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近日,国内多个省区市的血液储备纷纷告急。据《人民日报》报道,最严重的时候,云南昆明血液中心血液库存不足2万毫升,是应达库存的1/20。在北京,各大医院“缺血”情况几年来一直存在,用血量较大的手术多需患者家属“互助献血”。首都献血服务网近日滚动播出的“血情提示”显示,A型、B型和AB型3种血型红细胞均需要“紧急献血”。》》北京六措施缓解血荒 鼓励家属亲朋“互助献血”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新闻中心,进行的一项题为“为什么血荒越来越严重”的调查显示(2083人参加),77.9%的人在关注“血荒”,76.5%的人表示身边无偿献血的人数少。受访者中,70后占41.0%,80后占23.0%,90后占1.7%。

  献血容易用血难:56.2%的人表示缺少全国联网的献血信息系统

  调查显示,45.5%的人表示愿意无偿献血,37.7%的人“不愿意”,16.8%的人表示“不好说”。

  卫生部办公厅新闻宣传办公室主任邓海华2011年年底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人口献血率只有8.7‰,低于世界高收入国家的45.4‰和中等收入国家的10.1‰,离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10‰也有一定的差距。

  北京某韩企管理人员雷继良,从1999年开始,在天津、北京、河南、陕西等地献血多次,献血总计有3000毫升,还捐过造血干细胞。但最近几年,他很少献了。因为他了解到,各地的献血证不能统一使用。如果要用血,天津的献血证只有在天津才管用。这让他感觉以后亲属或自己免费用血很难真正实现。另一方面,一些关于血液中心的负面信息,也让雷继良觉得,对血液管理机构的运行缺少监督机制,让人担心这些机构会占用社会资源去牟利。

  雷继良每次看到的献血者,基本都是学生、军人、打工者等,他感觉社会上有权有钱的人很少去献血,“这种现象也让人感到不平衡。”

  河南郑州某企业研发人员李志军夫妻俩,从10年前就开始献血,献了不下10次。2005年,李志军的岳母做手术住进了新乡市的医院。输了两袋血,花了几百元钱。按他们的献血量,应该可以全部报销。可是,手续太繁琐了。首先,得去医院开证明,然后去血站。由于他们户口在农村老家,要到县里开证明,还要去村里办手续。光医院和血站就相距30多公里。几趟下来,“腿都跑细了”。后来他就干脆放弃了,因为报销的钱还抵不过油钱和路费。

  血站的服务态度也让李志军不满。血站工作人员一听是报销的,就“爱理不理的”,和他来献血时的服务态度差异很大。还有一次,李志军和妻子一起去献血,结果人家只对B型血的妻子热情接待,对于O型的他,只说:“你这个不用!”这也让他一肚子气,“我又不是卖血,无偿献血还得求着人似的。”

  发生过几次这样的事情,李志军对献血也不太热衷了。他觉得,谁也不想家里有事,一旦出事,如果能省去路上的奔波就可以报销用血费用,也算是给家庭多一重保障,一定能刺激工薪阶层去献血。可是,献血容易用血难大大打击了献血者的积极性。“为什么不能实行身份证登记制度,然后全国联网?”

  造成血荒的原因是什么? 调查中,57.3%的人表示免费用血手续繁琐,人们缺乏动力。56.2%的人表示缺少全国联网的献血信息系统,献血容易用血难。50.5%的人直言,人们不愿意献血是怕免费用血的补偿机制无效。

  同时有48.2%的人认为是担心感染疾病。37.6%的人表示担心影响身体。32.8%的人表示“献血没有实惠”。13.0%的人表示“献血不方便”。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过去献血在医院就可以,后来出于卫生规范和统一管理的需要,都由血液中心来做。这就在客观上造成了民众献血不方便,要献血只能去血液中心或几个固定的点。过去是有一些行政性强制,使血液供应能够保持稳定。实行自愿无偿献血制度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献血主体也变成了以年轻人和大学生为主,这就导致一到放假,这些人一回老家,就没什么人献血了。甚至气候也成为影响献血的一个因素,天一冷,大家不愿意出门,自然也不会献血。

  对于一些人担忧的影响身体健康,周子君表示,这大可放心。人体内的血液在进行新陈代谢的循环,经过一定的周期就要更新。很多人担心献血对身体健康有影响,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心理作用。从生理上说,刚献了血,身体是会有一些反应,但一两天就能代偿回来,不会有长期的健康问题。

  他说,现在用血都是在医院把单子填好拿到血站核算报销,中间需要一大堆手续。这完全是可以改进的。比如用电子方式,建立血站与医院之间的信息网络系统。要用血时,网络可以显示用血者或其亲属的献血信息。医院直接跟血站结算,不用让患者和家属来跑这个手续。

  调查中,25.5%的人指出目前血液采集渠道过于单一。24.1%的人认为患者涌向大城市求医造成区域性“血荒”矛盾突出。21.5%的人表示是医疗服务增长导致临床用血量增加。

  “大家都不献血,最终遭殃的还是我们自己”

  如何解决血荒问题?调查中,77.5%的人建议,血液使用情况及相关信息向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70.8%的人希望建立全国统一的献血亲属优先用血平台。68.8%的人表示要改进献血者免费用血的激励机制,建立无偿献血长效机制。66.8%的人希望采供血机构做到运行规范透明。

  北京市民刘冬英希望,建立长效献血与用血机制,将个人献血与医保卡相统一,按照献血多少,给予就医时优先挂号等优惠政策。

  天津市民张凯说,要让公务员带头献血,大家看得见了,就会有动力。不能总是学生、农民工献。

  江苏南通市民钱汉林认为,无偿献血其实等同于见义勇为,能反映一个人的优秀品行。在提倡无偿献血的同时,应该进行有示范性的精神鼓励,显示一个人的社会价值。他建议,可以设计一种五色手环,作为荣誉的象征和用血的凭证。无偿献血一次就单色,献血两次为两色,依此类推,无偿献血5次以上为五色。每年公示手环发放数,其实也是对无偿献血量进行公示。

  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市卫生局近日表示,在推动团体献血量与地区精神文明考核相挂钩工作的同时,无偿献血情况也将作为高校师生评优考核指标。》》北京规定高校无偿献血情况将与师生评优挂钩

  本次调查显示,对于将献血与评优考核挂钩的做法,仅20.8%的人表示赞成,认为“能有效提高献血的动力”。70.9%的人反对这种做法,认为“违反了‘无偿’的应有之义”。

  “很多事一与名利金钱挂钩,就变了味儿。如果因为我无偿献血而给我评优,我宁愿不接受。” 李志军说。

  张凯认为,献血宣传的不真实和不诚恳,造成了民众对献血机构的不信任。献血机关总以献血对人无害来鼓励民众献血,他们低估了大家的智慧和觉悟。大多数献血的人绝不是因为对自己无害而去做,而是怀着对他人的巨大善意才去做的。

  调查中,28.6%的人认为无偿献血的理念还未在公民中广泛传播。

  周子君在美国时经常看到,红十字会等组织向居民宣传献血。他认为,献血宣传不能只说那些“虚”的,得针对献血者的顾虑进行宣传,并对影响民众献血的问题进行改进。如有的献血者觉得献血点少、不方便,有的人觉得用血时手续太繁琐,有的人则是对血站的信息公开不满意、产生不信任感。血站就得有针对性地加以改进,以消除公众在这些方面的顾虑。

  赵承渊说,消除误解、打消顾虑是科普人士和专业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针对血荒,除了要求医务人员努力“节流”之外,“开源”才是彻底解决之道。献血是一项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举动,抵制献血的行为非但无助于解决社会弊病,反倒会将期待救命血的患者推入更深重的痛苦中。

  “无偿献血是道德情操的体现,能够最大限度避免以牟利为目的出卖血液,减少‘血头’、不规范采血等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他呼吁大家,如有机会条件合适,能献就献吧,这是做好事,不应本着求回报的心理去做,“大家都不献血,最终遭殃的还是我们自己”。

  调查中,36.1%的人建议采用新技术,延长血液保存时间。30.3%的人表示要建立献血网络平台,开展网络预约献血服务。(黄冲)

相关阅读:

广州欲调整直系亲属用血政策:免费用血有限制

今年“寒湿春节效应”导致本地街头献血较同期下降两成,血液库存量偏紧。广州血液中心负责人透露,正酝酿调整献血者配偶和直系亲属用血优惠政策,以鼓励市民踊跃献血……[详细]

生命时报:无偿献血不该贴上“有价”标签

1月底,北京市卫生局下发文件,要求各高校把无偿献血工作纳入对学校各部门、社团组织以及师生个人等评优考核指标。新闻一出,随即引发各方争论,无偿献血该不该贴上这样的“有价”标签……[详细]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血荒反映信任荒 83.8%的人担心献血被牟利 1 近日,国内多个省区市的血液储备纷纷告急。据《人民日报》报道,最严重的时候,云南昆明血液中心血液库存不足2万毫升,是应达库存的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