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阳阳长得很可爱

  下午1点,宋先生正走在去医院看儿子的路上。从2011年2月23日出生到现在,儿子阳阳(化名)已经10个多月大了。因为母亲在阳阳出生当天意外去世,父亲宋先生与院方就责任归属问题一直在协商,10个多月来,阳阳就一直在皇姑区妇婴医院的分娩室里长大。

  他的生日,母亲的忌日

  2011年2月23日一早5点多 37岁的李万敏觉得肚子痛。2月29日就是预产期了,夫妻俩赶忙去皇姑区妇婴医院检查。

  8点25分 宋先生回忆说:“医生说羊水破了,立刻要生了!”一位护士走出分娩室:“说是我媳妇刚刚生了,是一个男孩,6斤8两。”宋先生随后被告知,李万敏需要留在产房观察两个小时。

  10点30分 宋先生再次见到了妻子:“当时她还让我出去买水果谢谢医生、护士,后来要我去拿鞋,说是要回家。”

  11点左右 宋先生被告知妻子需要输血:“他们让我打车去血站联系输血,告诉我血站在‘九·一八’附近。我当时都蒙了,我和谁联系?去哪联系啊?”

  11点40分左右 在此后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病房外等候的宋先生听到妻子一直在高声喊疼。“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冲进去了,房间地面上扔着沾有血迹的纸。他们立刻就把我拉出去了,说我妻子是宫缩乏力、产后大出血……”

  12点30分左右 “医生把我爱人的手表和眼镜拿了出来, 说联系过市妇婴医院,那边都准备好了。妇婴医院的车来不了,联系过了用120车送,车钱我们付。”

  1点30分 “到市妇婴,已经没心跳了,一路上卫生纸就用了15卷……”

  谁的责任,双方各执一词

  与宋先生见面,是在一家网吧。早上8点多,网吧没几个人,宋先生和网吧前台的服务员打了个招呼,就把记者领上了二楼。宋先生脸色苍白,多少有些邋遢,身上一股浓重的烟油味。“六七个月没回家了,房租一直欠着,回家怕遇到房东。就一直在网吧,晚上也睡在这。”

  宋先生说:“据我了解,为我妻子接生的两个护士,只有护士证,我认为她们资格上有问题。”

  皇姑妇婴医院的钱副院长不支持这种说法:“(去世的原因)是羊水栓塞,不是医院的责任。至于两个护士的资格,我们是专科医院,护士资格是没有问题的。”

  钱副院长认为宋先生只是为了要赔偿,不然为什么不去做医疗事故鉴定?宋先生则说,相关部门不肯出证明,这个医疗鉴定怎么做?

  没回过家,分娩室里长大

  在双方协商未果的时候,从出生那天起就失去了妈妈的阳阳,继续着自己的“不幸”。没有妈妈,也没有回过自己的家。从满月、百天,到今天,整整10个月又23天,阳阳就在皇姑妇婴医院的分娩室里长大。

  记者去的时候,阳阳正睡午觉。分娩室在医院二楼的最西面,门上有“男子止步”的字样。一个中厅,三个房间。中厅里,摆放着婴儿床、学步车,一角的桌子上是颜色鲜艳的婴儿服装。消毒间里,摆着孩子的奶瓶,与手术室、待产室的门牌对应起来。

  进门左手边的第一间屋,是护士值班室。房间里两张床,一张床上坐了三四个医生护士,另一张床上,阳阳正在酣睡。被子盖的很严,掀开一个角,是孩子红扑扑的脸蛋,又可爱又乖巧。

  “孩子可聪明了,可能是因为不幸,特别早熟吧!”一个护士说。

  “他喜欢进分娩室,我们都进去忙的时候,他也要进去,不带进去就哭。”另一个护士说。

  “白天人多,还行。晚上一般就是一个大夫一个护士值班,谁值班谁带,可有时候来病人,就不太照顾得过来。”钱副院长说。

  “我自己明天吃什么还不知道呢”

  记者:今天小年,会去医院看孩子吗?

  宋先生:正在去医院的路上,会尽量陪儿子多呆一会儿。

  记者:没给孩子买点什么东西去吗?

  宋先生:我现在兜里一共30多块钱,我自己明天吃什么还不知道呢!

  记者:孩子跟你关系怎么样?

  宋先生:这个没问题,我完全可以带走。

  记者:同样作为一个父亲,我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把孩子放在医院?

  宋先生:我现在没有办法照顾孩子,没有钱,我自己也是饥一顿饱一顿,还要为妻子的事情四处跑。我父母早就没了,孩子姥姥年龄也大了,都照顾不了。把孩子放在医院,也是为了孩子好。等把钱要回来之后,我就会把孩子从医院接出来。

  记者:有钱之后就可以了吗?

  宋先生:我要钱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孩子。钱要回来了,我会给儿子存起来,孩子妈妈没了,我要给孩子一个交代。事情了结之后,我会负起父亲的责任,照顾好他,我有这个信心。

  记者:春节到了,孩子会继续留在医院吗?

  宋先生:我还是那句话,事情解决了,孩子我就接出来。

  记者:你不觉得这么做,对孩子太不公平吗?

  宋先生:我没办法,我没什么能耐……(记者 高寒冰 见习记者 刘莹 照片由宋先生提供)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孕妇产后大出血死亡 家属疑接生护士资质 1 下午1点,宋先生正走在去医院看儿子的路上。从2011年2月23日出生到现在,儿子阳阳(化名)已经10个多月大了。因为母亲在阳阳出生当天意外去世,父亲宋先生与院方就责任归属问题一直在协商,10个多月来,阳阳就一直在皇姑区妇婴医院的分娩室里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