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2011年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全市大范围推行预约挂号,已经在三级医院和部分二级医院都推行了预约挂号。”

  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副局长雷海潮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在2012年,将进一步提升预约挂号的范围,重点在二级医院推行。

  记者了解到,自2011年7月28日114统一预约挂号平台运行以来,各上线医院投入到平台的号源超过了500万个,累计预约成功的号不到30%,也就是说有超过七成的号源没人理。

  但与此同时,在2011年12月底,同仁医院4个号贩团伙77个号贩子被抓。随后,记者来到了协和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等受号贩子“青睐”的医院发现,这里依然有不少号贩子在“兜售”专家号,而且部分专家的“身价”看涨。

  500万个号源七成没人理

  截至目前,统一预约挂号平台已有74家医院“上线”。据有关统计显示,自2011年7月28日试运行至12月25日,累计已有105.7万人在预约挂号平台注册使用,各上线医院投入到平台的号源总共505万个,累计预约成功的号约有139万个,也就是说有超过七成的号源没人理。

  2011年11月,针对群众强烈反映的同仁医院存在号贩子的问题,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

  2011年12月27日凌晨,便衣总队百余名侦查员兵分九路,在同仁医院周边及团伙成员暂住地统一收网,抓获77个号贩子,当场起获电脑、手机、电话卡、假身份证、账本等大量赃证物。

  号贩子叫号明目张胆

  “就这个价儿,不要给别人了。”2011年7月份,记者曾在同仁医院看到有不少号贩子与患者“砍价”的场景。日前,记者再次来到同仁医院的挂号大厅,却发现这里比以往“冷清”了很多。虽然挂号窗口前排起了长龙,但记者观察了将近一个小时,并没有发现“见缝插针”来问“要不要号”的人以及偷偷进行交易的情形。

  “这回,估计得消停一阵儿了。”一名护士告诉记者,之前刚抓了好几十个号贩子,被抓获的时候,当时就有人鼓掌叫好。

  早晨6点10分,记者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在门诊大楼一层挂特需门诊的队伍已经从门口排到了台阶下,粗略估计有七八十米。刚走到特需号的队尾,便有四个号贩子前来询问。“要号吗?”一个号贩子问道。记者随口说出曾经上过法制晚报“最牛专家排行榜”的吴沪生的号。

  “1200元,他在神经内科方面是顶尖专家。”号贩子很内行地说道。而在2011年7月记者的探访中,吴沪生教授的号被炒到了近2000元。在短短的十分钟,至少有十几个号贩子不停地“招揽”生意,还有不少号贩子在医院大门口“揽活”。

  “专家号!专家号!”早上8点,在协和医院特需挂号门诊门口,一个光头的号贩子正在光明正大地叫卖,从挂号大厅出来没挂上号的人经不住诱惑,不断地上前打听。

  “800元?便宜点儿行吗?”一位女士与号贩子讨价还价,但并没有成功,最终还是以800元成交。据这位王女士介绍,她是来挂产科专家号的,专家太火,来了好几回都没有挂上。本来她想“砍”到500元,但号贩子根本不松口。

  随后,记者上前打听免疫科是否有号,号贩子问:“你有想找的专家吗?”记者说最贵的是谁呀,号贩子称,唐福林、苑勰都是2000元。

  而记者了解到,在2011年7月份,这两个专家在号贩子中的“身价”分别是1400-1800元和1500-1800元。

  “怎么这么贵呀?”记者发出疑问。而号贩子则称,“现在什么不涨价啊,这些大腕儿的号尤其不好挂,你要确定挂,还得提前告诉我,我得提前帮你去弄。”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北京医院专家号被炒至2千 号贩称现在啥不涨价 1 “2011年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全市大范围推行预约挂号,已经在三级医院和部分二级医院都推行了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