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多次加工勾兑 上千吨潲水油变色拉油

  我市最大潲水油案近期开审,13人和一个单位涉嫌生产、销售伪劣食品罪

  酒楼、餐馆的潲水从厨房后门流出,经过炼油作坊初加工和炼油厂深度提炼后,再被经销商勾兑后,被销往餐馆、酒楼、粮油门市及农贸市场,最终重回市民餐桌。

  这个利益链是如何环环相扣,各自又有哪些见不得人的伎俩?近日,重庆晚报记者对我市涉案上千吨、涉案上千万元的最大潲水油案进行调查采访,揭开了背后的黑幕。

  据悉,九龙坡区法院将在近期开庭审理此案,13人和一个单位被指控涉嫌犯有生产、销售伪劣食品罪。

  养猪场收来潲水初加工

  据检方指控称,这起潲水油案的侦破是从源头开始的。2011年4月20日,警方接到举报,称一个叫曹先合的人在九龙坡区走马镇灯塔村的一个废旧养猪场内,组织了四五个工人,通过除渣、加热处理加工潲水,提取浮在上面的油脂,然后销售获利。随后,警方将曹等6人抓获。

  经查,曹先合在九龙坡区、沙坪坝区、璧山县各有一个养猪场。他每月要花几十元费用,甚至不花钱,从大学城等地的一些食堂、餐馆收来潲水,运到养猪场后,用简单加热的方法提取油脂,形成一种毛油。然后,以3200元/吨的价格,将毛油出售给油贩子。

  从2009年下半年至2011年4月,曹先合就销售给油贩子徐科19吨多毛油,获利6万余元。警方将曹抓获时,现场还查获3吨多潲水油。

  炼油厂隐藏在偏僻农村

  据检方指控,重庆永川冠南烽烁油脂厂(以下称冠南厂)成了这起最大潲水油案的刑事被告单位,该厂的法人、股东等5人被公诉。

  检方指控称,李发强为冠南厂实际负责人,周祖健为该厂法人,另3人分别为股东、财务人员和检验员。2009年6月,几人共同出资,以周祖健个人名义成立了独资性质的冠南厂,周负责管理全面工作,李发强负责供销,车间管理、财务、检验等各项工作均有明确分工。

  虽说冠南厂经过工商登记注册,但实际上却是挂羊头卖狗肉。据检方指控称,冠南厂做的是饲料油脂深加工提炼,但大肆从油贩子处收购潲水油,进行加工后按食用油卖给食用油销售商。

  该厂地处永川区大安镇的偏远农村,油罐车拉油需要经过崎岖的山路。

  加工提炼上千吨潲水油

  按国家有关规定,餐厨废弃油脂可以用于加工饲料油,而饲料油的生产工序与食用油很相近,这些提炼油脂的企业基本都有加工饲料油的资质。这就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检方指控称,2009年12月至2011年5月,油贩子刘德勇、徐科等人从一些作坊收购来初加工的毛油,然后转手倒卖给冠南厂及何中国的重庆禾沁油脂公司。经检方确认,仅刘德勇的销售金额就达到了500万余元。

  2011年5月10日,警方查获冠南厂时,从厂里现场查获了还未来得及销售的成品油26吨,还有正准备加工的4吨多原料潲水油。检方指控称,从2010年10月至2011年4月,冠南厂对外销售额达到了433万元。

  据警方公开的数据显示,我市查处的这个潲水油惊天大案,涉及潲水油上千吨,涉案上千万元。

  潲水油这样端上餐桌

  潲水油从餐馆厨房潲水桶回流到餐桌,如果从流通环节来看的话,大致可分为潲水回收初提取、倒卖、精加工、勾兑销售成品油、端上餐桌这些环节。据嫌犯交代,在这个利益链上,各个环节都不管潲水油的去向和用途,只要各自获利就行,这也是油脂行业的潜规则。

  回收潲水加工毛油

  曹先合交代,他每天开三轮车出去,到各个餐馆、学校食堂收来潲水,然后在养猪场里经过加热、过滤,将废油脂捞出来分装。行业将这种油叫毛油,提取的地方一般都在远离城区的农村养猪场等偏远地。

  加工毛油利润:

  据曹先合交代,从学校回收的餐厨潲水不要钱,一个小餐馆每个月大概几十元。加上运费,回收潲水的平均价格在每吨700元~1000元。提取毛油卖给油贩子,可以卖到3200元/吨,每吨利润2000多元。

  贩子倒卖毛油牟利

  黄德禄是专门倒卖毛油的油贩子。他交代,最早收购时,本来想到主城收,但收油的人太多,就到区县专门找养猪场收。收来后装在铁桶里,统一放在璧山县丁家镇租来的一个农村土坝子,大约囤积10多吨毛油后,就联系下家。

  经黄德禄倒卖出去的毛油大约有500吨以上。他的下家不仅有我市的铜梁县、璧山县、永川等地,还有云南、山东、四川内江、成都等地,外地的下家基本都是自己找返空车来运输。

  倒卖毛油利润:

  黄德禄交代,根据市场行情有所波动,2011年初毛油最高达到5000元/吨,2009年最低2400元/吨,平均价4000多元/吨,他一般有100元/吨纯利润。

  炼油厂提炼成精油

  冠南厂负责人李发强交代,他们提炼油的原材料有卤油(卤水)、鸭油、毛油,能够加工出两种食用油,一种是比较浑浊的、行话叫"干油"的食用油;一种是通过对毛油脱色、脱臭、脱酸等程序后,制成色泽较好的、行话叫"清油"的食用油,价格稍高。

  出售精油利润:

  冠南厂的精油价格随市场行情有波动,一般在9000元~9500元/吨。如果按照黄德禄供述所称,毛油平均价为4000多元/吨的话,销售精油的利润在5000多元/吨。

  勾兑成色拉油出售

  冠南厂的经销商交代,2010年下半年,做正规食用油生意不好,就产生了做歪油生意。他们在李发强处进的油有两种,一种深色的"干油",拿来勾兑菜油;更多的是购买一种浅色的"清油",拿来勾兑色拉油,然后在主城开的几个油脂门市,卖给餐馆及杨家坪、南坪、朝天门等地农贸市场。

  据称,勾兑的色拉油颜色要比正规色拉油深一些,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异味,气温低了要凝固、有沉淀。用这种油做油炸食品时会散发一种很浓的臭味,但炒菜就没有这种味道。

  勾兑色拉油利润:

  该经销商称,勾兑的色拉油成本低,销售价可比市场价每吨便宜400元~900元,这样就能够在市场上打赢销售正规色拉油的竞争对手。而不明真相的餐馆老板购买这些油来做炒饭、炒菜端上了餐桌。但他们的利润并不明显,每斤油省的不过是分分钱。

  色拉油

  简单鉴别方法

  看外观 正常油色泽应是黄色、透明。

  闻味道 品质好的油,没有异味。

  看沉淀 油品清晰透明、不混浊、无沉淀、无悬浮物。

  提醒的是,不法商贩在色拉油里掺进去一部分低价棕榈油,从外观上看很难分辨。这种情况就把油放到冰箱的冷藏室里面冻4个小时。这时,正常的国家一级色拉油还是清亮透明的,但掺棕榈油的假油就变成了糊状,有白花。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罗彬 实习生 熊志翔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重庆最大潲水油案将开审 多次加工勾兑变色拉油 1 酒楼、餐馆的潲水从厨房后门流出,经过炼油作坊初加工和炼油厂深度提炼后,再被经销商勾兑后,被销往餐馆、酒楼、粮油门市及农贸市场,最终重回市民餐桌。