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我国抑郁症患病率为3%~5%,目前全国地市级以上医院对抑郁症的识别率不到20%,而抑郁症患者中只有不到10%的人接受了药物治疗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疾病,其典型的临床症状包括情绪低落、思维迟缓、意志活动减退、食欲下降、兴趣降低以及睡眠障碍等。在抑郁症中,最常见类型是情绪极度恶化的重度抑郁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的数据,目前全球一共用1.21亿人受到重度抑郁症的困扰。

  重度抑郁症的发病率很高,而且治疗也存在很大的障碍,原因之一是人们的传统观念中对精神障碍患者存在偏见导致部分患者不愿意接受治疗,其二就是误诊。由于上述原因,全球七大市场中(美国、日本、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只有一半的重度抑郁症患者得到确诊,但是在确诊的患者中,也只有部分患者进行了药物治疗。

  抑郁症的发病机制目前尚未完全明确。有研究认为其与遗传、心理、神经内分泌等因素诱发中枢去甲肾上腺素或(和)5-羟色胺(5-HT)、多巴胺(DA)、乙酰胆碱(Ach)和神经肽等神经递质含量降低及其受体功能下降有关。近年来,研究发现其还与谷氨酸(也是一种中枢神经递质)的传导功能障碍有关。

  未来市场渐趋饱和

  1999年,抗抑郁药物在全球的销售额为117 亿美元,占全球药物销售额的4%,2001年达到159 亿美元,全球市场份额上升到5%。2009年,抗抑郁药物全球销售额为194.16亿美元,同比下降3.85%,排在全球医药市场最畅销治疗药物类别的第8 位。

  随着来自通用名产品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一线用药中的品牌药物,如选择性5-羟色胺再吸收抑制剂(SSRI)中的主要品种,包括礼来公司的氟西汀(fluoxetine,百优解)、葛兰素史克的帕罗西汀(paroxetine,赛乐特)、辉瑞的舍曲林(sertraline,左洛复)、西安杨森的艾司西酞普兰(Escitalopram Oxalate,来士普)。选择性5-HT及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中的主要产品则包括辉瑞的文拉法辛(venlafaxine,怡诺思)、礼来公司的度洛西汀(duloxetine,欣百达)。NA和特异性5-HT抑制剂(NaSSA)的代表产品则包括欧加农公司的米氮平(mirtazapine,瑞美隆)等。以上品牌抗抑郁药的市场将逐渐下降,仿制药物市场将不断上升。

  根据IMS提供的数据,由于抗抑郁新产品的上市,全球七大抗抑郁药市场份额将由2010年的119亿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140亿美元(图1),新产品市场份额的增加进一步巩固了抗抑郁药物作为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市场的霸主地位。在最近获批的产品和未来3年内即将获批的品种中,施维雅和诺华公司开发的阿戈美拉汀由于其新颖的作用机理而被业界分析家看好(新获批的抗抑郁药物和处于后期临床研究中的候选抗抑郁药物见表1)。

  表1中,武田公司的Lu AA21004、阿斯利康公司的TC-5214、礼来公司的Edivoxetine以及Forest公司的levomilnacipran 预期将在2013年获得批准,Shire公司的Lisdexamfetamine预期将在2014年获批。此外,日本大冢制药株式会社的OPC-34712预期将在2015年上市。

  因新产品上市和通用品药物竞争带来的影响,老牌抗抑郁药物在2010~2020年之间的销售额将明显下降,全球抗抑郁药市场将逐渐趋于饱和状态。

  阿戈美拉汀的优势

  阿戈美拉汀、维拉佐酮以及未来几年内获批的抗重度抑郁药产品进入市场后,最初可能只能与二线或三线抗抑郁药进行竞争,因为精神科医生在处方时,会根据抗抑郁治疗指导原则优先选择SSRIs通用名产品。但是由于SSRIs产品在性功能障碍以及起效时间上存在劣势,所以阿戈美拉汀、维拉佐酮以及Lu AA21004具有与这些药物进行抗衡的优势。尽管新产品的市场渗透很慢,但是由于有庞大的患者群作为基础,而且有1/3的患者对现有治疗药物是不应答的,这些具有新作用机理的产品作为辅助治疗和候选一线替代药物,在市场中的地位将越来越明显,而且,阿戈美拉汀因其独特的作用机理被业界普遍看好。

  作为首只褪黑激素受体激动剂抗重度抑郁药,阿戈美拉汀于2009年2月24日在欧盟获得上市批准。目前阿戈美拉汀在美国的Ⅲ期临床研究已经完成。预期诺华公司会在2012年向美国FDA提交阿戈美拉汀的新药申请。

  阿戈美拉汀是全球首个褪黑素MT1 和MT2受体激动剂,同时,也是五羟色胺2c(5HT2c)受体的拮抗剂。阿戈美拉汀的药物作用机理与目前普遍采用的抗抑郁药物SSRI和SNRI类不同,这两类抗抑郁药是通过增5-羟色胺浓度来实现疗效的,但这也带来了诸多副作用,如体重改变、性功能障碍、撤药综合征等。而阿戈美拉汀的药物分子结构直接与神经突触后膜的5-羟色胺2c(5-HT2c)受体结合,从而发挥其抗抑郁疗效,且不增加突触间隙的5-羟色胺浓度。这种独特的作用机理使得阿戈美拉汀在迅速有效地发挥其抗抑郁疗效的同时,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药物副作用的发生。

  阿戈美拉汀的另外一个独特作用靶点在于褪黑素受体。通过对褪黑素MT1 MT2受体的激动作用,阿戈美拉汀很好地改善了患者的睡眠质量,同时提高了患者日间的觉醒状态。据报道,80%的抑郁症患者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睡眠障碍。睡眠质量的改善也直接促进抑郁症患者整体临床状况的改善。临床资料显示,阿戈美拉汀还可显著降低患者复发的几率,其不良反应较少,不影响患者的性功能和体重,具有良好的耐受性。

  改善性功能成看点

  维拉佐酮由德国默克KgaA研发,注册许可公司为PGxHealth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维拉佐酮于2011年1月21日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成人重度抑郁症的治疗。维拉佐酮属5-HT1A部分激动剂和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双重活性药物,是首个吲哚烷基胺类新型抗抑郁药。

  LuAA21004由丹麦Lundbeck公司和日本Takeda共同开发,作为机理为5-HT1A部分激动剂和5-HT(3)受体拮抗剂。目前在亚洲、欧盟和美国处于Ⅲ期临床研究中。

  维拉佐酮和LuAA21004均具有5-HT1A部分激动剂的作用,所以从理论上讲,两者都可能改善重度抑郁患者的性功能障碍。

  此外,由于维拉佐酮是首个吲哚烷基胺类抗抑郁药,其起效时间明显优于现有的SSRIs类抗抑郁药物,从而大大增加了患者的依从性。起效快、响应率高、顺应性好等特点是维拉佐酮与LuAA21004 能与传统抗抑郁药进行抗衡的主要优势。

  TC-5214前途阴云密布

  TC-5214是20世纪50年代上市的抗血压药物梅坎米胺(mecamylamine)的一种。它的靶点是尼古丁受体。该受体一般接收神经递质乙酰胆碱的化学信号。因为过多的乙酰胆碱与重度抑郁有关,阻断这些信号可能缓解相应症状。由于S-mecamylamine独特的作用机理,以及在Ⅱ期临床中显示的治疗效果,尤其是优于其他抗抑郁药物的安全性,促使2009年阿斯利康与Targacept制药公司合作为TC-5214支付了2亿美金预付款,后来又付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总计10亿美金的尾款。但是2011年11月由Targacept公司发布的关于S-mecamylamine Ⅲ期临床的初步研究结果却让TC-5214的未来蒙上了乌云。根据该公司发表的声明,S-mecamylamine在重度抑郁症临床研究中的治疗效果并不比空白安慰剂更优越,这一结果让众多对此产品抱有厚望的人大失所望。关于S-mecamylamine最终的临床报告将于今年对外公布。

  辅助治疗也出彩

  OPC-34712由日本大冢制药株式会社研发,为首个多巴胺、部分5-HT1A受体激动剂以及5-HT2A 受体拮抗剂药物,OPC-34712专门针对现有对抗抑郁药物不能充分应答的患者进行设计,在Ⅱ期临床研究中,用本品进行辅助治疗是有效的,目前该药已进入Ⅲ期临床研究。

  中国:商家必争之地

  反观我国国内的情况,抑郁症的患病率为3%~5%,与高发病形成鲜明发差的是,目前全国地市级以上医院对抑郁症的识别率不到20%。而在现有抑郁症患者中,只有不到10%的人接受了相关药物治疗。

  从全国药品市场看,抗抑郁症药物市场虽然总体规模尚小,但随着医生对抑郁症识别率的提高,人们就诊观念的改变,可以预见,未来抗抑郁药物市场的潜力会相当巨大。代表产品帕罗西汀、艾司西肽普兰、舍曲林、文拉法辛、度洛西汀和奥氮平的近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均在25%以上,尤其是艾司西肽普兰,近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123.5%,度洛西汀则达到了177%。由此可见,这一领域的市场必将成为商家必争之地。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抗抑郁领域仍待“深挖” 中国或成商家必争之地 1 我国抑郁症患病率为3%~5%,目前全国地市级以上医院对抑郁症的识别率不到20%,而抑郁症患者中只有不到10%的人接受了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