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郭力很快就要去面见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了,计划中的这次见面让他春节都没过消停,“忐忑”,他说。因为即将进行的会谈决定着他所代表的外资药企在北京基本药品市场的命运。

  郭力是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的一位负责人,和他一同面对命运的是27家外资药企的总裁们,当然,也有中国制药协会和它所代表的国内药企的老总们。

  令这些医药界巨头忐忑的是即将改变的北京基本药品招标规则。

  春节前,北京市卫生局放出消息,要以双信封模式实行基药招标,并且二、三级医院联动。这一模式的最大特点就是低药价,在双信封招标模式的诞生城市安徽,外资药企因为价格问题悉数退出,国内品牌药企也同步撤离安徽基药市场。

  北京将重新上演安徽的旧戏,规则则更为严厉如果药企失去基药招标的机会,将一并失去在二、三级医院的销售权利。“失去利润,输掉很多;失去北京,输掉一切。”在北京这个年药品消费额超过300亿的市场,上千家药企的势力版图将面临着重新划分。为保住已经打拼出的江山,春节前各药企纷纷约见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但提意见的机会,被安排在了春节后。

  300亿惊变

  春节前的1月17日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这一天,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郭晋和、北京市药学会理事长冯国安,及市药监局人士,专门召集国内合资、外资药企的人士开了座谈会。

  在这个座谈会上,37家外资药企全部派人到场,郭力也在列。陪同郭晋和出席该会的还有北京市卫生局药械处处长岳小林、药品采购中心梁主任,共计达70余人。

  会上,郭晋和介绍,北京即将开始基药招标,要严格按照56号文,推行双信封模式招标,并且将与二、三级医院联动。

  在此前安徽的招标中,一支0.25克的头孢曲松注射剂,中标价格为0.94元。“我们连生产成本都不够。”石药集团一位人士说。

  由于中标价低于品牌药企的生产成本,大部分品牌药企纷纷退出安徽基药市场,品牌药企整体销售额大幅下降,据称当时石药集团的下降幅度最高达80%左右。

  “在安徽只是失去了基层市场,北京二、三级医院联动的话,弄不好会失去整个市场。”郭力感觉到一丝凉意。

  在17日的座谈会上,北京市卫生局领导大概介绍了基药招标原则,可概括为“上下、左右联动”。“上下联动”为,企业中标的某个药品价格,融入北京的二、三级医院,未来该药品在北京市医疗机构为同一价格。“左右联动”则是,在招标前,北京收集各省的中标价,促使企业的某个药品未来中标北京基药时,实现相对低价,不取其他省已中标中的高价。

  关于“上下联动”,还有个更细微的解释,叫做二、三级医院联动。郭力会后和同事们研究这个细微解释时发现,如果在基药方面不能中标,由于未来上下联动时,二、三级医院会从招标后的基药目录中选药,现有的同类药品将被替代,在基药中没有中标的药品,将失去在二、三级医院销售的机会。

  目前北京市社区(基层)用药约1000多种,据称招标后也将接近这个水平,而这部分药品大部分为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和常见病用药。北京市社区(基层)药品的销售额达40多亿,二、三级医院的销售额达250多亿。“二、三级医院的销售中,外资药企的份额占27%,加上国内品牌药企的份额,超过一半以上。”药企人士介绍。也就是说在40亿的基层市场中,六成均被品牌药企占有,因此在医药界人士眼里,北京是一个不能丢失的市场,药企数量的容纳度较大,且总消费额较高。据了解,目前石药集团在北京的年药品销售额接近3亿。

  “我们在北京的年销售额2个亿,天津才300多万。”一位药企业人士分析,如果北京完全学安徽模式,这个市场未来可能是中小制药企业的,大品牌药企可能将全军覆没。“这个通气会是单方向的,没有提问环节。市卫生局领导就说要这么干,那余下的就是你们去想象吧。”据与会人士介绍,通气会持续了一个小时,传递出来的一个危险信号就是:战火有烧向二、三级医院市场之趋势。

  56号文

  北京市卫生局会议开完后,在制药界炸了锅。

  一个年药品消费额超过300亿的市场,将面临新一轮的厮杀。实际上,在与外资和合资药企沟通之前,北京市卫生局已经和国内品牌药企的40余人座谈过,包括神威、科隆制药企业。

  但更多人士揣测北京为何如此招标,毕竟上海模式已经在安徽的基础上做了改良,为何不借鉴?一种说法认为,舆论批评北京药价贵,如果重新招标后,二、三级医院不联动,会造成社区便宜,二、三级医院贵的状况,又会给舆论留下批评空间,所以要实行全市统一价格。

  也有一种说法认为,北京的做法是为了未来实施大药物版(307种基药的扩大版本,在二、三级医院同时使用)铺路。而更为激进的说法则是,北京被中央“点名”了。

  2010年上半年,国务院医改办向各地下发“基本药物招标国家标准的征求意见稿”。同年8月6日,安徽省药招办公布了修订后的药品招标方案,在此次方案中提及“双信封”,即采购要实行量价挂钩等新说法,这使得安徽省成为基本药物招标国家标准的第一个试点省份。

  同年1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建立和规范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指导意见》,即56号文,要求基本药物招标实行量价齐招,建议采用双信封制。

  自该文件出台,政府层面到行业层面几乎形成共识,“安徽低价招标模式要全国推广”。随后,各省市陆续落实基药招标。

  知情人士称,在2011年盘点时,国务院医改办指出,“有些城市没完成目标,有的做了不合格”,其中,北京、天津、重庆和西藏被“点名”为未完成城市,上海、江苏、浙江等则被批评为不合格。

  据称,上海、浙江等地被批评为不合格的直接原因是,在基药招标时做了改良,较注重质量,价格下降幅度远不如安徽;而对于北京这类未完成的城市,国务院医改办要求,严格按照56号文进行。

  可是,“安徽的基药招标现实已经表明这个模式不成功了,北京再走不是弯路吗?”郭力在会上有些疑惑。

  安徽确实可以称得上走了弯路。2009年8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公布,后安徽增补达270多种,由于双信封模式,被药界称为“价格虚低”:1100多种品规的药,部分中标企业陆续停止生产,配送企业也拒绝配送,安徽的基层用药严重匮乏。

  2011年,安徽又实行“增配”基药目录,导致该省基药接近5500多个品规,而后增补的基药未实行双信封招标,后增的部分药品价格利润相比之前较高。据了解,借此机会品牌药企重新杀入安徽基药市场,销售额也再度回升,其中石药集团回升达到50%多。“北京会不会走弯路,最后如何招标”,药企人士都寄希望于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的表态。春节前,在众多药企的信件和约见函中,方来英答应分别与中国制药协会和RDPAC在春节后面谈。

  对于目前招标模式的进展,北京市卫生局人士称,招标方案正在制定中,某些规则也还在研讨中,“出台时间或许会避开两会”。

  更多药企人士则在担忧,北京是否又在做一块试验田,不合格的省市未来向北京看齐。那么,更多省市的药品市场份额,也将重新划分。(温淑萍)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北京药品招标规则将变 上千药企重分300亿市场 1 郭力很快就要去面见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了,计划中的这次见面让他春节都没过消停,“忐忑”,他说。因为即将进行的会谈决定着他所代表的外资药企在北京基本药品市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