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7日下午,当事人陈小英指着当时门诊部为她实施清宫术的妇检床。深圳商报记者黄希平 摄

  怀胎一个半月的湖南籍孕妇陈小英投诉称,1月31日上午10时到宝安区人民医院保胎时,被乔装成医院保安员的医托诱骗至深圳宝新门诊部,后被告知因诊断为不全流产需尽快做清宫手术,陈小英因无法接受事实先后三次要求转院未果,最后疑被门诊部在当事人未签字同意的情况下强行麻醉并堕胎。

  去医院保胎却被骗至小门诊

  陈小英今年26岁,在惠阳淡水某二甲医院任医务护理一职,因为怀孕一个多月,于日前搬到深圳宝安和丈夫一起居住。1月31日上午10时许,陈小英在丈夫陪同下到宝安区人民医院保胎,等挂完号经过医院4楼导诊台时,被一位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拦住搭讪。该中年男子告知陈小英夫妇,宝安区人民医院针对怀胎不到3个月的孕妇,统一分流至医院下属的门诊部就医。

  见该男子穿着跟宝安区人民医院保安员一样的制服,陈小英夫妇便信以为真。当天上午10时多,陈小英夫妇来到位于宝安区汽车站附近的深圳宝新门诊部。做完B超后,医护人员给陈小英出具的病历显示“初步诊断为不全流产”,并列出了急需做清宫手术等治疗意见。

  当听到这一孕检结果时,陈小英根本无法接受。陈小英说,虽然当时她和丈夫应医护人员的要求,提前缴纳了1700多元的手术费,但是就他们夫妻俩本身而言,并不想在医疗环境简陋的门诊部做清宫手术。可是让陈小英夫妻俩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们至今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三次提出转院竟遭强行堕胎

  据陈小英回忆,在深圳宝新门诊部医护人员提出要替其清宫手术时,她和丈夫当时都没有同意,甚至因为不满意门诊部的医疗环境,陈小英还曾先后三次找到医生办公室,向当时的接诊医生刘丽莉提出了转院的要求,但遭到对方的婉言拒绝。

  没过多久,深圳宝新门诊部的医护人员谎称以帮忙做孕妇检查为由,将陈小英带到门诊部二楼的冲洗室。陈小英说,她脱下裤子躺上冲洗室内的妇检床时,医护人员竟突然给她打了4毫升的麻醉药,接下来的陈小英慢慢失去意识,直到当天晚上7时许苏醒过来时,她才知道深圳宝新门诊部的医护人员,竟然在未经她本人同意签字、甚至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替其做了清宫手术。

  因为对深圳宝新门诊部的行径不满,陈小英事后急忙前往宝安区人民医院一问究竟,医院相关负责人当即否认存在“怀胎不到3个月的孕妇统一分流至医院下属门诊部”一说,并调取事发当日上午10时医院4楼导诊台的监控录像,发现原来那位带走陈小英夫妇、身穿保安制服的男子其实是医托。得知自己上当受骗后,陈小英夫妇急忙报警,不过当她随警方一同赶往深州宝新门诊部时,接诊医生刘丽莉及相关医护人员已经不知去向。

  涉事门诊部否认强行实施手术

  7日上午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陈小英不仅怀疑涉事门诊部存在聘用医托诱骗患者的嫌疑,还对门诊部给出“不全流产”诊断的真实性存在质疑;此外,陈小英还对深圳宝新门诊部未经当事人签字同意,强行实施清宫手术的做法表示不满,并对今后是否能再次怀孕表示担忧。

  针对陈小英提出的种种疑问,涉事深圳宝新门诊部负责人谢主任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否认门诊部给陈小英做出的“不全流产”诊断出错,也否认门诊部实施手术时存在强制行为,并称陈小英当时已经同意手术,“缴纳了手术费就完全是她同意手术的最好证明!”不过,谢主任坦诚未经签字同意就实施清宫手术的做法,确实属于门诊部个别接诊医师“手术服务流程有误”。而针对门诊部是否聘用医托诱骗患者的疑问,谢主任先是矢口否认,但紧接着又表示“不排除门诊部个别医生与社会人员有交往”,进而拉拢生意牟利。谢主任最后承诺称,对于陈小英这一现实情况,他们门诊部的态度是“患者有多大的人身伤害就进行多大的赔偿”,如果陈小英走司法途径的话,凡是司法部门要求门诊部承担的责任,他们深圳宝新门诊部定会依法承担。

  宝安卫生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7日下午,宝安区卫生监督所一名魏姓科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起由医托引发的医疗事故,不过由于医托一事取证困难,又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只有视实际情况有无违法行为做区别处理。

  据魏科长介绍,涉事宝新诊所负责接诊陈小英的刘姓医生,虽然有医师资格证,但执业地址为深圳新星门诊部,并没有及时完成变更注册,区卫生监督所将按照相关条例对医院及医师进行处罚。

  而对于陈小英讨要说法一事,魏科长总共给出了三种解决办法:一、由卫生监督所出面组织双方进行协商;二、当事人可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三、如对医疗事故鉴定结果不满意,当事人还可以走司法程序。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孕妇去医院保胎被医托骗至小诊所 疑遭强行堕胎 1 怀胎一个半月的湖南籍孕妇陈小英投诉称,1月31日上午10时到宝安区人民医院保胎时,被乔装成医院保安员的医托诱骗至深圳宝新门诊部,后被告知因诊断为不全流产需尽快做清宫手术,陈小英因无法接受事实先后三次要求转院未果,最后疑被门诊部在当事人未签字同意的情况下强行麻醉并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