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哈药总厂对周边环境的严重污染是我国制药产业的一个缩影,长期以来,药企污染屡禁不止,部分地方甚至愈演愈烈。酿成这一苦果的根源是医药企业难以跳出低端原料药生产的束缚,一直在高耗能、高污染、低附加值的圈子里逡巡不前。而环保部门多数以收取一定数量的排污费作为主要监管手段,排污费与治污费之间的巨大落差,使得企业铤而走险,宁愿交几百万的排污费得过且过。

  《证券日报》记者昨日致电多家原料药上市公司询问污染治理情况,但上市公司全部噤若寒蝉,部分公司以这是专业问题为由拒绝透露具体情况。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郭凡礼指出,药企污染事件层出不穷的原因,从外部来说,首先是国内医药行业缺乏环保意识,走“先发展后治污的环保模式”;其次,企业一般会以投入产出比作为衡量标准,“治污完全是沉没成本,投出去收不回来”。而且大家观望情绪比较严重,“既然大的企业都没有改正,我们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多钱?一旦我们真的投入了这么多钱去做,下一步规定放松了,我们的钱不就白投了吗?”

  尽管我国专门制定了针对医药行业的排污法规和相应的排污标准,但执法不严普遍存在,“政策的监管非常不严格,很多大企业跟当地政府关系很好,可能有一定的利益关系。”郭凡礼表示。

  盲目上马原料药项目

  哈药股份(600664.SH)这次“闯祸”是其骨干企业哈药总厂,主要生产原料药。相关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原料药可以说是很低端、最污染的部分,由于原料药的主要生产方式包括化学合成,因此毫无疑问地成为污染“重灾区”。

  而哈药股份6月8日的公告也显示,公司停产、限产品种均为无菌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自3月中旬以来,哈药总厂101 车间 TDA 全部停产,107 车间头孢氨苄、头孢拉定停产;104 车间头孢噻肟钠和 121 车间头孢曲松月均减产 12 吨;102 车间 7—ACA 月减产60%。

  比起化学合成法,发酵法的污染来得更为凶猛,分析师告诉记者“发酵类的气体污染、水污染等都有,层次更多一点”。据报道,哈药总厂副厂长马杰坦陈,哈药总厂属微生物发酵企业决定了其高耗能、高污染的性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水和废气就是“药厂怪味”产生的主要原因。据当地民众反映,在哈尔滨市学府路经常闻到令人不舒适的刺激气体,而哈药总厂青霉素发酵车间正坐落于此。

  总体说来,哈药股份涉及污染的产品都是较为低端的原料药。以头孢类产品为例,原料药7—ACA是合成头孢菌素的关键性中间体,我国生产的7—ACA大部分出口到国外,而从7—ACA加工成头孢制剂虽然也需要排污,污染就小得多了。

  目前,头孢制剂已经成为抗感染药物的绝对主流品种,用药金额占整个大类超过50%;头孢制剂市场这几年增速超过30%,需求量非常大,部分小头孢产品增长更是惊人。按照2010年国内消耗和出口量来计算,7-ACA目前需求量在6000~6500吨左右。

  巨大的需求刺激下,国内药企热火朝天地投入7-ACA的生产大军中。业内人士认为,这必将造成7-ACA产能过剩,难以被下游头孢制剂企业完全消化。同时,生产7-ACA的总量增加也将造成其产生的污染随之增加。

  大药企治污成本需数十亿

  众所周知,制药工业是一个用水量大又高污染的行业。例如生产1吨青霉素工业盐用水量高达500吨左右,生产1吨维生素C需用水200多吨。然而降低耗能的同时,却直接导致了污染治理难度陡然加大,“节能减排”却“污染更重”。

  制药生产过程产生的有机物废水与制酒及食品酿造类废水相比,可生化性低,废水处理难度大。近年来,随着企业的技术进步和节水工作的推进,单位产品的耗水量虽然大幅度减少,但同时也导致厂区综合废水的污染物浓度逐渐增高。突出表现为废水水量减少、COD浓度大幅度提高,污染物负荷也在增加,现有废水处理站处理能力已不能满足需要。

  为此,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质监总局联合制定《制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此系列标准共分6大类,分别是发酵类、化学合成类、提取类、中药类、生物工程类和混装制剂类,对药企排放标准提出严格的要求。

  但治理污染的费用相当高昂,据一位业内人士测算,如果严格按照标准,医药企业处理“三废”的成本可能超过药品生产本身。正是这个原因,许多发达国家多年前就着手把高污染、低附加值的医药产业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

  哈药股份表示,其累计投入环保的费用已经超过4亿元,但据环保部门相关人员介绍,哈药总厂污染防治的投入还不够,污染防治设施没能同步跟上产能扩张,在处理生产和环保的关系上,环保工作被放在了次要位置。

  如果按照要求一一落实环保措施,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呢?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郭凡礼说:“上亿是必然的。治污的费用真的非常高,国外的企业为何把原料药生产放到外面做,一方面是因为在他们国内治污压力比较重。小企业大概要花几千万元,哈药、东北制药、华北制药这种大药厂一旦进行治污的话可能需要几亿甚至几十亿元。”

  在这种情况下,哈药也就“情理之中”地欣然接受环保部门每年征收500万元至700万元不等的“排污费”。

  搬迁治标不治本

  据了解,早在两年前,黑龙江省多位政协委员曾就哈药总厂的污染问题联名提案,并提供了对药厂相邻区域空气检测的结果,其中硫化氢气体超标1150倍,氨气超标20倍。

  哈尔滨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彭旭表示根治怪味儿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对产生怪味儿的车间实施异地搬迁。哈药总厂2008年就酝酿要将三个污染较重的车间进行局部搬迁。2008年8月,哈尔滨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对哈药总厂的搬迁规划做出了明确的部署。

  在其异地重建计划中,一期工程主要是年产7-ACA1200吨、头孢美唑酸53吨、头孢咪诺30吨等三个项目,今年计划投入9500万元。但搬迁计划4年来迟迟不能落实,原因十分复杂。企业在现地址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一搬迁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要处理的问题十分庞杂。

  从根本上来说,搬迁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哈药总厂的地址在刚建厂是也属于郊区,但城市扩张的速度超过了规划人员的想象,现在的郊外也难保十年之后仍是郊外。

  与此同时,生产原料药的利润也被局限,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从 2011 年 3 月 28 日起降低部分抗生素和循环系统类药品最高零售价格,共涉及 162 个品种,1285 个剂型规格,调整后的价格比现行规定价格平均降低 21%。与哈药并列原料药龙头企业的华北制药在2010年年报中表示,公司主导产品青霉素及相关产品价格持续在低位徘徊,维生素C产能过剩,价格持续下滑,前景不容乐观;药品零售价格的不断下调给老百姓带来了实惠,但同时也影响了医药企业创效能力,这将对公司的利润造成较大影响。(陈雅琼)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宁被罚款也不治污 哈药股份曝出环保软肋 1 哈药总厂对周边环境的严重污染是我国制药产业的一个缩影,长期以来,药企污染屡禁不止,部分地方甚至愈演愈烈。酿成这一苦果的根源是医药企业难以跳出低端原料药生产的束缚,一直在高耗能、高污染、低附加值的圈子里逡巡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