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史堡村的一名癌症患者。

兆泰厂轧机生产

  中国江苏网1月9日讯 2012年元旦,本是一个欢庆的日子,可61岁的李根久多了一丝担忧:刚贴上墙的告示,一袋烟工夫,不见了踪影。“这分明是被扯下来的,贴这张告示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醒村民们,我们这里癌症频发,并非‘风水’不好,而是生存环境出了问题…… ”

  据不完全统计,李根久所在的兴化戴南镇史堡村,过去的两三年里,已有六七十人患上了癌症,其中相当一部分患者已经不幸去世。

  A

  史堡村去年有10名癌症患者死亡

  史堡村系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的一个自然村。

  李根久土生土长在史堡村,提及“癌症”一词,老汉皱巴巴的面容再次紧锁起来。“他们大部分是我儿时的伙伴,也有一些患者,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可他们当中不少人已经离我远去,有的还在承受着病魔的煎熬……”

  李根久在史堡村属于“权威级前辈”,他曾长期担任史堡村村委会主任一职。“以前,也有村民被确诊为癌症,但数量有限,每年也就两三人吧,通常是胃癌与食道癌,可这几年,村里的癌症患者数量成倍增加,而且不再局限于胃癌与食道癌了,肺癌的数量占据了一大半。前一阵子,我作了一个简单统计,仅史堡村堡西这块地盘上,2011年已有10名癌症患者死亡,其中7人为肺癌患者……”

  2012年元旦,阳光在史堡村村头铺展开来,尽管艳阳高照,但史堡村上空却飘荡着一层阴霾。

  敲开72岁老人肖后方的老屋木门,老人正在沿河码头上清洗着蔬菜。“这些蔬菜先在河里漂洗一下,然后再用自来水冲洗,这样才能下锅……”

  “我一个人生活,老伴提前走了,她是患甲状腺癌走的,前年我查出胃出了问题,尽管孩子们告诉我患了胃溃疡,可每天吞服的这些药物上面,清楚地写着治疗贲门癌、胃癌、肠癌。其实我没有一点思想包袱,都72岁啦,比起那些四五十岁的年轻癌症患者,算是幸运多啦!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经济上负担较重,为了最大限度减少开支,我只能服用比较便宜的药物,我渴望再活3年。”老人久久地望着河边。

  68岁的李圣余一个上午都在床上躺着,老人紧闭着眼睛。尽管房间里那股浓浓的中药味让人感觉到死亡的气息,但床头破旧收音机里传出的京剧段子,让人又感觉到了生命气息的存在。

  李圣余的儿媳孙晓云接待了记者来访。“我公公年初出现身体不适,后检查为胃癌,上月刚从南京大医院回来,实话实说,是被‘回下来’的(看不好,准备后事),目前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肝、肺等器官上了,医生说时间不长了,让我们赶紧准备后事……”

  “大病致穷!乡下人最怕患上大病,公公的治疗费用已经花去十多万元,没办法,即使借钱也要替他治疗,我们实在不忍心看着他承受病痛的煎熬……”

  66岁的肺癌患者刘红方是主动找到记者的,老人气色不太好。“我是去年被确诊为肺癌的,治病的十多万元钱,全是孩子们给的,孩子们为我治病花去这么多钱,我有点难受。以前我的身体特别好,癌症发现前,我还能干体力活,可不知咋的,竟然得了这种怪病,要知道我们家族史上都没有这种病……”

  2012年元旦,史堡村共有12位癌症患者及其家属接受了记者采访,从这些患者的话语中,感受最深的莫过于他们对生命的留恋,对死亡的恐惧。

  “相对于其他地区而言,我们村的癌症发病率的确很高,这两年经过我处理的癌症死亡患者高达30人,而活着的癌症患者究竟有多少人,尚没有统计。”史堡村卫生室的陈姓负责人说。“其实陈某很清楚村里究竟有多少人患了癌症,只不过碍于某种原因不说罢了。据我了解,这几年,全村癌症患者(包括死亡患者)接近百人。”61岁的李根久语气肯定地说。

  记者在史堡村调查期间,曾从戴南镇卫生部门获悉,过去两年中,仅走进戴南医院接受化疗的史堡村癌症患者已高达50人,尚不包括前往兴化、泰州或者其他医院就医的史堡村癌症患者。

  B

  村民们曾误以为是风水作怪

  史堡村村民癌症高发现象,村西的堡西庄老人将其归咎于“风水的破坏”。

  呈A字形环抱着史堡村的西塘口河、活塘口河、中塘口河,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史堡村人,因为这3条河流,史堡村被当地人誉为“灵气的水乡”。也不知何时起,活塘口河、中塘口河,在史堡村人眼中渐渐消失了,原先的河床上出现了一堆堆渣土,再后来,渣土堆也不见了,上面冒出了一座座不锈钢手工作坊以及一幢幢居民楼。

  “大概是2004年前后,随着戴南镇‘中国著名不锈钢城’地位的确立,我们史堡村的活塘口河以及中塘口河彻底消失了。到了2006年左右,戴南最大的中板轧机企业兆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出现在活塘口河与中塘口河的部分遗址上。”对当地地理文化有过一番研究的丁旺银老人介绍。

  史堡村堡西庄的老人们对于消失的活塘口河、中塘口河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情感。61岁的李根久告诉记者,“大概2007年前后,堡西庄的老人们开始传言,消失的两条河流堵塞了盐靖(盐城到靖江)河的龙脉。而于2007年建成、连接西塘口河与盐靖河之间的水闸,进一步破坏了风水……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村里的癌症患者不断出现,因此‘风水破坏’一说迅速传播开来,到了2011年夏天,一番实地考察后,一名风水大师得出结论:水闸坏了风水,这是史堡村癌症患者成倍增长的主要原因,水闸必须重新修缮。”

  “我是读过一些书的人,知道‘风水’一说纯属迷信之言,可村里的老人们坚持修缮,我又该如何阻拦呢?……”李根久有点无奈。

  C

  几十家重金属企业包围史堡村

  “其实大家心里清楚,史堡村癌症发病率如此之高,绝对不是‘风水’引起的,这与我们的环境改变有着一定的关系,要知道史堡村被80多家重金属企业或者金属加工作坊包围着,这些企业每天排放的酸烟、污水、废渣以及噪音,已经严重影响了史堡村人的健康。尽管我现在还没有被污染击中,但不排除明天不会倒下,我相信我们村癌症发病率如此之高,与污染有一定的关联,只是我找不到证据罢了,毕竟没有相关的科研机构前来调查,这也是我的心痛之处……”

  李根久的这份沉重,绝大部分史堡村人都能体验到。

  李小军(音)是一名黑车车主,2012年元月2日,他载着记者在史堡村四周转悠。眼前的一座座拉丝厂、拉管厂、冶炼厂以及酸洗厂,几乎将史堡村围了个水泄不通;而竖在厂区的一个个高大烟囱,像一把把利剑直插进了史堡村……

  “告诉你呀,我们史堡村已经陷入重金属污染企业的层层包围中,你看,村四周全是废旧不锈钢金属企业,要知道废钢上有许多锈斑以及污染物,让这些废钢重新成为新品,必须用硫酸清洗,再回炉高温冶炼,硫酸产生的废气直接从烟囱中排出,污水也偷偷排进西塘口河。瞧!这一排烟囱,就是排放酸烟的,实话实说,我这辆黑车的防盗窗安装不到3个月时间,已经锈迹斑斑了!全是酸烟污染的,要知道去年我在泰州跑出租车时,同样的防盗窗,一年也没有锈斑……”

  记者走进李庆(化名)的不锈钢加工作坊时,他正在喝茶。李称他父亲去年6月份被确诊为癌症。他的企业也算是包围史堡村的一员,但相比于兆泰公司,他的企业只能算是手工作坊。“大家都在搞废旧不锈钢生产,这里面肯定有污染,因为废钢必须经过高温冶炼,硫酸清洗,这样的工序注定要产生污染,可治污是要大笔投入的,大家只有偷偷排污。据我了解,它(兆泰公司)的项目系当地最大的轧板项目,各地客商都有,这样的企业,一年有多少污水需要排放,而如何治污?只有它与环保部门知道……”

  何某(化名)同样是当地一家废旧不锈钢作坊业主,提到史堡村村民癌症高发一事,他毫不忌讳地称,他和其他数十名企业主,对史堡村环境污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记者在调查包围史堡村的那些重金属企业时,发现一些小的废旧金属企业主,直接将收购回来的废旧金属堆放在史堡村的街巷中,而一些村民明知西塘口河水质受到污染,依旧在水中洗菜、淘米、洗衣服。

  D

  兆泰公司黑了当地一条河

  癌症、污染还有生存的家园,让史堡人有了一种危机感。可人们为何独将目光聚焦于兆泰公司呢?毕竟围绕着他们的是数十家企业。李根久老人话里有话:兆泰公司距离史堡村最近,该企业规模大,虽属“高能耗、易污染”企业,但是镇上的重点企业,谁也别想打倒它!

  2011年11月上旬,记者就接到了史堡村数十名村民联名签字函,称“兆泰公司投产于2008年,其环保设备至今不达标。他们生产时,向空气中排放含有硫、磷、二氧化碳的废气,同时产生大量含有害物质的固体废渣,并且将含锰、铜、铬、镍等十余种重金属元素的污水排入河道。该公司行为不仅破坏空气质量,而且对地表及地下水均有严重污染,危害周边安全,给生态环境造成长久性破坏……”

  2011年11月底,记者前往东台做新闻调查时,曾路过兆泰公司,实地考察了那条被兆泰公司“拦腰斩断”的西塘口河。西塘口河流经兆泰公司的那段河面长约250米、宽约20米。然而此段河面已被兆泰公司用堤坝和闸门封住,变成了自己的“排污河”,那段被封的河水已变成红黑色,像是黏稠的发酵物,河面上弥漫着一种刺鼻的金属味,河中不时泛起的热气泡,将水面上的油污吹成圆圈状,而河堤两岸尚剩下的一些杂草,已经被染成黑色与白色,毫无生机……

  元月3日,记者在史堡村丁旺银老人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兆泰厂,厂区里隆隆的机器作业声听来甚是刺耳,小烟囱里冒出的酸烟让人感觉沉闷。走进西塘口河,尽管河面上的红黑颜色有所下降,但泛起的汩汩黑泡让人有点窒息。“这么多气泡,他们又在排污了,这些污水已经渗透到地下,一旦下雨,污水会渗过堤坝的缝隙,直接流进西塘口河。”丁旺银称。

  对于企业直接将污水排进西塘口河一事,兆泰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坦承:他们企业产生的污水全部排向西塘口河,因为这条河流已经被他们租用。另外公司为了防止污水外流,特地采取了保护措施,用插板,还用土坝进行围截,使污水不再流入西塘口河。

  “他们有什么权利拦坝围截?西塘口河目前是史堡村唯一一条生活灌溉河,他们此举明显违反了国家关于河道清淤整治的要求,再说拦坝围截并不能阻止污水渗透到地下,同时也不能保证污水从管涌中泄出,至于他们有没有偷偷向外排泄,村里人清楚……总之被拦截的这段河水变成了红黑色是事实,外面的水质同样受到污染也是事实,因为外河连鱼的影子都没有了……”丁旺银有点激动。

  关于兆泰公司黑了一段河的事实,数天前泰州电视台《新闻夜班车》对其进行了曝光,下面便是泰州电视台画面对白的摘录。

  记者:既然污水是经过环保设备处理的,那河水为何还会呈现出铁红色,而且还有刺鼻的气味?经过记者的再三询问, 兆泰公司的一位办公室主任终于说出了实情。

  兆泰公司:不是的,我们现在刚刚准备处理。

  记者:就是这里的水还没有经过处理是吧?

  兆泰公司:嗯。

  不过这位负责人随即又向记者解释说,虽然企业确实存在乱排污现象,但是他们已经开始按照环保部门的要求对现在企业排放的生产污水做出处理了。

  记者:环保部门要求做的环保设备有没有开始启动呢?

  兆泰公司:已经开始启动了,等于从今天开始用了。你看现在淌出来的水开始回收了。

  根据这位负责人所说,他们的环保处理设备已经开始启用,可是记者却发现该厂的环保处理设备仍然在建设中。企业的生产污水根本就没有处理过。对此,这位主任又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

  记者:污水根本就没有经过处理,直接排到这河里的,是吗?

  兆泰公司:(无奈地点头)

  记者:等于这两天还在往河里面继续排放?

  兆泰公司:这两天没有排,这两天没有排。

  记者:但是你们现在的环保设备还没有开始用呢。

  兆泰公司:这两天我们没有生产,这两天基本上停下来了。

  然而记者在该企业生产车间内看到的却是一番忙碌的景象。数条轧钢设备正在生产运行,火红的铁板在其轧压下来回穿梭,而热气腾腾的冷却水依然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不断朝那条生产河中排放。面对记者的调查,这位办公室负责人只能以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了采访。

  E

  重污染企业蹊跷立项投产

  兆泰公司截河排污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相关的环保主管部门又是怎样的一种声音呢?

  兴化市环保局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对于兆泰公司的违法排污行为,他们在去年8月份接到群众举报后,已经开始立案调查,目前尚处在调查阶段。

  去年8月份,环保局就开始对兆泰公司的排污行为展开调查,但记者获悉:去年11月份,该局照样给兆泰公司颁发了排污许可证。既然属于立案调查阶段,为何照样颁发排污许可证呢?该局的一位领导坦承:这个结果有很多的原因,主要是监管上力量不到位,包括管理上要求不严格,所以造成了这种现象。

  另外,记者还从当地环保局获悉:该局已在2011年10月13日出具了对兆泰公司的处罚决定书,称“兆泰热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北侧河流中,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要求其限期治理,并且罚款10万元……”

  据记者调查获悉:兆泰公司于2006年立项,2008年开始投产,主要从事钢板轧钢加工,目前年产量为40万吨左右。按照如此规模与轧钢工艺,该企业应该在立项之初,需取得国家发改委关于“钢铁行业生产线的组织论证和核准”备案文本,然而记者登录国家发改委相关网站查询获悉,兆泰公司根本没有国家发改委的备案文本!而且该公司的部分设备属于落后设备。

  国家发改委没有备案,省发改委有没有给兆泰公司轧板项目备案?近日记者特地采访了省发改委的一位官员,该官员明确表示:省发改委不会给兆泰公司轧板项目立项备案的。省发改委工业处的一位同志,就兆泰公司轧钢立项一事,特答复如下:根据《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本以及2011年本)》,三辊劳特式中板轧机为立即淘汰设备,三辊劳特式中板轧机改造成四辊后,设备性能虽然有所改良,但其本质仍属于落后设备。根据《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钢铁行业确有必要建设项目的,需报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论证和核准;综上所述,该中板轧钢生产线项目不符合国家当前的产业政策。

  那么兆泰公司轧板项目,在当地又是如何立项的呢?记者从兴化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获悉:兴化发改委于2006年11月23日的确出具了(2006)312号文,但上面明确规定:兆泰公司的项目名称为“废钢处理加工,不含炼轧钢工艺”。

  让人感觉蹊跷的是:尽管兴化发改委为兆泰公司出具了“(2006)312”文件,但记者在兴化调查期间,又从该市发改委一位同志手中获得另一份“(2006)312”文件,上面关于兆泰公司的项目名称又变成“废钢处理加工、不锈钢制品加工、金属材料制品加工”。

  两份同为兴化发改委出具的(2006)312号文件,究竟谁真谁假,其中隐藏的猫腻可谓耐人寻味!但不管如何改头换面,获得国家发改委的备案批文是第一充分必要条件。

  F

  “逃离史堡村”

  史堡村、癌症、数十家重金属企业、污染等,必将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那么癌症与环境污染究竟有没有关系?对此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两位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科学实验证明,过量摄入高硝酸盐氮的水或食物会引发消化道癌症或者肝癌,而高锰的暴露不仅会致癌,还会对大脑产生危害,使一些大脑皮层坏死,对人的智力发育甚至大脑神经活动会产生危害;国内著名的水环境专家、河海大学博士生导师唐德善教授称:有研究显示,一些受重金属污染过的水质,含有各种致癌物,通过发达的沟渠逐渐渗透到地下水系统,破坏了当地的地下水质,同时也会对土壤产生影响。

  61岁的李根久一直关注着史堡村的环境!记者在史堡村调查接近尾声时,当地人又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距离史堡村5公里处的邻村,一家名叫“江苏振泰金属公司”的轧钢厂即将上马,据传其轧钢规模不逊于兆泰公司,目前这家企业正在大兴土木建设厂房。对此61岁的李根久叹息曰:余生,将说服年轻人“逃离”史堡村!

  再过十几天就是中国人传统的春节了,记者在史堡村采访期间,曾经走访了该村癌症患者中两位重症患者,但愿这两位重症患者能够挺过这个春节!关于“癌症多发村被数十家废旧金属企业包围”一事,晨报将作跟踪报道。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江苏兴化数十重金属企业排污 六七十人莫名患癌 1 2012年元旦,本是一个欢庆的日子,可61岁的李根久多了一丝担忧:刚贴上墙的告示,一袋烟工夫,不见了踪影。“这分明是被扯下来的,贴这张告示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醒村民们,我们这里癌症频发,并非‘风水’不好,而是生存环境出了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