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吕厚山教授在进行人工关节置换手术中。

  北大人民医院供图

  阅读提要

  ■现在的很多人工关节置换术仅仅是将已磨损破坏的关节面切除,再换上一个人工的“关节面”,就像给坏牙安装一副“牙套”一样。

  ■在欧洲如果我有这样的病人,所有人都会问我为什么不早给她治疗而让患者遭受如此的痛苦,会投诉我做为一个医生为什么不作为!

  ■目前我国人工关节置换手术的状况十分混乱,一些医生从来没见过手术器械,根本不了解假体的设计原理,一样敢上台做手术。

  2011年12月20日,著名的关节外科专家、北京大学关节病研究所原所长吕厚山教授在办公室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期间他接了一个患者的电话。

  挂掉电话后,他告诉记者:“这位病人叫张雅玲(化名),她22年正常无感染,是现今中国人工关节置换患者中时间最长的。”

  24年来,吕教授亲自完成了近5000个人工关节的置换手术。“这些手术中,有3700多名患者,我都完整登记备案,包括张雅玲的。我国最缺的就是这么一个详细的关节置换登记制度。”吕厚山说。

  缺失一

  没有关节置换登记制度

  1890年,德国的Gluck第一次将象牙制作的股骨头假体植入了人体,至今120多年过去了,“然而由于早期的关节外科医生没有意识到记录病例的重要性,所以我们只能从文献中寻找到零星的信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吕厚山教授在我国开始将人工关节置换临床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1979年1月1日起,瑞典实行了人工关节登记,这就是世界著名的瑞典膝关节置换登记体系,每年的数据库都会反馈给遍布全国的关节置换中心。

  吕厚山教授认为瑞典给全世界留下了人工关节置换史上最完整和最宝贵的资料。

  美国是全世界实施人工关节置换数量最多的国家,1997年就超过了40万例,但直到2001年2月,美国才决定放下架子跟瑞典一样踏踏实实地开展登记制度。

  然而我国人工关节置换已经有了30多年的历史,依旧没有完善的人工关节登记制度。

  “你知道我国每年20万例的人工关节置换手术如何得来的吗?”吕教授笑着问,这个数字是根据我国人工关节生产厂家的销售数字相加得到的。

  “这是很不准确的一个数字,这些售出的人工关节假体是否都用在了患者身上是个未知数,而且这20万的手术患者的性别、年龄等最基本的信息都没有,更不要谈并发症和手术感染比例了。”

  缺失二

  手术指征掌握不当

  “人们以为人工关节置换就是给人的关节‘换轴’,换上不锈钢的人工关节,就像给汽车换轴承一样。”北京朝阳医院关节外科主任医师曲铁兵教授解释说,其实很多只是将已磨损破坏的关节面切除,再换上人工“关节面”,关节仍是自己的,就像给坏牙安装一副“牙套”一样。

  2008年曲教授在巴塞罗那参加全球人工膝关节置换专题研讨会时,做了演讲并介绍了一些严重损毁膝关节的关节置换病例。发言结束后,曲教授在德国进修的老师、欧洲著名关节外科专家Von Foster教授称赞道:“曲医生,你的病例难度很大,手术非常漂亮!但你的病例太严重了,如果我有这样的病人,所有人都会问我为什么不早给她治疗而让患者遭受如此的痛苦,会投诉我做为一个医生的不作为!”

  中国有大量的膝关节疾病患者,多年忍受疼痛,往往到了病入膏肓才下决心动手术。

  吕厚山教授曾做过调查,我国有骨性关节炎的人数占总人口的3%、类风湿患者占0.3%、强直患者约占0.3%,这几千万人虽然不一定都要做手术,但需要做手术的人数最少是实施手术人数的10倍以上。

  现实中更可怕的是:不该做人工关节置换手术的人却做了。吕厚山认为,现在,患者敢做手术了,医生也敢动手术刀了,然而很多医生却不仔细检查直接就换关节,因此极易犯错误。下转24版

  人工关节置换术在我国从三甲医院到县级医院遍地开花的同时,这项手术却存在着几项缺失,我国人工关节置换术先驱之一、著名的关节外科专家、北京大学关节病研究所原所长吕厚山教授告诫医生————

  我们到了容易

  犯错误的时候了

  吕厚山教授在第十三届骨科学术会议上的发言题目是《膝关节置换术前的顾虑和准备》,他是想告诉在场的医生们,现在到了容易犯错误的时候了。

  从去年吕教授完成的人工关节置换的患者年龄来看,平均高达71岁。在大于70岁的患者中,合并高血压病、糖尿病、冠心病、动脉硬化的比例明显增高,而且约80%合并有严重的腰椎病变。“这都是手术的一些风险因素,在术前都要考虑的,如果不谨慎的话,我们恐怕到了容易犯错误的时期了。”吕厚山说。

  因此,实施人工关节置换术要注意三个问题,要把握好三个关:该不该做,能不能做,以及手术后的疗效如何。

  此外,每年大量的“翻修”手术也说明了事情的严重程度。在吕厚山教授做过的近5000例手术中,有98台是翻修的,其中一半是别人做坏又请他翻修的,主要是发生在近几年。

  中华医学会骨科常委、武汉协和医院骨科主任杨述华教授告诉记者,该科每年接诊大量患者,其中有不少是曾在小医院接受关节置换后出现了严重并发症,甚至多年无法行走。

  令人唏嘘的是,大量的“翻修”,让一些医械商家看到了商机,他们甚至推出专供“翻修”手术使用的“翻修柄”。

  吕厚山教授在2001年第六期《中华骨科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人工关节置换登记制度势在必行》的文章,但十多年过去了,这项登记制度依旧没有建立;世卫组织把21世纪的前十年定为“骨与关节”的十年,可十年过去了,问题远远未解决。

  “在全世界范围来讲,骨与关节疾病永远都是常(经常)、多(人数多)、普(普遍)的疾病。”吕厚山教授很肯定地告诉记者。

  吕厚山认为,对于这种状况,不应该用“滥用”来形容,但属“手术指征掌握不严”,如四十多岁股骨头骨折的患者,他可能具备复位的身体条件,本可以打上钉子进行恢复,却做了人工关节置换,这就是手术指征掌握不当。

  缺失三:

  技术管理规范没出台

  卫生部医政司曾在2005年10月拟定了《人工全髋关节植入技术管理规范(征求意见稿)》和《人工全膝关节植入技术管理规范(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只有三级医院才有资格开展该项手术。

  然而,2006年2月14日,上海58家二级医院联名上书,将一份统一拟定的意见报告递交至上海市医保局。而此事的直接导火索是上海市医保局拟限制医保病人在二级医院进行人工关节置换术。

  吕厚山教授认为,不应该按医院等级区分,而应该按医生的技术和医院的基本环境来确定实施手术的资质。美国的很多人工关节手术,都是在私立的小医院开展的,这样也能方便患者。

  “这其中最关键的还是‘人’,是术者的技术和水平。”吕厚山说。他在北大人民医院做院长的时候定了一个规定:人工关节置换手术的主刀医生至少是副主任医师以上,起码要跟过几百台以上的手术,才能够做这项手术。

  北京积水潭医院矫形骨科主任医师周乙雄教授在受访时说,虽然人工关节置换现在已经是常规手术,但其中的技术含量并不低,与医生的经验、业务水平有着密切关系,“同样是换关节,我做完了这个关节能用10年,你做完了只能用1年,这就是差距。”

  曲铁兵教授也持有同样观点,“一个医生不是只开刀就行,还需要了解病人的基本情况和各种假体的设计原理,决定病人适合于用何种假体。”实际上,目前我国人工关节置换的状况十分混乱,一些医生从来没见过手术器械,根本不了解假体的设计原理,一样敢上台手术。”

  多位骨科专家表示,由于相关法律规章的缺位,从三甲医院到区县医院遍地开花,很多并不具备手术资质的医生照猫画虎,滥做、乱做的问题十分突出。

  2011年7月6日,卫生部医政司关于成立人工关节置换技术管理专家工作组,这里面有27名全国范围内的著名关节外科专家,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邱贵兴、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王岩等。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起草人工关节置换技术相关操作规范、准入标准、管理措施和管理规范,并协助建立全国人工关节置换病例信息登记系统。

  作为其中的一员,曲铁兵教授受访时告诉记者,他们近日刚刚在一块研究人工关节置换的准入标准问题,而在这次讨论中,医生的技术问题被作为了一个重点话题和衡量指标。

  ■链接

  国内最好的人工关节置换医疗机构和专家——

  邱贵兴:北京协和医院骨科。出诊时间:周四下午(东院)。

  吕厚山:北大人民医院关节病研究所。出诊时间:周三下午(新院)。

  王岩: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骨科专科医院院长。出诊时间:周一下午。

  曲铁兵:北京朝阳医院关节外科。出诊时间:周二、三上午。

  贺良:北京积水潭医院骨科。出诊时间:周三下午。

  吴海山:上海长征医院关节外科。出诊时间:周一下午、周三上午。

  严世贵: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骨科主任。出诊时间:周三全天。

  王韶进:山东大学第二医院骨外科主任。出诊时间:周三上午。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我国人工关节置换观察:没有患者登记制度 1 24年来,吕教授亲自完成了近5000个人工关节的置换手术。“这些手术中,有3700多名患者,我都完整登记备案,包括张雅玲的。我国最缺的就是这么一个详细的关节置换登记制度。”吕厚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