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最引人关注的是,基层医疗机构以及药店被要求对部分基本药物进行拆分包装销售,允许收取每次0.1元的拆零服务费。记者采访却发现,不少医院拆零药物实际非常少,那么,“小纸包药”的困境究竟在哪里?

  1月16日,新街口一家社区医院,王老太颤巍巍地走出医院大门,她贫血多年,每个星期需要打针,加上肾病,每年看病费用超过1万元。“社区医院看小病,方子都在大医院开,药也在大医院买。作为病人,我当然希望医院尤其是大医院拆零卖药。”王老太对记者说,患慢性肾炎多年,需要常常更换药品,现在医院开药都很猛,一开就是4瓶以上,家里现在剩下不少品种的肾病药,都不吃了,经常一盒价格都在40元以上,不便宜。

  仪征新集镇卫生室陈医生经营基层医院已经多年,赤脚医生时代,拆零销售非常普遍。而现在,农村的村诊所、乡镇卫生院,一般也很少卖小纸包药了。陈医生表示,“从医生角度,拆零虽然费事,但的确避免了浪费,像感冒药一般给病人卖3到4颗就可以了。”

  那么,大医院执行的情况怎么样?

  “药品拆零,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啊。比如降血脂药‘立普妥’,我们都是一粒粒给病人发药的,因这个药不能多吃,吃多会损伤肝功能。”南京鼓楼医院内科病房一护士告诉记者说,在病房,药品都是拆零的,而在门诊药房,有些有小包的药品可以拆零卖,比如袋装的板蓝根、婴儿退热贴等,但有些药拆零卖有难度。一是管理比较困难,比如一盒药卖出几粒后,余下的药如果不及时卖掉的话,很容易失效,而且大量的散药很容易弄错。二是每盒药只有一张说明书,现在病人都很注重看说明书,根据国家药品管理有关规定,卖药就必须给说明书。

  药房虽然纷纷设拆零柜台,实际拆零卖药的情况更稀少。南京金陵大药房管家桥医保药房经理顾敏说,拆零柜台一直就有,但基本不用拆,拆零品种实际没有。以前需要拆零的药品,现在都已经做成小剂量包装了。直接卖小包装,不用拆开卖,卫生。南京一家社区医院的药房工作人员也说,如果想真正实现药品拆零卖,应当先从药品生产企业做起,医院属于药品流通的末端,做起来非常麻烦。

  追溯到源头,药品生产企业愿不愿意生产小包装药品?“药品包装基本是按临床治疗周期确定的,比如急诊用药一般为3天,门诊给药一般是7天的量,因此药品包装的最小单位是3天量、7天量。”据南京一家药品生产企业的任先生介绍,如果把包装单位进一步细分,成本将成倍上涨,比如护肝药“萄醛内酯”,每瓶100粒装只卖4到5元钱,而包装费、说明书加瓶子的成本占到8角钱以上。真要变成50粒装的话,成本增加部分谁来埋单?

  在新街口一些药店的架子上,记者看到,阿托品片剂、地高辛、强的松、维生素B6、甲哨唑等常用药,每瓶都是至少100粒装,包装量大,价格却多在5元以下。它们都存在包装成本高而药品本身“不值钱”的特点。如果都换成小包装,成本将上升不少,若涨价销售,则变相增加百姓负担。申请国家补助,显然可能性也不大。

  药品拆零,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牵一发而动全身。省物价局有关负责人表示,遍地小纸包药的时代能不能恢复,还难成定论,但老百姓呼唤小纸包药,实际是呼唤政府降低虚高的药价。“今年,省物价局将努力理顺医疗服务比价,改革耗材价格管理,完善药品定价机制,鼓励公立医院优先使用基本药物,推进医院之间检查结果的互认,并从源头抓起,制定鼓励企业多生产廉价药的政策。”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药品拆零销售”实际执行者寥寥 好事还要办好 1 最引人关注的是,基层医疗机构以及药店被要求对部分基本药物进行拆分包装销售,允许收取每次0.1元的拆零服务费。记者采访却发现,不少医院拆零药物实际非常少,那么,“小纸包药”的困境究竟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