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2011年12月28日,环保部一纸《关于2011年环境保护部挂牌督办环境违法案件的通知》让山东齐发药业有限公司(下称“齐发药业”)陷入“环保门”漩涡。

  环保部的通知声明,齐发药业COD(化学需氧量)排放超标;废菌丝体、釜残渣、污水处理站压滤污泥等危险废物管理混乱,暂存场所不符合危险废物贮存规范要求;未经环保部门批准同意,擅自停运2500吨/天污水处理设施。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不少齐发药业所在地济南市平阴县的市民也在一些网站论坛上发帖说齐发药业偷排污水,污染严重。到底实情如何?1月5日,导报记者实地进行了探访。

  市民口中的污染

  “零下8度,晴,北风,微风。”这是5日平阴的天气预报。

  上午9点多,导报记者在位于平阴县翠屏街上的齐发药业北门一下出租车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酸味,而且这种味道时有时无。

  “这个气味就是药厂散发出来的,冬天相对来说还好些,夏天根本就没法活 了,这路上走着都得捂着嘴,呛得都喘不上气来。家里都不敢开窗户,晚上臭得都睡不着觉。稍微刮点风,周边四五公里内都能闻到。”针对导报记者提出的气味来源 问题,在该公司附近废铁收购站看门的李荣江非常肯定地说道。

  在导报记者离开 时,一名在废铁收购站工作的工人得知导报记者身份后追了出来。他告诉导报记者,齐发药业在偷偷往其西墙外的一个水沟里排污水。

  齐发药业北门往西不到100米,就是该工人所说的水沟。或许是因为冬天结冰的原因,导报记者并未闻到水沟里的水散发出何种气味,透过冰层也没有看到水的颜色很深。“现在应该是经过放水稀释了,夏天的时候这儿的水很臭,颜色很黑,根本没法呆。”该工人说。

  导报记者注意到,与该水沟一路之隔的就是黄河引水渠。而从齐发药业北门出发,顺着翠屏街西行500米,路北就是建设中的平阴玫瑰湖生态湿地。

  齐发药业北门往西100米就是玫瑰路,顺着玫瑰路一路步行往南,大概走了3公里左右,导报记者来到李荣江所说气味较浓的平阴县行政服务大厅附近 ,但空气中并没有那种酸味。

  “没什么气味吧?我什么也没有闻到。”一名从服务大厅走出来的市民对导报记者说。

  对于导报记者提出来的齐发药业污染问题,他表示:“我听不少人说药厂污染很严重,但我不在这附近住,不太清楚真实情况。”

  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也都以不清楚不知道为由,拒绝了导报记者的采访。

  负责人的解释

  导报记者了解到,对于齐发药业的污染问题,环保部责成山东省环保厅依法责令该公司限期治理并处以罚款,期限是在今年6月底。逾期不能完成,则报请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责令其关闭。

  公开资料显示,齐发药业是1987年由山东齐鲁制药有限公司独资兴建的生产抗生素原料的企业,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主要生产兽用药和农用药。经过一番周折,导报记者见到了齐发药业的董事长刘书江。对于污染问题,他大呼冤枉:“虽然我们确实存在通知上所说的一些问题,但我们的COD排放绝对没有超标,这属于‘误判’。”随后,他一一向导报记者解释了通知所说的违法事情。

  针对通知所说的“废菌丝体、釜残渣、污水处理站压滤污泥等危险废物管理混乱,暂存场所不符合危险废物贮存规范要求”,刘书江表示,“主要是由于当时固废处置车间的汇报人员不专业,汇报不清晰造成的,但确实存在标牌挂错位置的现象。”

  平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队长崔永月对导报记者说:“此前,该公司危险废物的暂存场所确实没有篷盖,但是地面硬化是完全符合标准的,不会导致有毒物质下渗。”他同时表示,在环保部没有下挂牌督办令前,济南市环保局就已经下发了整改令。导报记者在齐发药业厂区内确实也看到篷盖和标牌皆已规范化。

  关于“未经环保部门批准同意,擅自停运2500吨/天污水处理设施”一事,刘书江告诉导报记者:“这个事情确实存在。”他解释说,当时是因为设备要进行检修,工作人员认为只要水质没有超标,就不必向县环保局报告备案。“事后得知相关规定后,我们马上向环保局补了一份暂停报告,这一点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导报记者从平阴县环保局了解到的信息,证实了刘书江的说法。

  关于COD 超标的问题,刘书江则解释说:“齐发药业COD 排放按照规定只执行国家二级标准300mg/L即可,但县 里要求我们执 行的标准是200mg/L。我们一般都将数值稳定在150mg/L左右,没有出现超标的现象。”刘书江 告诉导报记者,齐发药业非常重视企业的环保问题。“我们投资近1.5亿元上马了环保设备,而且每年的运营费用超过1500万元。” 刘书江甚至表示,他们在大门口还备有堵水的沙袋。“我们不是怕马路上的水进入厂区,而是怕厂区的雨水流到外面,担心雨水带着污染物流出厂区。”

  导报记者在崔永月的帮助下登录在线监控程序,在济南市环境监测监控信息管理系统中,浏览了齐发药业从2011年1月4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所有的COD 数据。数据全天每隔两个小时出一次, 基本保持在140mg/L—160mg/L之间,偶尔最高值为190mg/L左右,平均值154.51mg/L。

  6日,导报记者再次登录在线监控程序,查询了齐发药业今年1月1日凌晨零点到1月6日下午两点的COD 排放情况。数据显示,最大值为1月1日凌晨零点的157.98mg/L,最小值为1月6日早上 6 点的73.96mg/L,平均值为141.07mg/L。“每两个小时出一次监测数据,一旦发现超标或过高,我们会采取应急措施,要求企业立即查出原因进行整改,降低排放指标。”崔永月表示。

  数据“打架”之谜

  按照环保部的说法,既然齐发药业COD 排放超标,那么数值肯定在300mg/L以上,而在线监控数据显示其COD 排放一直在200mg/L 的标准之下。为何出现数据“打架”?

  济南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 监控中心主任刘健,9日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造假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检测系统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还藏在一个封闭的小屋内,钥匙由第三方保管 。上传的数据,企业和县环保局只有看的权限,不可能进行修改。”

  至于出现数据“打架”,刘健认为,从理论上讲,人工采集样本人工分析和实时在线监测的分析方法不太一样。随着测试水样中还原性物质以及测定的方法不同,其测定值也有差异。“在线监控的水样需要过滤掉大分子的有机颗粒,人工采集的样本则不予过滤,因此最后测试测算出的结果会有一定的误差。”

  山东省环保厅政策法规处一张姓负责人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齐发药业的COD 超标排放确实是环保部弄错了。“可能是张冠李戴了。齐发药业的排放一直很稳定,现在企业正在进行申辩。”

  刘书江也告诉导报记者,就COD排放超标一事,他们已经将相关资料和数据上交济南市环保局,由其再上交到省环保厅,然后交给环保部。“现在还在申辩中,具体结果如何还不清楚。”

  “我们绝没有偷排”

  当导报记者提出有平阴县居民举报齐发药业偷排污水时,刘书江表示这是诬陷。“我们虽然是污染企业,但我们绝对没有偷排污水。”

  据刘书江介绍,此前平阴县不少居民向济南市政府举报齐发药业偷排污水,对此,济南市环保局和平阴县环保局多次前来调查情况,都没有发现问题,而举报一直存在。“举报的事情一直弄得我们很头疼,就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解决。”

  不过在去年的5月16日,问题得以解决。“那天县环保局邀请山东省环境监察总队的专家携先进的暗管探测仪对厂区以及周边进行了探测,县人大、政协和县直有关部门、群众代表、新闻媒体全程进行现场监督。检查得很仔细,可以说是一厘米一厘米地检查,甚至连我们的自备井都打开检查了。结果表明我们不存在偷排废水的暗管、暗道。”刘书江说。这一点得到了崔永月的确认。

  至于臭气熏天的传言,平阴县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解释说,“厌氧菌在水解酸化过程中是会有臭味,但是很淡。而且现在齐发药业已经用遮油篷盖遮挡起来,污水氧化池也用PEC 膜密封了。”导报记者在齐发药业厂区看到的情况也确实如此,污水氧化池已经进行了封盖。

  对于北门附近还有的淡淡的气味,刘书江的解释是,公司的污水处理设施就在北门往东的厂区内,靠近马路,因此会飘出淡淡的气味。

  6 日,山东省环保厅对齐发药业进行了再次检查。据导报记者了解,省环保厅验收的结论是整改基本到位,但还有一点边缘性小问题没处理好。(导报记者刘勇 见习记者 庄会晓 平阴报道)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齐发药业疑误陷“环保门” 出现检测数据打架 1 2011年12月28日,环保部一纸《关于2011年环境保护部挂牌督办环境违法案件的通知》让山东齐发药业有限公司(下称“齐发药业”)陷入“环保门”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