原因和心态,针对不同的人,检测前后期做好咨询服务也各有侧重。”梁海玲说,极少人因为被要求出示身份证件而拒绝检测。

  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厅卫生法制与监督处处长刘莉介绍,从2010年1月开始,广西艾滋病确诊实验检测就已经实行实名制,从两年多实践的效果看,接受艾滋病检测人数不降反升,上涨幅度在50%左右。

  “之前由于艾滋病初筛没有实施实名制,给我们工作带来了很多压力。”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艾滋病科主任黄绍标说,很多病人用假名字甚至是别人名字登记检测,检测出结果后很难进一步联系,后续咨询和医疗服务就没有办法实施。

  严保个人隐私成实名制检测首要前提

  新浪微博就“是否支持艾滋病实名检测”发起了网络投票,在两千多人参与的投票中,28%的人支持实名检测,25%的人不支持实名制,40%的人认为留下可靠的联系方式比留下真实姓名要可行。

  “同性恋亲友会”北京召集人陆荣认为,“艾滋病检测实名制”会给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带来“双重压力”。不但有病情的压力,还担心隐私泄露的压力,这样会使艾滋病感染者隐蔽得更深,甚至不愿接受正规治疗。

  “实名检测并不等同于‘公开病人隐私’。”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厅相关负责人指出,医疗机构需要如实掌握病人的基本情况,能够及时告知、提供咨询和帮助。到目前为止,广西没有发生一例艾滋病患者信息被泄露的事件。

  刘金纪是广西柳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主任,在艾滋病防治一线奋战多年。他告诉记者,艾滋病检测的相关数据资料有着严格的保密要求,由受过专业培训的专人负责,艾滋病检测结果也由专人通知,相关数据只有经过授权的卫生部门和工作人员可以看到。“只要不在授权范围内,疾控中心内部人员也无法接触到艾滋病感染者的资料。”

  陆荣与多个艾滋病感染者对检测问题进行过交流,他认为在个人资料保护的细节上应更完善。陆荣说:“有人检测完之后告诉我,接受艾滋病检测,在登记个人信息时,能看到之前检测人员的记录,隐私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黄海(化名)在2006年被确诊为艾滋病毒感染者,正在接受免费抗病毒药物治疗的他,看起来精神不错。黄海说:“现在除了我妻子,其他亲朋都不知道我是感染者,工作人员也很人性化,上门随访都只选择我单独在家的时间。”

  在要求实名制检测的同时,广西还要求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应当将事实及时告知配偶和与其有性关系者,或者委托疾控机构代为告知。如不告知,疾控机构有权告知其配偶和与其有性关系者,并提供医学指导。

  实名制检测难成艾滋病防治“一策灵”

  北京市尚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莉萍说,实名制从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帮助有关机构掌握艾滋病感染者的情况,但关键是掌握这些信息后如何去帮助他们,如何对他们进行帮助和治疗。

  “在立法实行实名制的同时,需规定对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信息保护的细则,以及设立对泄露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信息如何承担责任及进行处罚的条款,最大可能让有高危行为的人消除顾虑,接受艾滋病病毒检测。”李莉萍认为,绝不能因为信息保护出现问题而影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正常的生活。

  杭州的一名防艾公益志愿者蒋文苑表示,“艾滋病检测实名制”需要有健全的医疗保障、完善的隐私保护机制以及人们对艾滋病传播途径的正确认识作为前提。如果这些后顾之忧不能解除的话,“艾滋病检测实名制”会让有过高危行为的不敢去检测。

  蒋文苑说,目前人们对艾滋病还普遍存在不科学的畏惧心理,对艾滋病患者歧视还未消除,如果艾滋病病人的隐私被泄露,很可能成为与世隔绝的“野人”、社会的弃儿。

  “艾滋病防治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艾滋病检测实名制是艾滋病防控不断规范化的表现。”刘金纪说,艾滋病实名制检测并不是“灵丹妙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需要社会更多的关怀与包容,让他们脱离被歧视,在阳光下自信地生活。(李斌 程群)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艾滋病实名检测:善意强制还是隐私侵犯? 1 近日,广西拟立法明确艾滋病检测采用实名制,并明确艾滋病感染者有义务将病情告知伴侣,或者委托疾控机构代为告知。与此同时,在湖南,艾滋病检测实名制也写进了有望在年底出台的湖南省艾滋病防治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