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全民健身,这个人们耳熟能详的词汇,早已不是单纯的体育概念,而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民生话题。全民健身不仅关系到个人健康、家庭幸福,更关乎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未来。

  积极参加健身活动、享受体育带来的健康和快乐正在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但是,我国群众体育发展的现状还不能满足广大群众日益增长的体育需求,特别是政府的公共体育服务职能还没有充分发挥,公共体育服务的数量、质量有待提高,覆盖面、均等化有待扩大和加强。

  体育与民生

  体育健身是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

  在我国全民健身事业的发展中,各级政府肩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是法律的刚性要求。

  1995年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是我国体育事业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体育法》将“社会体育”“学校体育”独立成章进行了全面论述,排序在“竞技体育”章节之前。

  2009年颁布的《全民健身条例》,是我国第一部针对全民健身的全面规范的专门性行政法规。《条例》的一大亮点是,进一步明确了各级政府的职责,为政府主导全民健身事业提供了制度前提。

  从现实看,尽管全民健身事业中社会和市场的力量正在壮大,但它们还难以在短期内取代政府的主导地位。现阶段,唯有政府才拥有巨大的权利与资源优势,可以通过强有力的行政手段逐步构建和完善全民健身服务体系。另外,全民健身涉及全体社会成员的切身利益,全民健身服务具有社会公共产品特性,全民健身的公益性也决定政府是推动全民健身发展的决定力量,是全民健身服务的供给主体。

  从世界范围看,各国政府对大众体育的发展都起到了重要的引导扶持作用,并将其作为增强国力、拉动经济、赢得民心的重要手段。目前,全球已有50多个国家制定了“大众体育发展规划”。

  时代发展到今天,人们更清晰地认识到,体育健身同义务教育、公共卫生、公共文化一样,是百姓最基本、最普遍的生活需求,也是公民依法享有的基本权利,理应成为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

  服务与保障

  地方政府对发展全民健身事业将起决定作用

  近年来,随着《全民健身条例》的贯彻落实,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已完成了“三纳入”工作,即把全民健身事业纳入当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把全民健身经费纳入当地财政预算、把全民健身工作纳入当地政府工作报告,全民健身事业蓬勃发展,气象一新。全民健身事业能否落到实处、取得实效,地方政府将起决定作用。

  在省委、省政府的力推下,广东仅用一年时间,就建成贯通了一条长达2372公里的省立绿道。绿道上配备了大量体育设施、串联了9个城市的200多个森林公园、海岸河堤、风景名胜、文化古迹,已成为一条百姓休闲健身、享受绿色生活的幸福通道。

  农业大省河南,从2009年起组织万村千乡农民篮球赛,全省18个省辖市、6个扩权县、1.5万个行政村的30万人踊跃参赛,大大活跃了农民的体育生活。

  湖南省长沙市委、市政府已连续3年探索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促成游泳场馆在暑期免费向中小学生开放。2011年市、区两级政府出资补贴了200万元将定点免费游泳场馆从原来的15个扩展到39个,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事例不胜枚举。在全民健身这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中,政府的主要职责就是通过构建全民健身体系,为公民提供基本的体育服务。

  有专家将全民健身体系按内容分为服务和保障两个体系。服务体系包括体育的场地设施、活动指导、健身组织、消费市场、信息供给等子系统,人们在健身活动中直接与这些要素接触,享受其带来的服务。保障系统,则包括体育的法制建设、资金投入、科技创新、人员培训、宣传教育、监督评价等子系统,民众不直接与其打交道,但享受它带来的成果。

  同时,全民健身体系还是一个多层次体系,即只有城市中的市、区、街道、居民区,农村中的县、乡镇、村都建立起相应的全民健身体系,城乡居民才能享受到“亲民、便民、利民”的体育服务,才能得到更多的体育实惠。

  思路与措施

  越趋向基层,越贴近百姓,难题和矛盾才有可能化解

  地方经济实力越强,社会发展水平越高,全民健身体系的建设就越趋向基层,越贴近百姓。比如,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政府制定的《全民健身实施计划》中就提出,到2015年要实现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不低于2.6平方米、社区体育健身俱乐部(协会)覆盖全部38个街镇、 85%的学校场地向公众开放等等,不少指标都高出全国的总体规划。

  浙江省已制定了一整套考核指标,无论市区县还是乡镇村,要创先争优,就必须达到相应的考核标准。其中仅体育先进街道的评价体系就有多达7大类的40多个硬指标,人均体育经费、场地设施面积、开展活动次数、培训体育指导员人数等都量化到具体数字。考核指标的建立与实施,极大促进了基层政府将全民健身工作做实做细。

  近年来,在机构改革的“大部制”背景下,不少市区县的体育局已同当地文化局、教育局或广播电视局合并,基层体育行政人员大大缩减。但这种改革并不意味着政府体育职能的削弱,而是要促使地方政府转变工作思路,跳出“体育局办体育”的狭隘视界,以“大体育观”统筹协调政府各部门的资源,形成合力、共同推进。唯此,困扰全民健身的诸多难题和矛盾才能化解。

  上海市创造性地推出了“全民健身工作联席会议”制度,把全民健身工作进行分解,使各个政府部门明确分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从不同角度投入全民健身事业。目前,上海市市一级“全民健身工作联席会议”的成员已扩展到29个委、办、局,上海各区县也相继建立了本地区的“全民健身工作联席会议”制度。

  近年来,上海市学校体育场馆对外开放工作不断取得进展,一个重要经验就是体育局、教育局、财政局、公安局、街道办等通力合作,较好解决了学校开放过程中“安全”、“物耗”、“管理”、“人员”、“资金”等后顾之忧。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人民日报:全民健身 政府引导作用如何发挥 1 全民健身,这个人们耳熟能详的词汇,早已不是单纯的体育概念,而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民生话题。全民健身不仅关系到个人健康、家庭幸福,更关乎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